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十八章 日月老人

作者:司马紫烟

王刚只好抽出刀来,蓄势以待,一面问道:“这两只狗,可是属于贵坛的?”

蒙面锦袍人道:“阁下有本门主引路,它们不会咬人,若外人单独闯进山涧中来,那就很难说了,不过凭王副统领的身手,自然不在乎这两个畜生,当年梁山好汉武松,连虎都能打,两条狗对阁下又管什么用?”

他边说边向两犬喝道:“畜生,来的是贵客,用不着你们,还不快快滚开!”

那两只猛犬,似乎听懂蒙面锦袍人的语意,立刻掉头急奔而去。

岂知一事未毕,突见前方不远处峭壁上竟垂下一只巨蟒,昂首吐信,状至吓人。

蒙面锦袍人大喝道:“畜生,还不快躲开!”

那巨蟒也像懂得人言,头部摆了几摆,然后盘在树根上不动。

王刚笑了笑道:“百花门的畜生,种类还真不少呢!”

蒙面锦袍人干咳了一声道:“不多,比起京师里的那些畜生,实在是小巫见大巫。这些畜生,有吃有喝,便已心满意足,当今皇上养的那批畜生,吃喝民脂民膏不算,还要想尽办法,逞其一己私慾,看来谁善谁恶,何用多费chún舌。”

说话间蒙面锦袍人已停下脚步。

“贵门主为何不走?”

“到了。”

王刚在这刹那,难免大感茫然,百花门组织庞大,怎会把总坛设在山洞里,而且面前看上去,除了两旁的夹壁外,一无所有。

同时,他更警觉到,这条山涧,以往似是绝少有人行走过,因为涧底的杂草,并无倒偃痕迹,也就是说,这里根本不是一条路,如果百花门总坛设在此处,至少应该走出一条明显的路才对。

但对方为什么偏偏要把自己引到这里来呢?莫非他要驱使毒蛇猛兽,让它们把自己饱餐一顿,来个死不见尸……

这想法倒是很有可能,因为方才的两只巨形猛犬和一条大蟒,分明已可由他随心所慾地摆布,何况,更恶毒的畜生之类,更不知在附近潜藏了多少。

只听蒙面锦袍人道:“敝总坛就在崖壁上,凭阁下的轻功,大约还不至上不去。”

王刚仰首向崖壁上望去,除了离地大约两丈处有一块突出的青色岩石,其余什么也看不到。

蒙面锦袍人道:“本门主先上去一步了!”

他说着肩头微晃,身形有如一只巨鹤般,直冲而起。轻飘飘地落在那块青色岩石上。

仅凭他这份轻功,便不得不由人暗暗喝彩。

王刚单脚微一点地,人也立即腾空而起,挨着蒙面锦袍人身旁落下。

原来岩石上方,有一处仅可容身的洞口。

蒙面锦袍人道:“王副统领远来是客,本来应该请客人先进去,但阁下路径不熟,本门主只好先进一步了。”

王刚自然明白对方走在前面,是为了解除自己疑心,也就不再言语,紧随在后面跟进。

走进十余步后,洞壁豁然开朗,而且每隔一段距离,壁角下都燃着一盏油灯。

由灯光照见两旁洞壁都是光秃秃的,未经任何人工修饰。

大约百余步后,转角处出现一问圆形石室。

那石室十分宽敞,上方垂下几盏绘有牡丹图案的宫灯,照得石室内一片通明。

王刚的眼睛顿感一亮,只见石室的后方。悬着一幅巨大的纱幔,但因纱幔之后并无光亮,所以无法看清后面究竟隐藏着什么。

但纱幔之前,却并列着十二个绝色少女。

她们一边六人,全穿着雪白的曳地长裙,每人的上衣上都绣有一朵鲜艳的花形,而且种类各不相同。

十二个少女,莫不美艳绝伦,但神色却又十分严肃,毫无冶荡之容。

她们对王刚的到来,看也不看一眼,连对蒙面锦袍人,也像并不理会。

王刚不由内心暗道:“百花门的人为什么看见门主也不予理睬,这成什么体统……”

蓦地,他心头猛然一震,因为他看清左边的六个少女中,其中一个上衣绣有蛇葡萄花图案的,赫然竟是蛇葡萄花刘小芬。

但刘小芬却神色平静,像根本不认识王刚一般。

王刚终于忍不住问道:“请问贵门主,这十二个人,可是尊驾的侍女?”

蒙面锦袍人摇头赧然一笑道:“本门主还没有这大的福分。”

“尊驾贵为门主没有这大福分,究竟什么人有这样的福分呢?”

“待会儿阁下就明白了。”

王刚再望向刘小芬道:“刘小芬,真想不到,你竟跑到这里来了?”

刘小芬看也不看王刚一眼,像根本不曾听到王刚的话。

蒙面锦袍人轻咳一声道:“騠骑营的人真了不起,连百花之神的侍女也认识!”

王刚心头一震道:“谁是百花之神?”

蒙面锦袍人道:“花神的身份,更在本门主之上,王副统领,现在你该向花神大礼参拜了。”

就在这时,纱幔后响起一个娇滴滴有如珠滚玉盘般的声音道:“说起来都是一家人,不必拜了!”

蒙面锦袍人侧脸低声道:“难得花神今天心情好,让阁下免去一礼。”

王刚望着纱幔冷冷一笑道:“芳驾既是花神,就该出面相见,何必在纱幔后面藏藏躲躲?”

蒙面锦袍人脸色一变道:“当今之世,没有一个人敢对花神这样说话,得罪了她老人家,连本门主也吃罪不起!”

纱幔后又传出那娇滴滴的声音道:“王刚远来是客,不可拿百花门的礼数来拘束他。”

蒙面锦袍人躬身一礼道:“属下遵命!”

王刚心头大是不解,天下任何帮派,怎会在门主或掌门之上,另有掌权之人?这实在是罕见罕闻之事,偏偏百花门就有这样令人百思不解的怪现象,门主之上,居然还有个花神。

只听花神道:“王刚,你的一只手臂是怎样断去的?”

王刚冷声道:“芳驾管的事太多了,在下似乎没有必要对你讲!”

纱幔后传来娇脆的笑声道:“除了少去一条臂膀,倒不失是个雄纠纠气昂昂的汉子,你若肯投归百花门下,说不定本花神可以把你失去的手臂接上,让你成为一个四肢正常的人。”

王刚嗤之以鼻道:“芳驾这话拿去骗三五岁的孩子还差不多,在下的手臂已经失去将及十年,纵然还能找到,也是一堆白骨了!”

花神笑道:“这个用不着你操心,本花神自然另有办法。”

蒙面锦袍人接口道:“方才属下在山上已和他谈过很久,若想要他投归本门,恐怕不太容易,花神的接臂神术,是否应该在他身上施展,还须多多考虑。”

花神默了一默道:“叶如倩那孩子,可是嫁给了他?”

蒙面锦袍人颔首道:“不错,那丫头未经她老子和樊飘零的同意,私自和他成婚,实在是件大逆不道的事,但生米已成熟饭,属下也就不便再行追究了。”

花神道:“我看王刚这小子人品还不错,那丫头跟了他,总比嫁给梅雪海、侯小棠、武重光这批官家的纨绔子弟好些,可惜他却存心和咱们百花门作对,实在是一件美中不足的事。”

蒙面锦袍人顿了一顿道:“禀花神,您还提什么梅雪海,那小子早已经死了。”

花神冷笑道:“我岂不知他已经死了,本花神就是因为他在地方上太过招摇生事,所以才设法假那丫头之手将他除去,美中不足的是那丫头也险些受辱。”

蒙面锦袍人躬身再道:“花神方才曾提到王刚和咱们百花门作对之事,其实这方面现在已经没有再顾虑的必要了,连护国侯邱光超都被咱们请了来,一旦騠骑营换了他人执掌,王刚就是不离职,也不可能再有什么作为,看来今后咱们正是高枕无忧了。”

王刚腹内热血一冲,朗声道:“在下听不懂你们在说些什么,如果邱侯爷进了百花门,那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花神道:“人有旦夕祸福,天有不测风云,太阳虽不可能从西边出来,但人却有回头是岸的时候。邱光超进入百花门,实在值不得大惊小怪。”

“若侯爷真的来了,为什么不让他出来和在下相见?”

“这里只是本花神的临时行宫,你以为百花门的总坛就是这样简陋吗?邱光超来了,当然不能把他放在这里。”

“其实你们这些话对在下说是毫无用处,在下今晚回到邱候府后,一切全都明白。”

花神又响起银铃般的笑声道:“王刚,你还想回去吗?”

王刚翻腕拔出黑龙刀,冷然笑道:“原来你们果然是布下陷阱,想在这里谋害于我,来者不惧,惧者不来,我王刚这身血,今天情愿洒在这里,你们这就上吧!”

他神态凛然,气势逼人,那十二名少女,都不约而同地把视线凝注在他脸上。

纱幔后传出花神的格格笑声道:“好一个倔强的年轻人,王刚,你别小看了百花门,百花门虽然直到目前还是个秘密组织,但却绝对不做卑鄙龌龊之事,即便要杀你,也必定采取正大光明的手段。”

王刚哼了一声道:“那么芳驾为什么要说在下不能回騠骑营去?”

花神道:“我只是想试试你的武功,如果你的身手太差,自然就无法回去了!”

蒙面锦袍人道:“他的武功虽然不差,但若与您相比,却不啻明月之与萤光。”

花神语气有些不悦道:“你以为我要亲自下场和他比划吗?那还要你们这些人做什么,等到本花神亲自上阵的时候,只怕百花门就没你们了!”

她顿了一顿,继续说道:“你的剑法,已达炉火纯青之境,就请试试他的身手如何?”

蒙面锦袍人道:“属下遵命,不过在这里动手过招,只怕有些不妥?”

花神道:“当然不必在这里,你可以把他带出去,等较量过后,再把情形向我报告。”

蒙面锦袍人转向王刚道:“随我走吧!”说着,转身向外带头走去。

刚走出两步,却听身后又响起花神的声音道:“慢着,对付他最好手下留情一些,适可而止,留下他的命还大有用处。”

蒙面锦袍人道:“属下晓得,最多再卸下他一条腿,让他变成个独臂独腿的人就差不多了。”

花神道:“只要留着他的命,其余的事,一切由你自行处置,去吧!”

来到洞口,蒙面锦施人道:“王副统领,咱们最好不必再走原路,由此处上山如何?”

“悉听尊便!”

王刚嘴里虽然这么说着,心下却难免有些惊诧,两边俱是峭壁,只有涧底可以通行,不走原路,又如何走法呢?

突见蒙面锦袍人身形一闪,直射而起,竟然抓住了上方两三丈处的一丛葛藤,然后身形又是一纵,就这样一连三五个起落,人已到了绝壁顶上。

他站在崖顶,探首下望道:“王副统领,不必勉强,以免发生危险,如果上不来,本门主可以下去,陪你再走原路。”

王刚一咬牙,猛吸一口真气,不大一会工夫,便攀上了崖顶。

但因他只有一只手臂,显然在动作上没有蒙面锦袍人那样轻松自然。

果然,蒙面锦袍人赞道:“难得,如果你双臂俱全,只怕轻功不在本门主之下了!”

“是否就在这里领教贵门主的高招?”

“这里离花神太近,惊了她的玉驾本门主吃罪不起。”

“在下觉得十分不解,尊驾既然已贵为百花门主,为什么还要听命一个女人,可见天下的怪事,都出在你们百花门了!”

蒙面锦袍人丝毫不以为忤,哈哈大笑道:“本门主虽然在百花门身份尊贵,但总是一个人,而花神却已修成神仙之体,人又怎能与神相比,本门主听命于她,完全是心甘情愿,绝未感到半点委屈。”

王刚冷笑道:“在下从未听说过人和神可以直接相处的,尊驾这话去欺骗三岁两岁的小孩子还差不多!”

蒙面锦袍人道:“彼此较量技艺要紧,用不着在这上面争论,你不相信她是神,那是你自己的事。”他边说边又带头向前走去。

大约一盏热茶的工夫过后,已来到一处数丈方圆的平坦地面。

蒙面锦袍人停下脚步道:“这地方倒很合适,王副统领,你请出招吧!”

王刚拔刀在手道:“贵门主既是指名挑战,在下不便占先。”

蒙面锦袍人刷的一声,长剑出鞘,闪电般分心刺了过来。

王刚滑步旋身,躲过剑锋之后,猛起一刀,斜肩带臂劈下。

“好刀法!”蒙面锦袍人肩不晃动,人已绕至王刚身侧,奇快无比的飞出一脚。

王刚一个倒纵,同时刀锋向对方脚踝上削去。

岂知蒙面锦袍人这一脚只是虚招,一发即收之下,不但用剑势把黑龙刀架格开去,左手骄起食中二指,更点向王刚的胸前要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日月老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