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 八 章 突围而出

作者:司马紫烟

叶如倩正在烤肉的时候,王刚去忙别的了。

叶如倩把两条狗腿烤得又透又香时,王刚也忙完回来了,一个人一条,津津有味地吃着。

王刚笑道:“幸亏你父亲爱吃狗肉,你也养成了爱吃狗肉的习惯,有些女孩子闻到味道就会吐,那可就惨了!”

叶如倩笑道:“你认识很多女孩子吗?”

王刚道:“不少,出门在外,总免不了会有接触的!”

“都是些怎么样的女孩子?”

“各种的都有,有大家闺秀,也有小家碧玉,更有不少江湖侠女,和风尘中的女郎!”

“你跟她们都很要好吗?”

王刚笑笑道:“有些很不错,有些则是泛泛之交,有些是逢场作戏,有两个女孩子想要嫁给我!”

“哦!是怎么样的女孩子?”

“是真正的大家闺秀,父亲做过大官退休了,她们是双生姐妹,同时钟情于我,姐妹两个相约私奔来找我!”

“那不是很好吗?一箭双雕,艳福无穷!”

“只可惜我无福消受,又把她们送了回去!”

“为什么?难道你不喜欢她们?”

“那时我还没洗手,还是个大盗,但我从不劫色,她们被一群山贼劫到了山寨,被我碰上了,把她们救了出来,她们就因此而钟情!这份感情太荒唐了!”

“怎么是荒唐呢!由感激而生爱也是很自然的!”

“不是那样的,她们只是把我当作个见义勇为的侠客,一时冲动之下才生的感情,她们既不会武功,也没出过远门,只是一番好奇刺激而已,说是要追随我浪迹江湖,这不是开玩笑吗?”

叶如倩笑了一笑道:“女孩子有时候是很执着的,她们肯回去吗?”

“起先是不肯,结果我每人打了一顿屁股,点了她们的穴道,硬是送回去,交给她们的父母严加管教!”

“大哥,你也太残忍了,干吗要这样子对待她们呢!”

王刚一笑道:“大家闺秀、千金小姐并不是每个都娴静知礼的,这两个丫头就是欠揍的。我送她们回去时,她们还是寻死觅活,非我不嫁,我只好对她们说,要她们等我三年,三年后我再登门去求亲!”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

“五年了!”

“那你就太不应该了,害人家等这么久?”

王刚笑道:“她们没等,一年后就双双出嫁,嫁的是两个官员人家子弟,三年后我再度访问她家时,其中一个已经有了孩子,见了我很不好意思!”

叶如倩吁了口气道:“假如她们真的还在等着你呢?”

“不会的,我知道她们嫁了才去的,假如她们还等着,我就不去了!”

“那你不是存心骗人!”

“不是骗人,她们的父亲很明理,跟我成了忘年之交,并不反对把女儿嫁给我,但我知道不适合。

我跟她们的父亲说好了,如果她们矢志守定我不嫁,要她们多等一年,四年后,她们如果还是不变心,我一定去下聘迎娶!”

“为什么要这样子呢?”

“三年是约期,多加一年是看她们的决心,三年后我没有如约而去,是免得她们为约言所约,假如她们还是不易其志,足见是真心爱我的,可是她们连一年都守不住!”

“她们都很美吧?”

“不算丑,现在是京师有名的十大美人之首,一个是新科翰林鲁伯泉的少奶奶,一个是护国候的长媳妇,你应该听说过的!”

“原来是这两个人呀,我不但听过,还见过呢,雍容华贵,仪态万芳,的确都是大美人,没想到她们跟大哥还有一段情呢!”

“事关他人名节,只可你知我知!”

“我当然不会去逢人说的。大哥,这样两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你放过了,心中不感到惆怅吗?”

王刚笑道:“怎么会呢,我心中只感到高兴,一开始我就没认真,我知道她们不是我理想中的伴侣,再者,我也知道她们的感情不成熟,绝难守得住的!”

“大哥心目中的伴侣是怎么样的人呢?”

“我已经找到了,就是你这样的人!”

叶如倩心中很甜蜜,笑笑道:“我可比不上那两位大美人,人家可是京师公认的蛾眉魁首,绝品仙姝!”

“不!你比她们美,她们比你娇,不过这都不是原因,我看人并不只重外表!”

“比内涵我也不如人家,那两位少夫人诗赋全能,还画得一手好丹青,我可只识得上几个大字!”

王刚笑了道:“我说的内涵不是指此而言,我指的是性情,你身具侠骨侠怀,有一手武功,可以帮助我,而且将来能接受我的生活,可以共白头!”

叶如倩低下了头,王刚又道:“这些都还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我一见到你就觉得动心!”

这句话使叶如情的身心都融化了,她顾不得油腻腻的手,扑过去揽住王刚的脖子,贴住他的脸,低声道:“大哥,我好高兴!好高兴!”

王刚油腻的嘴吻在她嫣红的chún上,两个人都忘乎所以,就这么痴痴地温存着,暮色却渐渐地深了。

太阳已落到山后,王刚温柔地抱起她,柔声道:“我们也该歇一下,准备晚间的厮杀吧,且喜今夜无月而有星,不致于黑得看不见,养足体力好搏命!”

两个人都蜷进了树洞,那个洞也只够容下两个人的。

叶如倩干脆蜷在王刚的身上,虽然只有一条胳膊,但是那拥抱仍是那样有力,使叶如倩感到无限满足。

她也真是疲倦了,从早上到现在,几度苦战,受了伤,还流了不少血,现在身心一放松,她竟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但王刚一动,她就惊醒了。

黑漆漆的不见人物,等了好一会儿,她才由微弱的星光中看清了王刚的轮廓,低声问道:“是不是他们来了!”

“差不多,山下有点响动了!”

“隔这么远,大哥都能听见?”

“没听见,对方也是行动的好手,我是看见的!”

“什么,隔这么远,又这么暗,大哥居然能看得见?”

“我没看见人影,但看见了被惊起的宿鸟!”

老江湖就是老江湖,一切的环境异动都可以用作判断动静的参证。

叶如倩发觉自己实在太差,以前闯的几年江湖实在不算回事,好在她的武功是受过真传,也拼过几次命,此时没有恐惧,只有兴奋。

她低声问:“我们怎么行动?”

“守在此地别动,等他们过来送死,幸好我们进村前杀了一批狗儿,山上又宰了两条,他们怕犬吠会惊动我们,不敢放狗上来,否则还真讨厌。”

“这个地方并不怎么好,眼前的障碍不多,对方容易隐身,我们却除了这棵树外,别无藏身之处!”

“这棵树正是最佳的隐身之处,我们到树上去,居高临下,无后顾之忧,见了人之后,别忙着行动,等我的通知,出手要狠,先用暗器,放倒一个是一个。”

“我带来的弩弓呢?这时正好用上!”

“我另有用处,还是用你的金针吧,那玩意儿无声无息,出手致命,最利于夜袭!”

两个人轻轻地爬上树后,找好位置,贴着树干站好。

夜空中时有宿鸟飞起,而且越来越近,证明来人渐渐接近了。

忽然,十余丈外,有人发出一声痛呼,接着有人问道:“十一、十二,你们怎么了?”

“我们中了暗算,十二了账了,我胸前中了一支短箭!”

叶如倩和王刚躲在树上,叶如倩咬着王刚的耳朵道:“大哥,你另外还有帮手吗?”

“没有,你知道我们就是两个人进来的!”

“那是谁在那儿放冷箭施暗算呢?”

“一点小小的布置,我把弩弓张开,搭上箭后,绑在一棵小树上,牵着一根细绳,触着机关,弩弓自动发射,这是猎人捕兽的装置!”

“大哥,你会的玩意儿真多,跟你作对的人实在太危险了,因为你整人的办法太厉害了!”

“我在做黑龙的时候,就是专与一些姦臣大恶作对的,我虽在黑道,却大部分都是干黑吃黑的勾当,我面对的全是一些阴险邪恶的人,所以我必须懂得很多!”

前面又传来一些声息,想是那四个人已经安顿好同伴,继续开始搜索了,这次他们更小心了,四个人不再分开来,排成一排,各隔半丈许同时推进,以便互相照应。

慢慢快接近时,叶如倩已紧张起来,准备跳下去搏击,因为对方手中全持着弩弓,若是被发现了,集中攻击,连个躲的机会都没有。

王刚却沉住了气,贴耳低声道:“别着急,等一下听我的口令再发动,出手要狠,目标看得要准,你管左边的两个,务必一击而致命!”

那四个人慢慢摸近到四五丈处,那儿有两丛矮树,看来是可以藏人的地方,所以他们特别小心。

但就在他们接近树丛时,突然扑起两条人影,那四名秋风杀手大吃一惊,手中的弩弓齐集射击,铮铮声中,弩弓全部射出在人影身上。

可是并没有阻挡住来人扑攫之势,仍径扑而至,他们只有用另一手的兵刃挥出去。

嚓嚓两声,两条人影被挥成四段,从兵刃着肉的感觉上,他们知道杀死的确实是人,对方倒地不动了。

他们中间的一个才晃着火招子一点,却发现是两个无头的尸体,由衣着身材看,认出是先前被杀死的秋五和秋六。

那个执火折子的汉子道:“不好,这是老五老六!”

王刚在树干上轻喝一声:“杀!”

他的没羽袖箭连续射出,叶如倩的金针也跟着出手了。

王刚对付右边的两个喉间额上连中了好几箭,未及挣扎就倒地不动了。

叶如倩出手较慢,只射杀了一个人,另外那个是杀手群中的领班秋大,他的警觉心也高,发现不对时,连忙滚身躲开,避过了致命的金针。

但王刚的身子已像一头鹰隼般地射出,人在空中,长鞭卷出,一下子缠住了秋大的脚踝,秋大刚要站起,又被拖倒了。

他的反应也快,长剑一掠,居然削断了长鞭。

可是这两下子耽误,王刚人已追到了,大刀猛劈,口中喝道:“朋友,在王某手中,你还跑得了吗?”

秋大咬牙展开剑法,跟王刚杀成一片,剑法居然也十分凌厉,两个人斗得很激烈,完全是在拼命!

叶如倩在一边却瞧得心惊肉跳,这时她才知道自己的本事跟人家差了有多少!

这倒不是她的技艺不如,她身受两大名家的传授,至少也有六七分火候,一手剑法到江湖上也罕有其匹了。

可是王刚与秋大的战法却完全是两回事,他们不是在较技,而是在杀人。

他们每一刀每一剑递出,取的都是对方的要害,放开本身的空门而不顾,似乎存心在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但到了最后,他们又巧妙地自有化解之策。

所以这一场的决斗是十分精彩的,叶如倩看得忘其所以了。

不过,决斗的情势对王刚是有利的,对方出动六个人,已死掉五个,剩下这个秋大斗志已丧。

人虽在拼命,其实时刻都在想法子脱身,何况旁边还有个叶如倩在。

两个人战到四十多个照面后,秋大突然发狠,几剑急劈,声势十分凌厉,王刚不禁被他杀得连连退后,不过刀势未乱,并不是失败,只是暂时避其锐锋!

秋大却是借这个机会脱身,他逼退了王刚,没有继续追击,却往旁边一晃,急纵而出,一跳有四五丈远,落地后又是一跳,就有八九丈了。

可是这次落地,却再也没有起来,反面扑地倒下了。

王刚追了过去,见他还在地下抽搐着,毫不犹豫,一刀劈下去,把脑袋砍了下来。

叶如倩比他先到,见状忙道:“大哥,我的无影飞针已经射中他的太阳穴,深刺入脑,他是绝对活不成了,你又何必要补上这一刀呢!”

王刚道:“如倩,假如你没有砍下他的脑袋,就千万别以为他死了!”

“难道他的太阳穴上中了一针,还能活不成!”.

“也许活不成了,但也不会立刻断气,那垂死前一刻反噬是十分可怕的,我有一个朋友擅长使袖箭,有次追一个婬贼,三支袖箭都射中那个婬贼的咽喉,以为他一定死了,结果那个家伙又跳起来,不但杀了她,而且还刺了我一剑。”

“你的伤势一定很重吧?”

王刚的声音中有着一丝痛苦道:“养了将近两个月才好。”

叶如倩是个很细心的人,听出他的语气有点犹豫,摇摇头道:“大哥、一定不是这么回事!”

王刚顿了一顿才道:“情形差不多,那个朋友是我的表妹,那个婬贼是她的师兄,用下流手法,迷昏了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突围而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