《断臂刀》

第十四章 冒名顶替

作者:司马紫烟

王刚的易容术的确高明,赵之极乍一见到王刚时,几乎也难相信,竟以为他是自己的外甥了。

武重光对这位新赌友十分欢迎,赌局摆开了,可惜的是这位黄少爷的手笔实在太小,别人都是一百两百两的下注,他却每注只有一二十两,所以一局下来,别人赢了七八千上万,他只赢了三百来两。

这种场合里,侯小棠是少不了的。

他笑着道:“玉明兄,我一直催你下大注,你偏不肯,你看,难得挤上个倒霉庄,只赢了三百两。”

黄玉明道:“在我说来是足够多了,我可不像各位的手头宽敞,舅舅给我每月一百两银子零花。

这次因为要上路来京,才多给了我一点,来京几天花销。已经差不多了,落了这三百两银子,我至少又可以混个几天的!”

“每月一百两,那怎么够用!”

“在我们家乡那种小地方,花费小,在粉头那儿摆桌酒,也不过十两银子!”

侯小棠道:“十两银子在京师只够打发门房赏钱的!”

黄玉明轻叹道:“我知道京师都是销金窟,但是我花不起。只有守点本分!”

武重光笑道:“令舅大人也太小气了,每月只给你一百两,他做了几十年的御史,金山银山也有几座了,留着银子干吗呀!”

黄玉明正色道:“舍舅父的操守是令人敬佩的,他这个差使是可以发笔大财,可是他除了每年岁俸之外,一文也没有多取,昨天我替他整理岁计财务,发现他只有二万两的积蓄,这是他二十年来的宦囊所余!”

武重光道:“二十年御史,才存了两万?”

黄玉明道:“差不多,每年存一千,每月约存九十两,他的月俸约为四百两,除去一切开销,也只有那么多,这还是前些年存下的,这几年官做得大了,人情应酬也多了,几乎还在往外贴呢!”

武重光道:“他不会另外有本账吧!”

黄玉明有点怫然地道:“这是他的家用私账,不必供人查看的,没有另做一本的必要!”

武重光道:“小弟只是开开玩笑,不过赵御史位居一品,游宦二十年,只有两万的积蓄,实在叫人难以相信!”

黄玉明道:“要做一个清官,就差不多应该是这个样子,在座各位,除了小侯与重光兄外,其余诸兄的家里,我想也差不多!”

侯小棠道:“这话我相信,我家里是带着钱来做官的,家父未任兵部前,我家就是大财主,几年的侍郎任下,倒赔了几十万出去,我们不是为了钱而做官,这一点是足可自傲的!”

武重光讪然道:“兄弟对这些可不清楚,反正我花的钱也没一文是家父的,都是家母由外婆家拿来的。

而我外婆家早年虽是皇亲,我姨母一死,跟皇帝的亲戚关系也疏远了,一切的兼职都开了,不可能有外快收入,所以我花的钱也不会是贪墨所得,各位可以放心的花费好了!”

说得大家一阵哄笑。

侯小棠又笑道:“玉明兄,赵御史居然把家里的账目都盘清给你了,看来是决心要袒护东床了,令表妹可是京师第一才女呢!”

黄玉明淡淡地道:“才华不错,相貌也过得去,只是性情太古板,跟我舅舅一个样子,不解温柔,不过是个木石雕的美人,摆来好看而已!”

武重光大笑道:“玉明兄原来是个风月解人,那就太妙了,平康里中,新来了一对姐妹花,不仅是貌可倾国,而且才艺无双,更兼风流蕴藉,那一股缠绵韵致,玉明兄只要一沾上就会舍不得分开了!”

黄玉明这才表示出莫大的兴趣道:“是啊,我也听说了,那对姐妹花叫董小娟、董小媚,美艳无双,只是两度登门,都没有见着,说她们被一位豪门大家公子给包了下来,不再接待客人了!”

侯小棠笑道:“这位豪门公子就是我们的武世子重光兄,他包下了那一对姐妹花,只是为了避免她们被一些伧夫染指,倒不是一个人闭门独享,我们这些好朋友,经常在那儿聚头的!”

黄玉明心痒难搔道:“这么说来,兄弟也可以去拜识领略一番了!”

武重光道:“那还有问题,我们不妨现在就过去,在她们那儿再开一局,也让她们发点小财,这两个妞儿我虽然包了下来,却是碰都没碰过!”

黄玉明哦了一声道:“这是什么原故呢?”

武重光道:“说来惭愧,这姐儿俩会作怪,说是在青楼市笑,已是万不得已之举,却不能再削价廉售了!”

“莫非她们的身价很高?”

“身价再高,兄弟也还拿得出,问题不在银子,而是在于她们要找一个知心着意的对象,才肯答应梳拢!”

“难道武兄还不够体贴?”

武重光红了脸道:“不是这些问题,她们所谓知心着意,是要人从文字中去成为她们的知己,要想她们上床,第一就得通过两道测试!”

“什么测试?”

“射一则灯谜,解一道诗谜。”

“这不是考状元吗?哪有这么刁难人的!”

武重光笑道:“这无非是她们自抬身价而已,兄弟如果真要用强,也不怕她们不就范,但那就没意思了,而且兄弟也不想叫她们给比了下去,只好由得她们!”

“那题目是什么?”

“题目不固定的,她们怕请人捉刀,都是临时出题,我和几个朋友都交白卷!”

“这题目很难吗?”

“倒不是很难,兄弟等这一批人却都是没下过苦功的,只好交白卷了,我们把那些题目拿回来找清客们一说,都轻而易举地解了出来,可见那些题目也简单。

兄弟怕被别人捷足先登了,只有花钱包了她们下来,非要在咱们朋友中有人登了魁,才能争回面子!”

侯小棠道:“玉明兄是文武双科举人,应该没问题,你把那两个妞儿摆平了,也省了重光兄的每月一万两银了,他包下这两个妞儿,每人每月五千两可实在冤枉!”

黄玉明笑道:“兄弟对大块文章,实在兴子缺乏,所以一举之后,不想再考进士,倒是这些小巧文字心思上,下了点工夫,武兄若允让兄弟一试,兄弟倒想碰碰钉子去!”

武重光道:“好极了!去,现在就去!”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平康里的嫣春院,董家姐妹的名牌高悬,却双双各插了一枝牡丹在上,这表示名花有主,不再接客之意。

武重光一到,鸨儿们立刻就接到楼上去了。

那儿也早接到了通知,姐妹俩都是满身绮罗,屋子里更是端治好了酒席。

武重光笑道:“小娟、小媚,今天我又带了这位黄公子来应试了,人家可是洛阳有名的才子,文武双科举人,你们那点本事可难不倒人家!”

王刚化身的黄玉明却在心头暗笑,他认得这两个女的,根本就是秦淮的一对船妓,被一个盐商买回家去做妾的。

没到三个月,她们不安于室,又卷逃出来,在此地摇身一变,居然又以红妓的姿态出现了。

不过他心中也生了警惕,大户逃妾,又敢公然现身,必然背后有强有力者撑腰,很可能又是百花门的杰作。

因为听说她们在那个盐商家中,卷逃的数字很大,那个盐商已经报官申请捉拿了,但三天之后,又自动撤回了告诉,不加追究了。

这当然是受到了相当的压力。

表面上他不动声色,跟她们嬉笑打骂,吐字风趣,表现出风月场中老手的本事,反倒把两个女的哄得如醉如痴,粘在他身上不肯离开。

侯小棠笑道:“重光兄,看来今天玉明兄不会良宵虚度了,你看这两姐妹的热和劲儿,以前可曾有过?”

董小娟白了他一眼道:“姐儿爱俏,黄公子英俊风流,的确是叫人动心的,可是我们的原则也不能放弃,黄公子一定要通过测试才能留下过夜的!”

“我是怕你们会放水!”

董小娟笑道:“这话不怕太侮辱黄公子吗?他绝世高才,哪里会要我们放水,再说题目出来,各位也要共同过目的,只要你们哪一位能解得出来,根据先来后到的次序,也是各位居先呀!”

武重光道:“别耽误时间,你们快出题吧,我倒要看看你们又能在今天变出什么新花样来!”

董小媚到后面捧出一个盒子来笑道:“这一共是两道题,第一道是字谜,答出者,可以在我们姐妹中任挑一个侍候,两道全中,就由我们姐妹一并侍候!”

武重光大笑道:“那好,但愿玉明兄今晚一马双鞍,摆平这两个妮子,我们以后也好分沾一点春色!”

董小媚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张薛涛笺,写着一行娟秀的小字:“兰闺寂寂,凭阑无处,遥望银汉双星,今宵正是重逢时,偏又独自虚度!”

大家都直了眼,武重光道:“我的妈呀,罗里罗嗦的一大堆,却只射一个字,这不是整人吗?”

这个字谜的确难解,黄玉明略作思索后,笑问道:“诸兄有了答案没有?”

侯小棠道:“鬼的答案,这次的题目比以往的几次都难,我们这些笨脑筋,实在难以明白其奥妙!”

黄玉明笑道:“那兄弟就斗胆占先了,这是个‘花’字!”

两个女的目光一凝。

武重光叫道:“怎么是个花字呢,我怎么看也扯不上那个字呀!”

黄玉明笑道:“兰闺寂寂,凭阑无处,是兰下去掉了那个闹字,银汉双星是牛郎织女,重逢之夕,应是七月七日,今宵独自虚度,只剩下一人一七,加起来正好是个花字,这个谜题出得很有巧思!”

董小娟笑道:“闺阁儿女,只能出些小巧的玩意儿,黄公子能解出来,不愧是蛾眉知音!”

董小娟道:“这种小巧题目,本就难不住人的,各位公子只是把心思都用在国家经济的大文章上而已!”

侯小棠道:“玉明兄只解了一题,最多只能要一个人,咱们还有一半的机会,你快把第二题亮出来!”

董小媚拿出了第二张字笺,上面却写着:“空山闻鸟语,乞如题诗谜一首,五七言不拘,绝律皆可!”

武重光道:“这个题目可难不了人,咱们都能凑合!”

董小媚笑道:“凑合可不行,一定要切题合矩!”

侯小棠道:“那可难不倒人,拿纸笔来,咱们都能勉强巴结的,这可又怎么个分配法呢?”

董小媚道:“若只有一个合格,自然没得可争,若有两个以上合格,则由大家公评,以定优劣!”

武重光道:“这也公平,拿纸笔来吧!”

董氏姐妹各自捧出一把毛笔与一堆纸笺,分给每个人一笑。

黄玉明笑道:“在下已经骗过一场了,这一场该让让别人了!”

董小媚笑道:“妾身相信各位公子都难以合格,黄公子何妨一试呢,若是有第二位合格,公子再客气不迟!”

黄玉明也领了一张纸,大家各自构思去了。

董小媚道:“这可不能漫无止境地拖下去,妾身的胡琴尚可一闻,现在就为诸君奏一曲云山鸟语,曲罢为度,不交卷的就不作数了!”

她取下墙头的胡琴,调好了音,唧唧啾啾的奏了起来,技艺倒不错,黄玉明闭目欣赏,直到将近尾声时,才匆匆地写了几句。

一曲即了,居然有四个人交了卷。

董小娟将诗笺收了过来,看了一遍笑道:“武公子、侯公子、方公子三位的诗都很好,只是不切题,不算合格,看来今夜我们姐妹只有一起侍候黄公子了!”

武重光一把抢来道:“我倒要瞧瞧,他的诗究竟怎么样的好法。月下弄倩影,折作瓶中供,含芳迎人面,能语最销魂!这是什么诗,没一个字跟鸟有关!”

董小媚笑道:“这本来不是咏鸟,何必要与鸟有关!”

“空山鸟语不咏鸟,那又咏什么?”

董小娟笑道:“空山鸟语只是规定诗的格式,前一题的谜底是花,这一首还在咏花,所以说依题乞谜诗一首,若是咏鸟语,题已指明,还算什么谜诗呢?”

“这是整人了,谁会想到那个上面去!”

“黄公子就偏偏想到了!”

“就算他想到了,这二十个字也没说出一个花字来!”

董小媚道:“空山鸟语,原是个闻鸟又不见鸟之意,所以虽然咏花,也必须句句在花而不着一花字,这是一首藏花诗,黄公子尽得风流,不愧才子!”

武重光终于一叹道:“没话说,玉明兄,兄弟等输得心服口服,虽然我们没能拔头筹,但总算有人能扳倒这两个妮子,咱们也算与有荣焉!

来!来!这一桌酒就算是为你预祝小登科,今晚梳拢,明日春讯,早上我们再来恭喜吧,良宵苦短,你还要加倍辛苦,咱们不打扰了!”

说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冒名顶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