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刀王》

第十二章 百花分宫

作者:司马紫烟

宇文雷身形动了一动,似乎想要阻止而又来不及,但是这两个小家伙却坏到极点,快到洞门前时,双双不约而同地把飞速前扑的势子刹住,只用脚尖稍稍沾了一点门缘。然后只听得一阵阵嗖嗖作响,洞口的两端都射出了大蓬的银芒,假如他们冲出去,刚好就被罩在那一蓬暗器中。

字文雷脸上得色才起,那一丝笑意立刻就僵住了。

这是个方形的院子,用高与人齐的围墙隔着,就在日童与山童刹住身形,诱使对方埋伏着的暗器出手后的一刹那,留在较后的月女与海女悄无声息,以极优美的姿势以及难以相信的速度弹了出去,轻巧地翻落在围墙外,接着只听见两声轻轻的呼喊,两个女孩子又从墙头弹了回来。

她们手中握着一只雪亮的匕首上还滴着血,神态极其轻松。

月女笑嘻嘻地道:“启禀公子,墙外有两个人躲着发暗器,婢子这边已经解决了。”

海女道:“婢子这边的也是一样,他们躲在假山后面,婢子若不是居高临下,还不容易发现呢!”

她稍稍歇了一口气又笑道:“不过这也有好处,他们以为不容易被人发现,因此也没有戒备,当然也不会想到婢子们会由墙头上飞过去,一刀一个,也只来得及哼上一声而已。”

这的确怪不得他们疏忽,当墙上开了一个很大的洞门时,谁都不会去越墙,尤其是这种洞门,只在墙上开一个圆洞,连门都不装的,所以自从开设以来,从来没有人会由墙上飞越而过。

如果已知墙外有埋伏,或许还有可能,可是那四个人几乎是同时行动的,日、山二童冲向洞门,月、海二女只略迟一步运行而已。

她们由暗器发出的方向而找人近身突袭,行动之快,配合之精密,都可以说是妙到极点,也使得宇文雷措手不及。

好一会儿,他才由震惊中安定下来,这次他倒没有愤怒,满脸都是钦色,道:“佩服!佩服!南宫俊,你手下这四个孩子虽是初出江湖,但经验之丰富,武功之精湛,配合之密切,甚至于出手之利落,真是万中难选其一,在下对训练他们的人,深致无上敬意。”

日童笑道:“你别客气了,训练我们很不容易,老夫人不知道我们公子另有师承,以为他对武功不感兴趣,而南宫世家的担子,将来他迟早要逃起来的,所以集合府中全部高手,每人各授最擅长的功夫,造就了我们八个人……’”

“八个人,你们另外还有四个?”

“瞧你吓成这个样子,告诉你放心好了,我们只来了四个,还有四个没有来,我们原来不准备这么早就出来行走的,不过老夫人听到公子在彭城的作为,知道他另外承受了东佛一脉的武学,已经着手负起南宫世家的责任了,才派遣我们前来听候差遣,更因为处理这件事,用不着太多的人手,所以只遣了一半来。”

这是海女说的,她一张嘴能言善道,满口鬼话,居然说得丝丝人扣,谁都听不出一点破绽来。

倒是她要说真话,恐怕还没人相信,因为天人教是个极端秘密的组织,从没有公开活动过,而南宫世家却一直都在江南武林奔走着,也一直没有中止过对新起人员的训练。

南宫俊只皱皱眉头,看了海女一眼没有作否认,宇文雷却完全信以为真,沉吟片刻后才朝日童道:“这位小友,我有个问题,请教一下,你们冲到门口,突地止步不前,是否已经知道后面有埋伏?”

日童微笑道:“不知道!”

宇文雷轻叹道:“我也相信你们不可能知道,因为,我来的时候,才吩咐他们埋伏的,可是你们怎么又会采取那种措施呢?”

“我们的职分是辅助公子行动,因此我们所受的训练也不仅止是武功,还包括了很多应付各种情况的方法,刚才就是一种,我们忖度一下环境,假如要有埋伏,也必然是在洞门之后,所以才先行试一下,有埋伏,顺手清理了,没有埋伏,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宇文雷脸色微微一变,喃喃地道:“不错!不错!我今天犯了两个大错,一个是太轻估了你们四个人的实力。”

日童笑道:“我以为这是你犯下惟—的错,你居然还能找出一个错误来。”

宇文雷道:“我第二个错误更大,那就是错把你们当作了南宫世家的人。”

日童不禁一怔道:“这是什么话,难道我们不是南宫世家的人!”

宇文雷道:“我虽然知道你们是南宫世家的人,却没想到你们的行事会如此刁毒,跟其他的人完全不同。”

日童笑道:“以前南宫家人在外面行事,就是太讲究仁义忠厚了,所以才经常为小人所乘;尤其是对付你们一帮人,假如再抱着那种态度,岂不太吃亏,所以我们的态度要稍稍改变一点,正如公子教诲我们的,大英雄行事,要存菩萨心胸,而行使霹雳手段!”

这家伙的确是鬼精灵,满口鬼话,却说得头头是道,连南宫俊听了都不禁为之微笑,而宇文雷却一皱眉道:“南宫俊,今天你们既是索镖拜山而来,咱们就以规矩行事,大家各凭真实功夫,一决胜负……”

他也是个善于见风使舵的角色,一见暗的行不通,又要求摆明的来了。

日童笑道:“宇文雷,你现在怎么又讲究规矩了?”

宇文雷也不理他,向南宫俊道:“镖银都在西跨院中,明天一早在下列阵恭候,你有本事就来拿。”

南宫俊笑笑道:“如果你在十天之前摆出这句话,我就没有拒绝的理由。”

“难道你没胆子接受?”

“不是没胆子,而是我当初跟你订了十日之约,今天是最后一天。”

“我可以同意你拖延一天。”

“这可不是你单方面就行了,当初我们订约之时,还有很多的人在,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可为见证,我在今天找到你,恰好是在约期之内,如果明天再找你,就过了约期了。”

“南宫俊!你别太过于逼人了,话已经讲出来了,你爱接受不接受都行,惹了我,拼着大家都捞不到,我把那批银子都沉到江里去!”

“你可以那么做,我也不在乎,我能够找到这儿,当然对你们横江一窝蜂的底细摸得差不多了,你要是毁了那些银子,我也可以不择手段,把你们横江一窝蜂赶尽杀绝,相信江湖同道,也不会说我行事太狠,因为这是你们自己言而无信,而且那些受过你们所害的人,听说我们那么做,叫他们倾家荡产,拿出钱来,补上那笔账款,也是愿意的。”

宇文雷怔住了,他没有想到南宫俊年纪虽轻,做事说话,却深思远虑,半点过门都行不通,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南宫俊道:“今天是十日之约最后的期限,你若是要讲规矩,今天就摆下道儿来,我还可以考虑,如果你想耍赖,我也不照规矩行事了!”

宇文雷怒声道:“你不照规矩又能如何?”

南宫俊一指地下道:“这儿躺着两个,围墙后面还摆着两双,这六具尸体中,只要有一具是那天跟你一起在彭城现身露面的,就证明我没找错人。那么我不管杀多少,也都有个交代!”

“你知道这所宅子里是多少人?”

“我不管,但是只要是你们横江一窝蜂的人,都是死有余辜之辈。”

宇文雷被逼得没有办法,只得道:“好!南宫俊,今天解决就今天解决吧!老子不相信你真能吃定了我们!”

南宫俊笑道:“我也没有说一定有把握,不过既然约定了,总得见个真章……”

字文雷道:“一个时辰后,我在西跨院候驾,你们不怕死就来!”

说完匆匆转身而退,那边的刘恭正以诧然的眼光看着南宫俊,半响才道:“真看不出,公子这四个从人有这么俊的身手,而公子本人更是深藏不露!”

“老先生也是此中好手了。”

“不!老朽只是略谙技击,不过老朽的这对眼睛倒颇为精确,只要看到一个人的击手,立刻就能知道他的路数以及造诣的深浅。”

南宫俊哦了一声。

刘恭正又道:“南宫公子,以老朽观察所得,公子的出手是不必说了,你既是东佛传人,自然就不会是家传武学,就是这四位尊属,也定然不是南宫家所出。”

月女立刻道:“何以见得呢?”

刘恭正笑道:“老夫说过,这一双老眼尚称精确,看一个人出手就知道路数,姑娘与那两个小友的出手诡异,实非中原的实数,倒有点像西域的路数。”

南宫俊道:“老先生法眼高明。”

日童接口道:“但是你只看出我们的武学渊源,却并不能因此就判定我们不是南宫家的人,南宫世家并没有家传武学。老主人身兼百家之长而超出任何一家,自不能说属于哪一家……”

文恭正道:“话诚然不错,但是天下武学,万流归宗,纵然是分支千万,总有其一贯的脉络可循,小友的手法,却与中原完全不同,是以老夫作此推断。”

日童突然道:“你的眼光不能说不高明,但是见闻思想却太窄仄了。”

刘恭正居然一点不生气,双手一揖道:“请小友多加指点,启我茅塞。”

日童道:“南宫门下,奇士如云,对练武的人,只有心地纯正,禀性正直,胸怀浩荡而有一技之擅的人,莫不尊以上宾,所以才能汇百家而成其大,三世四代,一直被尊为武林盟主,就是这种兼容并蓄的胸怀所致。”

“这一点老夫绝对承认。”

“那你就不能说我们不是出于南宫门下,南宫门士是一种极高荣誉,却不是门户的派别,你的话如果被教我们武功的师父们听见了,就是一种侮辱。”

“是!是!请小友原谅,老夫不是江湖中人。”

“但你却与横江一窝蜂为伍。”

“这个嘛,老夫不是横江一窝蜂中人,但有个宾主关系,何况连横江一窝蜂自己都不承认自己是江湖人,老夫自然更不能算了。再说老夫没有正式练过武……”

“江湖人也不一定就是门户派别,而是行事与所事所属而言,而更不是自己承认了就能算,自己否认就不算的,有些武术世家,他们勤练武事,却是为着投身军旅,搏杀疆场之用,因此他们即使全家个个都精于武事,却不能算是江湖人,你既然跟横江一窝蜂有宾主关系,就是个江湖人。”

“小友这么说法,老夫倒是无以为辞,就算是江湖人吧!”

“你若是江湖人,就不能说那种没见识的话,你不是江湖人,就少充行家说外行话,言多必失,祸从口出,你总该知道的,就凭你说我们不是出于南宫门下这句话,就可以惹来一场大麻烦,你对南宫门下的人,每一个都认识吗?”

“这个老夫怎会每个都认识呢,老夫所知,只是经常在外走动的那几个。”

“你既然不知道南宫门下有多少人,又凭什么来断定那些人是南宫门下,哪些人不是呢?”

“这个……老夫虽然有点武断,但是却也多少有个根据的,江南第一武林世家出来的人,都有一股雍容的气质与恢宏的胸怀,即使是动手与人争斗,也一定是用雄浑壮阔的招式武功,有如江河之涛涌,不像小友的出手,招发即致人于死……”

南宫俊的脸色微红,刘恭正的话,使他多少有点不好意思,但是日童却笑道:“老头儿,你倒是很有点见识!”

“南宫世家的盛名如日中天,即使不是江湖中人,也都知道,老夫听得多了,自然知晓一二。”

“不错!南宫世家的人,以前都是那种作风的,这固然赢得了江湖中同道的尊敬,但是也为武林中留下了很多的隐患!”

“哦!这个老夫倒是未闻之也,请小友多加指点,怎么会留下隐患了?”

“因为南宫世家过去的作风太君子,太仁慈了,对许多恶迹昭彰的凶徒们过于宽厚,以致于造成邪恶坐大的机会,横江一窝蜂的行为与手段,你应该是清楚的,假如南宫世家很早就采取了雷厉风行的霹雳手,岂会容他们猖獗至今。”

“这……南宫世家并非不想找他们,而是他们行踪太隐秘,找不到他们。”

“这倒不然,横江一窝蜂虽然善于掩藏行迹,但是要有心,仍然一找就找到的,像我们这次就是个例子。”

刘恭正的神色微微的动了一下,笑道:“不错!不错!天下没有绝对的秘密,小友的话大有道理。”

“何况南宫世家以前也不是没有找到过横江一窝蜂!”

“这个老夫跟他们宾主相处,也有几年了,怎么没听说过呢?”

“很多人都听过的,像金刀侠杨公直跟神鞭侠彭奇当年合伙开设镖局,跟横江一窝蜂结下了怨,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百花分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刀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