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二十六章 一网成擒

作者:司马紫烟

黑衣蒙面人虽想到由暗门逃走,但那暗门仅可容身,若被王刚追上去由背后刺出一刀,他在无法回身迎敌之下,必定当场毙命,处于这种情势下,也只有放胆硬拼之一途了。

只听王刚道:“尊驾现在已是死路一条,若肯弃剑投降,也许会饶你不死!”

黑衣蒙面人桀桀笑道:“今晚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百花门的人,岂能随便向人投降!”他话声甫毕,早已闪电般一剑分心刺来。

王刚滑步旋身,让过剑势,接着飞起一腿。

谁知黑衣蒙面人动作奇快,剑势一偏,又向王刚腿上削去,好像他早就料定王刚必然如此出招一般。

王刚不由暗道:“这家伙还当真不是等闲之辈!”

他心里想着,立即收腿腾身,待黑衣蒙面人剑势掠过,他早已身在半空。

黑衣蒙面人出招落空,刚要仰身后跃,突感胸口如受千斤重击,早已被王刚踹中一脚。

这一脚踹得他踉跄后摔,若不是后面有墙壁挡着,可能摔得更远。

王刚所以一直不曾用刀,自然是希望保全对方一条活命,因为活捉这人,还大有用处。

他哪肯容对方喘息,跟过去又是一脚踢去。

岂料黑衣蒙面人竟又是一剑,迎着王刚的脚踝削来。

这次王刚不再犹豫,黑龙刀及时迎了上去。

刀剑一接,金铁交击声中,黑衣蒙面人的长剑随即脱手飞出。

王刚再度飞起一腿,将那人当场踢翻在地,然后用刀尖挑开了他的蒙面黑纱。

只听首先是站在门外的梅晓村惊呼出声,王刚也跟着愣在当地。

又有谁能料到,这人竟是梅庄接任总管不久的王尚飞。

王刚不久前带着大山猫和小老鼠来梅庄捉拿路边桃和老莫时,曾见过王尚飞,当时他对他只是稍觉可疑而已,不想他竟是百花门安置在梅庄的主事之人。

梅晓村急急奔了进来,先对王刚道:“王大人,今晚若不揭开谜底,老朽这条命,真可说随时掌握在这姓王的手上了!”

接着再望向王尚飞骂道:“王尚飞,你好阴险毒辣的手段,老朽也算瞎了眼,整天看着你,竟然一连两次在书房认不出你是谁来!”

王刚道:“老先生用不着奇怪,在下上次也见过他,刚才也没认出他是谁,我想他一定是服了变音葯,所以你才听不出他的声音。”

梅晓村越发吃惊道:“王大人,老朽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变音葯?”

王刚道:“老先生从未涉足江湖,当然没听说过江湖上有这种葯,何况百花门是旁门左道的组织,又岂止有变音葯,上次金刀庄李庄主的寿诞宴上,几百名客人都曾中过他们的毒。”

梅晓村长长吁了口气道:“不知王大人对他要怎样处置,倘若一旦让他走脱,今后不但老朽的一条命完了,整个梅庄也全完了。”

王刚道:“现在拷问他,只怕也问不出什么口供来,在下想先和老先生找个秘密的地方谈谈!”

梅晓村有些担心地道:“王大人最好先处置妥当王尚飞这混账东西才好。”

王刚道:“老先生,这附近可有空屋?”

梅晓村想了想道:“花园里好像有间空屋,而且那里位置偏僻,平常很少有人在附近行走。”

王刚道:“那最好不过。”

他说着迅快地出手点了王尚飞穴道,然后出了书房,在庄院的围墙上轻轻拍了两下。

两条人影,应声跃落进围墙内,正是他随带的两名高手李泰和龙飞。

王刚道:“随我进来!”

进入书房,王刚对梅晓村道:“这两位是我的弟兄,请老先生带路,把王尚飞押进花园空屋。”

他再对龙飞和李泰道:“这是个重要人犯,千万不能疏忽,今晚就辛苦两位一夜了,明天我再另有处置。”

李泰和龙飞随即架起王尚飞,随在梅晓村身后,往花园而去。

等梅晓村再度回到书房后,王刚已把七八张坐椅,塞进了暗门下方的地道内。

这地道仅可一人容身,塞进七八张坐椅后,自是无法通过,而由对方进来的人,又无法搬动,虽是小小的不起眼的拦阻,却大有一夫挡关之概。

王刚这才为梅晓村和叶如倩相互引见。

梅晓村道:“王大人和夫人请随老朽来吧!”

王刚问道:“庄院内会不会有人看到?”

梅晓村道:“快三更天了,下人们都已睡着,不可能有人发现。”

离开书房,梅晓村把两道门都锁好,转弯抹角,来到他自己的卧室。

卧室外面是一间小型客厅,梅晓村亲自沏上茶,请两人入座后,才犹有余悸地说:“今晚若不是王大人伉俪前来,老朽岂止难以应付,连一条老命也几乎难保!”

王刚歉然一笑道:“在下为了多暗地了解一些情况,所以才不得不暂时蹲在梁上监视,不过因此却累老先生受惊了!”

梅晓村顿了一顿,问道:“王大人是什么时候进入书房的?”

王刚道:“在下在梁上隐身不久,老先生就随后到了。”

梅晓村摇摇头道:“老朽真羡慕你们这些身负武功的人,不开门照样可以进得去书房,而且蹲在梁上也不会摔下来,如果老朽现在还年轻,一定要拜师习武。”

王刚道:“老先生取笑了。”

梅晓村的神色又开始凝重,叹了口气道:“王大人,看现在这情形,百花门已经很明显地要全面控制梅庄,而目前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如何处置王尚飞,否则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王刚道:“这正是在下要和老先生密谈的原因,现在老先生请把那份名单交给我看看!”

梅晓村从怀里掏出那张纸,放到几案上。

王刚接过来,大略看了一眼道:“王尚飞交出这份名单,算是对梅庄帮了一次大忙,这二十六人,必定都是安分守己的好人,所以百花门才想把他们除去,以便安置上自己的人,全面控制梅庄,到那时老先生也的确什么事都用不着管了,只是在庄上做个有名无实的幌子而已。”

梅晓村颔首道:“这个老朽自然明白,名单上所列的,都是梅庄的忠实佣人,不但不能解雇,而且还要重用。”

王刚道:“这就好办了,梅庄的佣人,除了这二十六个,还有哪些,再开出一张名单来,一个也不能漏。”

“梅庄的佣人,大约有四十几个,老朽也无法记清楚他们的名字。”

“那就请老先生明天一早要账房先生把所有佣人,开出名单来,除了这二十六个,其余的全部解雇。”

梅晓村有些担心地道:“其余的想来必定已和百花门搭上关系,早已受王尚飞暗中驱使,纵然把他们解雇,却同样会给梅庄招来后患,而且一次解雇那么多,也可能引起他们当场起哄。”

王刚点点头道:“老先生有此顾虑,足见高明,所以在下此刻已有打算。”

“王大人有什么打算?”

“梅庄佣人,除了名单上的二十六个外,其余的由在下全部带回騠骑营,押入大牢。”

“可是王大人总要找出他们的罪名?”

“此刻他们只是嫌犯,押入大牢之后,在下自当详细审问,绝不冤枉一个好人,说不定会由他们口中,查出意想不到的有利线索。”

“这样老朽就放心了,不过我担心他们之中,会有人闻风走脱,而且他们人数众多,就凭王大人和夫人两位,很难一个一个全部逮住。”

王刚笑道:“若用一个一个的去抓,当然不可能全部逮到,在下的办法,是要他们自动集中,然后一网成擒。”

“王大人可否把这办法说出来让老朽听听!”

“很简单,明日一早,老先生派出自己心腹人,通知所有佣人,到大厅集合,就说是老先生有要紧事情和大家商议,或者说要规定事情,他们自然会很快地集中完毕,那时在下再派人堵住大门,使他们成为瓮中之鳖,自然一个也跑不了。”

“那应当不分好坏,一律集合才成。”

“当然要一律集合,否则难免引起他们疑心。”

王刚默了一默,又道:“不过在下担心的是,贵庄佣人,一下子去了将近一半,是否对庄上的事务有所影响?”

梅晓村道:“没关系,老朽本就认为梅庄的佣人太多了,每月开支浩繁,实在难以负担,如今又少了舍侄的一份官俸,只靠各地田庄上的收租来维持,目前虽还不至亏空,已经毫无盈余,若裁去这一批人,对梅庄反而是件好事。”

王刚叹口气道:“贵庄下人中,竟然将近一半和百花门扯上关系,在这种情形下,梅庄又怎能不成为是非之地,老先生能代掌梅庄这些天而安然无恙,也算不幸中之大幸了!”

梅晓村也黯然一叹道:“这都是雪海那畜生作的孽,据说这些人都是他引用进来的。”

王刚道:“事情就这样决定,老先生该早些休息了。”

“王大人和夫人就请在隔壁房间住宿一夜如何?”他说着带领王刚和叶如倩来到隔壁。

原来梅晓村的居室共有三间,中间是客厅,两边各有一间卧房,他自己住了一间,另一间经常是空着的,他的老伴虽然健在,却并未跟着住到梅庄来。

当下,梅晓村径自回到自己卧房安歇,临走时王刚并交代他明晨不可让任何人闯进来,更不可派人进来递送早餐,等所有下人在大厅集合好后,再来通知他前往处置。

王刚并未马上就寝,又悄悄来到花园那间空房,只见李泰和龙飞都不曾睡,王尚飞却已被四马攒蹄式地捆成了一堆,嘴里更塞着破布。

“大人今晚睡在哪里?”李泰问。

“我和梅老先生住在一起。”

“大人可有什么交代?”

“你们只要一人守在这里就够了,另一人赶紧回騠骑营,调集二十名弟兄,带着刑具,于天亮前赶到花园,暂时藏身在隐秘处,听我的招呼再采取行动。”

“我回去!”龙飞应声而起。

王刚又交代了几句,才回房安息。

梅晓村因心里有事,根本不曾睡着,天不亮就爬起身,赶到账房先生高子英那里叫开了门。

高账房是梅晓村的自己人,当梅晓村在京中做官时便跟着他,告老还乡后仍把他带回家中管事,这次到梅庄来,也把他带来。

他已年在六十左右,不但学识很好,为人也很精明,把梅晓村延入室内,有些吃惊地问道:“老爷子这么早过来,必定有什么要紧的事?”

梅晓村对自己的心腹人并不隐瞒,将昨夜的经过,匆匆说了一遍后道:“你快把庄上所有的佣人列出一个名单来!”

高账房哪敢怠慢,他每月负责发放薪资,对庄上的佣人早就列有名册,匆匆另外抄了一份一共是四十八名。

梅晓村非常细心,将王尚飞名单上所列的二十六人都用朱笔做了记号,余下的只剩下二十二人了。然后交代高账房道:“天亮起床后,就请高兄通知这四十八人全部到大厅去!”

高账房有些顾虑地道:“这样做会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老爷子不能不加考虑,万一有一个觉出不对,只怕会引得群起潜逃,必须有个正当的名目才成。”

梅晓村道:“就说老朽有重要事情规定。”

“那样不妥。”高账房摇了摇头,忽然灵机一动道:“有了,这几天正是发薪水的时候到了,就说要集体发薪水,这样他们就不会有疑心了。”

还是高账房高明,发薪水的确最有诱惑力,不愁他们不抢着到大厅集中。

梅晓村道:“这样最好,事情就交给高兄办了,等所有的人到齐后,立刻就去通知老朽。”

高账房道:“老爷子就回去听消息吧,事情包在我身上。”

梅晓村回去后,高账房当真搬出一箱银子,喊醒住在他隔壁的一个心腹小厮,吩咐将银箱待会儿搬到大厅。

这时天已大亮,下人虽多,但都集中睡在两三处,招呼起来并不困难,经他每个房间一通知,大家都高高兴兴地迅速往大厅集中。

高账房不愧是办事的老手,他通知过梅晓村之后,必须自己先扮演一阵主角,于是就一个人到了大厅。

因为梅晓村担心人数尚未到齐,所以先让高账房在大厅应付一阵,然后再陪着王刚到达。

现在的高账房,是最受欢迎的人物,当他进入大厅后,只见厅内已挤满了人,个个都是笑逐颜开。

高账房一招手,一个小厮扛着一只沉甸甸的箱子走了进来,挤在厅内的人更是乐出声来。

高账房吩咐小厮把箱子放在几案上,然后自己在几案后坐下,摊开了名册。

只听一个汉子问道:“高师爷,干吗今天要集中发薪水?往日不是听通知一个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一网成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