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三十章 灵丹解毒

作者:司马紫烟

回到住处,叶如倩正等得心焦,只因王刚这次到騠骑营去,不是件寻常事,后果如何,实难预料,她的焦虑是必然的。

王刚不等叶如倩追问,主动把刚才的经过叙述了一遍。

叶如倩眨动着一对明如秋水的大眼睛道:“武重光待大哥这样殷勤客气,是否其中有诈?”

王刚淡然笑道:“当然他有他的用意,我岂会上他的当。”

叶如倩道:“大哥认为他是什么用心?”

王刚道:“很简单,騠骑营的多数弟兄,都是我的心腹手下,若他将我逼走,势必对那些弟兄难以控制指挥,他总不能将騠骑营的人全部撤换,所以才必须对我加以笼络,一旦他能控制住那些人,也就是逼我王刚滚蛋的时候到了。”

“这样看来,武重光倒是蛮有心机的?”

“他若没有心机,怎会受到百花门的重用?据说他还是百花门的副门主呢!”

“遇上了这种人,大哥可要小心对付!”

“我决定将计就计,只要有我一天在騠骑营,就可以监视他一天的行动。”

“万一他当真胆大妄为呢?”

王刚冷冷一笑道:“那时我就先宰了他!”

叶如倩担心地道:“大哥千万不可太过鲁莽。”

王刚道:“当然,非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这样做的,邱小侯爷说得对,我必须顾全大局,若宰了他,你我一定被迫畏罪潜逃,便没有机会再公开对付百花门了!”

“大哥能有这种顾虑最好,若大哥杀了武重光,说不定还会落个与百花门勾结的罪名,连邱侯府都会受到连累。”

王刚颓然一叹道:“事情会弄到这种地步,真是从何说起!”

室内开始沉寂,许久,叶如倩才长长吁口气道:“不管如何,咱们自己要办的事,总不能疏忽,邱侯爷至今没能救出,你那十二名弟兄,也始终没有下落,我爹和我师父……”

王刚道:“我决定明天先到金刀庄去。”

叶如倩怔了一怔道:“到金刀庄做什么?”

“见见庄主李天浩老前辈。”

“你已经逮捕了他的儿子李大龙,怎能还再去见他?”

“李庄主和岳父以及令师是多年好友,说不定他能知道他们两位老人家的下落,至于我逮捕了他的儿子,本来和他不好见面,但我非见他不可。”

“你的话我不懂?”

“经过我多日访查,李庄主在武林中的确是位光明磊落的人物,他之所以明知李大龙加入了百花门而不加以管束,原有他的苦衷。”

“他有什么苦衷呢?”

“因为他在寿诞之日照样也中了百花门的毒,必须每七天服用一次解葯,在这种情形下,自然就不敢不听百花门的约束,也就无法再管教儿子了。”

叶如倩点点头道:“莫非大哥是想替他送解葯去?”

王刚道:“我正是这意思,日月老人送了一千粒解葯,据他说轻者一粒,重者两粒,必可彻底解除体内之毒,永不再犯,所以我决定明天先带二百粒去。”

“为什么要带那么多?”

“须知百花门所以能控制住那么多武林人物,绝大多数是受了他们葯物的控制,二百粒解葯,至少可以使一百位武林人物不再受百花门的控制。”

“大哥又怎能分头去送给这一百人呢?”

“我只须送给李庄主一人就成了,因为中毒的多半是他寿诞之日的客人,那些人是谁,他最清楚,由他分送解葯,也等于由他做了人情,这在他何乐而不为。”

“好,明天我陪大哥一起去!”

次日一早,王刚和叶如倩便骑马往通州金刀庄而来。

王刚把两百粒解葯,分装在两个瓷瓶里,为了表明并非恶意,他们两人都未带兵刃。

路上,叶如倩道:“大哥,日月老人送的是一千粒解葯,其余的咱们是否都要存下?”

王刚道:“中毒的武林人物岂止百人,咱们必须设法使他们全部解毒,多发出一粒解葯,就多减少百花门一份力量,等到所有武林人物都不再受他们控制,消灭百花门就并非难事了。”

说话间已来到金刀庄外,远远望见大门旁站着两名带刀的守门大汉。

王刚和叶如倩在十余丈外就下了马,将马拴在树上,向庄门走来。

那两名守门大汉,先前见一男一女骑马而来,就觉得有些可疑,此刻又见他们冲着大门走近,再一细看,前面的断臂人竟是王刚,不觉大为吃惊。

这两人之所以认识王刚,是因为曾听说少庄主李大龙数日前被王刚押走,尤其他们在庄主寿诞宴前,曾见过他和宝马神枪余平比过枪法,此刻见他大模大样的又要进庄,如何能不大为紧张,两人中便立刻有一人奔进大门向庄主通报。

只剩下一个守门大汉,难免有些提心吊胆,好在他瞥见王刚和叶如倩身边并未携带兵刃,才略略放下心来。

王刚来到门首,语气十分亲切地道:“烦劳通报,在下騠骑营王刚,有事求见庄主。”

守门大汉心里虽仍有些害怕,表面上也装着满脸笑容,抱刀施了一礼道:“难得王大人光临,刚才另一位弟兄已经进内通报了,你请稍待!”

王刚笑道:“你们早就认识在下?”

守门大汉也噘嘴一笑道:“上次庄主寿诞,王大人单手提枪,当场打败了那位余大侠,小的也曾开过眼界,当然认识。”

王刚再问道:“贵庄近日的情形如何?”

守门大汉显然不解王刚话中之意,愣愣地道:“庄上一直是老样子,若想热闹起来,那要再过十年,等到庄主的七十大寿了。”

就在这时,金刀庄主李天浩已大踏步地匆匆走了出来。

王刚和叶如倩齐齐躬身一礼。

李天浩脸上不带半点表情,缓缓说道:“王刚,你又来做什么?是否想把老夫也一起押进騠骑营?”

王刚连忙赔笑道:“庄主请先别发脾气,晚辈有机密大事,想跟你谈谈!”

李天浩哼了一声道:“你们騠骑营才有机密大事,老夫的金刀庄,一向不与六扇门来往,哪里来的机密大事?”

王刚道:“当然是有关庄主本身的事。”

“那你现在就谈吧!”

叶如倩忙道:“李伯伯,王刚说的不假,既是机密大事,怎好在门外谈?”

李天浩对叶如倩倒是不得不客气些,脸色一缓道:“贤侄女也来了,那就请到舍下坐坐吧!”

他说着,径自回身向门内走去。

王刚和叶如倩默默地随在身后。

到了客厅,李天浩还是勉强让了座位,又吩咐下人沏上茶,才望了王刚一眼,冷冷地问道:“犬子大龙已被你捉走了,是否你觉得老夫也有嫌疑?不然怎会又找到敝庄来?”

王刚连忙欠身一礼道:“庄主请勿多疑,晚辈是想来调查一下,上次你老人家寿诞之日,吃过寿桃中毒的武林同道究竟有多少人?”

李天浩不觉一愣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王刚道:“据说中毒的人,必须每七天服一次解葯,而这种解葯,又是百花门独门所有,对吗?”

“不错,这些人必须每七天服用一次百花门送来的解葯。”

“所以他们就必须俯首接受百花门的控制?”

“蝼蚁尚且贪生,为人岂不惜命,他们为了活命而受人控制,也是迫不得已的事,并非心甘情愿。”

王刚立刻肃容说道:“庄主,晚辈有句出自肺腑的话禀报,如果有人能设法把这些人体内的毒性彻底解除,永不复犯,这些人是否还愿意继续受百花门的控制?”

李天浩冷冷一笑道:“岂有此理,天下武林人物,谁想平白受人控制,否则,那真是生来的贱骨头了!”

王刚见他话已入港,又道:“既然如此,他们就该设法彻底解除体内的毒性才对?”

李天浩两眼一瞪道:“废话!他们若能自行找到解葯,何致于受制于百花门?”

王刚不动声色地道:“如果现在有一个人备有这种解葯呢?”

李天浩哼了一声道:“那很简单,这个人就是百花门主!”

王刚笑道:“偏偏未如庄主所料,这个人反而是和百花门作对的。”

“老夫不相信除了百花门主,世上还能找得出这么个人!”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李天浩顿时哦了一声,面现惊喜之色道:“莫非你有解葯?从哪里弄来的?”

王刚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晚辈今天带来的,至少可解除百人体内之毒,而且一经服用,永不复发,晚辈想问问庄主,你老人家这些天来,是否也在服用百花门的解葯?”

此刻的李天浩,态度已大为转变,他先摒退在客厅里奉茶的下人,才低声问道:“王贤侄,老夫这样称呼你,不会见怪吧?”

王刚又是欠身一礼道:“庄主是家岳的知己好友,对晚辈正该这种称呼。”

李天浩拂髯歉然一笑,再低声问道:“你刚才说的话完全当真?”

王刚正色道:“晚辈怎敢欺骗庄主?若不为这件大事,又何必冒昧前来?”

李天浩叹口气道:“老夫信得过你,实不相瞒,老夫这些天来,正是每七天必须服用百花门一次解葯,不过百花门对老夫特别优待,每回都是一次送二十八天的解葯来。”

“庄主可要试试晚辈的解葯灵不灵?”

“那当然必须试试,还好,老夫此刻正是服用解葯的时间到了。”

当真说来就来,李天浩刚说完话,就觉出腹内有些不对,接着脸色开始发紫,两手颤抖,额角也渗出冷汗,那模样十分吓人。

王刚连忙从怀里掏出那两只各装一百粒解葯的瓷瓶,道:“庄主,这两瓶解葯,共是两百粒,轻者一粒,重者两粒,必可痊愈,永不复发,您请收下!”

李天浩急急接过,倒出两粒,和着茶水,一饮而下,道:“这样贵重的葯物,既然两粒便可尽除体内之毒,何必要送老夫这么多?”

王刚道:“中毒的多半是庄主的友人,晚辈是希望庄主暗中分送他们。”

“那就多谢你了,同时也替老夫送了人情。”

大约过了一盏热茶的工夫,只见李天浩双臂一伸道:“王贤侄,这葯物果然灵验得很,老夫发毒的症状竟然完全消失了!”

王刚和叶如倩看他的神色,果然完全恢复了原来的平静。

一霎时,李天浩充满了豪爽之气,朗朗说道:“王贤侄,这份相救之情,老夫一定要设法报答,不过,现在言之尚早,必须要等到八天之后。”

王刚正色道:“晚辈只是不忍见诸多武林前辈遭受百花门迫害,何敢望报,而且上次带走令郎大公子,晚辈也至今于心不安,但他罪证确凿,晚辈也实在难以以私害公,庄主要多多见谅才是。”

李天浩面色凝重地道:“家门不幸,才养出这样一个不肖之子,好在老夫儿子不止一个,他的事就任凭王贤侄秉公处置,老夫从今后绝不过问。”

忽听叶如倩道:“李伯伯刚才说要等八天之后,这又是什么意思?”

李天浩带点自我解嘲地摇摇头,赧然一笑道:“说出来不怕你们见笑,老夫总不能不担心你们送来解葯的效力,万一七天后再犯,那就仍无法摆脱百花门的控制,所以必须等到第八天,到那时若毒性不发作,就可证明体内之毒已完全解除,老夫便可放大胆地为王贤侄效点微劳,共同对付百花门了。”

王刚道:“庄主顾虑得极是,这解葯晚辈处还有,只要庄主需要,晚辈可以随时奉上。”

李天浩道:“老夫先代中过毒的武林好友谢谢王贤侄,如果解葯还有,当然要把他们一个个全部解除毒性为止。”

王刚见来的目的已达,便和叶如倩起身告辞。

李天浩有些过意不去地道:“本来老夫想留二位吃过饭才走,又担心走露风声对老夫不利,只有等八天后你们再来时,再好好招待一番了。”

王刚道:“庄主既然有此顾虑,就不必相送,不知你老人家可还有什么交待没有?”

李天浩道:“二位在八天之后,必须再前来一次,到达时最好在天黑后,行动越秘密越好,到时老夫将派出心腹手下在门外一里处的柳林迎接,引导二位由后门进来。”

叶如倩茫然问道:“听李伯伯的语气,好像那晚有什么重大机密?”

李天浩果然面现神秘之色,颔首道:“贤侄女猜得很对,到时一切自知分晓,也许就在那晚,便可解开百花门的秘密,目前尚言之过早,二位请上路吧,恕老夫不便远送。”

匆匆八天过去。

在这八天里,王刚照常到騠骑营视事,武重光也依然亲切相待,表面看来,两人似是合作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 灵丹解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