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二十三章 乱伦丑闻

作者:司马紫烟

王刚回到办公处所,不大一会儿,又有一个手下人进来禀报,外面有位老先生求见。

这倒是无独有偶,騠骑营公衙,一向绝少外人来访,今日竟是一波刚去,一波又来,而且来的还全是老先生。

除了叶逢甲和樊飘零能踏进騠骑营外,王刚实在想不起还会有哪位老先生来此相访。

他脑际风车般打着转,很快便猜想到很可能是金刀庄主李天浩。

果真此人前来,在他来说,倒是件大大为难之事,虽然李大龙罪证确凿,碍于情面,彼此总是难以相见。

“来人可有名帖?”

“属下也曾向他要过,他说忘记带。”

“他可曾还说过什么?”

“他说有要事求见,又说事情是前些天和副统领约定好的,对了,那位老先生姓梅。”

王刚摇头一笑道:“你早说他姓梅就早好了,害我想了半天想不起是谁!”

王刚出身江湖,一向敬老尊贤,而梅晓村又是位望重德劭的长者,不便由手下人带进,说完话便自己迎了出去。

果然,来访的是梅庄的梅晓村。

他来的正好,即便他不来,王刚也准备到梅庄去趟,因为由李大龙的供词中,证明梅庄仍潜伏着百花门的人马。

王刚依然把梅晓村引进客厅,分宾主坐定后,王刚首先开门见山地说:“在下正想到梅庄拜访老先生,您来的正好。”

梅晓村一皱眉头道:“王大人到梅庄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王刚道:“实不相瞒,在下已经调查清楚,府上目前的确还有百花门的人潜伏在里面。”

梅晓村神色黯然地点点头道:“老朽正是为着这个来见王大人的。”

“老先生可有什么发现?”

“这要从头说起,老朽自接掌梅庄后,因为庄院太大,很多房舍都不曾进去察看过,尤其有间书房,一直大门深锁,老朽始终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吩咐王总管打开看看,却又找不到钥匙。”

提到梅庄的书房,王刚难免心神一紧,因为他知道书房内设有机关,是一个最隐秘的所在,百花门的很多消息,都是经由那里传递的。

但他却暂时不动声色,问道:“后来可曾把门打开?”

梅晓村道:“好不容易找到了钥匙,打开一看,明是书房,却找不到什么书籍,但里面却整理得十分整洁,连桌椅都纤尘不染,不过,毛病就正出在这上面。”

“老先生发现了什么毛病?”

“那书房既然一直锁着大门,日久无人整理,桌椅和地面必然灰尘满布,墙角里也必定到处有蛛网,然而它竟是纤尘不染,这就大大透着离奇了!”

王刚真想不到这位老先生警觉性和观察力竟是如此敏锐,他不便表示意见,继续问道:“以后呢?”

梅晓村道:“老朽在疑窦难解之下,便开始在书房里仔细搜查,终于发现了一个绝大的隐秘。”

“老先生发现了什么?”

“原来在墙角的一幅字画后面有一道暗门,乍看和墙壁的颜色无异,连痕迹都不易发觉,老朽用了很大的工夫才打开门,下面居然是一条地道。”

“老先生可曾走下地道察看?”

“老朽下去之后,地道内一片漆黑,似乎很深,老朽心里害怕,只走了大约两三丈,就又回到书房,重新把暗门掩上。”

王刚长长吁了一口气道:“老先生,实对您说,那条地道在下曾经走过,方向是转往西南,大约有五六十丈远,另一头也有一个暗门,外面经常是锁着的,老先生可知道另一头那扇门是通什么地方?”

梅晓村吃惊地摇摇头道:“这就不清楚了。”

王刚道:“那一头出去之后,就是法会寺,暗门正在法会寺大士阁的莲座下方,从前洪知府的夫人侯君琳常到法会寺大士阁诵经,实际上就是在和梅庄暗通消息。”

梅晓村不由倒抽一口冷气道:“有这种事,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

王刚道:“老先生发现书房内纤尘不染,依在下推断这书房目前必定仍是百花门的秘密集会之所,如果您在那书房耽久了,说不定会碰上有人从暗门出来。”

梅晓村忽然显得心有余悸地道:“王大人说得一点不错,老朽真是碰上了!”

这一来大大地引起了王刚的注意,他急急问道:“进去的是什么人?”

梅晓村道:“这人穿了一身黑衣,脸上蒙着黑纱,腰里还挂着一口宝剑。”

“百花门的人在隐藏形迹时,经常这种打扮,他见到老先生后,有什么行动?”

“那人显然事先不知道老朽在里面,见面后拔剑就要行凶,但后却又把剑插回鞘中,开口说话了。”

“他说些什么?”

“他威胁老朽,书房内的秘密,绝对不可对外声张,否则就要随时取老朽的性命,另外,又要老朽对梅庄的事,尽量少管,必要时更要和他们合作。”

“他要求老先生如何合作呢?”

“他说三天之后的二更左右,要老朽再到书房等候,那时他会再来见面。”

“老先生有什么打算?”

梅晓村深深一叹道:“老朽来见王大人,就是要问问王大人该如何处置。老朽自己也是有家有业的人,既然接管梅庄有这多风险,我看还是回到舍下,决定不再过问梅庄的事,也免得到老来还要身道横祸!”

王刚忙道:“老先生是梅御史的长辈,梅庄不由您管又由谁管?您上次曾说过梅御史不曾死,这样您就更应该替他代管了,否则梅御史将来回来,梅庄已是面目全非,老先生又于心何忍?”

梅晓村道:“可是老朽在梅庄身处险境,朝不保夕,总不能不有所顾虑。”

王刚默然了,梅晓村的话不错,他岂能不顾性命地在梅庄待下去,但他若一走,梅庄势必完全进入百花门的掌握,那样一来,问题就更大了,所以,此刻他必须设法保护梅晓村的安全。于是他毫不迟疑地说道:“记得上次老先生曾希望在下派一两个能干的手下到梅庄,当时在下认为那样反而不妙,现在我决定两天后派人到贵庄去,负责您老人家的安全。”

梅晓村道:“那么三天后书房的约会,老朽是否赴约?”

“当然必须赴约,说不定反而可以从那人口中套出一些百花门的消息。”

梅晓村又显出忐忑不安:“可是老朽不能不想到安全问题,万一他对老朽猝下毒手,我岂不是白白受死?”

王刚正色说道:“在下既然要求老先生按时赴约,就一定会负起保护老先生的责任,你老人家只管放心。”

“王大人要采取什么行动,还请先对老朽讲明白?”

“那晚在下要亲自和那人会上一会。”

“可是那晚王大人若先行进庄,或者和老朽一同进入书房,必然被对方知道,那样他除了不会如约前往书房,而老朽的处境也就越发危殆了!”

王刚道:“老先生放心,在您进入书房之前,绝不会发现在下的行踪,而且您进入之后,只管把门关上。”

“那么王大人又怎样进去?”

“这方面老先生就不必管了,反正在下必定会在书房和您见面。”

梅晓村虽不便再问,神色却不免大为茫然,过了许久,才道:“老朽到书房去是昨晚的事,对方约定三日后二更见面,该是后天了,王大人千万记住日期,千万不能忘记!”

王刚道:“这等大事,在下怎敢马虎,老先生回去之后,也千万不能对梅庄任何人提起知道书房内有暗门地道之事。”

梅晓村道:“老朽哪能连这点警觉都没有,何劳王大人交代!”

王刚歉然一笑道:“那是在下多虑了。”

梅晓村自觉不宜在騠骑营停留太久,便起身匆匆告辞。

天色已晚,带着十名精壮弟兄到石榴村捉拿老莫、路边桃的大山猫和小老鼠,仍不见回来,使得王刚至感焦虑。

石榴村虽在一座小山坡上,但离京师并不远,不该去了一整天都不曾回来,而且也不曾派人回来报知究竟是何原因。

王刚由于心情烦闷,夜晚俟叶如倩入睡后,自己一个人悄悄来到后花园闲步散心。

自从上次因有事到醉琼楼找寻护国侯邱光超而邂逅大少奶奶陆凤英后,他就很少再到后花园来过。

好在他此刻前来,已是名正言顺,因为不但有小侯爷邱镇山的交代,而且邱镇山现为他在离假山不远处整理出一间房舍,供他临时休息或处理机密要公之用。

他在花园里各处大略走了一遍,静悄悄地不见半个人踪。

于是,他决定今晚就睡在离假山不远处的那间特别为他准备的房舍里。

这房舍的周近,是一片梅林,另有十几棵高大的柳树,若路径不熟,夜晚还很难找到那间房舍。

他穿过夹道的梅树和柳树,曲径通幽,来到房舍前,虽在夜间,仍可看出门框上方,悬着一块匾额,上写“养心斋”三个大字,是护国侯邱光超的亲笔所题,可知这里必是邱侯爷以前常来小憩之所。

他掏出邱镇山交下的钥匙,打开门来,取火折子燃亮桌上的油灯,照见室内布置得十分雅致,书案旁靠壁处放置着一个雕工精巧的书架,整齐地排列着不少经史典籍,几案上文书四宝齐全,并有一套茶具,另外有几张雕花太师椅。

室内分前后两间,推开另一扇门,内室设有卧榻,卧榻上被褥幔帐都准备得好好的。

能有这样一处幽雅的环境作为小憩之所,的确是极为难得。

王刚劳累了一天,刚要在床上躺下小睡一会儿,不想外面却响起了低低的敲门声。

这般时候,而且是在养心斋,有谁会这么巧在他进来不久就敲门呢,莫非是叶如倩……

他轻轻问了一声,回答的果然是娇滴滴的女子声音。

打开门来,赫然是大少奶奶陆凤英。

王刚只感心头怦怦跳个不停,茫然问道:“深夜之间,大少奶奶怎么到了这里来?”

陆凤英顺手把门关上,径自在太师椅上坐了下来道:“上次咱们的话还没谈完,正好趁这机会谈谈。”

“大少奶奶,彼此有什么好谈的,尤其深夜之间,你畏人言,我畏物议,在下劝你还是出去的好!”

“你错了,现在大公子已经做了騠骑营的都统领,你是副统领,妻为夫之助,不论在公在私,我们都可以无话不谈。”

“那你是和在下谈公事来了?”

“公私难分,除了公事,自然也有些私事。不过,今晚必须先私后公。”

“大少奶奶,你虽然是都统领的夫人,但格于身份,彼此之间,却是有公无私。”

陆凤英格格娇笑道:“副统领,这些天来,你千方百计最想查明的一件大事是什么?”

王刚正色道:“自然是邱侯爷的失踪。”

“你可查出头绪来?”

“事关重大,在下必须尽力而为。”

“我可以提供线索,让你不费吹灰之力,很快便会水落石出!”

王刚心神一振,迫不及待地急急问道:“大少奶奶快说,你若能帮我这个大忙,在下没齿难忘,终生感激不尽!”

陆凤英抿嘴一笑道:“我今晚来,就是要告诉你这个消息,你还想起我走不想?”

王刚赧然笑道:“那是我错怪大少奶奶了,请多原谅!”

“可是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只要大少奶奶说出来,在下无不答应。”

“先私后公,只要私事办完了,我会立刻告诉你侯爷他老人家的下落,但你若不答应私事,咱们就一切免谈,我现在拉腿就走!”

这时的王刚,反而真不能让陆凤英走了,她是侯府的大少奶奶,对邱侯爷的生活起居,知道的自然比自己更清楚,她自承知道侯爷是如何失踪的,必定大有可能,自己如何能失去这种难得的机会。

“你是答应了?”

“可是我必须先知道大少奶奶说的是什么私事?”

陆凤英娇媚一笑道:“要办私事,哪能这样生分?首先,要对我改换称呼。”

“要我怎样称呼你?”

“上次我已对你说过,不准再叫大少奶奶,要直接喊我的名字,或者再亲切一点,叫我一声凤妹!”

王刚脸上一热,嗫嚅着说道:“现在彼此身份地位不同,在下岂能不懂礼貌。”

“你就是被礼貌耽误了大事,否则这消息我前两天就告诉你了!”

情势所迫,王刚只好狠了狠心道:“好,在下就暂时叫大少奶奶一声凤英吧,不恭之处,请多原谅!”

陆凤英格格笑道:“看你的神情,多勉强,这样下去,哪能办得了私事?”

她说着,站起身来道:“要办私事,应该到里面房间去,副统领,随我来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 乱伦丑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