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 七 章 西路总监

作者:司马紫烟

那两人十分凶狠,用长矛比着肩道:“这是私人产业,禁止闲人进入的,你们快出去!”

王刚却冷冷地道:“既是有主的产业,那倒好说话了,把当家的人找出来!”

一个汉子鼓起怒目道:“干什么?”

“你们这儿豢养恶犬,咬死了一个人!”

汉子微怔道:“什么时候的事?”

王刚道:“昨天下午,在山口咬死了一个牧牛的小孩儿,你可别说没这么回事,有人看见的!”

汉子道:“那已经赔了他们五十两银子!”

王刚冷笑道:“人命关天,岂可私下了结?”

汉子也冷笑道:“那个小孩子闯入私家物产,咬死了也是活该,本庄赔他五十两,只是尽道义的责任,告到官里也怪不到我们!”

王刚道:“官司可不是由着你们自己解决的,苦主告到官里,要你们当家的去对质听候宣判!”

汉子道:“当家的不在,哪一天开堂,本庄自然会有人去料理的!”

王刚道:“说得轻松,我今天来锁人的!”

“锁人锁到石榴庄来了。吴知县好大的胆子!”

王刚道:“我知道你们神通广大,势力通天,这次苦主可不是告到县衙!”

“尊驾是哪一处衙门的?”

“騠骑营!”

两个汉子又是一怔,然后一个又摇摇头道:“騠骑营是哪一处衙门,没听过!”

“騠骑营专管寻常衙门管不了的事,朋友,看你们也不是能做主的,还是闪开点,别妨碍我去抓人!”

他拨马要往前走,那两人连忙用枪逼住道:“你别乱闯,不管你是哪处衙门,到了这儿可抖不起来,这是兵部侯侍郎家的产业!”

王刚长鞭一卷,啪的一声,击在那人的手臂上,连人都卷了起来,被抛开了一边。

王刚已策马冲向庄中,另一个汉子操起长矛就向王刚的背后刺去,叶如倩长剑一格,把那一枪格开了。

王刚在马上伸手挥鞭,看都不看,长鞭倒卷,啪的一声,落在那家伙的脸上。

那个汉子被打得飞跌出去,脸上也开了花。

王刚沉声道:“阻扰官差,于律可以格杀不论,故念无知,略施薄惩,下次招子放亮些!”

外面这一闹,村子里的人都出来了,居然有十几个之多,而且个个都是身形利落的好手。

那个飞天鼠史元亮也在人群中,王刚是认得他的,冷笑一声道:“史元亮,你好大的架子!”

史元亮高高瘦瘦的,居然穿着长袍,一副绅士之状,他拱手笑道:“原来是王大侠和叶姑娘!”

叶如倩在金刀庄上也见过他,只是不知道他的姓名而已。

因此也道:“史总管,想不到你的金面还真难见,这是你的产业?”

史元亮赔笑道:“小的哪有这么好福气,产业是侯公子买下来的,小的只是代为管理而已!”

王刚道:“可是在县署所登录的物主却是你!”

“那只是由小的出名而已,拿钱出来的是侯公子!”

“他家置产,怎会要你来出名呢?”

“事情是这样的,侯公子看中了这一片石榴园!”

叶如倩冷笑道:“他买下干吗?满山的石榴也不摘取,放在那儿任之霉烂!”

“侯公子是准备等五六月榴花开时,到这儿来赏花。倒不是在乎那些石榴,可是任意摘取,恐怕那些顽童把枝桠都折断了,所以雇了十几个人在这儿管着!”

“也养了十几头恶犬,在这儿咬人?”王刚喝问。

“王大侠言重了,这半片山都是侯府私业,纵有十来个人也难以照管,所以才养了几条狗,帮忙驱散一些私自侵人者。”

他接着又道:“这儿的县令是侯大人的门生,若是侯公子自己表示要买下这片产业,恐怕那个县令会过分巴结而压低售价叫人家吃亏,所以才寄在小的名下!”

“你要是日后不归还,他岂非全无办法了!”

史元亮笑道:“小的有几个脑袋,敢去侵夺侯司马大人的产业,何况小的还签了一份债券在侯公子那儿。声明买地的银子是向他借的,日后若还不出银子,就把产业折给他,小的自然没有几十万两银子来买下这片山地,因此这片产业的真正主人还是侯公子!”

一席话实在掩饰得很好,王刚冷笑一声道:“史总管,目前这产业是你的名下,而你也住在这里,出了事,只能找你,找不到侯公子头上!”

史元亮道:“那自然,小的兼此间总管,在这儿出事,自然也是小的责任,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的狗咬死了一个人,人家告下来了!”

“哦!那个牧儿私自闯入山林,还弄断了几棵树,小的见他是为了追牛进来,乃无心之失,不但不要他们赔偿,还给了他们五十两银子。想不到他们居然倒打一耙,告起我来了,真是好人做不得。好在我昨天已经把经过情形写了下来,有他老子的画押,接受和解的!”

王刚冷笑道:“一条人命,岂能私下和解的,再说死者的父亲不识字,他说那五十两银子做后事的,他以为是收据,才画了个十字,那可作不得数!”

史元亮道:“不作数也没关系,反正他的儿子侵入私地是事实,到了公堂上不怕他作怪!”

王刚道:“他是告到了騠骑营,可不是告到县行公堂,我是来提人去对质的,现在你跟我走一趟吧!”

“这是地方衙门的事,跟騠骑营无关!”

“史总管,你想必知道,衙门管得的事,騠骑营都能管,县衙管不了的事,騠骑营也都能管!”

“那就叫騠骑营出具公函来好了,小的把公函转给侯公子,找他交涉去,小的只是受命办事!”

“若业主是他,自然找他理论,但登记业主是你,只有找你说话了!”

“找我也行,叫騠骑营的人来好了!”

“我就是,我就是騠骑营特委的都统领,除了邱侯爷之外,我有权指挥调度任何人,我就来请你跟我走一趟。这是我的身份证明,你过目一下就跟我走一趟,别跟我说要什么文书逮捕令,騠骑营有权便宜行事,不兴这一套的!”

他递过一块金质的牌子,上面镌刻着王刚的职衔以及职权,还有騠骑营的特殊标识,那是无法伪造的。

史元亮看了一遍,脸色大变,讷讷地道:“原来是王大人,失敬失敬,请里面坐!”

“不必了,我来的时候,也曾遭遇到那群恶犬的围攻,在私人的产业上是可以养狗的,但必须在外面立牌警告,更必须有人随同在一起,以防止伤人。你们这些手续都没有做,就有纵兽杀人之罪,所以我现在正式逮捕你!”

史元亮惶然道:“王大人,大家都是熟人,何况您跟侯公子还是好朋友,一切多望成全!”

王刚道:“再好的朋友也包庇不了人命官司,不过你可以放心,到了那儿,你一定会得到公平的处置,该负多少责任,绝不会冤枉你!”

史元亮道:“王大人,小的妻子新产,乏人照料,此地又都是男工,不便照应产妇,王大人请先回去,告知地点,小的明天自己去报到!”

王刚道:“不行!今天你就要走,你妻子我会派人来照料,绝不会亏待她!”

史无亮朝左右望了一望,但见那些大汉们个个脸无表情,也不作任何表示。

他只有可怜兮兮地道:“那小的到屋里去关照小的浑家一声,再跟大人上路!”

这个要求王刚倒是不能拒绝,沉吟片刻才道:“好!如倩,你跟他进屋去,看好他,别让他跑了。

史元亮,你放心,你只是犯了管理不严,纵兽伤人至死的罪,也不是你自己杀人,我只带你去对质一下,若是事情确如所言,我会立刻放你回来的,你可别打什么糊涂主意,把自己越陷越深!”

史元亮可怜兮兮地道:“小的知道!”

他转身向一间较大的屋子行去,叶如倩立刻下马跟在他后面。

王刚则在外面监视着那群大汉,他们一个个都木然没有表情,但是王刚却看出他们都有着不怀好意的企图,暗中也在戒备着。

忽然屋中发出了一声惨呼,接着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叫道:“杀人了,你们快来呀!女强盗杀了我家汉子!”

王刚连忙窜进屋子,但见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头发蓬松,衣衫不整,还敞开了胸襟,露出一对奶子,一边的炕上还有个婴儿。

史无亮胸前一个血洞,人却倒在地下,叶如倩一手持剑,一手执着柄匕首发呆。

匕首上鲜血淋漓,王刚忙问道:“如倩,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把史元亮杀了?”

叶如倩道:“我没杀人,是她杀的,而且还把匕首对我掷过来,我才抄到手中,她就叫了起来!”

那妇人叫道:“放屁,我会杀死自己的汉子,再说我生产才二十多天,还没满月,哪有力量杀人?来人呀,他们把老史杀了,刀还在那个女的手中!”

叶如倩气得冲上去就刺道:“你这个恶婆娘,人明明是你自己杀的,居然敢诬赖我!”

那妇人往后一滚,倒在炕上,就手抱起婴儿,对准她剑上迎去,叶如倩连忙抽回剑来,可是那妇人却把婴儿抛了出来,势子很疾,迎在剑刃上,一下子把婴儿刺穿了,还挂在她的剑上。

那妇人又大叫道:“不得了,女强盗又把我的女儿杀死了。你们快把他们抓起来!”

叶如倩连忙伸手托住了那婴儿,慢慢地把剑抽出来,可是一剑由背后刺透前心,婴儿张嘴哇哇大哭,血流如涌,眼看也活不成了!

叶如倩急得连眼泪也流出来道:“王大哥,你是看见的,明明是她把孩子抛在我剑上的!”

那妇人在床上跳着脚叫道:“你放屁,我会把女儿抛在你的剑上让你杀死,这话有谁相信!”

她大叫着跳着,要人家把他们抓起来。

这时有五六个汉子都拿着兵刃进来了,一起冷冷地看着王刚,其中一人道:“史大嫂,别急,这位王大人是官差,官大得很!”

妇人叫道:“再大的官也不能杀人呀,这还有王法了吗?各位兄弟,你们可要替我做主!”

那个汉子道:“你别急,王大人会做主的!”

他又向王刚道:“王大人,我不知道你这个官有多大,但我们史老大是见过世面的,他对你十分恭敬,想必你的官不小!”

王刚知道已经陷入了一个阴谋中,倒是十分冷静地道:“我这个官可大可小,因为騠骑营是一个很特殊的衙门,见官大一级,哪怕是地方督抚,我亮出身份,都有权利命令他们,但是我若不亮身份,就与平民无异!”

那汉子道:“这好极了,你带来的这个女伴,杀了我们史老大父女,该是怎么说,史老大不去说了。

这位女差官是押他进来的,或许他有什么犯法的举动,企图反抗或逃走,女差官有权杀他,但他的女儿还不满月,既不会走路,也无力反抗,似乎没有理由要杀她吧!”

叶如倩大叫道:“史元亮是他老婆杀的,这婴儿也是她丢到我剑上来的!”

那汉子冷笑道:“史大嫂会把自己的女儿丢到你剑上,天下有这种母亲吗?这是他们第一胎的女儿,史老大死了,这恐怕也是最后一胎了,王大人,你在场目睹的,你相信这种事吗?”

王刚淡淡地说:“我不相信天下会有这种母亲!”

叶如倩一怔道:“王大哥,你怎么也这么说!”

王刚却摆摆手,示意叶如倩不要心急。

王刚又道:“我确实难以相信天下有这么狠心的母亲,但是这个女人真是史元亮的老婆和这孩子的母亲吗?”

这话一问,使他们那批人都呆住了。

那汉子顿了一顿才道:“王大人这是什么话,史大嫂……”

王刚道:“我不管她是什么大嫂,但是我确信她不是史元亮的老婆,我来以前调查得很清楚,史元亮在金刀庄当了几年管家,没听说他有老婆!”

他也是随口乱唬的,但他确知道这个女的不是史元亮的妻子。他知道叶如倩不会说谎,这个女的杀死了史无亮。

因为他们不能让史元亮到騠骑营去问口供的。但不管是多凶狠的女人,总不会自己亲手杀死丈夫。

他这一唬还唬住了,那汉子道:“史老大早就成亲了,嫂子放在乡里,最近才接了出来!”

王刚冷笑道:“史元亮几乎不回家,这孩子从哪儿生的,你们这一伙人问题多多,在我面前打过门还差得远呢!”

那个大汉呆住了。

倒是那个妇人撒泼地道:“那是老娘跟别人生的,但是史元亮自己都不计较,关你什么事,他认了账,就是他女儿!”

王刚冷笑道:“很好!就算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西路总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