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刀王》

第 十 章 魔教四童

作者:司马紫烟

南宫俊看见一缕银丝,由那黑衣人喉下发起,落向旁边两丈多处的一颗树上,心中暗惊这人好快的手法,自己居然没能看出他下手。

这个人杀了黑衣人,但不知又是何种身份,对方杀了人之后,显然也无意现身,南宫俊等了片刻之后,仍不见动静,但确知他还在树上,于是冷笑道:“朋友,这所院子是我包下来的!”

对方寂无回应。

南宫俊沉声道:“我已经招呼在前了,阁下跑到我的院子里来杀人,也不先打个招呼,如果不做个交代,我可要得罪了!”

树上仍无回应。

南宫俊怒声道:“朋友,你别装聋扮哑,我限你立刻出来做个交代,否则我就要请你现身了。”

树上这才发出了一个娇嫩的声音道:“公子,这可不敢当。”

接着树上射出两条人影,落地后,一红一绿,却是两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子,一男一女,红男绿女,长得很清秀。

两个人并排来到南宫俊身前,才一起躬身作礼道:“天人教主座前侍童,参见南宫少主,并乞恕冒昧之罪。”

南宫俊心中微惊,他以为只有一个人,哪知冒出了一双,而且这两个童子年纪不大,身手之快,前所未见。

他的神情却很沉稳:“你们也是天人教的?”

女童敛衽道:“是的,属下是教主座前月女,这是日童,在护法八童中排行第二。”

“贵教主座前有八个护法童子?”

“是的,婢子等护法八童,以乾坤、日月、山海、金玉为名,专供教主驱策,如若少主就任本教总护法后,属下等就归少主节制、驱策了。”

南宫俊道:“我没有加盟贵教,你们也不必自称属下。”

日童笑笑道:“刚才那个家伙太混账,教主叫他来试邀少主,他居然用那种混账的方法,实在该死,所以属下加以诛杀,以向少主谢罪。”

南宫俊道:“也没什么,他的行为固有取死之道,但我无意杀他!”

“少主不杀他,属下却不能饶他,总护法是何等尊崇的地位,岂能由一名弟子横加侮辱,属下等既在总座麾下,自然要为总座维持威信,否则连属下等以后也不便行事,言出无人遵行。”

南宫俊见他们一厢情愿,忍不住好笑道:“我说过了,我并不想加盟贵教。”

“那是少主的权利,但是本教却已经排定了此席,除了总座外,再无他人,总座就任视事也好,放手不管也好,属下等却已认定总座是头儿,总座如有差遣,属下无不遵从,总座请吩咐好了,因为教主已经把日月、山海两组护法童子,拨下侍从总座,追随左右……”

南宫俊不禁啼笑皆非地道:“你们教主的头脑有问题是不是,天下哪有这种道理?”

日童躬身道:“有的,在教条上早就注明的,凡习过天魔篇上武学的人,都归护法部节制,总护法则兼四部之长。”

“见鬼了,我什么时候学过天魔篇上的武功的?”

“总座也许不知道,但教主却很清楚,总座先前一共已用了天魔篇上三种神功,就是腹语神功、无相神功、以及身外化身神功。”

“我连这些名称都没听过。”

“那也许是名称不同,但功夫不会错的。”

南宫俊被弄糊涂了道:“我会些什么功夫,你们难道比我还清楚?”

日童笑道:“以功力深厚而言,属下等自是不如总座,但是以了解清楚而言,属下此刻确是胜于总座……”

“那你倒说说看,我究竟会些什么功夫呢?”

“这个属下不知道,但是总座施展的几次功夫,渊源、来历,总座自己恐怕还不知道,甚至于传授武功给总座的东佛也不知道。”

南宫俊听得倒是一怔,没有再表怀疑了。

因为东佛的确没有说出那些武学的渊源,而且对他自己如何获得那些武学,也没有作个明确的交代。默然片刻,他才问道:“那些武学究竟是源自何地呢?”

“总座是武学世家,对中原的各类武学门派渊源,都有个大致的认识,可是对那些功夫都不太清楚,自然可以想得到不是源自中原的。”

南宫俊道:“这个我已经想到,那一定是外来的武学,只是东南西北,又是属于哪一方的呢?”

日童微微笑道:“其实属下已经作了暗示,总座刚才所用的几项武学,都是天魔篇上的,以天魔为篇名的地方……”,

南宫俊道:“是西方魔教的!”

日童笑笑说道:“魔教是我们给他们的称呼,他们自己,则称为阿修罗教,阿修罗教神之尊,法力无边,与佛祖同尊并寿……”

他年纪虽轻,见识却广,言词滔滔,南宫俊却听得呆了。

他倒不是为日童的博学而发呆,而是为了魔教两个字而吃惊,在西方印度,是魔教的发源地,阿修罗是拥有极多信徒的一位尊神,他们的教义,就是主张放纵人慾,追求享乐,而且研究出许多神秘的功夫。

这些功夫都有魔意,久而久之,会使人变成邪恶。

自己修习东佛的那些武功,虽然东佛指名了这些功夫都是旁门左道,必须要有绝大智慧,绝高定力的人,才能保持住自己,不为所惑。

东佛之所以选中自己,就是为了自己具有这种定力。

南宫俊一直也确信自己有这份定守之力,可是听说这些功夫是魔教的秘学之后,信心也开始动摇了。

绝没有人能摆脱那魔力邪恶的影响,据说佛祖释尊在成道前,就曾受到魔女靡登迦的考验,被困达七七四十九日之后,才能摆脱。

西天佛祖具有何等智慧与定力?而且他还是修习佛门正宗,也只能接受魔法的考验而已,若是一个修习魔法的人,要想抗御这些魔法的影响,比释尊还要难上多倍。

南宫俊实在不敢相信自己能具有这种力量,可是,他已经修习了那些魔功,又怎么去摆脱呢?

“老和尚啊!你实在害人不浅!”

南宫俊在心中暗暗地埋怨,表面上却没作任何表示。

可是日童却似乎已看透他的内心,笑一笑道:“总座,修习过魔法的人,永远都是魔道中人,而教主又是魔教正宗,总座在本教中,必可光大所学……”

“住口!我已说过,我无意参加你们。”

日童却笑道:“教主有信心,总座一定会同意的,所以把座下的护法童子,拨了半数归总座控制,听候驱策,可见对总座是如何的尊重。”

南宫俊摆手道:“我要说多少遍?我绝不会加入你们!”

日童笑道:“总座别急,教主吩咐过,对总座要有耐心,总座现在不答应没关系,但是属下等现在就开始听候驱策,为总座跑跑腿,总座不至于拒绝吧!”

“我也用不到你们。”

月女笑道:“那倒不见得,比如说这两个女孩子都中了媚情散毒,总座为她们处理就很不方便。”

“我已经有解葯!”

月女笑道:“解葯只能遏制一时的冲动,却无法根治,要想彻底根绝媚毒,还是由属下来代劳的好!”

“为什么要你代劳呢?”

月女笑道:“属下不像刚才那个笨蛋那等没见识,以为总座真被媚葯所动,属下知道总座根本未与她们欢合,只是以无相身法隐过一边,再以腹语术,把声音变成一点点送到帐子里,转折发出,所以总座根本就没有中毒,不怕威胁。可是这两个女子未经欢合,媚情散毒未曾中和,消除时就困难多了,除了口服之外,还必须将解葯溶入水中,以内力逼住牝珠,助其发散涤清,这些事总座做起来方便吗?”

南宫俊怔住了!

月女笑了笑,又道:“当然还有一个方法,就是让她们与男子真正地欢合一次,总座想必不愿为之吧!”

南宫俊道:“那有什么不愿的,她们反正要嫁人的,把她们择个合适的对象,嫁出去不就行了?”

“总座,媚情散毒必须在一个对时内着手清除,否则葯性深入体内,合入体质,就再也无法祛除了。在一个对时内,总座难道还能为她们找到合适的人选吗?”

日童笑道:“这个可不用你操心,总座自有分寸,这两个女子既是侍候总座的,自己收在身边也没有关系……”

月女笑道:“那就算我多事了!不过我只是把情形解释给总座知道,既是总座用不到属下,属下就先行告退。”

她美妙地行了个礼,就待退出。

南宫俊恨得牙痒痒地叫道:“等一下!”

月女道:“是,总座有何指示?”

南宫俊道:“这两个女子身上的毒是你们下的,你们应该为她们祛除。”

月女道:“那是行事的弟子太混球,居然敢以这种卑劣的手法来冒犯总座,属下已经把那个家伙处决了,总座也该消气了。”

“这不是气不气的问题,而是……”

月女抢着道:“天人教规极严,各人的职责分明,他做错事,就该由他负责,属下等没有理由代他负责,只能施以应得的惩罚,至于为这两个女孩子清除余毒的事,属下等只有得了总座的指示,才可以着手,否则也是无法越俎代庖的。”

南宫俊明知道这是个圈套,却也没办法,只得道:“好!你就偏劳一下吧!”

月女忍住了笑,上前躬身道:“是!请总座将解葯赐下。”

“你们身边难道没有解葯?”

“启禀总座,属下等职司护法,这种事属下是不管的,所以身边没有解葯。”

南宫俊取出那个葯瓶丢给她。

月女接过之后打开来全数倒出,数了一遍道:“这儿共有十四颗葯,两个人一共只需要六颗,还有八颗,请总座收回。”

南宫俊道:“我不要,这本来就是你们的东西。”

月女道:“不!属下等身边照例不准携带各种葯物,总座如若不要,丢掉都可以。”

南宫俊只好收回葯瓶,然后对日童道:“你把那具尸体也拖去处理一下,别放在这儿惊世骇俗!”

日童也答应一声,躬身而退,而且还帮月女把翩翩抱出去,月女掀开帐子,抱起全身赤躶的双双,她这时已经是双目通红如火,全身火烫,想是媚葯已经发作,倒是不能再耽误了。

南宫俊看他们把人带走后,坐下来沉思了一阵后,心中打定了主意,于是倒了杯茶,静静地坐着,没多久,门口响起了嘭嘭的叩门声。

南宫俊道:“进来!”

日童掀帘而人,躬身道:“两位姑娘已经交给月女照应,属下特来听候吩咐。”

南宫俊笑着一指椅子道:“坐下!”

日童受宠若惊地说道:“属下不敢放肆!”

南宫俊道:“跟着我办事,没那些规矩,我叫你坐下就坐下。”

“可是本教尊卑之序特别重视。”

“我现在还没有加盟天人教,不必讲究那些,等我真接受了总护法这个职位时,你们再依规定行事还不迟。”

“是!属下敬尊谕令!;

他坐了下来,神情还是很恭敬。

南宫俊道:“教主一共只拨四个人来?”

“是的,不过这只是暂时要属下等前来听候驱策,总座如果要人使唤,凡本教门下弟子,都可以指挥调动。”

“不必,我目前不用太多的人,另外两个人呢?”

“是山童与海女,正在店外候命。”

“叫他们进来,我要认识一下,而且有些问题要问他们。”

日童恭应一声,撮口发出一声很尖锐的啸声,声止人至,日童打开门帘,引进两个年龄相仿的男女童子,腰佩长剑,同时躬身一礼,说道:“属下参见总座!”

南宫俊暗暗地心惊,因为他的耳目灵敏,自信在五十丈内,落针可闻,这两个人的到来,却是在三十丈内才听见动静,而且瞬息即至,落地无声,可知他们的轻功造诣,已到了极高的境界。

再看看这三个人,加上没在场的月女,不但面貌俊秀,而且举止凝重,没有一点邪恶的样子,使他对天人教又多一层警念,尤其是那个所谓教主,必然更难相与。

他摆摆手道:“二位也请坐下!”

二人刚要谦辞,日童道:“我们既拨归总座麾下,一切都以总座之命是从。”

二人这才应命坐下。

南宫俊道:“你们有多大岁数了?”

三人都面面相觑,却没人回答。

南宫俊道:“这个问题也答不出来?”

山童道:“启禀总座,属下们是真的不知道,本教已天人合一,没有过去与未来,因此,也不计凡间岁月。”

南宫俊道:“这都是些欺人的空谈,是人,就不免生老病死,总有个年月以计久暂。”

山童道:“属下等所习神功,或许无法避免死亡之一关,但老病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魔教四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刀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