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刀》

第 九 章 情投意合

作者:司马紫烟

王刚的话是暗示,叶如倩的回答也是暗示,所以两个人的结合十分自然,也有着足够的心理准备。

当他们由激情中再趋于平静时,叶如倩无限满足地叹了口气道:“大哥!我早就在等这一天了,假如你再不向我要求的话,我就怀疑你是不是真的爱我了!”

王刚吻吻她的肩膀道:“是吗?其实我早就想爱你了,只是我有点害怕!”

“害怕?怕我吃了你?”

“不是的,怕我太粗鲁,把你吓跑了!”

叶如倩无限满足地道:“假如我没有在东宫府耽搁那几天,经历过那些事,我是会被你吓住的,你的样子是凶猛得怕人,像是要把人吞掉似的!”

王刚有点歉然地道:“我知道,可是我忍不住,那个时候,我只觉得好爱你,好爱你,惟恐你会突然离开我,所以只有用力抱紧你,恨不得把两个人压成了一个,如倩,我使你很痛苦吗?”

叶如倩娇羞万分地埋首在他胸前低声道:“没有!大哥,一点都没有,我同样的觉得好需要你,我好喜欢,好快乐,大哥,我是个很婬贱的女人吗?”

“谁说的,男女乃人之大慾,你只是不忸怩作态,勇敢地追求你的快乐而已,男女之间应该是如此的!”

“可是我知道一般淑女们不是如此的!”

“我不知道,我也没跟那些所谓淑女们在一起过!”

“你不是有过两个名门闺秀的腻友吗?”

王刚笑道:“那也只是腻友而已,拉拉手,亲亲脸,可没这样子亲近过!”

“是她们不肯答应吗?”

“我也不知道,我也没有要求过!”

“你跟她们在一起时不动心吗?”

“说完全不动心,那是骗人的,不过我心里并没有娶她们的打算,我就不能去欺负她们!当然,最重要的是她们是姐妹两个人。

她们每次都是姐妹两个人一起来找我,虽然她们自己不在乎,但这种事情,毕竟不是三个人在一起做的!”

“假如她们只有一个人,你就没这么老实了!”

“是的,我毕竟不是圣人!”

“大哥,你以前有过别的女人吗?”

“有过的,跟一些风尘女郎好过,我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而我闯的江湖也不是个很上流的圈子,一个男人在那些地方是很难守身如玉的!”

“那些女人,她们也像我一样吗?”

“没有你美,但比你更放浪,一个个都像是母狼,正因为我开始得不好,所以没学得温柔!”

“大哥,我不要你温柔,我喜欢你那样子爱我,我这样子说,你不会笑我吧!”

“怎么会呢,你不善作伪,敢说敢爱,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人,我王刚的妻子,也是你这样的女人才适合!”

“大哥,我能嫁给你,感到好幸福!”

王刚抱她紧一点,两个人都沉浸在甜蜜的爱情中。

过了很久,王刚才叹口气道:“如倩,我真想我们能再温存一会儿,但是我们必须要起来出去办事了!”

叶如倩也叹了口气,她很满足,但也不无惆怅,懒洋洋地穿上了衣服。

开门出去时,叶如倩的脸有点红,但是态度却很自然,仿佛她自己也承认是王刚的妻子了。

顾九那两口子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眼光,男女情怀,他们见识得多了,似乎也认为那是平常不过的事。

顾九嫂整治了几样新鲜的菜肴,也不过是鱼肉菜蔬,热了一壶酒。王刚招呼叶如倩坐下后才问道:“山里的情形怎么样?”

“有六个人出来,匆匆地往京师方向而去,山里面还有三个人,都是原来就在山中的!”

“那六个人有没有带什么东西?”

“都带了行李卷儿,骑着马,可能是不会回来了!”

王刚点点头:“我想他们也该放弃这个地方了,那六个人有人蹑下去了?”

“有!飞腿程申蹑下去了!还带了两个人,沿途会留下消息的。头儿,我们是否要把那三个人抓起来?”

王刚想了一下道:“不必了,那三个人口中也问不出什么的,大伙儿也撤了吧,把这儿交给本地的线人注意,再有人前去时,盯得紧一点!李大龙有消息吗?”

“没什么大动静,只请了跌打损伤的大夫去治病,说是骑马摔伤了腿!”

王刚点点头道:“你们先回到京师去等着,告诉侯爷,说我迟一天回去!”

“头儿还不回去?”

王刚道:“我到金刀庄去看看李大龙,希望能问出点什么来,但是希望不大,倒是程申盯住的六个人,如果能记住形貌,盘出底子,继续盯下去,说不定还能有点收获!”

“那我们该去配合程申一下,他们只有三个,咬住六个人,恐怕力量会不够!”

“那倒不急,这六个人一定是到京师侯家去了,你们在侯家附近下功夫就行了!”

“头儿怎么知道他们会上侯家去的?”

“百花门只有一个侯小棠暴露了身份,他们上京师去,而且石榴村是侯家的产业,他们是侯家雇用的人,上那儿去是很自然的事。他们敢公然结伙上路,就是不怕人跟踪的,所以只有注意他们以后的行动,才可能有所收获的!”

王刚的分析很令人佩服,所以顾九两口子都没有提别的问题,只是答应着。

王刚和叶如倩喝完了那壶酒,又用了点饭,两个人又骑着马上金刀庄去了。

李天浩看见叶如倩去而复返,而且还伴着王刚,显得很惊讶地道:“如倩,你怎么又回来了,王老弟怎么跟你在一起?你们若是来找叶老弟和樊老弟,可是晚了一步,他们今天早上都离开了!”

“爹跟师父又上哪儿去了?”

“他们说是要出门去看几个朋友,打听一下是否受了百花门的挟制,我本来也要去的,可是他们硬把我留下了!”

叶如倩笑笑道:“老伯去的确不太方便,因为大家都是在您这儿中的毒!有些人对老伯多少未能谅解,老伯的话,他们未必听得进!”

李天浩愤然地道:“这个天杀的百花门,坑上我这一手,把我一辈子挣下来的一点虚名整个地毁了,老夫若是找到了那个天杀的百花门主,不将他千刀万剐才怪!”

王刚忽然问道:“李老伯,您有没有受到挟制?”

李天浩顿了一顿才道:“有的,老夫也中了毒,可是老夫宁死也不肯接受胁迫,是我那逆子代我接受下来,因为老夫全家都中了毒,他们怕死!”

叶如倩道:“老伯,不怕死也不是在这种地方表现的,留此有用之身,虚与委蛇,将来找出这个阴谋者,再去对付他才是上策!”

李天浩叹了口气:“老夫也是这个打算!你们是……”

叶如倩笑道:“我们是来找爹和师父的,顺便有点小事想找一下大龙大哥,他在家吧?”

“在!他骑马摔断了一条腿,在家躺着呢!提起这个逆子我就生气,我宝马金刀的儿子居然会骑马摔断腿。我的金刀上倒不如何,骑术却敢夸天下无双。这个畜生竟会从马上摔下来,不是叫人笑掉大牙?”

叶如倩笑道:“您不能这么说,善泳者溺于水,骑术精不见得就不摔跤,您的骑术天下无双,可是您从马上摔下来的次数也比人多吧!只不过大龙哥的运气坏而已,他在哪儿,我们去看看他!”

“在屋里躺着,你们自己去吧。这个畜生,我见他就生气,不陪你们去了!”

叶如倩和王刚来到后面的屋里,只见李大龙躺在炕上,他的妻子愁眉苦脸地坐在一边,他本人倒很舒服,一个丫头喂他吃银耳汤,他的手还在那丫头身上摸来摸去,逗得她格格直笑。

见他们进来,李大龙脸色才一变,但很沉着,用力撑了起来,用手一挥道:“你们都出去,到院子里待着!”

他的妻子道:“你起来干吗?大妹子又不是外人,你躺着也不会怪你的,大夫说你要静养的!”

上来要扶他躺下,李大龙却啪的一声,扇了她一个嘴巴,厉声道:“叫你出去就出去,滚得越远越好!”

他的妻子捂着脸哭着出去了,那个妖烧的大丫头也赶紧跑了。

李大龙望着他们苦笑道:“二位下来了,石榴村上居然没能留下你们!”

王刚道:“十二秋风杀手都杀光了,石榴村也撤走了,六个人逃上京师去投奔侯小棠,村中还留下三个!”

李大龙苦笑一声道:“你们真行,居然能把十二名秋风杀手都收拾掉,凭这个实力,是可以横扫西路上每一家门派。就是你们两个人动的手?”

王刚一笑道:“不错!就是我们两个人,你那十二秋风杀手的武功的确很不错,但是杀人的技巧还差!”

李大龙点点头道:“我相信你们也不是仗着武功杀掉他们的。王刚,你能把杀人的方法告诉我吗?”

叶如倩张大了口,愕然地道:“你还有心思问这个?”

“我当然要问,因为我这西路总监还得干下去,我也会请求再派一批杀手来给我,有了上次的经验,我可以警告他们别犯同样的错!”

叶如倩道:“你以为我们会放过你?”

李大龙居然笑得出来。

他笑着道:“我想王刚会放过我的,他要找的不是我,而是百花门主,杀了我没用,留下我,说不定还有机会从我身上引出百花门主!”

王刚道:“你能告诉我百花门主是谁吗?”

“现在不能,因为我也不知道,等我知道是谁后,我会告诉你,让你去对付他的!”

王刚不相信地道:“你会帮我去对付他!”

“为什么不会,侯小棠也会的,我们都不想在江湖上求发展,这个人压在我们上面,限制我们出头,我们一样地想除去他,只是目前不会,我们还要仗着他的策划去成就大事!”

“你们的大事就是夺取政权,拥有天下?”

“那没有我们的份,我也不存此幻想,可是成为封疆大员,独镇一方,倒是可能的,我的所求也在此。”

王刚沉吟不语。

李大龙又道:“石榴村既然垮了,你抓住我这个西路总监也没有用,我能告诉你的事情不会太多。

“但你若杀了我,却是作了大孽,有近百个武林朋友的生死握在我手中呢!他们都中了毒,靠我送解葯去维护他们的生命呢!”

“你没有这么重要吧,你的身份已露!”

“侯小棠的身份也揭开了,你们动得了他吗?百花门主行事半明半暗,有些人是他准备摆在明处的,侯小棠就是其中一个,我等腿伤好了,也准备公开站出来了。”

“你不像侯小棠,他是世家公子,又跟太子搭上关系,百花门主不会再重用你了!”

“他必须用我,因为我手中握有百来份名单,这些人若是中毒死了,账全记在百花门主头上,对他的大事总有些妨碍吧,何况我手中还有几百名暗桩!”

“百花门主不知道吗?”

“不知道,他管出钱,送毒葯和解葯来,设置暗桩,决定在哪些人身上设禁制,都是我自己去策划实行。

甚至于那些受制者的行踪下落,也由我掌握,他们就是我这西路总监的班底。所以你现在杀了我,不过是破了一个空架子,却害死了百来条人命,那可是西路上的武林精英!”

王刚叹了口气道:“看来我必须放过你了!”

“所以我受伤后,安心在家养伤,我也准备你有一半的可能会脱困找来的,我也知道你是个聪明人,不会赌气杀死我的。

对了,听说你身上有很好的接骨膏,给我留下一点,让我快点痊愈,我找来的这个大夫不行!”

王刚道:“你要杀我,我反而要替你治伤?”

“我要杀你不是为了私怨,你打伤我也不是为了私仇,私底下我们还是朋友!”

王刚道:“我们从来也不是朋友,我没有你这种朋友!”

“那我也不高攀了,但就算是敌人吧,你也得让我这条腿快点好起来能办事,那对你也有好处!”

王刚终于留下一包葯,带了叶如倩离开了。

叶如情实在不服气地道:“我们真放过他了?”

王刚道:“是的,他拿得很准,杀了他全无用处,但会赔上百来条江湖豪杰的性命!”

“真想不到他是这样的一个人!”

“大智若愚,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比他老子不知强了多少倍,宝马金刀英雄一世,却只是个武夫而已。 他这儿子却真正的了不起,留下这样的一个人去百花门中,对我们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我想他一定知道百花门主是谁的。”

王刚道:“我认为他不知道,百花门中用的都是一些厉害角色,百花门主又是如此有权势,假如公开身份的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情投意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臂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