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十七章 孤胆英风

作者:司马紫烟

信中只是几句话,约他三天后的午时三刻,在妙峰山顶见面,而且限定只准他一人前去,若发现有人同行,便算爽约,尤其这事事先不得让任何人知道。

好在这时叶如倩因有事进入内室,待她再出来时,王刚已将信在灯下烧毁。

“大哥,信是谁写来的?”叶如倩显然对这封信十分关心。

“是一个朋友写来的。”

“可有什么事吗?”

“久不见面,不过是叙旧而已,他最近要到京师来,约我找时间见见。”

他真的不能让叶如倩知道,否则三天后她必定要跟着前去,说不定她更会强拉叶逢甲和樊飘零一道随行。

因为谁都可以想像到,百花门主的武功,必定已达登峰造极之境,她怎能放心让他单人匹马前往赴约。

因之,他表面仍极力装作得十分镇定,像若无其事的模样。

在这种情形下,叶如倩自然也就不再追究了。

这一夜,王刚辗转反侧,一直无法安眠,他内心除了惊疑,也充满了兴奋,惊疑的是百花门主为什么会主动找自己见面;兴奋的是自己正千方百计地想找查出百花门主是谁,以便把事情尽速了断,想不到他竟自动找上门来,这正成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尤其,邱侯爷曾说过,最好的办法就是在騠骑营大权易人之前,先把百花门消灭,待三日后见了百花门主,至少事情便有些眉目了。

次日醒来,离约期还有两天的时间,他不能让这两天白白耗去,为了探听一下武重光的下落,他又来到八方镖局。

叶逢甲和樊飘零仍住在那里,两人就在镖局的客厅里和他见了面。

“岳父,小婿是来打听一下武重光是否还在武侯府?”

叶逢甲望了樊飘零一眼,呵呵笑道:“老樊,你看我这位东床快婿,办事就是认真,武公子昨天被他追到这里,是我替他作保的,他今天就又找上门来了,难道女婿对老泰山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樊飘零笑道:“王刚办事不含糊,自然是应该的,吃公事饭的人,讲究的公私分明,我倒不觉得他有什么不对。”

王刚赔笑道:“实在是武重光牵涉的案子,太过重大,小婿不得不谨慎办事,还望岳父大人能体谅小婿的苦衷!”

叶逢甲拍拍胸脯道:“你放一百二十个心,人包在我身上,万一武公子跑了,一切唯我是问!”

“这个……小婿不敢!”

“老夫出道江湖数十年,虽不能说一言九鼎,至少还不至和自己的女婿说话不算话。王刚,昨天你好像曾说过在武公子身上找到什么证据,只要证据确凿,我一定会主动把他送到邱侯府。”

“不瞒岳父,那些证据,昨日在路上,又被人劫走了。”

叶逢甲啊了一声道:“你怎么这样不小心?一向办事精明谨慎的你,实在不该弄出这么大的纰漏!”

樊飘零打圆场道:“你别只顾埋怨王刚,谁也难保任何事都不发生失闪,他只要不丢掉你那宝贝女儿就不错了。”

这两人的话,王刚虽听得内心有些冒火,但对方总是长辈,除了逆来顺受,还能说什么呢!

不过他还是忍不下这口气,微微一笑道:“岳父大人不必生气,东西是令媛丢的,小婿只是情愿代她一肩承担而已。”

叶逢甲顿时面泛尴尬之色,哼了一声道:“原来是倩儿那丫头不小心丢的,真是嘴上无毛,办事不牢,那算我错怪你了。”

樊飘零摇头一笑道:“老叶,你今天好像不大对劲,如倩那丫头嘴上哪能长出毛来,这不等于废话吗?”

叶逢甲也不禁一笑道:“回去对那丫头讲,跟着你办事,比不得从前,以后有什么机密大事,能办就交给她办,不能办就让她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学些家事,免得给你添麻烦!”

樊飘零似乎觉出叶逢甲今天的确说话不似往常,忙对王刚道:“王刚,你回去办正事要紧,他今天可能情绪不好,我老头子陪他下盘棋再说。”

王刚离开八方镖局,却一径来到武侯爷的将军府,因为他不放心,决定要亲自再见见武重光。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经过通报之后,武重光竟亲自迎出门来。

武重光表现得十分自然,像迎接久不见面的老朋友一般,春风满面地道:“是什么风把王兄吹了来的,失迎失迎!恕罪恕罪!”

王刚简直被弄得如坠五里雾中,看这小子的模样,根本像忘记了昨日之事,又像昨日之事根本不是发生在他身上。

如此一来,反而使得王刚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了,仅凭这一点,就可证明武重光是个狡猾难缠大不简单的人物。

王刚笑了一笑道:“在下用不着什么风来吹,騠骑营的人,别的没什么,就是腿勤,纵然这里是将军府,有时难免也要来闯上一闯!”

“难得大驾光临,小弟荣幸之至,请到客厅待茶!”

“不必了,只要武公子仍在府上就好!”

武重光嘿嘿一笑道:“这是什么话?家父镇守边关,这侯府和将军府,便是小弟当家了,小弟不守在合下,又能到哪里去?”

“可是你别忘了昨天的事!”

“昨天发生过什么事?”武重光转了转眼珠:“王兄可是说被你追到八方镖局的事?”

“你知道就好!”

“事情才发生一天,小弟自然不会忘记,而且王兄又得了不少证据,跑了和尚跑不了庙,王兄还担心小弟跑了不成?”

王刚暗忖道:“这小子居然敢主动提起那包证据的事,莫非他是有恃无恐?可惜騠骑营是不吃这一套的,纵然有他老子撑腰,照样要给他个石板砸乌龟——硬碰硬!”

他为了试探一下那包证据是否武重光派人所夺,便不动声色地道:“那些证据,昨晚已送到邱侯爷手上,待邱侯爷全部看完以后,一切就水落石出了。”

武重光笑道:“想不到王兄聪明一世,反而被小弟耍弄了!”

王刚一怔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武重光越发笑得前仰后合道:“王兄,家父和邱侯爷同殿为臣,他们都是扶保社稷的国之栋梁,王兄执掌騠骑营,更是直接为国锄姦除恶,小弟为了试探你的忠贞,所以才假冒是百花门的人,故意引起你的注意,连你认为的那包证据,根本也是假的,现在你该弄清楚小弟的本来面目了吧?”

王刚何等精明,岂能被他这几句话蒙住,但武重光既然说出这种话,显然他已知道那些证据已经被人掠走,若非他派人干的,哪里会这样快就得到消息。

“武公子,虽然那包证据已经被人掠走,但在下事先却大略看过一遍,现在你想抵赖已经晚了!”

“哦!”武重光似是吃了一惊:“王兄怎么这样不小心,竟把东西丢了,好在那包东西本来是假的,丢了也没关系,若真是什么有关国家机密的重要证据,这可不是玩儿的,王兄以后要多加小心才是!”

王刚简直被弄得有些啼笑皆非,真想不到,这小子竟猪八戒下山——倒打一耙,教训起自己来了。

这次上门,在他来说,等于自讨无趣,事实上若没有证据掌握在手中,自是不能随便抓人,看来这一趟又是白跑了。

两度碰壁,他决定暂时回到邱侯府,再作计较。

谁知刚到达邱侯府门前,身后便有人叫道:“王兄,小弟正要找你,你到哪里去了?”

王刚回头一看,这人竟是侯小棠。

他对这位世家的纨绔子弟,虽不具好感,但因他是百花门中的人,而且又曾传递消息,救过叶如倩,要想侦破百花门的秘密,必须在他身上下些工夫,所以仍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

当下,他停住脚步道:“不知侯公子找我有什么事?”

“自然是有关百花门的事,为了王兄的安全,小弟不得不来找王兄谈谈。”

目前的侯小棠,在百花门与騠骑营之间,似乎旨在两面讨好,他自己承认早已受到百花门的控制,又声明要决心设法摆脱百花门,但他又不肯说出百花门主是谁。

当然,这方面王刚可以谅解他,因为百花门对下控制严密,以侯小棠的身份,根本无法打到百花门的内部,他不知道百花门主是谁,的确是真心话。

既然现在他自动找上门来,王刚当然不肯放过这机会,他故做一惊道:“兄弟身在騠骑营,干的本就是出生入死的工作,至于安全问题,连兄弟都顾虑不了那么多,又何劳侯公子担心?”

侯小棠神秘地一笑道:“王兄虽然是干的九死一生的工作,但凡事总该避凶趋吉,何苦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呢?”

“兄弟听不懂候公子的话。”

“这里不是谈话之所,如果王兄方便,不妨到茶楼一叙。”

“在下奉陪。”

转过几条街,便是一座有名的“鸿宾茶楼”。

两人找了靠窗的僻静处坐下,茶房送上茶来。

侯小棠喝了口茶道:“小弟本来要到府上相访,但因尊夫人对小弟一直不肯谅解,所以只好在邱侯府门外相等,还好,很快就等到王兄了。”

王刚不动声色道:“兄弟的性子一向爽直,侯公子有话就请直说,客套话一切免了!”

侯小棠忽然皱下眉头,瞥了王刚一眼,问道:“小弟不揣冒昧问一句话,王兄这几天可曾收到一封信?”

王刚内心一动,侯小棠居然连这事都知道,但他依然装作若无其事般地道:“收到了一封信,本来是极为平常的事,何劳侯公子动问?”

侯小棠摇头一笑道:“小弟是诚心诚意找王兄谈这件事的,若王兄仍把小弟看成外人,那咱们的谈话,只有到此为止了!”

侯小棠的这一招倒是十分厉害,王刚不得不耐下性子道:“既然来了,总不能马上就走,那封信的确有些不寻常,兄弟奇怪的是侯公子消息怎会如此灵通?”

“如果小弟的预料不差,那封信不但与百花门有关,而且很可能是由百花门主亲自具名,至于信的内容,据小弟得到的消息,很可能是百花门主要约见王兄,小弟这番猜测,应该有个八九不离十吧?”

王刚大为惊诧之下,急急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侯小棠微微一笑道:“小弟若不知道,又何必找王兄来谈这件事?”

王刚一整脸色,不由双眉直耸,厉声道:“侯公子,现在该是你说实话的时候了,你连百花门中这样的机密大事都摸得一清二楚,若说不知道百花门主是谁,又有哪个相信?今天你若供出百花门的内情便罢……”

“如果小弟不说呢?”

“那我王刚就用不着客气,只有当场拿下你去见邱侯爷再说了!”

谁知侯小棠不但毫无惊惧之色,反而吃吃地笑了起来道:“王兄,就凭你这几句话,只怕今后别想在任何人口中探听出什么百花门的消息来了,我找你谈这件事,本是一番好心,谁知好心反而不得好报,小弟若怕被你带去见邱侯爷,大可不必自动送上门来!”

王刚见他说得理直气壮,只得放缓语气道:“你的话固然有理,但这件事你能弄得如此清楚,总要向在下有个交代!”

“小弟还没来得及说王兄就发了脾气,又怎知小弟不肯明白交代?”

他言词犀利,对答便捷,王刚到这时才真的明白侯小棠竟然不是个简单角色,这就难怪他会在东宫太子面前得宠了,而且连东宫太子也被他玩弄在股掌之上。

“你请说吧,在下洗耳恭听。”

“百花门在昨天中午便派人找到小弟,希望由小弟把那封信转交给王兄,小弟经过一番考虑,觉得不妥,便婉言拒绝,来人这才不得不另行设法,临走时并说这封信他一定要当晚送到,所以小弟才敢断定王兄一定是收到那封信了。”

“那么你又怎知那封信的内容?”

“小弟当时趁来人入厕方便时,便匆匆把那封信对正阳光映照了一下,由于字体甚大,而且字数不多,自然不难得悉信里写的是什么,正因为小弟不希望王兄去赴约,所以才拒绝了带信给王兄。”

王刚一皱眉头道:“你为什么当时不把来人扣押下来交给兄弟,这样不是大大立了一功吗?”

侯小棠干咳了一声道:“王兄,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小弟的处境?我若公然反抗百花门,必将招惹杀身之祸,虽然小弟自身的安危不算一回事,试问今后又有谁再能供给王兄百花门的消息?”

“只要扣住来人,兄弟便可问出百花门主是谁,铲除了百花门主,今后还要什么百花门的消息?”

“王兄想得太天真了,就以小弟而论,在百花门的身份已不算低,可是到现在依然弄不清百花门主是谁,一个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孤胆英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