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 五 章 玉女蒙尘

作者:司马紫烟

第十天头上,侯小棠接到京中急报,说家中有事要他快回去,他也只有放弃了找寻叶如清的活动,告辞回京去了。

等他走了两天,王刚找到了叶逢甲道:“前辈,据晚辈的判断,叶姑娘多半被移到京中去了,要救令媛,也是在京中较为方便!”

叶逢甲问道:“何以见得呢!”

王刚沉思了很久才道:“因为侯小棠走了!”

“他走了有什么关系?难道说他会有问题?”

王刚又沉默了一阵才道:“晚辈不敢说他一定有问题,但是有些迹象却不能无疑,晚辈研究过,那天的毒是下在寿桃中的!”

“喔!你能确定吗?”

“可以,那天中毒的人全吃过寿桃,有些下人却没有饮用过酒菜,这点已无可置疑,而那天惟一未曾吃寿桃的就只有他一个人!”

“可是他也中了毒呀!”

“前辈找到他时,他只是醉酒呕吐而已,却不一定是中毒,他平时酒量很好,何以那天才喝了几斤酒就呕吐了呢,可见他是存心装醉离开,好避免吃寿桃。

原本他的计划是只有他一个人不中毒,再来解救大家的,晚辈与前辈两个人得以及时发觉而解了毒,完全是意外,他只有伪装中毒来掩饰自己了!”

“那么他为什么要掳去如倩呢?”

“这必然是有原因的!”

他把受护国侯之托,侦查那个秘密组织的情形说了,又说了他破获梅庄的经过。

叶逢甲才恍然道:“如倩告诉我在梅庄险些为梅雪海所辱,也说了梅雪海是她杀的,可是那贼子的首级又和庄丁们放在一起,老朽十分纳闷,原来却是老弟动的手脚!”

“晚辈根据线索找上了梅庄,早就在注意他们了,解救叶姑娘,那只是适逢其会而已。邱侯爷已经得到消息,说那个秘密组织会在李老英雄的寿辰上有所行动,晚辈就是来观察防备的!却没想到还是被他们得手了!”

叶逢甲道:“掳去如倩,还可以说是要了解真相,但是他们开那个玩笑,又是为了什么呢?”

“晚辈想一定会有其他目的的,只是目前不得而知,也不知道将要提出些什么条件,或使用什么手段!”

叶逢甲长叹一声道:“我最近看过几个朋友,他们似乎也有点风闻,说是有批人在想作一番大举动,正在网罗各种人才,问我是否也接触到他们!”

“前辈是否更深入问过他们?”

“我随口问过,也没在意,因为那些人得来的消息太笼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我也没放在心上!”

王刚叹道:“这个组织的主持人自号百花主人,倒是有几分眉目了,晚辈根据最近破获的一些资料看,他的所属分站都是以花为名的,这未尝不是一个线索。”

叶逢甲皱眉道:“这太笼统了,天下以花为名的地方太多了,不可能都与他们有关吧!”

“这当然他们的目的大概也是想借此扰乱侦者的注意,要是我们对每一个以花名为名的地方都去侦查的话,不知要浪费多少人力了。

邱侯爷所领騠骑营的人员虽多,也无法负担这么大的浪费,所以我只能消极地盯住一些已知的线索活动。

但是我怀疑的侯小棠却不会有错,他的姑母是那个秘密组织的重要人物,他们全家恐怕都有份!”

叶逢甲道:“这一个组织居然连京师显宦都包罗在内,势力已大得惊人,他们的目的又何在呢?”

王刚道:“梅庄内私藏几万斤火葯,还养着一批铸造火炮的工匠,前辈应该想得到他们是想干什么?”

叶逢甲大惊道:“难道他们是想要谋叛造反!”

王刚叹道:“假如是寻常小案子,就不会牵动到邱侯爷的騠骑营专案来对付了,邱侯爷早在两年前就开始注意这个组织了,却一直没什么进展,最近总算摸到一点头绪,找到一两个较为重要的人,但是仍然无法找到主谋者。”

“假如他们有这么大的图谋,就绝对不是江湖人所能主持的了,你们该在当朝权贵中去找!”

“邱侯爷正在往这个方面追索,只是不太容易,朝中显贵权宦,已结党翼,由来已久,几乎已蔚为风气。现在,朝中已有几个势力集团,看起来哪一个都有可能的,但找不到确切证据前,哪一个都不能动。”

叶逢甲轻叹道:“这个集团既然有意大举,就不该在江湖人中间搅起风波,江湖人最忌讳与官府打交道!”

王刚叹道:“盛名如前辈者,会说这种话,但有些人却不这么想,他们技艺未臻顶端,名声未及显闻,但又不甘寂寞,不肯居于人下,雄心勃勃,就容易受他们利用了,还有一点是江湖人穷的多,人穷则志短,谋求富贵之心就会急切,就会受他们利用了。”

“问题是他们要江湖人干什么?江湖人桀骜不驯,脾气大,又不肯听话,只会惹麻烦,却办不成事!”

“那也不见得,江湖人有武功,以十可当千百,勇不畏死,可以当死士,那个组织的野心大,势力尚不足以吞并天下。

他们就只有运用死士来胁迫那些不合作的人,也可以用来刺杀那些反对的人,流血五步,伏尸一人,就可以把问题解决了!”

叶逢甲脸色转为沉重,点点头道:“不错,对方掳去了如倩,大概也是看上了我和樊飘零的两支剑可资一用。”

王刚道:“到时候,他们以令媛的生死相挟,前辈和樊大侠是否会为他们出力呢?”

叶逢甲道:“这个老弟可把我问住了,我实在难以回答,因为我仅此一女,自然不希望她有什么意外。

但与大义违背的事情,我会考虑一下,可是樊飘零就难说了,他对如倩的宠爱尤甚性命,为了如倩,他什么都可以做的。

若是他被人拉去了,我也只有跟着下水了,我能不要这个女儿,却不能放弃这个朋友,因为我亏欠他太多……”

王刚对于这个倒是没话说了,叶逢甲与樊飘零是生死交情,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不能去勉强他一定要如何?

叶逢甲也很通情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王兄,你是一条好汉子,尤其是膺受邱侯爷重托,办这件案子,我对你更是钦佩,在可能范围内,我一定给你全力支持。

现在,我也相信小女被移送到京师去的可能性极大,但是,我现在却不能去,因为小女是在此地丢的,对方如有什么条件,也一定是在此地找我提出!”

王刚道:“我想他们很快就会跟前辈接触的!”

叶逢甲点点头道:“是的,我的判断,掳去小女,一定也是为了我与飘零,所以我不急,等人开出条件后,我再斟酌情形。

老弟要到京师去侦查,我也很赞成,对方的重点在那儿,到那儿去,也较为有机会找到线索。

至于我小女的事,老弟倒不必太急切,能有消息。通知我一声就好,我相信对方的目的不是要杀害她……”

王刚有点失望,他原是希望叶逢甲能帮助他一起去追索叶如倩的下落,进而追出那个百花主人的,

但是看叶逢甲的意思,似乎很不愿搭上官方的关系。

当然,对方是江湖上的绝顶人物,身份清高,是不便跟六扇门扯上关系的,因此他只说道:“晚辈当得尽力,前辈如有什么消息,可以写张条子密封了,到城里的恒泰茶庄,买一两雨前,一两红茶混合包起来,把字条交给他们,他们就会用最快的方法把消息送到的!”

叶逢甲笑道:“騠骑营的耳目分布很广呀!”

王刚道:“那是一个专司通信的地方,我办的是专案,手下只有几个人,直接与邱侯爷联系的,对外身份是秘密的。

前辈在条子上,只要说交给黑龙就行了,不必指名要找谁的,晚辈的身份,也请前辈保密!”

叶逢甲笑道:“这个老弟尽管放心,我也混了多少年江湖了,这点轻重总是有的,出了此地,我就忘了我们所有的谈话,绝不对第三人道及。”

王刚离开了通州,带了大部分的人手,一脚就来到了京师。秘密进人了侯府,跟邱光超商议了一阵,出来后却没有什么积极的行动。照样在大永安寺前广场上设场卖葯,他是在等待着。

没有几天,第一个消息来了。

消息来自顺义龙虎镖局的总镖头开山神拳查子杰。他是少林寺门下的俗家长老,门下弟子众多。

龙虎镖局是顺天府地面上第一大镖局,因为他有少林派做后台,江湖上谁也惹不起他,而他的人缘又好,没有倚势而骄,对人十分谦恭有礼。

所以他的镖局十几年下来,连小岔子都没出过。

但他还有一个极为隐密的身份,他是騠骑营的中路员。

护国侯邱光超曾经拜在他师父门下学艺,他们算是同门的师兄弟,师弟请他帮个忙,师兄自然义不容辞。

查子杰也是李天浩的座上贵宾,那天也中了毒,将养了三天才好,回到顺义后五六天,他感到不舒服,用功时无法凝聚内气。

他夜上少林,请藏经楼主持大方上人为他诊断了一下,才知道他体内藏有一股不知名的毒素,仅知道十分厉害,可以致人于死命。

大方上人是他的师叔,医道十分高明,却解不了他的毒,可见那个施毒的人更为高明。

查子杰不动声色回到镖局,才有一个人来拜访,那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人,但却是百花主人的代表。

他开门见山,直接告诉查子杰中了百花主人的百花追魂散,那是一种很厉害的剧毒,若没有独门的解葯,七日断肠而不治。

解葯也是暂时性的,可以维持七天的功效。

每隔七天,必须再服一次。

来人带了第一次七日份的解葯,以及百花主人的一封私函,措辞十分客气,说是久仰盛名,故而敬邀合作。

本门势通朝野,不日将有壮举,事成之日,富贵王侯可期,亦为吾江湖辈中人扬眉吐气一番,盟单一纸,请于来人当面歃血亲署,嗣后每隔七日,必遣人致上解葯……

查子杰别无选择余地,只有乖乖地咬破手指,签下了一纸入门的盟单。换来了七日份的解葯。

王刚看了查子杰的报告后,叹道:“果然不出我所料,我早就想到他们不会如此轻易了事的,果然别有阴谋。”

他想了一下道:“侯爷,那天去贺寿的人中,跟你有关系的人有几个?”

“有直接联系的有三个,他们的名气不若查子杰,百花门只是派了个人去接触,没有那封私函,但提出的条件却是一样的,也是要他们签署血盟单后再给解葯!”

王刚道:“那是一网打尽,人人有分了!”

邱侯爷道:“是的,恐怕只有你,叶逢甲跟侯小棠三个人没有中毒……”

王刚道:“不对!我还带了一批人去,扮作杂役下手,他们一也中了毒,但是服下解葯后就好了,没有再次中毒的现象,百花门也没找人再去联系呀!”

“这当然是因为他们的地位不够重要!”

“这个我知道,但是他们何以能避免再次中毒呢,他们中的毒一样,服的解葯也一样,何以事后却能安然无事呢?可知查子杰他们是另外又中了一次毒!”

邱侯爷道:“还是贤弟细心,我竟没有想到这一点,那么贤弟对这件事,又是如何看法呢?’”

王刚想了一下道:“我知道了,是那两个大夫,当服下解葯后,虽是解除了毒素,但是大部分的人还是衰弱不能行动。

侯小棠派人到城里请了两个大夫回来,还找了两家葯号,用车子把葯材带来,为大家清除余毒。

因为人太多了,大夫开好葯方后,依中毒情形轻重,分成了。甲乙丙丁四张单子,病人一经诊脉后,大夫就分归入四类,自行到葯房去领取葯汁来饮用!”

“难道那些方子有问题吗?”

“方子没问题,的确是清肠解毒之剂,而且还十分高明,所以我也没去留心,但是一些地位较为重要的人,也就是所谓的贵宾,则是佣人们去葯房里端了来侍候喝下的,最大的可能就是这时候动的手脚!”

邱侯爷也点头道:“不错,他们下毒于先,解毒于后,谁也不会想到他们会再来一次的!

而且我也想起来,如查子杰等贵宾们所服的,都是甲字号方单的葯,那与其他葯方的性能并没有大大的差别。

只是加了几味贵重的补葯而已,在人情上说,对贵宾们较为礼遇,也是人情之常,大家都忽略了!”

“那些大夫和葯房都是侯小棠找来的?”

王刚道:“是的,他祖籍通州,在老家还有祖宅地产和一些生计,大夫是属于葯房中的,一应侍奉医护的人员,都是他从葯号中调来的,而葯号就是他家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玉女蒙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