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二十五章 梅庄魔影

作者:司马紫烟

王刚并未追袭,收起黑龙刀道:“如倩,咱们到村子里搜搜去!”

他们逐户搜查,村子里已是十室九空,有一部分原有住户,都自动打开门来接受搜查。

搜遍了每一房舍,连附近有无地道和山洞也都仔细看过,始终不见大山猫和小老鼠等人的下落。

只有在丁开山等人先前赌牌的屋子里,发现宝马神枪余平正躺在土炕上呻吟,那是他摔昏之后被两个大汉架回来的。

王刚和叶如倩灯影下向余平望去,果然鼻梁塌在一边,鲜血依然流个不停。

猛见两人进来,余平便料知丁开山等必然也已落败,吓得魂不附体地道:“王……王大人、叶姑娘,我余平不是百花门的人,只是受丁开山之邀,陪他们玩玩纸牌消遣,冤有头,债有主,请你们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他因鼻子歪塌,嘴巴也已肿起,以至说起话来,一片含混不清。

王刚冷笑道:“我明白你罪不至死,不过现在要从实回答我几句话!”

“王……大人有……有话只管问。”

“丁开山活捉了我十二名弟兄,他把他们藏在什么地方?”

“我是昨日下午才来的,丁开山不曾提起,王大人既然已进了村子,必定制服了丁开山,您该直接问他才对。”

“丁开山已经死了,你让我到哪里问去?”

余平猛地在炕上抖了一下,龇牙咧嘴地道:“他……他……他死了?”

“在我王刚手下,岂能留得百花门的人活命!”

余平又打了一个哆嗦道:“可是我并非百……百花门的!”

“所以我才不曾杀你。”

余平终于松了一口气道:“多谢王大人不……不杀之恩!”

“你曾说过,要在十招之内取我性命,现在如何?”

“我……根本没说过这种话。”

“先前你和丁开山、石榴他们玩牌时说过,还敢不承认?”

余平两眼一翻道:“王……王大人怎么知道的?”

“我当时就在窗外,怎会不知道!”

余平呆了一呆道:“大……大人不记小人过……我……我余平是胡说八道,王……大人开恩!”

王刚默了一默道:“不开恩哪能让你活到现在。还有,有个叫路边桃的女人,也住在这里,你可曾见过?”

“我刚才说过,是昨日下午才来的,连这女人的名字都没听说过。”

王刚料想他确实不知,再问也问不出头绪来,冷冷一笑道:“姓余的,好好养伤要紧,以后少跟百花门的人接近,否则必定没有好下场!”

“多谢王大人训教,我余平记下了!”

王刚道:“先把石榴和老莫带回去再说!”

来到村外的大树下,各处找了一遍,先前放倒的六个人都在。

他们只把老莫和石榴解开穴道,带着下山,其余四个,仍留在原处未动。

石榴和老莫都不知方才打斗的经过,愣愣地只盼有人来救,却不敢喊叫。

王刚吩咐道:“你们两个在前面带路!”

还是石榴胆大,问道:“你想要我们到哪里去?”

王刚道:“送你回老家!”

石榴顿时尖着嗓门叫道:“你们騠骑营虽是官府,也不能平白无故地杀人!”

王刚道:“百花门的人,个个都犯下滔天大罪,我连丁开山都杀了,哪能留下你!”

“我不信!”

“不信只管喊叫,看有哪个来救你。”

石榴向村口望去,果然静悄悄地不见一人,不由大感凛骇,但嘴里仍不服输道:“我不信你能杀得了他们?”

玉刚道:“我也不信能跑得了你,你现在有胆量只管跑!”

石榴自然不敢轻举妄动,语气软了下来道:“你到底想要我们往哪里走?”

“往山下走!”

石榴不再言语,当先往山下走去,老莫则紧随在石榴身后。

现在该是老莫开口说话了:“您可是騠骑营的王大人?”

王刚道:“不错,好眼力。”

老莫顿了顿一道:“王大人,彼此无怨无恨,小的也没犯法,你把我抓走干吗?”

“因为你是百花门的小头目。”

“冤枉,小的到石榴村来,也不过是几天的工夫。”

“你来这里做什么?”

“因为这里有个朋友,要我来帮几天忙,小的事先根本就不清楚这一伙人是百花门的。”

“你倒推了个干净,那么以前你在梅庄是做什么的?”

老莫全身打了一颤:“王大人知道的事情可真多,小的在梅庄,是在厨房烧火的。”

王刚笑道:“烧火的怎么烧到石榴村来了?”

老莫干咳了几声道:“那是因为小的好酒贪杯,有时难免误事,新来的庄主梅老先生看不顺眼,就把小的给辞了,小的为了生活,才到石榴村来帮忙。”

“不是这么回事吧!那你为什么在梅庄花园里杀了我的手下李大狗?”

老莫咧了咧嘴道:“王大人,他偷我的老婆,被我撞见,小的就是再窝囊,也不能做睁眼乌龟,王大人,騠骑营也是讲理讲法的,怎可随便偷人家的老婆?”

王刚道:“你这小子是猪八戒下山,倒打一耙,李大狗偷女人固然不对,但偷的却不是你的老婆!”

老莫道:“她明明是我老婆,王大人怎可平白无故地拆散人家的夫妻?”

王刚并未发怒:“她既然是你的老婆,现在人哪里去了?”

“她现在才真的已经不是我的老婆了。”

“为什么?”

“自从那晚出了事,小的跟她大吵一场,第二天就分手了。”

只听叶如倩道:“大哥何必跟他罗嗦,这种人不动大刑,谅他不肯招认!”

王刚道:“我本来就没打算现在让他招认。”

谁知老莫却又说道:“王大人,如果小的两口子的感情能赶上你们两口子,那就好了,你们是相敬如宾,我们是一见面就有仇,不然她也不会被李大狗一勾就勾上手了。”

王刚道:“从现在起,闭上你的狗嘴!”

来到山下一家农舍前,叶如倩忽然叫道:“大哥,这不是上次咱们住过一宿的地方嘛,我记得这对夫妇,男的叫顾九,女的叫顾九嫂。”

这里正是騠骑营的外围眼线顾九夫妇的住处。王刚和叶如倩上次来石榴村,因叶如倩受了伤,便在这里住了一晚,正因为有了那一晚,两人才很快地结为夫妇,所以叶如倩才会对这里留下深刻的印象。

这时天色已接近四更,王刚叫开门来,顾九一见另外还有两人,忙问:“头儿,这两位是谁?”

王刚随即又将石榴和老莫点了穴道道:“他们是山上石榴村的,都是百花门的小头目,待会儿还麻烦你把他们送到騠骑营去!”

顾九朝着石榴屁股上踢了一脚道:“这两个狗娘养的!头儿,干脆就在这里宰掉算啦,叫我那口子做几个人肉馒头给您和夫人尝尝!”

王刚笑道:“这两人留着还有用,待会儿要小心押送。”

顾九道:“没问题,只要您把他们的穴道点重一点,待会儿我就把他们装在麻袋里,然后搬上驮轿,一路送进騠骑营,管保出不了岔儿。”

“小心把他们憋死。”

“我会在麻袋上捅几个洞,绝对憋不死。”

顾九接着叫起了他的浑家,下了两碗面,为王刚和叶如倩宵夜,再把上次那间空房整理好道:“头儿和夫人想必累了一夜,就暂时将就着休息一会儿吧!”

屋子虽然简陋,却收拾得十分干净,而且被褥俱全。

两人上了炕,王刚道:“咱们天一亮就要走,少睡一会儿也好。”

叶如倩哪里睡得着,长长叹了口气道:“我担心家父和家师真会遭到意外。”

王刚默了一默道:“我又何尝不担心,不过据我预料,丁开山的话,不一定可信,岳父和樊老前辈遭害的可能不大。”

“我也是这么想,不然我怎会忍到现在。”

“天亮后我们马上先赶到八方镖局去,到时候一切就明白了。”

“大哥认为丁开山会不会再回到八方镖局去?”

“很少这种可能,他岂能等着我们去抓!”

“如果我爹和师父安然无恙,说不定他真会再回八方镖局。”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我是想他如果把我爹和师父找出来做靠山,而两位老人家偏偏要袒护他,你又该怎么办?”

王刚摇摇头道:“这是不可能的,如果丁开山不是百花门的人,他们袒护他是应该的,现在丁开山身份已明,两位老人家若再袒护他,那就未免不明大义、公私不分了。”

“你有这种自信吗?”

王刚正色道:“要知道剑圣和剑王之名,并非全凭武功得来的,必须以人所共仰的崇高德行来配合,岳父和樊老前辈若是那种只见私情不顾公义的人,岂能得到今天的声誉。”

叶如倩沉吟了一阵,忽然问道:“大哥,我还忘记问,你的武功,怎会进步得那样神速,你的身手虽高,但昨晚却似乎高得令我难以想像,那丁开山在武林中是位成名多年的人物,能和他打成平手的并不多见,你却能逼得他毫无招架之力,难道你以前一直是深藏不露?”

王刚只得把在妙峰山得遇日月老人助他打通经脉及传授武功的经过说了一遍。

叶如倩静静地听着,颇为神往地道:“什么时候你能带我去见见那位老先生,让他也能传授我一些武功!”

王刚笑道:“你有剑王父亲,又有剑圣师父,何愁找不到人传授武功?”

叶如倩道:“听你刚才所说,那位老先生的武功,似乎比我爹和师父更高,要不然,我自小随他们习练,可说身兼两家之长,也不过如此而已。”

“你别自谦,其实你也算得一流高手,只是内力还稍差一些而已。至于岳父和樊老前辈,武功可说已到超凡入圣境地,比他们再高的,只怕再难找出其他的人了。”

叶如倩摇摇头道:“你说的那位老先生,就一定比他们高,他能在一夜之间使你武功大进,这就不是家父和家师办得到的,他必定是位遁世多年的前辈异人。”

王刚道:“他自称日月老人,自然是位埋名隐姓的前辈异人,可惜我们都还年轻,对武林中的老一辈人物,所知不多,否则,也许能猜出他是谁来。”

叶如倩想了想道:“不管怎样,过几天你一定要带我去见见他。”

王刚歉然一笑道:“带你去妙峰山容易,可惜见不到他老人家,也是枉然。”

叶如倩一怔道:“为什么呢?”

王刚道:“因为找不到他老人家住的地方,那天我败在百花门主剑下,是在昏迷中被他带进洞的,出洞时又被他点了眼皮穴,根本就不知道如何能找到了。”

两人由于一夜劳累,说完话,便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醒来时天已微明,披衣出门,顾九已在准备驮轿。

王刚将石榴和老莫又点过一次穴道,眼见顾九把人装进麻袋,放上驮轿,才和叶如情匆匆往京城赶去。

他们先赶往八方镖局。

谁知八方镖局大门紧闭,敲了半天门,才有一个管事的老人将门打开。

王刚见过这老人几次,知道他是八方镖局的账房先生,姓王,一向待人很和气,忙道:“王老先生,贵局怎么连大门都关起来了?”

王账房道:“这几天丁镖主有事离开了局子,交代局子里的镖师和趟子手们回家休息几天,没有生意做,所以就把门关上了。”

王刚不动声色地问道:“不知丁镖主什么时候回来?”

王账房摇摇头道:“他临走时只说过几天就回来,至于什么时候,我也不清楚。”

王刚道:“我想进去见见叶大侠和樊大侠!”

王账房一愣道:“他们没跟王大人讲吗?”

“讲什么?”

“他们两位大侠前天下午就离开局子了。”

王刚计算时间,叶逢甲和樊飘零是前天上午到騠骑营探望李大龙的,当天下午就离开了八方镖局,为什么上午见面时竟不打声招呼?莫非真的出了什么意外……

“叶、樊两位大侠到什么地方去了?可有交代?”

王账房摇摇头道:“他们什么也没说,我还以为王大人早知道了呢!”

“这样说来,是丁镖主离开局子以后,他们两位老人家才走的?”

“不错,叶、樊两位大侠可能是因为主人走了,没人招待,所以才也走了。”

“他们两位临走时,可曾留下什么话?”

王账房又摇了摇头。

王刚微一沉忖道:“实不相瞒,丁镖主在外面出了一点事,騠骑营职责所在,必须到里面看看,还望王老先生给予方便!”

王账房吃了一惊道:“镖主出了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梅庄魔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