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 三 章 蛛丝马迹

作者:司马紫烟

王刚的一柄单刀,居然很从容地架住了两支剑的夹攻,不仅游刃有余,而且还处处占尽了先机。

他笑着道:“洪夫人,我看你还是心平气和地放下兵刃,我们谈一下,我只要知道一些事情,却不想为难你们!”

侯君琳厉声道:‘你敢!我不仅是官眷,也是朝廷命妇,你拦途打劫命妇,本身就犯了死罪!”

王刚一笑道:“洪夫人,这种唬老百姓的话,对騠骑营的人可没有用的,我就是专抓你们这种犯法的命妇的。

“洪夫人,我给你留了几分余地,才一个人出来跟你交涉,你告诉我要知道的事,我放你走路,而且保证以后不牵涉到你。

“若是你执迷不悟,我只有把手下人都召来了,活活地擒住了你们,那时令兄可是大大的不妙了!”

他不提洪知府,因为知道洪知府在她心目中不会有分量的,但她的哥哥侯君逸就不同了。那位兵部侍郎,很可能就会被她拖垮的!

这番话果然有效,侯君琳脸色一变,不安地四下望着。

王刚道:“你不必找,騠骑营干探,藏身之处岂会被你轻易发现的,他们能日夜不辍,盯在你后面两个月而令你毫无所觉。你若不信,我现在可以放你们走,然后随时随地找到你,被騠骑营的人咬住了,你就别想脱身!”

护国侯所属的騠骑营无所不能,侯君琳是知道的,因此,她听了王刚的威胁后,脸色大变,不自而然地停下手来。

王刚以为她被说动了,连忙道:“你可是愿意合作了?”

侯君琳朝杏花看了一眼,然后道:“你想知道什么?”

王刚道:“我知道你们是一个庞大的组织,我要知道的是你们真正的主持人是谁?有些什么成员?你们的目的是什么?目前正在从事些什么活动?”

侯君琳笑了起来道:“看来你什么都没查出来!”

王刚笑道:“那也不见得,我钓上了梅庄,再由梅庄找到了你,一点点查上去,总会将所有都查出来的!”

侯君琳厉声笑道:“你在做梦,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洪夫人,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落到了騠骑营的手里,可不怕你刁顽,我们有几百种叫人说实话的方法!”

侯君琳不理他,只是对杏花道:“我们走吧!”

杏花点点头,王刚冷笑道:“你们走不掉的,我说过可以放你们走路,然后随便你走到天边,也摆不脱我们干探的追索,不信你们就试试看!”

侯君琳和杏花都扬起了剑,王刚也举刀准备相拦,可是侯君琳的长剑却刺向了杏花,而杏花的长剑也刺了过来。

她们两个人竟是互相对刺,两个人都是存心求死,自然不会闪躲,剑刃人喉很深。

王刚没想到她们会这样做的,发觉不对时,已经来不及了。

等他跳前来看时,两个人已双双倒下,剑离开了咽喉,一个大洞中汩汩地涌出了鲜血。

但是那两个人的脸上居然都含着一丝揶揄的笑意,好像在讥讽着王刚——你再也没法从我们身上得到什么了!

王刚只有摇头叹息着,向芦苇丛中招招手。

他倒不是骗人,芦苇中真有人藏着,是两个村妇打扮的中年妇人,也是大杂院中的屠户,行动矫捷,飞快地来到了跟前。

王刚道:“丁大嫂,李姑娘,麻烦你们把身上搜一下,看看有什么线索没有?”

说着背过脸去,丁大嫂是历城捕头丁兆民的妻子,李姑娘则是李大狗的妹妹,还没有出嫁。

她们本身也都是干探人员隶属于騠骑营下,所以行动很内行,一人检查一个,检查得很彻底,连衣服夹里都摸过了。

只有丁大嫂道:“头儿,她们走得很匆忙,什么都没有带,随身银两都没有,不是有计划逃亡。”

王刚道:“前面就有他们的私用船舫,到了船上,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倒是不必准备什么。”

丁大嫂道:“侯君琳的身上有一条赤金练子,底下有个金坠子,上面只刻了四个字风十一姨!想来是她的小名?这是从小就带着的!”

玉刚伸手接了过来道:“何以见得呢?”

“这条链子太重太粗,约摸有七八两,而且全是赤金,虽说值几个钱,但却太过累赘,也过分俗气,不像她那种身份所佩带的,她却贴身带着,可见是小时候带着的!”

王刚道:“丁大嫂,你观察推理入微,足见细心,只是你是从常情去探测,她却不是一个寻常的女人,须由不寻常处去推测的!”

丁大嫂道:“是!属下愚昧,请头儿指教!”

王刚道:“第一,这链子的颜色鲜艳,金光烂然,可知不会是经常佩戴,而是临时才带上去的,她走得如此匆忙,什么都没拿,却带着这条链子,可知必然是十分重要的东西。”

“可是上面并没有什么重要的线索呀,坠子是实心的,除了刻了一些花纹外,就是那四个字!”

“这上面已经告诉了我们不少事情,你记不记得,我们一共破获了三处类似的机构,虽然都没查出什么,却有了一个共同的特点!”

“属下没注意到这个地方!”

“那是个很容易忽略的地方,我们以前破获的两处地方,一处叫兰花小筑,一处叫杏花楼!”

“兰花小筑是书寓,杏花楼是酒楼,叫这个名称也很平常,并不值得注意!”

“起初我也没注意,可是再加上梅庄,就不平常了,他们都是以花卉为命名的。这是其一。

“再者,这个链子的锁片上,刻了六种花,兰花、梅花、杏花都在上面,那证明这些地方,都是她负责发号施令联络的!”

丁大嫂的脸上浮起了钦佩的神色道:“头儿,您真了不起,居然想到这么多,那风十一姨又是什么意思呢?”

王刚道:“风为花使,计为二十四番花信风,这大概是她在组织中的编号与地位,她是第十一姨,证明这组织中类似她这样的专使恐怕有二十四个之多。而且她管辖的范围,除了杏兰梅之外,还有月季、山茶和茉莉。我们从这三种花儿的名称上着手,不难把那三个地方也挖出来!”

丁大嫂道:“有了范围,就不难找了,我们就从这三种花名上去着手好了!”

王刚一叹道:“不必太急,留心着就好,这些只是底下的分支机构,破获了没多大用处,我们要找的是这组织的主干,挖出它的根来!”

李姑娘这才道:“不过从侯君琳和她的丫头宁可一死也不愿吐实的情形看,那个组织对控制人的手法很严密,向上追索,恐怕不容易!”

王刚道:“若是组织严密,倒是不怕,怕的是他们的人对组织十分忠心,我刚才只是吓吓她们,并没有逼得太紧。

“但她们眼看无法脱身,竟双双自杀了,这种忠诚才是很可怕的,就是再提到他们重要的人,怕也难以追根究底!”

丁大嫂道:“可不是,属下在以前也办过了不少案子,像这么烈性的人,倒是第一次看见,她们拿自己的性命,简直不当回事似的!”

李姑娘却道:“人总是好生恶死的,不见得每个人都能视死如归的,我们只要一个个锲而不舍地追下去,总有一个人能招供的!”

王刚笑道:“那当然了,否则我们这案子也就不能办了。目前我们只有寄望于梅庄上了。趁着消息还没有走漏,及早赶了去,或许还能找到一两个重要的人,这儿就麻烦二位收拾一下!”

丁大嫂道:“头儿,要如何收拾,是说她们拒捕身死,还是说她们畏罪自杀呢?这是两具尸体,而且其中有一个是命妇,对人一定要有交代,不能像梅庄的那些人,悄悄一埋就行了。”

王刚道:“为什么不能,把她们悄悄一埋,弄成个死不见尸,反而能造成那个组织中的疑忌。不知道她们是否被我们抓了起来以及问出些什么口供,他们就会紧张,紧张之余就会露出马脚了。”

丁大嫂道:“那倒简单,这地方十分荒僻,又没人看见,咱们刨个坑,把尸体一埋,神不知鬼不觉的,准保无人知晓,头儿放心好了!”

王刚点点头道:“好了,你们忙完了,就带几个人到船上去瞧瞧,口气还是要搜捕那两个女的,造成她们的平白失踪。”

这两个女的都答应了。

王刚却极快地到达了法会寺,吩咐了一阵后,自带了两个人,由秘道一直进入,来到那间秘室中,照旧点上了灯火。

没过多久,方天华开了门进去,只看见一个人的背影坐在书案前,忙恭声道:“参见使者!”

那个人转过身来,却是王刚,手中就绕着那块金牌,笑笑道:“方天华,你认识这个吗?”

方天华实在很困惑,但是他的脑筋转得很快,来联系转达命令指示的使者已经换了三个了,每个人也都是凭牌认人的。

但都是蒙着面,没有以真面目相见的。

这个汉子以真面目前来,显然已不合规定。何况王刚的独臂十分明显,因此道:“你就是上次卖艺闹事的汉子?”

王刚点点头道:“不错,杀了你们一批人,抓走你们一批人的都是我,连你们这十一号花使也落入我的手中,所以我才找得到此地!”

方天华的脸色一变,随即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杀了我家公子,还杀了我们十几名庄丁,这可是一桩大人命官司,你还敢大胆地找上门来,来人呀……”

他回身想开门,却有两把刀由柜里伸过来,拦住了他的去路,执刀的是两名汉子,看他们出手的沉稳,就知道是会家子。

方天华倒是不敢乱动了,口中却不服输,依然沉声道:“你们敢白昼持械,闯人官宅来行凶,这儿可不是寻常百姓人家,这儿是梅御史公馆!”

王刚笑道:“我知道,连梅雪海我都敢杀,其他的还算什么!方天华,你也别来那一套了,连你们花使都落了网,我不相信你有更大的神通!”

“我不知道你说些什么,我只知道你是杀人的凶犯,我要报官捉拿你!”

“要报官?那倒行,官人我都带来了,你报吧!”

他做了个手势,一名大汉打开了门,但见外面已站满了官人,而庄中的庄丁却都被捆住了手脚,排成了一堆!

王刚笑道:“你报好了,那些官人一半是府台衙门的,一半是騠骑营的,你要报哪一个衙门都行!”

方天华听了騠骑营三个字,顿时凉了半截,騠骑营找上来了,事情就不妙了。

所以他垂头丧气地回到书房中,无力地道:“方某只受雇替人管家而已,对主人家做些什么,方某都不知道!”

王刚也不跟他多说,只是吩咐锁起来,下在府牢里。

然后在梅庄进行搜索,这一查的结果很有收获。

居然在地窖中查到火葯十万斤,生铜及生铁五十万斤,从各地雇来的冶金匠人有二三十名。

他们是受到了重金礼聘来的,声明每人酬金五千两,一次预付,工作时间是两年,期满若能完工,将再付两千两银子。

他们的工作是打造一些细巧的零件,这些零件形状怪异,尺寸大小不一,都是有图样的,照图打造,尺寸不能有一点偏差。

王刚搜得了一些零件,也找到了图样,却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很显然的,这是一个大组合机件中的一部分而已,将来拼凑好了才能使用。

调出方天华问口供,他则更妙,居然说不知道,图样是使者交来的,东西铸造好了,使者自会派人来取,作什么用途他不知道。

这都是被杀的梅雪海叫他做的,他受雇于人,只知道听命行事,余下一概不知。

王刚道:“方天华,你要弄清楚,别的都还好说,这私藏火葯,却是干禁的谋逆大罪,要抄家灭门的。”

方天华道:“这个我不知道,家主人在朝中官居要职,他有指示下来,我们就照做,如此而已!”

“是他指示要你做的?”

“不!是他指示给公子,公子吩咐下来的!公子还说这是主人的意思,我们做下人的也不会怀疑,你们应该问主人去!”

他一口推得干净,王刚倒是没办法了,只有把他押回大牢里去,将一应证据都着人秘密送到京中。

梅庄被抄,毕竟是件大事,消息仍然传得快,护国侯找到了一些专家来甄定那些个零件。

他们才知道那是制火炮用的,再加上找到的火葯,倒是不难猜测到其目的何在。

一个御史,家中自制火炮,这自然非同小可,但是梅御史却自杀了。吊死在书房中。

书房的横梁很高,挂上绳子,离地还有一丈多,底下没放填脚,他是如何跳上这么高的,这一点颇耐人寻味。

但不管是自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蛛丝马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