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二十四章 神刀扬威

作者:司马紫烟

王刚回到住所,并没把昨夜的事以及今天上午和邱镇山会面的经过告知叶如倩,稍事休息后,便又赶到騠骑营衙门。

此刻他最焦虑的,是大山猫和小老鼠到石榴村为何至今杳无音信。他们一共去了十二个人,即便遇到意外情况,也应派人速回报告,难道会被对方一网打尽?

本来,他想派出第二批人手,但又觉得不妥,思来想去,决定干脆单人独马亲自闯趟龙潭虎穴,为了行动隐秘,时间也决定在入夜之后。

这样的大事,他不能不告知叶如倩。

当叶如倩听过之后,主动要求随同前往。

这在王刚是求之不得的,他永远记得上次也是和她一同到石榴村,有了那次生死与共的行动,才使得他们由相互爱慕而结为夫妻,这次再度共同前往,必会使他们的感情较前更增。

夜间行动,两人都不曾乘马,大约一更过后,他们已到达石榴村外。

在从前,石榴村养有不少猛犬,因上次都已被王刚杀尽,此刻已听不到犬吠之声,这使两人的行动,得到不少方便。

石榴村只是在山腰里的十几户人家,远远望去,在朦胧的下弦月色下,不见半点灯光,更不闻丝毫声息。

这似乎是意料中事,深夜间山野之中,若无重大事故,所有的人,自然都已进入梦乡。

不过如此一来,反而使得王刚和叶如倩不易下手侦察。

忽听叶如倩叫道:“大哥,那边好像屋里的人还不曾睡!”

王刚走到丈余外叶如倩隐身之处,由于角度不同,果然看到在村子左边靠后的一间房舍内有灯光射出,而且窗纸上还映着晃动的人影。

“走,咱们过去看看!”

他们蹑手蹑脚地绕道而行,费了很大的工夫,才来到那间房舍的窗外。

屋内传出说话的声音,男女都有,似乎是在赌纸牌。

王刚心神不禁为之一震,这话声之中,有的听来竟然十分耳熟。

他向叶如倩递了一个眼色,两人随即各据窗户一边,屏息向里望去。

正好这窗纸因风吹日晒,已有些小碎孔。王刚对正洞口刚一搭眼,就险些惊叫出声。

只见土炕上摆了一张小方桌,围坐着四人,正在打纸牌,炕下另有两人,似是在倒茶和伺候宵夜的。

那炕上的四人,是三男一女,女的赫然是上次假冒飞天鼠史元亮之妻的石榴。

另一个男的,竟是上次在金刀庄李天浩寿宴上和他比过枪法的河间府大名鼎鼎的宝马神枪余平。

其实这也不是算什么,最令王刚震惊的其中一人,竟然是八方镖局主人八方神剑丁开山。而这人偏偏又是叶逢甲和樊飘零的知交好友。

这些天来,王刚因岳父叶逢甲和叶如倩的师父住在八方镖局,他曾多次去过,也多次和丁开山见过面。除了第一次因双方不认识而发生过冲突外,以后丁开山知道了王刚是叶逢甲的乘龙快婿,每次见面,都十分亲切客气,连这人都和百花门扯上关系,实在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只听石榴道:“总监大人,咱们活捉了騠骑营十二个人,騠骑营怎么到现在一点反应都没有?”

丁开山喝了一口茶道:“这在騠骑营是件大事,王刚当然不肯善罢干休,他也许另有打算,说不定很快就会派人到石榴村来采取第二次行动。”

石榴有点担心地道:“他派手下人来,咱们倒不在乎,怕的是他自己来,您一定知道,上次他和那个叫叶如倩的娘儿们一起来,咱们的损失可真不小。”

“有什么损失,你说说看!”

“为了灭口,使我不惜杀死了自己人史元亮,连一个无辜的婴儿也送了命,又死了十二名秋风杀手,连李总监的膝盖上也挨了一鞭,弄得整个石榴村几乎土崩瓦解,属下也受到了门主的惩罚。”

丁开山嘿嘿笑道:“那只怨你们都是饭桶,连李大龙也是个道地的草包,他若警觉性高,何至于被捉到騠骑营去。”

宝马神枪余平有些不以为然道:“丁镖主,你可能是太小瞧王刚了,兄弟这宝马神枪之名,也非轻易得来的,谁知上次在金刀庄主李天浩的寿宴上,竟然败在他的手下,而且那小子还只有一只手。”

丁开山笑道:“余兄,丁某说句话你别介意,那只怪你的枪法还不曾到家,要不然就是王刚那小子误打误撞的侥幸得胜。”

余平的脸色涨得血红,自我解嘲地干笑了两声道:“兄弟自知学艺不精,下次王刚若真的前来,就全看您的了!”

丁开山道:“若以武功对付王刚,丁某自信不会让他在手下走过十招,但却不能不有所顾虑。”

余平愣了一下问道:“目前双方已形同水火,还有什么可顾虑的?”

丁开山道:“你可能不知道,他现在已是叶逢甲的女婿了,而叶逢甲又正是我的好友,目前还住在我那局子里,若杀了他,叶逢甲的女儿岂不要活活受寡!”

余平猛地一跺脚道:“他妈的,叶逢甲的女儿,上次我在金刀庄也见过,长得简直像嫦娥下凡一般,听说还得了个武林第一美人的称号,干吗要嫁给一个四肢不全的人,当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丁开山道:“人家自己看对眼了,何用余兄操这份闲心,咱们现在谈正事要紧。”

石榴插嘴道:“那女人我也见过,上次正是她和王刚一起来的,长得的确不错,可惜办起事来还是嫩得很,被我几下子就给唬住了。”

丁开山哈哈一笑道:“石榴,本座说几句话你也别见怪,人家当时是千金小姐,你是泼妇型的,被你唬住了,也算不得什么,你的模样也不算错,比起她来自觉如何?”

石榴脸上一热,撇了撤嘴道:“总监大人,您怎么和属下开起这种玩笑来,我若能比得上她,不也早就称为武林第一美人了!”

丁开山笑道:“你别泄气,姜是老的辣,她虽然长得美,却只有王刚一个人亲近,你比她差了一点不假,但却能得到多数人的亲近,看起来还是你比她好!”

石榴越发羞得脸红,斜睨了一眼道:“不来了,堂堂的大总监,竟和属下也没大没小的!”

丁开山打个哈哈道:“石榴,我是灶王爷上天,有一句说一句,总监也是个人,人总要开开玩笑的,难道还生我的气不成?”

余平趁机问道:“丁缥主,你一向不离京师,而且镖局的事务很多,为什么忽然当起百花门的总监来了?”

丁开山吁了口气道:“还不是李大龙那小子弄出的纰漏,他被騠骑营一捉,西路少了负责人,上面才想到由我暂来兼代一下,不想刚接事就遇上了紧骑营派人进袭石榴村。”

余平道:“这叫能者多劳,而您也一接手就立下了奇功,使得騠骑营的十二名手下,一个也不曾漏网。”

丁开山得意洋洋地道:“那十二个小子,要捉就全捉,要不捉就一个不捉,若跑掉一个,事情马上就麻烦了!”

余平问道:“丁镖主准备怎样处置那十二个人?”

丁开山道:“暂时先留下他们的狗命,以便再钓大鱼,等大鱼到手他们失去利用价值时,少不得要一个个宰掉。”

余平道:“要想大鱼到手,可能不是那么容易的。”

丁开山冷笑道:“现在騠骑营难缠的,只剩下一个王刚了,兼代都统领邱镇山只是个花天酒地的败家子,咱们只要除去了王刚,百花门便可高枕无忧了。”

石榴忽然脸色一紧道:“总监大人,您提到王刚,我才想到今晚没派出巡夜的,万一騠骑营有行动,他们很可能直接摸到村子来。”

丁开山不经意地道:“本座初来石榴村不久,对这里的规矩还不太熟悉,一切由你决定。”

石榴道:“全怪王刚那小子太可恶,上次来把这里的狗都杀光了,不然,有了狗,他们一来,必有动静。”

余平插嘴道:“石榴姑娘,还是马上派出巡夜的好,不然,咱们在这里打牌,打得也不安心,在下可是第一次来,别一来就碰上了鬼!”

石榴笑道:“余大侠莫非怕了?”

余平一挺胸道:“笑话,我长了这么大,怕过谁来?”

石榴抿嘴一笑道:“怕王刚,因为上次你曾败在他的手下。”

余平哼了一声道:“刚才丁镖主说得对,那小子是误打误撞侥幸得胜,不相信两只手的斗不过一只手的,若那小子今晚果真敢来,你们都只管在一旁看着,让我一个人把他拿下!”

丁开山忙道:“你们别逞口舌之能。石榴,现在马上派出巡夜的!”

石榴不再说话,应声下炕而去。

王刚看到这里,自知不能再行逗留,向叶如倩打了一个暗号,两人蹑手蹑脚先退出丈余之外,再各施轻功,来到离村落约百步远处的一棵古松之下,坐下身来。

王刚长长吁一口气道:“万想不到八方镖局主人丁开山竟是百花门的人。这样看来,八方镖局也是百花门在京师的一个重要据点了。”

叶如倩默然不语。

王刚再叹口气,继续说道:“偏偏岳父大人、令师樊老伯和丁开山不但是好友,而且还住在八方镖局,难道他们两位老人家对丁开山的行动一点都不了解?”

叶如倩默了一默,眨动着眸子道:“大哥,莫非你怀疑我爹和我师父也和百花门有关系?”

王刚心里一急,忙道:“如倩,我怎敢怀疑到他们两位老人家头上,我是觉得他们一直蒙在鼓里,可见丁开山这人是多么阴险可怕,而岳父和令师的处境,也实在危机重重。”

叶如倩蹙起黛眉道:“回去之后,咱们马上见我爹和我师父。去,赶快告知他们内情,免得他们两位老人家吃了大亏。大哥,你这几天可见过他们?”

王刚道:“他们昨天上午还到过騠骑营。”

叶如倩显然不知原因,问道:“他们到騠骑营做什么?”

王刚道:“去看李大龙,故人之子坐了牢,他们去看看也是人情之常。”

王刚说到这里,忽然像觉出什么不对,问道:“如倩,我总觉得,岳父大人和令师樊老伯近来有些反常,不知是为了什么?”

叶如倩不由一怔道:“莫非你是觉得他们自从为金刀庄李老爷祝寿后,为什么不肯回家,老是住在八方镖局?”

“那倒不是,因为我们可断定他们对丁开山的事必定蒙在鼓里,而且年纪大了,家中又无妻小牵累,到外面散散心,也是人情之常。”

“那还有什么值得你认为反常的呢?”

“记得你曾对我说过,岳父大人一向性情温和,令师樊老伯则脾气较为倔强,但最近几次接触,他们表现的情形,却又恰恰相反。”

“我也有这种感觉。”叶如倩略一沉忖道:“是不是年纪大了,性情也会跟着变?”

王刚漠然一笑道:“这倒没听说过,等再过若干年我老了,自己亲身体验体验试试。”

叶如倩也忍不住一笑说:“咱们别在这上面扯了,照刚才的所闻所见,丁开山无疑的是百花门的人,而且地位甚高,但那宝马神枪余平的身份却有些无法断定?”

王刚道:“听余平的语气,也许不曾正式加入百花门,但已和百花门搭上关系,却毫无疑问,他也许是受丁开山之邀,前来石榴村做客,所以才会对这里的很多事情,都不清楚。”

“大哥的看法很对。”

“刚才我最想知道的,是有关大山猫和小老鼠等十二名弟兄,这也是咱们此来的目的。”

“他们不是明明已经说过,十二名弟兄全被生擒活捉了吗?”

“可是他们目前人在哪里,咱们并不清楚。”

“我想一定仍拘押在石榴村里。”

王刚叹了口气道:“说来惭愧,騠骑营一向是拘押恶徒匪类的,如今騠骑营的弟兄,反而被恶徒匪类拘押。石榴村虽小,却必有地道秘窟一类的设置,想找到咱们这十二个人,也并非一件易事,何况,万一他们已被送到别的地方去,今晚就根本不可能找到了!”

“大山猫和小老鼠他们,据说都是足智多谋的人物,绝非等闲之辈,他们竟被人家一网打尽,实在出人意料。”

“谁说不是,连另外那十名弟兄,也是精明干练的好手,武功也不弱,这就证明石榴村目前的势力,不但不可忽视,而且比以前更要强上若干倍,上次我们胜得十分艰险辛苦,这次就可想而知了!”

“当然,石榴村的主事之人,上次是李大龙,这次换了丁开山,李大龙如何能比得过丁开山,又加上一个宝马神枪余平,这仅是刚才看到的,那些没看到的,更不知有多少好手。”

“不管如何,大山猫和小老鼠等人都还活着,咱们总算能暂时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神刀扬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