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 四 章 寿宴风云

作者:司马紫烟

第二天,叶如倩是和银剑公子侯小棠一起来的,带来了一张李天浩的请帖,请他到金刀庄去做客喝寿酒。

王刚笑着推辞道:“李老英雄寿诞之日,我是一定前去祝寿的,但住进金刀庄则大可不必了!”

叶如倩急了,把他拖过一边道:“王大哥,李老伯是诚心诚意地请你去的,他还要亲自送帖子来呢,是我把帖子接了下来的!你又何必如此矫情呢!”

王刚笑道:“我倒不是矫情,而是不方便,如果我以现在的身份前去,未免有些格格不入。

若是我以黑龙的身份前去,则座中嘉宾,有些是与我有过节的,碰个面总是有些儿尴尬吧!”

“白道中人跟你也有过节吗?”

王刚冷笑道:“白道中人行事也并非完全令人尊敬的,有些人披着侠义之名,行事卑鄙龌龊,比黑道中人还可杀呢!”

“我碰上了,对此辈绝对不容情,总要狠狠地教训他们一下的,所以白道中人,恨我的人也不在少数!”

“可是你在此地卖葯,也没人找你麻烦呀!”

“那是因为他们不认识我!”

“你叫他们吃了大亏,他们怎会不认识你!”

“黑龙王刚行事时全身蒙黑,连头部都包了起来,仅露耳目,没有人见过我的真相,再说我现在又成了一只手,更没人会认为我是黑龙!”

“王大哥,你是不打算再恢复黑龙的身份了?”

“是的,因此我希望姑娘也别将此事告诉人家,甚至于在令尊令师面前,也不要说穿!”

“我爹跟我师父可对你口评很好!”

“这令我很感激,但还是别说的好,他们如果因而对我特别一些,别人就会留心而想到了,其实我对姑娘也该保密的,不知怎的,姑娘一问,我就承认了!”

叶如倩心中十分高兴,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总是喜欢受人捧的。

想到王刚的处境,叶如倩也不坚持邀他进庄去了。

但叮咛他寿辰那天可一定要去,否则她对李天浩就无法交代了,因为她答应一定把王刚请到的。

然后他们三个人又一起喝酒谈天,席中有了侯小棠就不会冷落,他谈笑风生,每个人都顾到,不会令人有被冷落之感。

但比较起来,他跟王刚的谈话还是比较多,而且技巧地套取王刚的师门。

他说:“因为家父与梅御史同朝为官,前年小弟奉命去探望姑母时,曾在梅庄做客数日,对梅雪海的蛮横跋扈之态也看得很不顺眼。

“所以他后来派专人具帖相邀,小弟也没再去,但是对他庄中的庄丁,倒是颇为熟稔,那些庄丁的身手很不错,小弟以一敌四,就感到十分吃力,王兄一人能打倒五六人,想见高明!”

王刚笑道:“那天我刚好手头有一面铜锣,可以作盾牌,挡住了他们的剑刺,再乘隙踢腿,才打倒了几个人,我的腿法是习自武当的扫叶腿法,倒是正宗真传的!”

“原来王兄是武当门下!”

王刚道:“真说起来,我什么都是,什么都不是,因为我练过很多名家的功夫,但都没练好。

我除了武当扫叶腿法之外,还练过少林的伏虎拳、降龙刀。彭家五虎断魂刀法、六合枪和王家枪,甚至练过巴山顾清风的青峰剑法,但都算不得他们的门下!”

侯小棠变色道:“王兄学过这么多名家功夫,那实在是不容易了,这可都是不传之秘,王兄何由习得?”

“交朋友交出来的,十几年前我认识了一个人,外号叫妙手空空谈念祖。”

“那是妙手帮的帮主!”

“我是后来才知道的,他跟我成了忘年之交,见我的武功太差,而又喜欢学武,就借了我一些功夫的手抄本,让我自己练!可是我始终没练好!”

“他哪来的那些功籍呢!”

王刚笑道:“当然都是偷来的,他的偷儿帮弟子众多,遍及天下,经过多年累积,总偷到一些宝贝的,这些练功的秘本都由他收藏,门下弟子有兴趣的,都可以学!”

“可是妙手帮中却没有出什么人才呀!”

“他的那些弟子都是不出名的,纵然学会了一些功夫,也只是借以防身保命,不敢用以伤人,更不敢借以成名,他们跟我一样,杂而不精,练不出大名堂的!”

侯小棠道:“这是王兄客气自谦。小弟想,王兄一个人能打倒梅雪海五六名随身近侍,这份能耐放之江湖也是一流的了,但不知王兄最擅长的是什么?”

王刚立刻就道:“枪!长枪!”

对这一个答案,侯小棠倒是难以相信。

王刚笑道:“我因为长年在外流浪卖葯,别的功夫没多少时间练,但是那杆长枪却是天天耍的,熟能生巧,倒是有几个绝活!”

侯小棠道:“枪为兵中之祖,王兄兼得六合和王家的蟠龙枪法两家之长,功夫独步当世,小弟是相信的,只是枪法中都是双手合使的,王兄只有一只手……”

王刚笑道:“正因为我只有一只手,许多精招必须要用其他的方法,才能弥补此一缺陷,好在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还是克服了那些困难,也因为事出意外,我可以在人想象不到的情形下出招!”

侯小棠笑道:“那一定是精彩万分,小弟真想有机会能欣赏一下王兄的妙技!”

王刚道:“有机会的,你找几个人来砸我的场子,逼我拼命,我就会献丑了!”

侯小棠大笑道:“我可没那么大的胆子,王兄的枪法我没有领教过,但叶姑娘的神剑我却拜受了,她不把我刺成肉酱才怪,她对王兄可是尊敬得很,李大龙就因为得罪了王兄,被李老英雄训在厅中跪了一夜……”

王刚道:“这也太严厉了吧,李大龙也是三十多四十的人了,且已娶妻生子了,还要受如此严厉的处分,想不到他的家规竟如此苛严!”

侯小棠笑道:“李老英雄爱惜羽毛是不错的,要说他的家规有多严,却是唬人的,这是因为他得罪了叶姑娘。

“李老英雄自己有两个女儿,都是丑八怪,所以他把叶姑娘看成心头的一块肉,谁要是得罪了她,可真是自己找死了!”

说得叶如倩忍不住要用拳头去捶他,看样子两个人已经颇为亲昵了。

王刚心头微微一动,他对叶如倩无可讳言是有一份好感的,但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因为他也明白,自己与叶如倩之间,除了年龄上相差近十岁之外,思想与生活也是属于两个圈子的。

他们之所以认识,只是一种奇妙的遇合与缘分,能交个朋友,已经是最大的界限了,再也不可能进一步地成为密友的。

但是王刚对叶如倩的终身,还是十分关切的,总希望她能找到一个很完美的归宿。

这个侯小棠无论在哪方面看,跟叶如倩都很相配。但是却因为有侯君琳的事件,使王刚对侯家的人,总是抱着不太信任的看法。

不过他既没说出来,也没对叶如倩说什么。

那是因为他的工作与任务,他必须小心,不引人起疑,而以他的身份,不应该对某些事知道很多的。

侯小棠若真是那个组织中的人,对自己的注意应该较叶如倩更多,而事实上也是很可疑,侯小棠很喜欢接近自己,来了就找自己攀谈,作各方面的刺探。

王刚不能去告诉叶如倩,因为她对侯小棠的印象不错,自己提不出什么确切的证据,说了只会引起她的反感。

叶如倩是个很倔而有点任性的女孩子,不大肯听人劝,那次李大龙就是犯了她的脾气而自讨一场没趣!

所以王刚表面上还是跟他们相处得很好,因为有了李天浩那一张帖子,王刚的葯也不能卖了,否则来了一大批捧场的江湖人,那反而很糟。

他卖葯是为了掩护身份,不是为了要引起人注意。

因为他日夜都在那家小酒棚中,听取消息。

他手下的人则已利用各种身份,潜伏在邻近,或是打进了金刀庄,像李大狗和他的妹妹李龙姑,都被雇到厨下帮忙。

金刀庄上,平添了几十个人的吃喝,每天都要做出十来桌酒席,必须要增添人手的。

护国侯邱光超已有指示,认为李天浩的寿辰,许多知名的江湖人都会前去,那个秘密的组织也将不放过机会而有所举动。

王刚的判断也是如此,很早以前就把部分人手派过来了,监视了足足有十来天,找不到一丝痕迹。

侯小棠的出现,使王刚更为增加其信心,也对他特别注意。

可是侯小棠却不像是有问题的,他每天除了有一些时间陪着他师父铁剑先生钟无倡拜访朋友外,一得空就去找叶如倩了。

然后两个人一泡就是一整天了。

人人都在为着那一天大日子而筹备着,李天浩寿辰的日子终于来临。

第一天暖寿,已经热闹非凡。

这天是正生日,自然更不同凡响了。

一大早就有络绎不绝的客人到达了,有些是住在临近的,有些则是远道而来,却因为金刀庄的客房已经住满,只好招待在客栈里了。

好在一样的食宿无缺,算不得慢客。

王刚也在上午进了金刀庄。

他的来到是颇为引人注意的,因为他是叶如倩的朋友。

而李大龙就是因为无意间对他出言不逊而挨了罚,再者,他是有数几个由李天浩下帖子请来的客人。

李天浩的金刀庄上,贺客已近五六百人了,但是他下帖子请来的客人不会超过十位。

有些人是交情太深了,用不着帖子,有些人则是交情不够,不便打扰,而客人自己来了,这类客人最多。

再有一些则是声望不足,或是年事太轻,也当不起一份请帖,所以大家都很想看看这位由帖子请来的客人。

王刚气度轩昂,但是只有一条手臂,也给人一种较为特出的感觉,再加上叶如倩和侯小棠的吹嘘,大家都对王刚表示很亲切。

这下却苦了王刚,因他不想引人注意的,但他却也留心到一件事,就是侯小棠似乎对他特别捧场。

尤其是介绍到几位使枪的名家时,侯小棠更是渲染他在枪上的造诣,似乎有心挑拨别人跟他斗一场。

王刚心中就更有底子了,他也知道,对方多少对自己有点怀疑了,毛病是出在梅庄,梅雪海曾经派了十几个人夜袭大杂院,而梅雪海自己则去算计叶如倩了。

可是到了最后,两起人都被砍了脑袋,悬首庄外。

这件事成了悬案,明白真相的只有一个王刚。

但那个秘密组织由于梅庄事泄,也会猜测到事情多少与王刚有关,所以侯小棠见了王刚,才多方示近,更想了解一下王刚的武功有多深!

王刚也打算好了,必要时就亮出自己黑龙的身份也不打紧,只要不泄出是騠骑营专事侦查那个秘密组织的身份,就无碍于他的工作。

黑龙王刚只是身上麻烦多一些,却是个黑道人物。这样至少不会涉及到官方去。

果然在他拜过寿后,就有人提出了要切磋枪法。

只是他没有想到,提出的人竟是李天浩自己。

他笑着说:“王老弟,听侯公子说你在枪法上别具心得,老朽这儿有几个使枪的朋友,他们也很好奇。

“老弟若是擅长别的兵刃,倒也罢了,但枪却是双手才能使得好的,老弟能以单臂使枪,他们实在感到新奇,希望能跟老弟切磋一下,开开眼界!”

王刚忙道:“晚辈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侯公子却认了真,晚辈只是一个走江湖卖葯的,那些把式也只是唬唬外行,如何能入名家法眼!”

侯小棠道:“王兄,小弟可不是瞎捧你的场,那是有根据的,听叶姑娘说,你曾经以一面铜锣,打倒了梅庄五六名剑手。

在座的有不少位都曾跟梅庄有过接触,不是登门做客,就是跟他们冲突过了,对梅庄剑手的分量也都清楚。”

王兄能打倒五六个,这份造诣已非一般走江湖者能比了,而王兄却自承较擅使枪,想必枪法上别有所长了。”

“我只是说为了卖葯的需要,经常要使枪弄棒,较为熟练而已,那些庄稼把式,只能唬唬外行而已!”

席中一个中年汉子,正是河间有名的宝马神枪余平。他笑着道:“这位王兄说得太客气了,枪在兵中称祖。

但只会冲锋陷阵,在沙场上施展,吾辈江湖人练它,本就是外行,兄弟也是使枪的,却不敢说是内行,难得高明当前,兄弟极想能领教一下!”

王刚心中暗叹,一定是此人在李天浩面前力请较量的。

余平自幼习枪,一枝枪上也的确有两下子,他又好胜,凡是使枪的名家,他都要设法去较量一下。

虽然他没吹嘘说把人家击败了,但是他也没说被人击败过,意气风发,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寿宴风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