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 六 章 两情相依

作者:司马紫烟

王刚住在这儿十分安全,山上只有一条路,山口离他住的地方有一里多。

山路口上有两家居民,那已经是騠骑营早经安排好的线民,可以为他控制行踪,若有人上山,会及早通知他。

到了庙门口,王刚把叶如倩请了下来,到他住的屋里,叶如倩一下子扑倒在他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这个刚强的女孩子,现在已没有了任何骄傲,像是个受尽了欺凌的小女孩,突然看见了亲人,一下子把所有的委屈都泄了出来。

王刚等她哭了一下,才轻轻地拍她的肩膀道:“好了,叶姑娘,你已经平安地出来了,这次你受了很多委屈,但总算一切都过去了!”

叶如倩哭了一阵后,慢慢地安定了下来,拭拭眼泪道:“大哥,我遭遇的一切,你都知道了?”

王刚道:“我不清楚,但是你被送到东宫别府后的遭遇,我是知道的!”

“以前的事我也不知道,连我怎么到那个地方去的我都不知道,我醒来已经在那个地方了,那真的是东宫别府,那个男人果真是太子了!”

“难道你还不知道?”

“我不知道,别人告诉过我,我也不相信,假如他真是太子,我就能确定另一个该杀的家伙是谁了?”

王刚心中一动,已经有了底子,忙问道:“谁?”

“侯小棠,这个该死的畜生,就是他出卖了我!”

“他怎么会出卖了你呢?”

“他在外面跟那个太子谈话,告诉太子如何算计我,我装着昏倒失神,其实我都听见了,从声音中,我听来像他,现在可以确定是他了。

因为他在跟我谈话中,经常跟我提到他与当今太子颇为投契,甚至于说到太子很喜欢击剑,极力要找个能武的女伴。

这个女伴将来可能有贵妃之望,还问我是否有合适的女伴可为推荐,想不到他却拿我来做人情了!”

王刚叹了口气道:“你倒是错怪他了,把你送给太子并不是他做的,他是回到京师才知道你在太子那儿,把消息通知我,救你出来的也是他……”

叶如倩道:“他自己为什么不能救我?还害我多受了几天罪!”

“以他的家世和处境,他是不能去开罪太子的,他父亲的前程,他自己的未来富贵,都在太子身上。”

“这是一对畜生,我非杀了他们不可!”

王刚只有道:“叶姑娘,这可冲动不得,你逞一时之愤,他们不打紧,但令师和令尊就会受到牵连了,杀死皇族要株连九族的,何况是太子呢!”

“那我就白白的受他们欺凌了?”

王刚叹了气道:“姑娘是个明理的人,想必能明白有些事情是无可奈何,只有认命的,一定要追求公道,也只能找那个把你送到太子府去的人!

姑娘被劫的同时,还发生了很大的事,姑娘听了,想必能平心静气地接受一切了,跟别人比起来,姑娘还算是幸运的!”

他把通州金刀庄上所发生的事详细地说了,也把自己的秘密任务,以及百花门的下毒措施详详细细地说了。

叶如倩睁大了眼睛,无限惊讶地道:“这么说来,梅雪海和侯小棠都是百花门的人了?”

“梅雪海是肯定不会错了,侯小棠的姑母侯君琳也能确定了,侯小棠则只是涉嫌而已,还不能确定!”

“怎么不能确定,种种迹象都显示他太有问题了!”

“是的,那只能证明他的嫌疑很重,却没有一项直接的证据证明是他干的,騠骑营办案子一向很慎重,绝不会去冤枉哪一个人的!”

叶如倩不禁默然,片刻后才道:“至少大哥也该警告我一声,不让我跟他接近的!”

王刚苦笑道:“我是到了通州才知道有这个人的,那时你们是朋友了,再说,他并没有什么嫌疑,一个浊世翩翩佳公子……”

叶如倩恨恨地道:“大哥,别再提这七个字了,我认识了几个佳公子,都是些人面兽心的畜生!”

王刚默然,叶如倩一叹道:“以前是我自己的知识太浅陋,受过了几次的教训后,我懂得了很多事,何况我已经是个残败之身,也没有值得骄傲的条件了!”

“姑娘别这么说,你的遭遇是那个百花门主人的阴谋造成的,那无碍于你的冰清玉洁!”

“恐怕也只有大哥一个人这样想罢了!”

“姑娘!别人怎么想都没有关系,重要的是你自己,只要你认为自己是纯洁的,谁也不敢看不起你,若是你自己先看不起自己,别人对你再尊敬也没有用!”

叶如倩低头沉思良久后,才低声道:“大哥,你不会因而看不起我吗?”

“这是什么话,在我心中,你永远是像仙女一般的神圣和纯洁美丽!”

叶如倩目中神色一湛道:“谢谢你,大哥,我对大哥一直是十分尊敬的,但是我对大哥的消沉不无遗憾。我并不像一般女孩子那样的爱好虚荣,但是我也希望一个有才华的男人,能不负此生轰轰烈烈的成就一番事业。我所说的事业并不是指富贵荣华,但总要是一些有意义,而且使人尊敬的事,大哥,我这种想法不是热衷功利!”

“我知道,你的想法很正确!”

“你是黑龙王刚,我并没有看不起你,我是个江湖人的女儿,看法不与世俗相同的,但是你要卖葯流浪终生,我实在很难苟同。

现在知道你是为着一个可敬的目标在努力着,我真有说不出的高兴,以后我要尽一切的力量来追随你、帮助你!”

终于,王刚多了一个新的伙伴。

王刚与护国侯邱光超是分开来调查的,护国侯调查那些人再次中毒受制的情形,却没有什么效果。

他把侯家葯局的医生,跟抓葯,熬葯的伙计,都个别地找来,秘密地问讯过。

那些人几乎都没有什么嫌疑,处方单分甲乙丙丁四号,每一张方单全找来了,上面所开的葯方都是消毒清肠,补神益本的葯材,没有一点问题。

那些伙计则照方抓葯,也没有任何问题。

叶如倩先到通州来探视老父和师父,老人见到爱女和爱徒无恙,两个都很高兴,得知她的遭遇后,两个老人也只有尽情地安慰她,没有再作进一步的表示。

樊飘零很生气,说是要去割下太子的头颅,反倒是叶如倩把他劝阻住了道:“师父!算了,王刚大哥说,太子是个糊涂虫,受人摆布而不自知,您去杀了他,说不定还是百花门最希望的事。”

樊飘零瞪着眼道:“这是怎么说?”

叶逢甲道:“飘零,这是对的,你想想,那个百花主人能交通权贵,暗藏大批的武器、火葯,计划私铸火炮,你可以了解他的目的,必然是起而攫夺江山。

皇帝年事已高,太子又是他惟一的嫡嗣,自然也是必须除去的对象,人家把倩儿安排给他欺负,目的正是要刺激我们行凶!”

樊飘零道:“那就算了不成?”

叶如倩道:“不算又如何,民不与官斗,好在倩儿只是身子受辱,但王大哥不计较这些,那就与我无损!”

樊飘零道:“王刚那小子愿意娶你了?”

叶如倩低下头道:“他还没有表示,目前他正在忙着侦查百花门的事,但是他非常的喜欢我,这是我能感觉到的,因此我想,等他忙完了这事后,他一定会娶我的!”

“你自己对他如何呢,是否也喜欢他?”

叶如倩道:“是的,倩儿一开始就很尊敬他,只是没有想到要如何,那是因为他太消沉,好像准备走江湖卖葯终此一生了,跟我的志趣不合,现在知道他在从事这么一件有意义的工作,倩儿以为他是个可托付终身的人!”

樊飘零道:“他的年纪好像大一点!”

“不!三十五岁在一个男人而言并不大,何况倩儿也二十五了,不算小了!”

樊飘零道:“我总觉得他配不上你似的!”

叶如倩有点伤感地道:“是的,他虽然相貌堂堂,但并不英俊出众,何况还少了一只手。但是他却是个大丈夫,是个君子,对我温柔体贴、了解、能细心照料我。

这才是一个女人所需要的,以前,我选择对象,老是要找英俊多才,而且还要高高把我捧在上面的……”

樊飘零道:“你够资格要求的,剑王之女,剑圣之徒,而你又这么美丽!”

“师父!我只是不太难看而已,比我美的女人还多得很,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胡说,你的技艺、你的家世,却是人所不及的!”

“师父!也许是吧,所以那些人是为了我的技艺和家世来接近我,不是为了我这个人,只有王大哥,才是真正喜欢我这个人。

他的武功比我高,他对您和爹很尊敬,但不会特别巴结你们,黑龙王刚的声望虽不如你们,但绝不比你们名气小!”

樊飘零叹口气苦笑道:“倩儿,你认识了一个王刚,你爹和师父都不是玩意了!”

叶如倩拉住他的膀子道:“师父,您明知道倩儿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是事实,王刚接受我,不因为我是您的弟子或爹的女儿,他喜欢我是因为我这个人,这种喜欢才是真正的喜欢,他是真心对我好!”

樊飘零笑道:“好了!我也没说他不好,不过在师父心中,你是天上的仙女,谁也匹配不上的。”

叶逢甲轻叹道:“倩儿,我跟你师父都很关心你的终身,但我们从不干涉你的交往,因为我们希望你能找到一个你自己喜欢的人。王刚那条汉子还算不错的,既然你也喜欢他,我们都不会反对。不过,今后,你可要收收心,不能再像以前那么野了!”

“我知道,我再也不会像以前那么无所事事,到处乱跑了,我要帮王大哥侦察百花门,消灭他。对了,师父,您有没有中毒?”

“没有!我那天中毒之后,就没有什么不适现象,也没有人来找我联系,要我加入百花门!”

“李老伯呢?”

“我不知道,看来也不像中毒的样子!”

叶逢甲道:“也许有人跟他接触过了,他不告诉我们而已,这种接触是十分秘密的,最近我发现他不大对劲,脾气变得很暴躁,心情郁闷,经常半天不说一句话!”

樊飘零道:“小弟前两天也是这个样子的!”

“你跟他不同,因为你本来就是这个性情,他却是个乐天派,整天嘻嘻哈哈的,最近却像是变了个人!

我一直猜不透原因,倩儿这么一说,我才想到,他多半是受了禁制了,所以才会如此的!”

“李天浩难道向人屈服了?大丈夫有死而已,他也一大把年纪了,还有什么想不开的,换了我……”

“飘零,他不比你,你是孤身一人,他却是有家有眷的,身上还背着一大串的性命呢,那些人一定也中了毒!”

“他的家人自己会决定生死,他多年侠名,却不应该怕死而向邪恶屈服的!”

“你怎知百花门一定是邪恶的呢?到现在为止,百花门并没有做出什么邪恶的事呀!”

“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控制人就是邪恶的,何况他们私藏军火,暗植党羽,用心已很明显!”

“那只是一种手段,成大事者不择手段,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成则为王,败则为寇,历史上的善恶正邪,都是以成败来论的!”

樊飘零愤然道:“我是江湖人,江湖人是不以成败论英雄的,谁要是以生死相迫,要胁我做不愿做的事,我就不吃这一套!”

叶逢甲笑道:“或许就是因为你是这种死硬派,所以百花门才没有找上你,但是你也不能用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像天浩老哥,他若是为了自己,断然也是不惜一死的,可是他还有一大家的人。

对方要的是他,不是他的家人,若是他拼将一死,人家不会送解葯来救他家人的,所以他纵然与人妥协,也是情有可原……”

樊飘零用拳一击桌子道:“不管怎么说,我一定要跟这个百花门主周旋到底!”

叶如倩忙道:“好极了,王大哥的意思也是请您二位老人家多予协助,他说这是次非常事件。

百花门志在谋取天下,却又把江湖人网罗在内,分明是想利用江湖人帮他们去进行某些不法意图,那是件很可怕的事!”

叶逢甲道:“协助他是可以的,只是我们可不能加人騠骑营,虽然邱侯爷为人四海同钦,但毕竟是六扇门中的,江湖人跟六扇门中搭上关系,我们就难以见人了!”

叶如倩道:“那当然,连王大哥也不是正式属于騠骑营的,他只是暂时兼了特别小组的提调身份,调用了全国各地的干捕,单独成立一个部门,等这件事了了之后,那些人都要回到自己的地方去工作,王大哥也重入江湖!”

叶逢甲道:“这下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两情相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