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刀王》

第十一章 先声夺人

作者:司马紫烟

两个女孩子这才有点变色,月女的神色不那么自然,也笑不出来了。

南宫俊道:“还有一个时辰,就要遇上强敌,少不得会有一番拼战,所以我要在这段时间内,轻松一下,我相信你们天人教中,很重视这一种轻松,因为它确具灵效。”

月女可怜兮兮地道:“是的,婢子知道教中弟子在出战之前,必先尽情欢愉,那能鼓舞斗志,使人的勇气倍增,可是那些工作却从来没有要我们去做过。”

南宫俊道:“你们对媚情散那种葯物都了解得如此清楚,对男女之事……”

海女也嘟着小嘴道:“公子,我们对世间万事万物都要懂,而且都要懂得很多,这样才能超然物外而不受其惑,也因此才能保持平静的心情,因而驻颜长生……”

南宫俊道:“驻颜长生未必,如果真能长生不死,你们的主人该不是现在的这一个,而是他几十代以前的老祖宗了。”

敝道:“是的,我们却不能免于一死,不过能够得兼人之寿,而且长葆青春,就已经很难得了,如果我们一旦丧失真元,就会跟常人一样的苍老。”

“照你们目前的体能型态,离老还有一段很远的途程呢!”

海女道:“也不过二三十年吧,等到韶华逝尽,我们就会变成白发龙钟。”

“那有什么不好,世上很多老太太们都活得很愉快,只要内功修为得法,头发虽然白了,龙钟却也未必,像我祖母,今年已经是七十高寿了,可是身手腰腿,健利不逊任何一个年轻人……”

月女道:“随公子如何吩咐吧,反正我们是受命侍奉您的。”

“你们自己心中却并不愿意?”

月女道:“不是不愿意,而是婢子们想到日后的老态,未免心怀悲惧……”

南宫俊笑道:“可是就像你保持目前这样的形貌,再过上八九十年,又有什么意思呢?你们无喜无憎,一辈子听人驱策,没有一点自己的生活,活着又有何乐趣呢?”

两个女孩子都怔住了,这个问题是她们从没有想到过的,因此都显得茫然不知如何回答。

南宫俊笑道:“我并不真要你们侍奉什么,只是借此了解你们心中的思想,现在我才明白,你们在一般的知识上虽然知道非常多,但是却没有一点自己的主意,茫然无知,现在你们不妨去好好地想一想几个问题:我活在这世界上为的是什么?我要的是什么?我能做些什么?以及我所得到的又将是什么?想通了再来告诉我,想不通也可以来问我。”

说完他闭目静坐,不再说话,两个女孩子也没有去打扰他,侍立在他的身旁,各自想起心事,考虑他提的几个问题。

将近一个时辰,日童在外面轻咳了两声。

南宫俊道:“进来,日童!你鬼鬼祟祟,在门口装模作样干吗?”

日童进来,后面还跟着山童,看看两个女的,然后才嗫嚅地道:“属下以为公子正忙着,不便……”

南宫俊微微一笑,道:“有什么不便的,日童!山童!我正好问问你们,你们这八个护法童子,四男四女,都是配就了对的……”

日童道:“那只是用字取对的方便,并不是谁配定了谁。”

“那你对她们就毫不关心了?”

“公子这话的意思,属下不明白,彼此既为同僚,又是同门同伴,怎么会不关心呢!不过公子要她们侍奉,并不在属下关心的范围之内,也无须属下关心。”

南宫俊倒是为之语结,道:“好,我明白了,本来我还想向你们解释一下,听你这么一说,那似乎是多余的了,我们这就出发吧,对那边的情形你都清楚了?”

“是的,宇文雷于两个时辰前,带了十几个人恰巧回庄,此时前去倒不会落空。”

南宫俊沉吟片刻才道:“宇文雷那儿还有些什么人?”

“还是公子上次见到的那一批横江一窝蜂,并没有增加什么新帮手。”

“哦!那么他停留的地方原有些什么人?”

“这个……倒不清楚,那儿的主人姓刘,曾做过一任知府,现在告老林下。”

“一个退职的知府怎么会跟横江一窝蜂弄在一起呢,那个姓刘的,叫什么名字?以前在哪儿做知府?家中还有些什么人?”

日童有点愕然地道:“这些都不太清楚,待属下再去查问一下。”

“仓猝之间,能问得清楚吗?”

“属下会想办法的,必要时派人到他们庄子抓一个人出来也要问个明白。”

南宫俊摇摇头道:“日童,事情不是这样子办的,别说宇文雷等人进驻,进去的人已未必能顺利抓个人出来,就算能够得手,也已经打草惊蛇,像这种事应该事先就打听清楚的!”

“是的,属下以后一定遵照公子的指示!”

“本来我以为你们办事已经很老练了,现在看来,你们还不如我这个从未闯过江湖的新手呢!”

“公子虽然是初出江湖,但公子出身武林第一世家,见闻自然比属下等渊博多了。”

南宫俊笑了一下道:“日童,我们既然以后要在一起相处,像这种客气奉承话就不必说了,不过既然天人教的耳目不足以对我们的行事有所裨益,以后就不必再去仰仗他们,免得反而误事。”

日童连连称是。

南宫俊道:“我交代的话你可别当作耳边风,阳奉阴违,我说不要联系,就是断绝任何的联系,因为我们今天跟字文雷照过面后,行动将受人注意,你们如果对外面广事接触,会把天人教跟百宝斋整个地牵出来,对大家都有害而无益。”

日童这才道:“公子,那我们以后又从哪儿去打听消息呢?”

南宫俊笑道:“这个不劳你费心,我自会有我的办法,现在我们就动手!”

“是的!马匹已为公子备好了。”

南宫俊道:“不骑马,也不坐车,我们走路去!”

“公子,还有十几里路呢!”

“十几里路,安步当车,也不过是个把时辰,我都不在乎,难道你们还怕累着了。”

“属下等怎敢说,只是怕公子走那么长的路后,面对强敌……”

“我自己的情形我了解,问题在你们究竟有多重的分量,能否接手一战,还是先估计一下,我好有个打算。”

“属下等对付宇文雷,或许力有未逮,如果是对横江一窝蜂其他的人,相信以一敌二,还不至于给公子丢人。”

南宫俊道:“好,那就行了,我们这就走吧,你们在路上最好把兵器收起来,别太抢眼。”

日童恭声应是后,南宫俊就摇着折扇,信步踱出门口。

日、月、山、海四个人则分前后跟着,两个男的在前引路,两个女的随后追随。

倒像是一个贵胄公子出游,带了四个小跟班。

因此他们这一行人虽然由于衣着鲜明而抢眼,却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就这么一路徐行缓走,花了将近一个多时辰,总算走完了那十来里路。

迎面是一片大庄宅,颇具气派,门口有一弯清流,环庄而绕,一座宽阔的石桥跨河通向庄门,桥头还有两对石狮子蹲守。

南宫俊走上了石桥,已经引起了庄中人的注意,由于他的气字不凡,立刻有人迎上来。

那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青衣小帽,做佣仆的打扮,很客气地行了个礼,才道:“请问公子有何贵干?”

南宫俊摆摆手笑道:“没什么,我是出来随便溜溜,看到你们这儿的风景不错,想到这儿的主人,必然是位极其风雅的高士……”

“这……只是一所普通的宅第!”

“不!不!此处一草一木,一屋一舍,都建造安排得极有章法,深谙五行之道,想必贵主人对河图洛书的土木之学,有极深的研究。”

这番话倒不是胡诌,他治学很广,看到这片庄院的格局乃是按照阴阳五行变化而设,所以说了出来。

果然那个中年人的神情不同了,再度致礼道:“原来公子也雅好此道,家主人很喜欢土木阵图之学,自从致仕退隐之后,专门研攻这一门学问,只可惜这两天他因感染风寒,卧病在床,否则一定会欢迎公子进去,详细研究一番。”

南宫俊笑道:“原来贵主人做过官,不知道是在哪儿得意?”

“家主人曾经在常州做过十年知府,六年前才退任归隐,隐居在此。”

南宫俊故作惊喜道:“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刘府尊刘老先生,那就不是外人了,他在常州府治时,我们时常见面的,我说呢,目前从事伏羲之学的人不多,差不多我全认识的,尤其是此间格局,看来就眼熟的很。”

那汉子恭声道:“原来公子认识家主人?”

“岂止认识,算来是忘年之交了,故人有疾,知道了岂可不探视一下……”

说着就往里行去,那汉子只得退几步,拦住他面前道:“公子贵姓大名,请见示下来,小的好通报进去。”

“不必,不必,你只要一说我,他就知道了,在同好的几个人当中,年轻的只有我一个,我因为有事离开了两年,回来后听说他已休致回籍,正感遗憾,却没想到是住在这儿,真是太好了……”

他又要往前,那汉子说道:“公子,请恕小的失礼,小的追随家主人多年,好像没见过公子。”

南宫俊笑道:“那是难怪的,因为我有个毛病,懒得见官,他在做府台时几次相邀,都因为我有那个毛病而罢,只有劳动他自己移驾下顾,现在既然已经休致林下,我倒是不能不拜会一下,管家,就请带路吧,我要给他一个意外惊喜。”

他虽信口胡扯,但是神态自然,看不出一点做作,使得汉子半信半疑,只得推道:“家主人病得很重,无法见客。”

南宫俊哦了一声道:“那更要去看看了,多年故交,说不定以后没机会再见了,我想他多半是头痛的老毛病又发作,没问题,只要见了我,他这病就会好了,我有专治头痛的祖传秘方,以前他一发作就会来找我,都是一剂见效,今天可是来巧了,管家!快带我进去!”

他说得像煞有介事,使得那汉子再无怀疑道:“既是如此,公子就进前厅小坐,小的立刻去禀报家主人去!”

他把南宫俊等一行人引进庄子,来到厅上坐下,吩咐人送上茗茶后才告退。

日童低声笑道:“公子真认识此间主人?”

“假的,我只知道他姓刘,还是听你说的。”

“那公子说得却像真的一回事,甚至于连他的宿疾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南宫俊笑笑道:“喜欢治土木阵图之学的人必然用脑,也就多半会有头痛的毛病,这是想当然尔!”

日童钦佩地道:“公子不但学识渊博,而且推理入微,属下万分钦佩!”

南宫俊笑道:“且莫钦佩,这儿的庄宅布置大有章法,显见得此间主人,必非易与,且处处都充满了杀气危机,回头还有你们应付的呢,还是先准备一番吧!”

“怎个准备法呢,这个管家进去一说,发觉公子根本不是他相识的人,就会起疑心,很可能就是一场混战开始。”

“还不至于这么严重,因为有宇文雷在此,他们首先要是猜测我的来意,宇文雷是认识我的,他看见了我,更不敢轻举妄动了。”

“这是怎么说?”

“横江一窝蜂消息灵通,耳目遍及天下,本身又行踪隐秘,而我居然能在他们不知不觉的情形下摸了进来,这就足够叫他们震惊的了,而且他又不知道我究竟带了多少人来,心中更为猜疑,所以他不敢轻动的。”

“那又将如何地应付呢?”

南宫俊笑道:“他当然是先行试探,回头才酌情决定行动,所以我要你们准备,而教你们几个一出手就得先声夺人,给他一个下马威,这样他们即使是占了优势,也会疑神疑鬼,意气自衰了。”

“这个公子请放心,属下等所习的武功,本就是侧重在速战速决,很少跟人拖泥带水的。”

“用什么招式,都没有关系,但是,要记住一点,不得使用暗器……”

“可是他们若是先行使用呢?”

“有我在,绝不会使你们受到伤害,但是你们却绝不可使用,要知道你们现在的名义可不是天人教的门人,而是我南宫世家的人。南宫世家绝不使用暗器!”

“是的!公子,属下记住。”

说着,却见先前那个汉子引了三个人出来。一个六十上下的老者,相貌清癯,脸上似有病容,倚在一软榻上,另外两个是十七八岁的妙龄女郎,抬着软榻。

来到厅中,那汉子恭声说道:“公子,家主人听说公子来了,故而抱病出来相见。”

南宫俊一拱手,说道:“刘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先声夺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刀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