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 二 章 打草惊蛇

作者:司马紫烟

第二天晚上,二更过后,有一会儿工夫,墙外摸来了两条黑影,一高一矮,掩掩藏藏地来到了假山前面,轻轻地学了两声夜枭的咕咕叫声。

李大狗从个隐蔽的山洞中钻了出来,低声道:“你们怎么才来呀?我约了个娘儿们在这儿见面,预先跟巡夜的约好了,叫他们避一避,你们再不来,那个娘儿们来了可就分不开身了,咦!王老大,您怎么自己来了!”

“大山猫另外有事,我只有自己来稳当些。书房在哪儿,你快指点给我们看!”

李大狗手指着西北角上一幢黑压压的屋子,说道:“就是那儿,那是孤零零的一幢,外面有人巡行,里面则是禁止前往的。

“从这儿过去,倒是能避开巡夜的人,因为我跟他们说好了,避开这个方向,要去就趁快!”

王刚点点头道:“行!李兄弟,我们进去了,一个时辰后,你最好在庄里闹点事,惊动他们一下,方便我们离开,我们早就来了,就是要避开人注意,进来不容易!”

李大狗道:“行!我在厨房的柴堆里放把火,烧他一家伙,那时人就乱起来,你们趁乱走就行了!”

王刚一笑道:“兄弟!你真行,什么玩意儿都来得一手,下五门的玩意儿都学全了!”

李大狗笑道:“在王老大面前,兄弟可不敢逞能,兄弟知道您才是百技精通,不过兄弟以为学问就是学问,无所谓正邪,就看用在什么地方而已,只要心正,邪门的功夫也能顶正用的!”

王刚道:“这话不错,但最难的就是把持得住,这方寸一念之间的取决,往往是正与邪的分界线,我常以此自励,李兄弟也望能常记住!”

李大狗肃然道:“是!小弟受教,多谢大哥教诲,小弟当永铭于心的!”

王刚向他摆摆手,招呼着小老鼠,向着书房一径去了,路很黑,但他们这些人似乎已习惯了夜中视物,只要一点微光都看得很清楚。

所谓书房,只是其中一间屋子而已。那包含在整幢屋子内部,这幢屋子在梅庄属于禁地的。

本来是日夜都有人看守的,可是庄中一下子突然去了十几个人手,那虽然不至于影响日常工作的进行,但有些地方,不免省略一点了。

所以,王刚他们一直掩到正门前,门是虚掩着的,小老鼠轻轻一推,门无声无息地开了,两个人很快地闪身进去,找到了书房的门,果然有一把大锁锁住了。

小老鼠他是这一行的能手,从腰间掏出根小铁棒来,拨弄了几下,锁就打开了,王刚道:“我进去,你把门锁上,就呆在这儿,若有什么响动,你就设法先脱身!”

“那头儿您呢,岂不关在里面了!”

王刚笑道:“我没关系,里面必有道路,我可以找路出去,即便找不到,这儿既是绝对秘密,方天华不会着很多人进来的,光他一个人,还难不住我,我可以制住他而脱身,这点把握总有的!”

小老鼠对这位头儿倒是十分的信服,也没多说话,门开让王刚进去了随即锁上了门,找个很隐密的地方躲了进去。

也不知等了多久,但时间很长了,因为打更的已敲了四鼓,再一会儿天要亮了。

他执着门缝朝外瞧看,只见巡夜的人多了起来。

梅庄的人倒是深得值夜之道,下半夜比上半夜紧密多了,因为快接近天亮时,是守值的人最容易疏忽,也是最容易发生变故的时刻。

所以巡逻的人员,加强了三倍。

小老鼠暗暗诅咒,呸!李大狗不把话说清楚,那些值夜的人,就是遇上自己人,都要盘问查看清楚,看样子混蒙是通不过了。

小老鼠倒不急着无法离开,没跟王刚之前,他是很有名的飞贼,对如何随机应变而脱身,他有十足的把握。

就是这一会儿工夫,他也想出了六种以上脱身的办法,每种都有把握能成功的!

他急的是王刚进去那么久,不知道怎么样了?

好不容易,他听见书房中传来一阵老鼠打架的声音,才满怀兴奋地又打开了锁,王刚从里面出来。

他忙问道:“老大,找到什么没有?”

王刚这:“回去再说!”

这时天色已微亮,忽然前面有人当当地敲起了锣,还有人叫道:“走水了!走水了!”

跟着有火光冲天而起,烧得很厉害,他知道是李大狗配合着放火了。

书房外有一口池塘,旁边也放着不少水桶。

他一拉小老鼠,就抢到池塘那儿,每人提了一桶水,果然已有几个汉子过来,好在他们也是提水救火的。

一个汉子还问道:“哪儿走水了?”

小老鼠用手一指道:“厨房!准是哪个王八蛋不小心,打翻了油灯,引着干柴烧了起来!”

他们提了水,杂在人堆里跑过去,只看见一排屋子上面火势熊熊,很多人在救火。

梅庄只是庄院大一点,却并不在城郊,其坐落在闹市之中,所以有很多附近的邻居也都来了!

李大狗和几个汉子正在拦着那些要帮忙的人说:“没什么大事。只是厨房柴堆着火,咱们自己就能救熄了,不敢惊动各位,要是害各位烧着烫着了,那就对不起乡邻了,谢谢!谢谢!各位请回去吧!”

大家对梅庄并没有好感,好心帮忙救火,他们居然谢绝,自然没人肯多事。

李大狗抢下两个人手上的水桶,把他们两个人也推了出去,人又多又乱,倒是没人注意到。

王刚和小老鼠就这么顺利地出了梅庄。

直到第三天晚上,大家才又在大杂院里碰了头。

李大狗来得最晚,王刚问道:“兄弟!那天晚上没有出岔吧?”

“没有!刚好有对替死鬼,火是我放的定时火种,到时自然会燃的。不过有个家人跟仆妇,躲在柴堆里鬼混,火一起,他们吓得光屁股跑了出来。于是认定是他们不小心打翻了烛台,引起了火烛。

“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结果男的和女的各打了二十鞭子,屋子烧了两间,没有大损失?”

王刚笑道:“居然如此轻易发落了?”

李大狗笑道:“那个仆妇外号叫路边桃,是烧火的老莫的浑家,很风騒,常乘她汉子睡着了,跟人在柴房里不干不净。

“很多人都跟她有一手儿,所以才得了那个外号,意思是人人都可以采一颗吃的,这又不是新鲜事儿,就是海公子活着,也不会太认真的。

“梅庄里的规矩大,就是男的女的肮脏事儿没人管,海公子抓到自己的女人偷人,也只是一笑了之。这一顿鞭子是打他们不小心引起了火灾,可不是打他们的风流!”

王刚哦了一声道:“梅雪海会有这么好的度量?”

“那也没什么,他的女人又不是他的老婆,他喜新厌旧,玩过的女人早腻了,让他的手下沾一沾,也不加追究,还可以叫人心存感激,何乐而不为呢!”

王刚一笑道:“这家伙能如此看得开,倒是难得!”

李大狗道:“老大,您在书房里探出什么?”

“一道暗门,一条地道,方向转往西南,约摸有五六十丈,那头还有门,外面锁住了,我没能上去!”

李大狗想了想道:“西南五六十丈处,只有一所寺院,叫法会寺,里面都是清修的和尚,有时念经的声音传过来,海公子很讨厌,说要去砸了它,不过后来不知怎的,就不再提了,也没见行动。”

“我探测的也是如此,可是我在地道中,又拾到一些布片,上面都沾着脂粉,是女人的用物!”

“女人的用物,难道法会寺还养着女人不成?那儿的和尚们很规矩呀,况又在闹市之中,寺里的香火很盛,他们不敢如此胡来吧!老大,会不会弄错地方了?”

“不会,我隔着那一道暗门,还隐隐听见了晚课诵经之声,而且还闻到有一股檀香的味道!”

“这么说,每次那个联络的人是从法会寺过来的,而且是个女人了!”

“有此可能,我已经派了大山猫和小老鼠盯紧那儿了。”

法会寺离梅庄五六十丈,只是在地底下以直线计,从上面计,则不知道有多远了。

因为被许多房子及街道所阻,要绕过很远才能到达,所以没人会把这两者联在一起。

王刚经过很细心的评断后,证实了一些事。

梅雪海曾经因为受到经课声所扰而想砸掉法会寺,可见他也不知道那条秘道是通向法会寺的。

很可能梅庄中没有一个人会知道,虽然,那条秘道并不难找,入了秘道后,一条直路通过去,很容易就找到了。

但没有一个人敢下去试探,证明这个神秘的组织,控制人是很严厉的,不准知道的事情,绝对禁止人去探索的。

何况,听取联络和指示的,以前只有方天华和梅雪海两个人,而书房钥匙向由方天华保管。

也就是说,如若秘道被人探查过,方天华就难辞其咎。

王刚很小心,将每样东西都复原了。

他早先的出身是贼,黑龙王刚是很有名的飞贼,干这一套自然很内行,他进了秘道,没留下一点迹印。

因为他的目的乃是探出那个联络的人,而不是要找出那个地方的秘密。

他知道这一个庞大的组织,生根的地方必在京师。

这个地方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分站而已,不可能有太多的机密。的,他也不要探查那些机密,他主要的目的是查出那个神秘组织的真正主持人。

对法会寺,他作了很细心的调查后,结果也很失望。

这完全是一所规规矩矩的寺院,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它有问题。

寺中有二十八个和尚,都是恪守清规的出家人,住持老和尚是从京师大永安寺聘来的一位高僧。

寺院是公产,香火很盛,寺中也没有秘密,不禁人随喜,除了和尚们住的禅关,几乎任何地方都不禁人来往。

大山猫甚至于打通了一点关系,进人膳房做火工道人,管烧素斋,款待十方信士,干了十来天,也没发现有一点蛛丝马迹,这使王刚很纳闷。

他决心再闹点事,促使那个联络人再来一次!

所以第二天,梅庄的人又失踪了一批。

其中包括了两位护院,他们是庄丁的头儿,武功自然也较为高一点,两人各领了四五个手下出去办事的,却都没有回来。

梅庄的人出门,对归来时限是很严格的,超过了时限,如果是因为特殊的原因羁误了,必定先着人回来禀报一声。

这次超过了时限毫无消息,而且两起人都是如此,想到是出了问题。

方天华十分着急,又派了两拨人出去寻找,可是那十一个人就像是被一阵风吹上天似的,没了影子。

这两拨人,一批是去买粮食的,买卖早经约定,粮商把米粮也运到了,只是等他们去验收交割。

几百包粮食卸下了堆在河边码头上,等他们去搬运,然而人却没来。

第二批去的人把粮食雇车子运了回来,堆进了仓里,再去向方天华报告,另一批人则是去接取钢铁和布匹的,情形也相同,方天华的神情沉重起来。

事情不对劲,有人冲着梅庄而来了。

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发出了紧急的报告。

不到一天工夫,书房中的灯光亮了起来,一个专司守值注意的人立即报告了方天华,他也像例常一般,严密部署好了警戒,去到了书房中。

还是那个神秘的使者,冷冷地开了口:“方天华,又是什么事要发出告急警报呢?”

“启禀使者,本庄在昨天又有两批计十一人无端失踪,到现在下落不明!”

“哦!你确知他们是失踪了?”

“是的,他们都是本会的基本弟子,不会逃亡的!一定是落人别人手中去了,梅庄显已受人注意!”

“这还要你来说!本使早就通知过你,说护国侯邱伯超已经对本会展开注意,叫你们要小心从事,必然是你们行动不注意,落人别人眼中了!”

“自从公子死后,本庄的人已经安分多了,属下已严格告诫所有人员,不得在外生事了!”

“但还是出事了,你又怎么说?”

“属下自请处分,但属下确已尽了力,事实上除了一些例行任务外,属下已经禁止庄中人外出!”

“方天华,你真是人头猪脑,毛病就出在你的谨慎上,梅庄的人原本何等跋扈,突然安分了起来,怎不会引人起疑,人家一定想了解到庄里在做什么,所以才把人掳了去问口供的!”

“那倒不必担心,本庄的职务层次分明,那些失踪的人口中问不出什么秘密的!”

“邱伯超掌领騠骑营,那是个半公开的密探组织,手下颇不乏能人,问口供也别有一套方法!”

“这个属下知道,可是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打草惊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