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二十七章 风波再起

作者:司马紫烟

梅庄之行,王刚和叶如倩几乎又是一个晚上不曾合眼。

到达京城,王刚还是让叶如倩先回侯府住处休息,自己又到騠骑营,眼看将那二十二人押人大牢,才赶回侯府。

他心里有数,那二十二人,并不一定全数是百花门的人,其中难免也有服从的,难免也有王尚飞看着顺眼准备吸收的,所以,他必须调查清楚,才能做最后处置。

回到侯府住处,叶如倩已在床上睡着了。

她和王刚不同,虽然出身武林世家,却自小娇生惯养,生活起居正常,甚少夜间行动,所以必须把觉睡足。

王刚进门回来,叶如倩立时惊醒,坐起身来道:“你可见到侯府的刘总管?”

王刚一愣道:“我刚回来,怎会见到刘总管,莫非又是小侯爷有事?”

叶如倩道:“我回来不久,刘总管就来了,看样子好像有什么要紧的事,我说你很快就会回来,他说要在客厅里等,我还以为你见过他呢!”

王刚解下黑龙刀,略事整理,便出了房间。

他这住处,是当日护国侯邱光超亲自安排下的,是一幢独立院落,有客厅,也有书房,虽是寄住,却照样颇有气派。

他和侯府的刘总管只见过几次面,仅是彼此打打招呼,并不十分熟悉,而且刘总管只是管侯府内部的事,与騠骑营从无来往,如果是小侯爷镇山相召,也不至于派他前来通知,因之,王刚难免大为纳闷。

匆匆来到客厅,刘总管果然正等在那里,脸上满是焦虑不安之色。

一见王刚到来,刘总管立刻起身迎上来道:“王大人,小的等得您好苦,您是到哪里去了?”

王刚道:“昨夜和内人到了一次梅庄,刘总管可是有什么紧急的事?”

刘总管长长叹了一口气,似是在镇定他内心的激动,道:“岂止是紧急的事,这是在侯爷失踪后,府里发生的又一件大事!”

王刚神色一紧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你快说!”

“大公子失踪了!”

有如一声晴天霹雳,王刚呆了一呆道:“什么时候失踪的?”

“就在昨天晚上,也许是今天天亮前,因为小的是天亮后才发觉的。”

“他是在什么地方失踪的?”

“养心斋。”

“他怎么会到养心斋去?”

刘总管又是长长一叹道:“府里发生的叔嫂乱伦丑事,王大人想必知道了?”

王刚道:“刘总管也知道了?”

刘总管道:“小的身为总管,大公子不便隐瞒,已在昨天下午告诉了小的,不过,侯府上下到目前为止,除了老夫人,也只有小的一人知道,据说这事还是王大人提醒大公子的,小的惭愧,大少奶奶和二公子做出这样丑事,竟然一直被蒙在鼓里。”

王刚略一沉吟道:“你且告诉我大公子为什么会到养心斋去?”

刘总管道:“他在昨天晚上到养心斋以前,曾对小的说过,他说大少奶奶和二公子的姦情,是前天晚上发生在养心斋。”

王刚点点头道:“不错,前天晚上是大公子亲自察觉的。”

刘总管继续说道:“所以昨天晚上他决定独自睡在养心斋,看看能不能再有发现。”

王刚一皱眉头道:“大少奶奶和二公子已经离家出走了,他们怎可能再回到养心斋幽会?”

刘总管道:“大公子的想法不算错,他料定大少奶奶和二公子不会走得太远,也许晚上会再偷偷回来,所以才决定住在养心斋察看动静,能有发现最好,否则就在那里白住一晚也算不了什么,反正睡在哪里都是睡。”

王刚道:“对,大公子倒是满有心机的,但却不能不说他是太过大意了。”

“王大人这话……”

“我昨天曾特别提醒过他,夜晚不可一人单独到花园去,他一个人住在养心斋,即便发现了动静,又如何应付?”

刘总管忙道:“这方面大公子早已顾虑到,所以昨夜还特别要小的挑选了两个能干的弟兄去,他为了不便外人起疑,又把钥匙交给小的,等他们进去后,由小的锁上了门,并要小的天亮后再去开门。”

王刚道:“锁上了门固然做得逼真,但若外面发生事情,又如何出来?”

“必要时他们可以从窗里出来,锁门并不影响行动。”

王刚默了一默道:“那你又怎么知道大公子是失了踪?”

刘总管道:“今天天刚亮小的就去开门,谁知锁已开了,小的觉出不妙,急急推门一看,只见两个弟兄都躺在外间的地上人事不知,里间床上被褥零乱,大公子人已不见。”

“那两名弟兄可曾醒来?”

“小的费了半个多时辰,才把他们弄醒。”

“他们怎么讲?”

“据他们说,他们当时也睡着了,直到听见有人打开门,才从梦中惊醒,但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便被来人点了穴道,以后的事,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们可看清来人是什么样子?”

“他们说来人身穿黑衣,面蒙黑纱,出手点穴时,动作快如闪电,他们发现来人到被点倒,不过是一眨眼之间的事。”

王刚略一沉忖,再问道:“对方就来了一个人?”

刘总管道:“进入室内的只有一个,不过他们觉出似乎门外还有人。”

他顿了一顿,继续说:“依小的猜想,大少奶奶很可能也在门外,因为门上的锁并未损坏,而她正好有养心斋的钥匙。”

王刚道:“这事只能证明大少奶奶和来人有串通,并不一定她也在场,她既然已经离家出走,身上又没武功,何苦亲自回来参与行动?”

“王大人可想到掳走大公子的,究竟会是谁呢?”

“事情已经很明显,除了百花门,还会有谁?即便侯爷上次的失踪,自然也是百花门干的。刘总管,这事老夫人是否已经知道了?”

“老夫人自从侯爷失踪后,便焦虑成病,再加二公子和大少奶奶的事发生,病上加气,就更不用提了。大公子失踪的事,小的到现在还不敢告诉她,但纸包不住火,若她到天晚还不见大公子前去请安,一定会查问,小的真不知该怎样应付。”

王刚想了想道:“既然是瞒不过,不妨找一个适当的机会告诉她,或者告诉她大公子已奉旨出京,要过些天才能回来。”

刘总管苦笑道:“找个适当的机会告诉老夫人,那是应该的,至于说大公子已奉旨出京,却无法骗过她老人家,大公子并无爵位,没理由奉旨出京,目前暂兼騠骑营都统领,办的也都是捍卫京畿的事,也没理由离京,何况,即便真的离京,又怎会不向老夫人辞行。”

他的话很对,王刚也不得不承认刚才有欠考虑,默了半晌,才吁一口气道:“向老夫人如何交待,就由刘总管自己处理好了,至于大公子被掳,我会马上展开行动,一定在最短时间内,求得水落石出,刘总管可还有什么交待?”

“只这一件事,就叫小的难以承担了。”

“现在侯府里该是以你刘总管为首了,不论什么担子,都必须承担起来,当然,有用着我的地方,我也会从旁协助。”

“多谢王大人,小的会随时向王大人请示。”

刘总管走后,王刚一个人独坐在客厅里,心事有如潮涌,久久不能自已。

当夜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堂堂邱侯府,竟在没几天之内,弄成这种样子,真教人不敢想象。

接着他又想到,一连两晚发生的事,恰好都是他和叶如倩不在侯府,可见百花门早已在暗中掌握了他的行动。固然自己这两晚也有收获,但收获却总不如损失的大。如今邱侯府的父子三人全不见了,他从前连做梦也不会想到,凭护国侯邱光超的英明,竟会落得如此下场。

“大哥,你一个人在想什么?”叶如倩想是已经睡好,走了进来道。

王刚颓然吁口气道:“要想的太多了,连我也不知该从何想起!”

叶如倩哪能看不出王刚此刻有着极大的心事,连忙问道:“是不是刘总管告诉了你什么事,你刚才见着他没有?”

“刘总管刚走。”

“他究竟来做什么?”

“大公子也失踪了!”

叶如情啊了一声道:“真的?什么时候失踪的?”

“昨天晚上,那时我们正在梅庄,我们辛辛苦苦逮来二十几个人,却不如百花门逮走一个。”

“又是百花门干的?”

“除了百花门,还会有什么人?”

王刚接着把刘总管所讲的经过,简单地向叶如倩叙述了一遍。

叶如倩深蹙着黛眉道:“百花门实在太可恶了,大哥准备怎么办呢?”

王刚道:“除了竭尽一切力量,设法救出邱侯爷和大公子外,别的一切都是假的。”

“可是邱侯爷已失踪那么多天,咱们竟连一点头绪都没弄出来。”

王刚叹口气道:“这只能算我王刚无能。”

叶如倩摇摇头道:“大哥用不着自责,事实上你已尽到最大努力,主要是对方站在暗处,咱们站在明处,俗语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所以往往才会白费气力。”

王刚点点头道:“你说的很对,今晚我也决定站在暗处试试。”

叶如倩愣了一愣道:“我不懂你的话,莫非你有什么打算?”

王刚道:“我决定今晚也住在养心斋,若对方再来,被我逮住,不但可以查出大公子的下落,连邱侯爷的事,也必能水落石出。”

叶如倩不以为然道:“我想你去也是白去,侯府的爷儿两个,全被他们掳走了,他们还来做什么?”

王刚有他自己的看法道:“说不定他们下一步就会来掳我,騠骑营人马众多,他们自然不敢到那里公然采取行动,养心斋正是他们最方便下手的地方。”

“可是他们怎么知道你会住在养心斋?”

“因为大少奶奶陆凤英知道,大公子当初决定把那地方供我利用,就是她带着丫鬟去整理的,而且她手里又有钥匙,侯府连番发生大事,他们一定会料想到我可能采用守株待兔的办法住在那里,所以我也就来个将计就计。”

“如果你的想法不差,他们来的一定是绝顶高手,而且不止一人。”

“那是必然的,所以今晚没有行动则已,一有行动,必定发生一场前所未有的恶斗。”

叶如倩开始担心王刚的安危,蹙起眉头道:“如果真这样,大哥一人如何应付得了?”

王刚颇有自信地道:“我自从承受日月老人助以内力打通经脉并授以武学后,功力已经大进,连丁开山都败在我的手下,百花门虽然高手如云,但能胜过丁开山的,大约没几人,除非百花门主亲自前来。”

“万一真是百花门主亲自出马呢?”

“那我也只好和他展开一场硬拼。”

“我记得你曾说过,上次在妙峰山你曾败在他的手下,而且败得很惨,硬拼总是要吃亏的。”

“可是你要知道,日月老人传授我的招术,正是破解百花门主剑法的克星,我自学会以后,每天都利用闲暇加以习练,自信对那套招术,也颇为纯熟,正想找机会和百花门主印证一下。”

叶如倩道:“日月老人教给大哥的那套招术,可有名称?”

王刚笑道:“武功哪有没有名称的,那套招术叫‘花落雨霁’,虽然仅是一招中蕴含三式,威力却奥妙无穷,而且正是用来克制百花门主那最拿手的三招八式。”

叶如倩只听得脸色一变,不觉啊了一声道:“什么三招八式?这可是那百花门主的武功绝学?”

王刚点点头道:“不错,上次我和百花门主在妙峰山决斗,起初还可以勉强应付,直到他施出那三招八式,才逼得我立刻招架不住,最后眼花缭乱,连自己也不知道是怎样的昏厥过去了,待醒来时,已是躺在日月老人的石室中。”

叶如倩只听得连呼吸也有些紧迫,急急地再问道:“百花门主那三招八式可有名称?”

王刚道:“我当时自然不清楚那是什么剑法,后来才听到日月老人说,那三招八式叫做‘漫天花雨’,正是百花门主的生平绝学。”

叶如情的脸色由红转白,全身如受重击,颓然仰靠在座椅上,半晌说不出话来。

王刚觉出情形不对,呆了一呆,连忙问道:“如倩,你怎么了?”

叶如倩长长吁一口气道:“没什么,我只是忽然觉得有点不舒服。”

王刚道:“要不要我扶你回房休息一下?”

叶如倩有气无力地道:“不必了,一点小毛病,还撑得住,大哥,晚上我决定陪你一起到养心斋去。”

王刚一皱眉头道:“本来我就不希望你跟着我受累,现在你又不舒服,还是在家休息的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 风波再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