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二十九章 意外收获

作者:司马紫烟

王刚点点头道:“不错,当时是百花门找了一个面貌和身材酷似梅大人的人吊死在书房梁上,居然瞒过了仵作,而尊夫人又因悲伤过度,也未能觉察,就这样草草入殓,办了丧事,所以,朝中和府上的人,至今没有一个知道梅大人并不曾死。”

梅御史呆了一呆道:“那么王大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王刚即把梅晓村告知的一切,以及梅庄目前的情形说了一遍。

梅御史只听得泪水滚落双颊,凄然叹道:“梅某不孝,竟然连累家叔也担受了这多风险,将来若有幸不死见了家叔,真不知该如何向他老人家谢罪。”

他颓然摇了摇头,无限悲愤地继续说道:“说来说去,都怪梅某家门不幸,出了舍弟雪海这样一个不肖的子弟,竟然和百花门搭上关系,弄得自己丢了性命不说,更使梅家祖先蒙羞,至于梅某也跟着身败名裂,那还是在其次了。”

王刚整了整脸色道:“在下说句话梅大人请别介意,您在朝纵然公务繁忙,当时总不该对令弟的行为不闻不问,以至酿出了这种后果。”

梅御史喟然一叹道:“王大人说得对,舍下遭到这种横祸,梅某实在难辞其咎,但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家父母在世时,对舍弟雪海溺爱甚深,临终时又遗嘱我必须善待于他,何况梅庄也有他的一半遗产,若梅某管束太严,不但难对九泉之下的二老交待,也必引起亲友本家的议论,至于事情能演变到这种地步,都是我万万料想不到的。”

王刚默了一默,问道:“梅大人在这里是否行动已失去自由?”

梅御史带些茫然地问道:“王大人为什么问起这话来?”

王刚道:“据说你来到这里已经一个多月了,如果行动没失去自由,为什么不逃回京师去?”

梅御史苦笑道:“我怎会不想回去,但舍下发生的事,已使梅某在家无法安身,在朝无法立足,我还有何面目再回朝为官,同时也无颜再见故人,何况我若生还,少不得了要受到国法的制裁。”

王刚道:“这样看来,是梅大人自己不想回去了?”

梅御史凄凉一笑道:“其实梅某想离开这里,老先生一定不会强留,但又听说出了这石室之后,到处都是百花门的人,若再被他们掳去,那就一定没有命了,这里倒是安全得很,而且生活又照顾得十分周到,因之,梅某才决定暂时住在这里,等多知道朝中一些消息后,再决定以后的行动。”

王刚道:“现在梅大人已知道朝中的消息了,你若决定回京师,在下可以负责保护你一路的安全。”

梅御史沉忖了许久道:“梅某若回京师,纵然皇恩浩荡,不加治罪,但百花门照样还是放不过我,他照样仍可以把我掳走,如果辞官回到梅庄,也不见得安全。”

“梅大人可是知道了百花门内部的秘密?”

“梅某在从前连百花门这三个字都没听说过,这次被他们掳走那些天,日子也全在昏天黑地中度过,怎会知道他们的秘密?”

“那他们为什么要把你掳走呢?”

“这我就不清楚了,也许是舍弟跟他们的关系太密切,他们怀疑我必定知道百花门的内幕,所以才要把我掳走,另外,就是他们想勒索我的财物。”

王刚略一沉吟道:“在下倒想出一点原因。”

“王大人想出什么原因?”

“他们担心在令弟死后,梅大人必定彻底整顿梅庄,而梅庄正是他们早已利用的重要据点,他们自然希望能继续利用。”

“王大人说的有道理,若不是你提醒,我倒没想到这一层。”

“梅大人究竟回不回去,趁在下未走之前,必须速作考虑。”

梅御史大有犹豫不决之概,良久,才吁了口气道:“我自然不能永远住在这里,但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还是王兄给我出个主意吧!”

王刚似已胸有成竹道:“梅大人立即回朝返任固然不妥,径自回到梅庄也不太恰当,在下目前住在邱俟府,是一个独立院落,甚少闲杂人等出入,不如就暂住在我那里,那时你可以随时得到朝中和梅庄的消息,不比这里好多了!”

梅御史喜上眉梢,立刻起身长揖一礼道:“若得王兄如此大力相助,梅某实在感激不尽!”

王刚道:“梅大人请稍待,在下必须先禀明老先生,只要他答应,待会儿咱们马上就走!”

他别过梅御史,回到原来石室,只见日月老人正和叶如倩在亲切的闲话家常。

日月老人一见王刚回来,便出言问道:“你和他见过了?”

王刚施了一礼道:“见过了,您老人家可知道他是谁?”

日月老人道:“他在我这里住了一个多月,怎会不知道他是谁,不过,他却至今弄不清老夫的身份来历。”

王刚笑道:“岂止他弄不清楚,连我们夫妻俩认了您老人家做爷爷,还不是照样弄不清您的身份来历!”

日月老人脸色一整道:“你们都谈了些什么?怎么耽误了这么久?”

王刚道:“当晚辈知道他是梅御史后,少不得要问他一些被掳的经过。”

日月老人显出不屑的神色道:“你打算在他身上问出百花门的秘密,那是妄想,他根本就是迷迷糊糊被我救出来的。”

王刚大了大胆子道:“晚辈想把他带回京师,不知您老人家答不答应?”

日月老人两眼眨动了一阵道:“老夫是顾虑他的安全,所以才好心地养了他一个多月,你想把他带走,当然可以,不过他回朝之后万一出了意外,你必须完全负责。”

王刚忙道:“晚辈当然会负责他的安全,您老人家只管放心。”

“人命非同儿戏,何况他又是朝廷的命官,王刚,你要多加考虑。”

“晚辈已经考虑过了,而且他本人也完全同意。”

日月老人犹豫了一阵道:“好吧,时间不早,要走你们就快走!”

接着他吩咐小六子道:“到西洞把那人叫来。”

不一会儿,小六子便带着梅御史走了过来。

日月老人冷冷地望了他一眼,问道:“你是决定要随王刚走吗?”

梅御史躬身一礼道:“晚生蒙老先生援手搭救,大恩大德,永生不忘,只是住在这里太过打搅,于心不安,若能随騠骑营的王大人回京,也免得老先生麻烦。”

日月老人默了一默道:“也好,不过老夫必须提醒你,百花门不会随便放过你的,回京之后,最好暂时别公开露面。”

梅御史道:“晚生晓得。”

日月老人一挥手道:“王刚,就带着他走吧!”

梅御史倒身向日月老人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才随着王刚和叶如倩离开了石室。

出了洞口,王刚因带着一大罐解葯,无法扶持梅御史下崖,只好先跃下谷底,放下瓷罐,再上来挟着他重又跃下,并为他引见叶如倩。

梅御史久居官宦之家,虽然妙峰山离京师不足百里,却从未来过,何况此刻又身在谷底,有如坐井观天,他前后左右往上打量了一下道:“王兄,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王刚道:“这里是妙峰山,山势并不算太大,离京师也并不太远。”

梅御史再向上望了一望,却瞧不见洞口,不觉摇摇头道:“老先生怎么会住在这种地方,真是一位奇人!”

王刚笑道:“武林中不乏奇人异士,梅大人身居朝廷,甚少和山野人物接触,当然不会明白他们的行径。”

梅御史随在王刚身后,踏着满是荆棘的崎岖山路,一脚高一脚低地走着,气喘吁吁地问道:“王兄,咱们就这样的一路走回京师吗?”

王刚道:“山顶上有马,梅大人只要能走到山顶就好办了。”

只听叶如倩有些担心地问道:“大哥,咱们来了这么久,万一马被人偷走了怎么办?”

王刚颇有自信地道:“不可能,上次我在石室里过了一夜,那马照样还在,原因是这里绝少有人前来,百花门的人也只是偶尔出现。”

正行间,梅御史忽然问道:“王兄,梅某住到你那里以后,是否要先见见护国侯邱侯爷,这事可以瞒着任何人,但不能瞒着他。”

王刚叹了口气道:“难怪梅大人不知道,邱侯爷也在不久前被百花门掳走了,连邱大公子也跟着失了踪,在下正是为这事到妙峰山来的。”

梅御史如闻晴天霹雳,惊得呆了半晌,才说:“百花门实在太无法无天了,邱侯爷被掳后,騠骑营的大事由谁执掌?”

王刚道:“先是由邱大公子暂代,如今大公子也被掳,担子自然暂时落在在下头上。”

梅御史道:“王兄能者多劳,不过难免要较前更为辛苦了。”

他们一路谈着,梅御史也不得不咬紧牙关跟着翻山越岭,好不容易总算渐渐接近了山顶。

忽见走在前面的王刚向后一摆手,低声道:“梅大人、如倩,赶快找个地方隐下身子,前面有情况发生。”

正好路边不远处树下有块大石头,三人隐住之后,只见拴马处围拢着七八个乡下打扮的人,地上赫然放着一口棺材。

叶如倩一边望着一边说道:“这是怎么回事?莫非他们要盗马?”

王刚道:“盗马是小事,他们把棺木抬到山顶,才是最令人可疑!”

叶如倩道:“咱们赶快过去看看!”

王刚道:“不成,最重要的,是先守住这坛解葯,而且梅大人也要保护,如倩,你请保着梅大人守住这坛解葯,由我一人过去看看,你们千万不可暴露行藏,那几个人我还对付得了。”

他说着站起身来,大步向拴马之处走去。

由于他走的路线十分隐秘,直到临近三四丈处,对方仍未发现。

他决定暂时先隐藏起来,听听对方都说些什么。

那七八个人果然都在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不休。

只听一个穿黑衣的汉子道:“大家抬着棺材走山路,辛苦些是必然的,何必偷人家的两匹马。”

一个穿蓝衣的汉子道:“不偷白不偷,能赚两匹马也是好的。”

黑衣汉子道:“把两匹马拴在山顶上,一定是武林人物,万一被马主撞上,少不了要刀枪相向,咱们几个武功都不高,如何是人家的对手,丢几条命不打紧,丢了棺材谁负得了这大责任?”

蓝衣汉子道:“你没看到两匹马上都有驮篓,武林人物哪有出门带驮篓的,可见都是驮贩一类的乡下人,要打乡下人,我一个就够了!”

其余的几人,立时随声附和道:“扁头说得对,把两匹马牵到山下卖了,至少大家还可以分几个花花,不要白不要!”

接着,就有人上前准备解开马缰。

王刚不能再等,立刻大步走了过去。

还没等他开口,那叫扁头的蓝衣汉子先出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王刚微微一笑道:“在下就是这两匹马的主人。”

蓝衣汉子见王刚一副乡下人打扮,又少了一条手臂,虽然腰里带着一口刀,也没把他放在心上,沉下嗓门道:“胡说!你一人怎能骑两匹马?如果想捡便宜,那你是瞎了眼了!”

王刚不动声色地道:“在下是个驮贩,马是驮东西用的,别说两匹马,就是十匹八匹,一个人照样可以赶。”

另一汉子道:“扁头,我看这小子不是驮贩,驮贩哪有带刀的!”

扁头冷笑道:“他就是带着剑也没鸟用!”

那汉子道:“朋友,你若识相,趁早走开,别不知天高地厚自找麻烦。”

王刚依然耐着性子道:“青天白日,你们总该讲理才对?”

那汉子道:“你说马是你的,可有什么记号?”

王刚道:“谁家的马也没特别作个记号,尊驾的脑袋上可有记号?”

那汉子两眼一瞪,暴喝道:“好哇!你小子想找死!”

他说着霍地拔出腰里的鬼头刀,一个虎跳,兜头砍了过来。

王刚并未动用兵刃,只是微一抬手,轻描淡写地格了过去。

只听那汉子一声惨呼,鬼头刀当场飞出去一丈多远,人也就地倒了下去,他的右臂可能已经折断,倒地之后,依然哀号着滚个不停。

这一来另外六七个全被惊得呆了,其中有几个一齐猛扑而上。

王刚也懒得动手,只用双腿一阵蹬踢,眨眼间便把几人全数放倒地上。

另外几个没动手的,也都吓得僵在原地,似乎连想跑都拉不动腿。

王刚指着刚爬起的扁头道:“这两匹马送你了,还想不想要?”

扁头龇牙咧嘴地道:“小的不要了,大侠饶命!”

王刚指着地上的棺材道:“你们要说实话,这棺材是做什么用的?”

扁头咽下一口唾沫道:“棺材自然是装死人用的。”

王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意外收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