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三十一章 乾坤一战

作者:司马紫烟

王刚和叶如倩次日一早便起了床,因为他们必须在中午前赶到妙峰山顶。

这将是王刚和百花门主最后的一场殊死拼搏,个人的生死并不足惜,但因这一战关系着朝廷社稷的存亡绝续,却不能不说是一件大事。

他原先本来决定独自前往,但叶如倩却苦苦坚持随行,最后只好答应下来。他并非希望叶如倩及时出手相助,而是觉得万一身遭不幸,总要有人替他处理后事。

另外,他昨日之所以不把今天和百花门主决斗之事告知邱光超,也是担心他加以拦阻或暗中派人相助。

至于武重光的那包机密文件,本来应当立即呈缴邱光超,以便由他带进宫去面君,但他也想到日月老人和百花门主有约在先,若自己战败,必须当场向百花门主原封不动地交出那包文件,然后再自动离开騠骑营。

江湖人物讲究的言而有信,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其余的也就顾不得考虑那么多了。因此,当他和叶如倩启程时,也随带了那包机密文件。

马行甚速,两人到达妙峰山顶时,离午时还有一段时间。

他们将马在树上拴好,在山顶略下方就地休息相候。

两人的脸色都很凝重,尽管彼此都有很多话,反而不知如何说起,但他们心里都有数,说不定这将是两人生离死别的最后一刻了。

他们只能默默地相互凝视着,极为珍惜着这最后相聚的时候。

大约过了顿饭工夫,忽听叶如倩低声道:“他们来了!”

王刚转头向山顶望去,不知什么时候,面蒙黑纱、身披百花锦袍的百花门主已昂然站在那里。他的侧后五六步外,另有一人,是八方神剑丁开山,难怪叶如倩刚才会说“他们来了”。

这倒使叶如倩的前来有了借口,双方各带一人,谁也没有话讲。

王刚大步向山顶走去。

叶如倩紧紧随在身后。

其实,百花门主站立之处,是在山顶略向下方,因为那里刚好地势较为平坦广阔,地面上只有些稀落的野草,并无任何树木遮挡。

王刚在百花门主身前丈余处外停下脚步,气定神凝地说道:“门主请了!”

百花门主昂然不动,面纱后传出冷冷的声音道:“难得你能准时前来,莫非你们夫妻是想联手对付老夫?”

王刚不动声色地道:“笑话,我王刚岂能做出那种卑鄙之事,倒是尊驾带着丁开山来,不知是何居心?”

百花门主发出一阵不知是哭是笑的笑声,道:“高手拼搏,生死系之一发,本门主虽有必胜之心,却也不能不防万一,丁开山是为我收尸来的,不过,这种机会少之又少,只能说是备而不用。”

“这样说来,贵门主似乎有绝对必胜的把握了?”

“胜者一万,败者万中之一!”

“在下对贵门主这份豪气和自信,实在佩服!”

“这将是你最后一次的佩服了。王刚,你现在心里应该有数了?”

王刚淡然一笑道:“在下是应约而来,早把生死置之度外,胜则万幸,败了只能怨技不如人!”

百花门主仰面打个哈哈道:“很好,东西可曾带来?”

王刚一怔道:“什么东西?”

百花门主道:“自然是武重光的那包文件。”

王刚道:“贱内带着。”

那包文件,果然在叶如倩手上。

百花门主嘿嘿笑道:“现在午时已到,王刚,进招吧!”

王刚并未立即拔刀,却正色问道:“在下还有一事,必须事先说明!”

“还有什么要说的?”

“昨天老先生已经说过,贵门主如果战败,情愿立即解散百花门,从此远遁天涯海角,但贵门主之上,另有一位花神,贵门主少不得要听命于她,如果她不答应,又当如何?”

“她嘛……”百花门主带着感慨的意味笑了一声:“本门主平时固然要听她的,但果真到了本门主解散百花门的一天,她又不得不听我的了!”

“她现在什么地方?”

“如果你能打败本门主,说不定她会马上出现,不必多言,快快出招吧!”

王刚翻腕霍然黑龙刀出鞘道:“贵门主的年纪一定比在下大很多,在下理应让你先出手。”

只听“锵锒”一声,百花门主早已长剑在手,不见他脚下移动,人已霎时逼近跟前,一道刺目寒光,闪电般直射而来。

王刚自知论内力的深厚,决非对方之敌,并不架格,偏头一闪,刀势也目不暇接地倒掠过去。

虽然仅是各出一招,但却惊心动魄,大有生死间不容发。

百花门主冷然一笑,剑气暴涨,转瞬间就如千百条银蛇漫空飞舞般直罩而下,威势之猛,不亚排山倒海。

他的这种打法,一上手就拼出全力,显然是希望迫使对方毫无喘息的机会,以便速战速决。

这种威势越来越猛,剑影的范围也越来越大,到后来竟然完全把王刚笼罩在一团青芒之中,阳光照射下,青芒中又闪烁着万点金星,宛如似夜空中的银河,悬在半空,倒挂而下。

再看地面上则是飞沙走石一片,连远在两三丈外的叶如倩和丁开山,也都被剑气激荡得衣袂飘动。

此刻最吃惊和担心的该是叶如倩,不要说她不能上阵助战,即使要挺身而上,也难以逼近剑光之内。

王刚虽在全力招架,不曾被剑锋划到,但也难免心头大骇,他曾两度和百花门主交手,第一次自然不是对方敌手,第二次已能扳平战局,预料这一次总该不致失利。

岂料事实大出意外,百花门主的内力,竟如长江大河般永不枯竭,这几乎不是一个血肉之躯的人的能力所能做到的,而超乎了极限和一般常理。

渐渐,王刚已有些手软筋麻,连招架也大感吃力,其实,他自一开始就被迫得无法主动还击,本来,他想到跃起空中,采取游斗方式,那样便可减轻压力,并能获得喘息的机会。

但百花门主的剑锋却始终迫得他无法脱离战圈,就像有种无形的吸力,将他吸住了一般。

蓦地,百花门主的剑势已变为“漫天花雨”,那威势较前更猛,使得王刚面前一片眼花缘乱,只见银霞蔽空,根本看不到对方的人影。

王刚也随即施出日月老人亲授的“花落雨霁”刀法,却依然制压不住那剑影的汹汹来势。

事实上这并非“花落雨霁”的招式已经失败,而是王刚在心慌意乱之下,再加一直受着对方的强力压迫,已使他无法尽力施展,在这种情形下,岂有不败之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王刚才想起秘籍上的那招“分花拂柳”,不过这时他对那招“分花拂柳”,也不存多大希望,他不相信仅仅那么一招,就能使自己反败为胜,果真如此,那实在玄之又玄,奇之又奇了。

就在他试着要施展出“分花拂柳”的刹那,忽然耳际响起一声如雷大喝:“住手!”

此时此地,如果是一般人的一声大喝,百花门主绝对不肯住手,但眼前的喝声在他来说,却似乎有一股不得不遵的力量,随着喝声他已收剑跃退数尺。

双方人影乍分,王刚已是面白如纸,气喘吁吁,额角上满是豆大的汗珠。

只听叶如倩幽幽地叫了一声爷爷。

王刚回身望去,日月老人正站在两丈之外。

叶如倩的一声“爷爷”,分明是对他的一种由衷感谢,因为没有他及时喝令住手,王刚此刻是否还有命在,实在令她想都不敢想下去。

日月老人面色凝肃地望向百花门主道:“你还要再打下去吗?”

百花门主朗声道:“大人,您方才为什么要喝令住手?王刚已立刻要败在我的剑下,如果就此打住,无疑是我已经获胜。”

他说着径自喝道:“王刚,把东西拿来,回去之后,立刻带着叶如倩离开騠骑营,本门主看在大人面上,情愿见好就收,留下你一条性命!”

王刚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忽然猛地一咬牙道:“如倩,把那包裹交给我!”

叶如倩脸色一变,大声叫道:“大哥,这包裹有关朝廷社稷安危,岂能随便交出去?”

王刚惨然笑道:“可是我战败了,有言在先,岂能反悔!”

“大哥,万万使不得!”

“我王刚也算一条顶天立地的汉子,怎可失信于人,如倩,你若再不交来,我情愿就地自刎一死!”

他说着果真将业已入鞘的黑龙刀,应手拔出。

叶如倩尖叫了一声,只得捧着那包裹急步冲到王刚面前。

王刚黑龙刀随手扔在地上,刚要去接,耳边又响起一声大喝道:“慢着!”

话声甫毕,日月老人已肩不晃动地冲到跟前,探手接住包裹道:“东西先交给老夫,我自有处置。”

叶如倩交出包裹,转过身来,却不觉惊叫一声道:“大哥,又有什么人来了!”

王刚和百花门主齐齐一惊,连日月老人也有些错愕。

但见三匹健马,很快就来到跟前,为首一人,是护国侯邱光超,后面两人,一位是金刀庄主金刀镇八荒李天浩,一位是开山神拳查子杰。

王刚急急叫道:“侯爷、庄主、查前辈,你们怎么来了?”

三人慌忙下马,将马拴好,邱光超并未和王刚答话,却先望着日月老人,一揖到地,神态恭谨地说道:“晚生邱光超拜见老先生,多谢老先生义释之恩!”

百花门主在看清三人时,顿时呆了一呆,如今又见邱光超拜谢日月老人,立即大声道:“大人,原来你已把邱光超放走?这究竟是何居心?我的一番大事,全坏在您的手上了,您为何不帮自己人,反而帮着别人?”

日月老人神态肃穆,轻咳了一声道:“老夫从前也曾一直帮过你,但你越来越不走正道,老夫岂能为了成全你们而违背天理良心行事?”

百花门主只气得几乎僵在当地,却又不敢向日月老人口出恶言。

邱光超望向李天浩和查子杰道:“李庄主和查师弟请来拜见老先生!”

李天浩和查子杰连忙趋前几步,躬身施礼。

日月老人目光如电,掠了两人一眼道:“你们两人该是金刀庄的李天浩和龙虎镖局的查子杰了?”

对这两位名震当代的武林人物,竟然直呼其名,除了日月老人,只怕普天之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但李天浩和查子杰两人,却似乎不但不以为忤,反而有受宠若惊之感,原因是日月老人的凛然神威,像有一种无形的震慑力量,使他们打心底油然而生敬服之意,除了齐齐应了一声“是”外,竟然不敢再说什么。

王刚再问道:“侯爷,您到底怎么会来到这里?”

邱光超这才说出原因道:“这只能说是事有凑巧,今天一早李庄主和查师弟就到舍下访你,他们找不到你,却得知我已被释回,于是三人相会,却仍找不到你,派人到騠骑营去查询,也都答说没见到你。

于是大家就猜想到你们一定到妙峰山来了,而我们也正想专程来拜谢老先生,便匆匆赶来,不想在山顶就遇上了,贤弟,你好像和人动过手了?怎么连刀也丢地上?”

王刚凄凉一笑道:“侯爷,小弟是和百花门主决斗来的,那一位面罩黑纱,身披百花锦袍的就是百花门主,侯爷请仔细看看!”

邱光超、李天浩、查子杰愣了一愣,不约而同向百花门主望去。

“阁下就是百花门主?”邱光超凝着脸色发问。

百花门主冷声道:“王刚既然已经说明,尊驾又何必多问!”

邱光超顿了一顿道:“阁下何不取下面纱,让邱某仔细认上一认!”

“本门主的真相,从不轻意示人,尊驾又何能例外!”

邱光超回过头来道:“贤弟,刚才决斗胜负如何?”

王刚垂下头去,又是凄然一笑道:“小弟败了!”

邱光超哦了一声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今日败了,以后可以再来。”

王刚黯然摇头道:“不瞒侯爷,在小弟来说,今日是到此为止,没有以后了!”

邱光超愕然问道:“贤弟,这是为什么?”

“小弟犯下两项大罪,一项是昨天不曾告知您今日比武之事,一项是有一包机密文件昨日不曾呈缴您面见圣上。”

“那批机密文件,李庄主在路上已对我说过,我正想问贤弟藏放在什么地方?”

“老先生手中的那个包裹就是。”

邱光超望向日月老人手中,一面讶然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小弟已和百花门主约好,两人今日午时三刻,在这山顶决斗,他若败了,情愿立刻解散百花门,从此远遁天涯海角。”

“贤弟若败了呢?”

“小弟若败了,情愿从此离开騠骑营,并把那包文件原封不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章 乾坤一战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