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十五章 慾擒故纵

作者:司马紫烟

王刚笑了一笑,走到墙前,掀起那幅中堂字画,墙上居然挖了个洞,洞中塞着一个竹筒,两头都通的,一端用厚桑皮纸绷紧了封好,连着一根棉线。

那是一种儿童的玩具,用两个这样的竹筒,以线相连,只要拉紧了,一人在这边竹筒说话,另一端则用竹筒靠在耳边,可以听见数丈外的细语!

王刚笑道:“这墙外是花圃,我躲在三丈外的花圃内窃听,你们在屋子里谈的话我都知道。

所以你们不必狡赖了,从武重光设局陷害黄玉明开始,我就注意上你们了,二位还有什么话说呢?”

两个女的自从发现墙上的竹筒后,才知道这是个陷阱,她们都在王刚的算计中,什么都不用辩了。

董小娟苦笑一声道:“王大人真厉害,居然在我们屋子里装上了机关,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黄玉明来了之后!”

“这都是那个黄玉明干的了,他是你的人?”

王刚哈哈一笑道:“真正的黄玉明留在家中没来,那位黄公子是我乔装的,承蒙令姐妹的盛情,招待了我一阵子,还帮我套出了武重光不少的机密!”

他换了一种语调,赫然是黄玉明的声音。

两个女的都朝他的手臂看去,王刚笑道:“我就是这一条胳臂不方便,所以那位黄公子也必须摔伤了一条手臂!”

董小娟道:“我捏过那条手臂,真是有血有肉的!”

王刚道:“那是一位巧匠为我特制的,岂仅是外形可以乱真,连手指都可以活动的,只是活动不太灵活而已!”

董小娟厉叫道:“王刚,你不是人!”

叫着疾扑了过来,另一边的董小媚也同时发动,每个人手中都多了一支匕首,狠狠的刺向王刚!

两个人的动作都很快,但王刚早已有了准备,身子一矮,双腿平飞踢出,两个人的腰上都着了一脚,被踢了开去。

但是这两个女的都是身手不凡,她们挨了重重的一脚,居然没受伤,跳起来后,两个人同时出手,把匕首对准王刚掷了过来,又疾又准。

王刚没想到她们如此能挨,他估计自己的两脚劲道,总在两百斤左右,就是一根木桩,也能打断了。

而这两个女的,居然若无其事,不禁为之一怔。

就这么一疏神,匕首也跟着掷来,躲闪已是不及,百忙中只有运起气来,利用胸前肉厚之处,硬挨上两下!

匕首的劲力不弱,而王刚的气功也极有造诣,刀尖入肉不过分许,就被阻住掉落地下!

董氏姐妹眼见匕首已掷中王刚,神情倒是一喜,可是又见到王刚只受了轻微的伤,才知道对方武功太高,实非她们所能敌。

这才双方对看一眼,两人心意相通,同时纵身向窗外飞去。

窗外是座假山,她们落在假山顶上,只要再一个起落,就可以飘出围墙之外了。

王刚在花园里还安插了几个人,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董氏姐妹脚下不停,双双又纵落在围墙上,只要跳了出去,就是闹市大街,追她们就难了。

埋伏的捕快都现身出来,却都还有一段距离,就在这时候,墙外一道寒光暴起,疾若闪电。

王刚在窗子上探头大叫道:“如倩!留活口!”

但他招呼得还是不够快,墙外的叶如倩剑出如电,寒光过处,两个人被扫成四截,砰然跌回墙内。

王刚追了出来,叶如倩也握剑从墙上跳下来,向王刚歉然地道:“很对不起,我没那个能力留下活口,因为这两个女的手中还扣着淬毒暗器,沾上就能致命的!”

地下摆着董氏姐妹的残尸,拦腰被扫成四截,连肚肠都流了出来。

但她们的手中,的确都握了两把毒砂,色泛深蓝,连她们的手都被侵蚀得溃烂流水了,可见她们已存心拼命,不理会自己中毒了。

叶如倩那一剑所幸是发得快,发得狠,否则给她们一个还手的机会,那就得赔上一命了。

王刚看得只有咋舌道:“真想不到百花门的人有这么狠,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叶如倩道:“她们是七毒天王欧阳妙善的弟子,那毒砂叫天星七毒砂,最是霸道不过,平时应该戴了手套发射的。

今天因为逼急了,不惜自己中毒,已经掏了出来,我因怕你不明究竟,追了下来,着了她们的道儿,才跟着过来,没法子手下留情了!”

王刚摇头一叹道:“真多谢你来了,否则我一定会上她们的当,你怎么知道她们是七毒门下的?”

“我爹告诉我的,他今天来找我,听说你来捉拿董氏姐妹,就急着催我来的,爹叫我特别小心。

若是发现她们手中扣着一把蓝色的细砂时,不是立下杀手,就是赶快躲得远远的,至少要到五丈之外!”

王刚点点头道:“爹的江湖路子究竟比我们广,居然能探出她们是七毒门下,我在騠骑营调了所有的卷子,都查不出她们的底细!”

叶如倩道:“是的,爹闯了几十年的江湖,到处都有熟人朋友,消息比我们灵通,可是江湖人最忌讳跟官府来往,所以他老人家不便公开出头帮助我们!”

王刚点点头道:“这两个女人死了,好在线索未断,我们得找武重光去!”

王刚的动作很快,立刻就赶到武侯府,请见小侯爷武重光,他是以騠骑营都统领的身份报名请见的。

騠骑营的身份特殊,负责全国重大案件及治安,见官大一级,哪怕是京中一品尚书大臣,他也可以未经奏报,先行抓人的。

所以对于王刚的来访,武重光明知来意非善,也只有硬着头皮接见。

这是公开造访,王刚还必须有个交代,如果等他动手抓人,就根本无须作交代,往騠骑营中一关,叫天不应,那时日子就更难过了。

武重光算计了半天,觉得还是出去见他的好,至少王刚还不会在今天抓人!

两人在小客厅中见了面,王刚连客套话都不说了,直接了当地道:“武公子,在下刚才在嫣春院抓了两个女匪徒,是一对姓董的姐妹!”

武重光心中一震,知道事情躲不过了,干脆承认了道:“这一对姐妹处我常去,只觉得她们人既漂亮,又聪明温柔可人,却不知她们会是匪徒,她们犯了什么案子?”

“案子很大,她们是七毒门中,毒天王欧阳妙善门下!”

武重光吓了一跳道:“这个我全无所知,七毒门是怎么一个组织?”

“七毒门是一个专门以毒葯和毒器害人的江湖门派,做了很多坏事,江湖人遇上七毒门下,多半是不肯轻易放过的,他们已为武林所不齿!”

武重光笑了道:“那跟你王大人有什么关系呢?王大人总不会去管这些江湖闲事吧!”

“在下本来是江湖人,遇上江湖事自然不会袖手,不过在下抓那对姐妹,却不是为了她们是七毒门下,她们是一个叫百花门的邪恶叛乱组织。

这个组织外结江湖豪杰,内结权贵,以种种不法的手段扩充势力,实力颇为庞大,护国邱侯爷就是为了对付这个组织,邀我到騠骑营帮忙!”

武重光继续装糊涂道:“有这样一个组织?那还得了,王大人该把他们赶快抓起来绳之以法!”

王刚微笑道:“党羽从恶者已经处决了不少,所差的就是主脑未明,不过也差不多了!”

“主脑是谁?”

“董家两姐妹没供出门主是谁,却供出了你武公子是副门主,主持京师权贵之间的联系!”

武重光的脸色大变道:“这简直是胡说八道,血口喷人,王大人,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王刚笑道:“当然,我知道武公子很忙,我也不会特地跑来跟公子开这个玩笑!”

武重光看着他的脸,想了解他已知道多少,但是王刚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使他十分困惑。

不得已,只有硬着头皮道:“王大人,这要有证据的!”

王刚道:“公子是国舅的身份,无凭无据,在下也不敢随便诬蔑你!”

“什么?你还当真有证据,证据呢?”

“事关重大,护国侯已经带着一切的证据入宫面圣去了,相信不久之后,必然会有旨意下来。

在下是先来打个招呼,让公子有个底子,如果公子肯帮忙,在下也尽力设法,出脱公子,使公子涉嫌轻一点!”

武重光毕竟年纪轻,被他一诈慌了手脚,这时不再为自己辩解,只是问道:“什么样的证据?”

王刚笑道:“公子这话问得太幼稚了,邱侯爷带去面圣的证据,自然不会是一些虚空不着边际的东西,足够证实公子的罪行的,公子最好预为之计!”

武重光道:“还有什么好计的,你们既然认定我有罪,我也不必做什么打算了,等着听候圣旨发落了!”

他端起茶碗,那就是送客的表示。

王刚道:“武公子,你可是打算抽身一走?”

武重光道:“笑话!我自问无罪,走干什么?”

“公子不走最好,如果打了走的算盘,那就是大错特错了,我得到的证据虽足证明公子涉嫌,但是情况并不太严重,尚有补救之策。

公子若是抽身一走,势必要抄检全家,那时搜出的证据,恐怕会将令尊大人和国丈家都牵进去了,公子算算可化得来?”

武重光怒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少陪了!”

他拂袖起身,往后就走。

王刚在后面道:“武公子,你走不了的,最多一个时辰,邱侯爷就会带了禁军登门,那时你若不在,麻烦就大了!”

武重光根本不理他,自顾走了,却躲在后厅的小屋子里,叫下人们去看着王刚。

一直等到下人通报说王刚已经出门上马离开了,他才急急地来到书房中,关上了门又上了栓,然后掀起了一块地下的方砖,取出一个木盒子,放在一边。

回身取了火石文绒打火点上了蜡烛,再打开木盒,里面却是一堆信件和簿册,看来都是极为重要的文件。

他正准备点火时,顶上一道寒光下来,却是一支长剑,首先将烛火斩灭了。

执剑的是个非常美丽的女人,正是叶如倩,她冷笑道:“武重光,你来不及毁灭那些证据了!”

武重光大惊失色,连忙拔出腰间的佩剑去刺叶如倩,却被叶如倩躲开了道:“武重光,你别至死不悟,目前你已无路可逃了!”

武重光运剑如风,剑势十分狠厉,着着都是凶招,叶如倩倒是被他杀得连连后退,不过她的守势极稳。

武重光看短时间不可能杀死她,不敢再恋战了,也顾不得那些证据了,一剑劈开窗户,跳窗走了。

叶如倩没有去追他,因为那些证据太重要了,她不能让它们落人别人的手中。

拾了木盒盖好,又割下了一角窗帘,当做包袱皮,背在背上捆紧,她再提剑跳了出来。

武府中的家人认得她是王刚的妻子,没人敢拦她,看她出了门扬长而去。

王刚是在街角的一家店中等着她,看她进来,忙上前握住她的手道:“如倩,事情怎么样?”

叶如倩解下包袱道:“运气不错,他在书房的地下暗格里藏着这一盒东西,正要举火焚毁时,被我截了下来。”

王刚笑道:“果然是藏在书房里,我们派在武家的那个人还不错,探听得很确实!”

“幸亏是没错,若是他把秘密藏在别的地方,你却叫我躲在书房里,岂非空等一场,耽误事情了!”

王刚道:“也耽误不了什么事的,已经有人看死了武重光的行动,若是他到了别的地方,会立刻通知你的!”

叶如倩一笑道:“你做事倒是十分机密!”

“我本来就是干这一行的!学的也是这一行!”

“你以前不是黑龙吗?”

“那也不错!那是我另一个身份,因为在官家,有些事情要受到人情的压力,不能敞开来办。

而我却不甘心让那些人逍遥法外,倚仗权势来凌人,官场上的手续办不通,我就以黑龙的身份,暗中惩戒他们一下!”

“这么说,你一直就是官方的捕快了?”

“是的!我祖上三代,都是缉盗营的统领,隶属于騠骑营之下,到了邱侯爷主掌騠骑营,才把我调升为騠骑营的副统领,专事侦破百花门这一个组织!”

“你倒瞒得我很苦,做了你八个月的妻子,你都没告诉我!”

王刚苦笑道:“我干缉盗营统领时一事无成,倒是黑龙王刚干得有声有色,可见官方的事情不好做。

我几次灰心求去,都是邱侯爷把我留了下来,等办完了百花门这一案子后,我决心退出公门,正式成为一个江湖人了,所以我不想让你知道我过去的身份!”

“为了什么呢?”

“因为你一直不齿江湖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慾擒故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