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二十二章 巧计诈敌

作者:司马紫烟

王刚纵然办案经验老练,到现在也大感束手无策。

李大龙被关的那间房中,除了行动失去自由外,吃的都是上好饭菜,而且有时还有酒可喝,看守的人也对他十分客气,有了这种特别待遇的生活,他就越发拿定主意,绝不透露半点口风。

这天晚间,他特别向看守人员要了一大壶酒和两碟小菜,一个人在禁闭的房间内自酌自斟起来。

其实这正是他事先打好的主意,他把酒只喝了几口,其余的全部倒在床下,然后装成烂醉如泥的模样,和衣倒在床上,假做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那负责看守他的汉子用钥匙打开了门,一闻满室酒气冲天,又见李大龙和衣倒在床上,再掂了一下酒壶,空空的一无所有,不由嘟囔着道:“奶奶的,世上哪有这么舒服的坐牢人,有吃有喝,更有人服侍,在家里当老太爷也不过如此,王副统领也真是,找了个爷来让我们管!”

他收拾起碗盘,干咳了一声,望着床上道:“李大少,要方便就趁早,咱晚上不想再来开门。”

屋角里放着一只马桶,那汉子一早一晚各提出去倒一次,所以李大龙每在晚间入睡前必方便一次,否则室内臭气充塞,连睡觉都不是味道。

李大龙伸了个懒腰,假意醉眼朦胧地坐起身来道:“老兄,什么时候了?”

那汉子道:“大概一更天了吧!”

李大龙故意口齿不清地咂着嘴道:“今晚你送来的那壶酒,还真不错,你老兄再给我弄一壶来怎么样?”

那汉子冷声道:“李大少,你醉得已经不轻了,保重身体要紧!”

李大龙无奈地摇摇头道:“想不到我李大龙连喝壶酒都办不到,人到了这种地步,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了!”

那汉子没好气地说:“我看你该知足了,被人关起来还这样受用,除了你找不到第二个,我看了大半辈子牢,还是第一次看到犯人有像你这样痛快的。”

李大龙恨恨地道:“妈的,老子根本就没犯什么错,全是王刚那王八蛋找我的麻烦,等我出去以后,少不得要跟他算一算这笔账!”

那汉子冷笑道:“李大少,你别骂人,我们头儿从不冤枉好人。”

那汉子不再理会他,把碗碟和酒壶放在提盒里刚要离去,不想就在这时,一只手已抓住他的后领。

只听身后李大龙嘿嘿笑道:“老兄,你还想走吗?”

那汉子刚要喊叫,早被李大龙点了穴道,全身软塌塌地倒在床角下。

李大龙担心外面仍有人把守,或是有人巡逻,不便立刻就走,便先将门关上,然后再回到床边坐下,探手抓起那汉子的头发,声色俱厉但音调却极其低微地道:“老小子,从现在起,你要跟我说实话,若有半句虚假,小心大爷当场要了你的狗命!”

那汉子吓得魂不附体,想反抗却又全身力道尽失,其实即便他不被点了穴道,也难以在李大龙面前逞强。

他全身打着哆嗦道:“李大爷,饶命!小的这几天可没亏待您!”

李大龙发着狞笑道:“就是因为你对大爷服侍的还算周到,所以大爷刚才不曾杀你,想要命不难,只要你肯说实话。”

“您要小的说什么实话?小的又什么时候骗过你来?”

“这房外还有没有人把守?是否会有巡逻的常到这边来?”

“另外把守的人有时有,有时没有,但巡逻的弟兄却不少。”

“由这里出去,走什么路线最方便?”

“出门左拐,二十几步后,便可看到一棵大树,过了大树,再向右转,前面便一排房子,后面又有一棵桑树,桑树左边便可看见一道围墙,越过围墙,便算离开騠骑营了。”

李大龙骂道:“妈的,少说点好不好,这样麻烦,老子怎么记得清楚?”

那汉子咽下一口唾沫道:“大爷,本来就是这样,若小的说少了两样,你出不去谁负责!”

李大龙笑道:“你这老小子倒真不错,还能负责大爷出得去,将来大爷一定好好赏你,你把刚才那些话再说一遍!”

那汉子依言又讲了一遍。

李大龙记下之后,站起身来,牵着那汉子走到门口,打开门,吩咐道:“把头探出去看看,外面有人没有?”

那汉子探头望了一阵,低声道:“大爷,好像没有人!”

李大龙把那汉子推到床下,喝道:“老小子,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那汉子颤着声音道:“李大爷,小的什么实话都跟您讲了,您若再杀小的,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李大龙总算还有点人情味,哼了一声道:“你若想活,就别出声喊叫!”

其实李大龙倒并非真要留那汉子一命,而是担心万一冲不出去,就必须再回来,若先杀了那汉子,仅凭这罪名就足以令他身受重刑,如此岂不弄得得不偿失。

此刻的李大龙,难免也是提心吊胆,他虽然武功高强,手中却没有兵刃,何况又身在騠骑营中,騠骑营不乏高来高去的能手,自己一个人总是孤掌难鸣。

他探出头去,见果然无人,刚要闪身而出,偏偏就在这时,两个手执单刀的大汉,迎面走了过来。

不消说这两人是负责巡夜的。

李大龙暗叫一声不好,立刻缩回身来。

那两人霎时来到房外,突听一个尖嗓门的啊了一声道:“这是怎么回事?门为什么不上锁?听说里面是个什么李大少,头儿交代要好好防守,走脱了不是玩的。”

另一个粗嗓门的道:“走,推开门进去看看!”

李大龙心头大急,若他们进来发现看守的人被点了穴道,事情就不好办了。

心念及此,迅快地抓住了那汉子的脖子,低声道:“老小子,想活就设法别让他们两个进来!”

那汉子打了一个哆嗦,机警地高声叫道:“乔三、俞成,你们不必进来了,我在里面。”

那个叫乔三的尖着嗓门道:“老周,你可要小心,里面那小子听说武功很高,说不定他会宰了你!”

老周道:“他喝醉了,躺在床上像头死猪,我是来收拾盘子的。”

这句话提醒了李大龙,赶紧又躺上床去。

乔三又问道:“老周,你在里面做什么?”

老周道:“刚才不是说过嘛,收拾盘子碗筷的。”

乔三和俞成还是推开门来,一见老周坐在那里,俞成问道:“你他妈坐在地上干嘛?”

老周道:“这位李大少刚才喝多了酒,咱们王老大交代过,要好好服侍他,没法睡觉,坐在地上打个盹也是好的。”

乔三哼了一声道:“他妈的,这小子来到咱们騠骑营还能享受特权,实在太不像话!”

俞成也跟着说道:“老周,你可要小心他跑了!”

老周道:“他已经醉得像头死猪,抬着他跑还差不多。”

乔三望了床上一眼道:“听说这小子是通州金刀庄李庄主的儿子,李庄主英雄一世,怎会养出这样个混账王八蛋的不争气儿子!”

俞成道:“这就叫做父是英雄儿狗熊,你看床上那一堆,老子越看越不顺眼!”

乔三拍了拍俞成一把道:“别看了,这屋里的酒气实在让人受不了,咱们还是出去吧!”

两人走后,李大龙跳下床轻轻踢了老周一脚道:“你这老小子还真有两套,将来有机会可以去找我,我一定会弄份好差事给你干干。”

“小的多谢李大爷,如果能在您金刀庄有份差事,小的就心满意足了!”

“你这老小子倒很知足,比金刀庄更好的地方还多的是。”

“那就越发谢谢您了!”

“刚才那两个王八蛋实在可恶,把老子骂得不轻,有朝一日落在我的手中,我会把那两个狗娘养的给活剥了!”

“李大爷,大人不记小人过,您何苦跟他们一般见识。”

李大龙正要再骂几句,突听老周道:“李大爷,外面好像有人打起来了!”

李大龙留意一听,果然不远处传来金铁交击之声,而且打斗得甚为激烈。

打斗声音越来越近,只听乔三尖着嗓门叫道:“老俞,这家伙可能是想劫走李大少的,咱们快返过去。”

又听另一个声音,嘿嘿冷笑道:“你们两个还想跑吗?”

打斗声很快就来到门外。

李大龙情不自禁偷偷由门缝向外观看。

只见一个面罩黑纱全身黑衣的矮小人影正在步步逼攻乔三和俞成。

那黑衣人虽然体形瘦小,却身手矫捷,攻势凌厉异常,手中一支三节棍,舞动得风雨不透。

乔三和俞成纵然联手合拒,也不是那黑衣人的对手,被逼得且战且退。

黑衣人再度嘿嘿笑道:“老子若收拾不了你们两个狗操的,今夜也不会到騠骑营来了!”

只听乔三尖声叫道:“老周,好好看住那姓李的,这家伙是来劫牢的!”

他的话声未毕,早被黑衣人一棍扫中前胸,打得他“嗷”的一声惨呼,立即倒地不起。

俞成早已吓得屁滚尿流,刚要拨脚狂奔,也被那黑衣人一个箭步追上去,拦腰一棍,打翻在地。

那黑衣人担心他们爬起再溜,又分别向乔三和俞成没头没脑地补了几棍,直到他们躺在地上直挺挺地不动,才来到门口,低声叫道:“李总监可在里面?”

李大龙急急打开门来,问道:“尊驾是什么人?”

黑衣人道:“在下是门主驾前的前锋使者萧义,奉门主之命,前来搭救李总监出险。”

李大龙道:“萧使者怎知在下被囚在这里?”

黑衣人道:“本使者一更前后就越墙进来隐身在暗处,好不容易刚才才等到那两个小子路过,他们边走边谈起李总监,本使者便立刻现身把他们逼过来,还好,总算找到了你。”

“外面可还有咱们的人接应?”

“门主考虑的十分周到,围墙外还埋伏有人,若本使者出了差错,很快就另外有人接应。”

黑衣人说话间发现蜷缩在床前的老周,不由问道:“这人是谁?”

李大龙道:“他是騠骑营负责看守本总监的老周。”

黑衣人怒声道:“待本使者先宰了这王八蛋再说!”

老周吓得全身一抖,立刻跪在李大龙身前道:“李大爷救命,小的虽是騠骑营的人,可并没做过什么坏事!”

李大龙连忙拦住黑衣人道:“萧使者且慢动手,这老小子确是騠骑营里唯一的好人,刚才还帮过我的忙呢!”

黑衣人道:“既然李总监讲情,本使者就暂且饶他一命,李总监,咱们走吧,出去晚了只怕门主在外面担心。”

“什么!门主也来了?”

“他老人家放心不下,所以破例地亲自出马,这也可见他对李总监是多么看重。”

李大龙不由心花怒放,咂了咂嘴道:“在下真要多谢他老人家了,实不相瞒,在下入了百花门这么久,从来还没见过门主是什么样子呢!”

黑衣人道:“门主日理万机,十路总监,哪能个个见到他,何况他老人家一向对属下很少采取直线联系,见不到他,根本是很正常的事。”

“萧使者必定是可以经常看到他了?”

“在下身为前锋使者,平常等于是他老人家的驾前侍卫,当然可以常常见到他。”

“这样看来,在下反而是因祸得福,否则哪有机会见到门主,不过……”

“不过什么?”

“在下担心被騠骑营捉到这里来是件给百花门丢脸的事,说不定见了门主还要受责。”

“那就要看你这几天是否向他们泄漏了百花门的消息。”

李大龙忙道:“我可以对天发誓,騠骑营不曾从在下嘴里套出半点消息。”

黑衣人道:“那很好,说不定还会有奖呢,闲话少说,快些走吧!”

李大龙举手再点了老周的晕穴,随在黑衣人身后道:“萧使者可知道出去的路线?”

黑衣人低声道:“禁声,小心被巡夜的人听到!”

李大龙不敢再开口,只是紧随在黑衣人身后跟进。

黑衣人对附近的环境摸得甚熟,走的完全是老周先前所说的路线。

也许是天助,一路上不曾遭遇任何情况,很快便来到围墙之下。

黑衣人停下脚来,轻轻击掌三下。

墙外随即也发出三声回响。

黑衣人道:“李总监,墙外就是咱们的人了,本使者先跃过去,你再随后过来!”

他说着双臂一抬,人已跃落墙外。

李大龙哪敢迟疑,紧跟着也纵身而出。

月色下,照见墙外站着五六个人。当中一人,身披绣织着百花图案的锦袍,面罩黑纱。

另外几个,也是面罩黑纱,和黑衣人同一装扮。

黑衣人向锦袍人恭恭敬敬地打了一躬道:“禀门主,李总监到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巧计诈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