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刀王》

第十三章 临阵倒戈

作者:司马紫烟

南宫俊虽不知日童在搞什么鬼,但也的确为马成的渊博而吃了一惊,怎么也没有想到天下之毒,居然有一千多种,自己扳着手指数,也不过是十来样而已。

日童道:“这是毒经之外的第一千一十种毒,叫做逍遥津!”

“逍遥津!这是什么毒呢?”

“严格说来,这不能算是毒,因为它对别人都没有什么害处,最多只能昏睡一阵而已,但是对你而言却不同了,它一入你的肚子,你就永远也不会醒来了。”

“你说这是一种*葯,那不太像吧,*葯的目的在于使人失去知觉,自然要在不知不觉间使人服下才行,因此必须调具有香甜之味,你这葯又麻又辣,还带有苦涩味,既不好闻,又不好吃,谁肯吃它呢?”

“我有办法使人不能不吃,比如现在吧,你就非喝下不可,因为我们是在比赛服毒,除非你认输。”

“笑话!我没有输,为什么要认输。”

“你若是不敢服,就是认输了。”

“我不敢服你的毒不算输,还得等你服下我的毒才能分胜负呢!若是你也不敢服我的毒,最多我们是平手,只要你胜不了我,就不能算过关。”

日童笑道:“我不敢服你的毒,可是敢拿在手中,咱们干脆比一下,谁拿得久好了。”

马成闻言一震,连忙看自己的手,但见上面已经泛了一阵黑色,大吃一惊,连忙把手中的杯子摔了,叫道:“好狡猾的小鬼,你居然敢在酒杯上弄鬼。”

“这我可不承认,酒杯是你的,我只不过用块布去擦一擦,这布也是你的……”

他取出一块湿布,正是先前绑在响箭杆上用来示警的那一块,也是沾上七步追魂的那一块。

马成急忙从身上取出一个瓶子,倒出几颗葯吞下去,然后又拔出自己的腰刀来,一刀剁下了自己的右手,忍痛点了自己的经脉,止住喷血,切齿道:“小鬼!你居然对我使这一手毒计!”

日童淡然道:“马成,你要不要脸,你摆下毒阵为关,我以毒制你,正是以毒攻毒之计,这七步追魂之毒是你自己先施出来的,我用手抓了一点不在乎,你自己手抓了却抵挡不住,凭这一手,我就比你要高明了……”

马成道:“我……只是……”

日童抢着道:“我知道你的解葯只剩两颗,刚才都拿出来了,因此你自己中了毒,也来不及再去配解葯施救了,凭这一点就胜过你了!”

“你怎么知道解葯只剩两颗?”

日童微笑道:“是这位大姐告诉我的。”

说着用手一指小红,急得她连忙否认道:“胡说!我几时告诉你这个的!”

马成也说道:“她的话每句我都听见了,的确没有告诉你关于解葯之事。”

日童笑道:“她只是没有形之言词而已,但是有些话并不需要用嘴说出来的,她既是总宫所派,可见地位也颇为重要,但是她发觉自己中了七步追魂之毒后,急得不得了,甚至把所知的机密都说出来,以求换得我手中的那颗解葯,这就很明显了,如果你还有多余的解葯,绝不会吝于再给一颗的。”

马成不禁叹道:“小子,你实在太精明了。”

日童道:“毒葯害人,并不足为奇,像我身上不带毒葯,照样地整得你死去活来,凭这一点,你就该认输了,天下最厉害的毒葯是人的智慧……”

马成叹口气道:“小子!算你高明,最后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真有百毒不侵之能?”

“我回答之后,你是否就认输?”

马成想了一下才道:“行!”

“好!那我就告诉你,这是假的,你这杯毒酒,我就不敢喝,喝下去也非死不可!我跟你打那个赌,根本没有喝毒的打算!”

“你能不惧七步追魂,却不敢喝这杯毒酒?”

“我之所以敢摸你的七步追魂,只是手上戴了一副鱼皮的手套,那是一种鱼鳔经过练制后做成的,戴在手上,完全看不出来,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用处,只能隔毒而已。”

“能隔毒?”

“毒的施发只有四种方法,一是肌肤的沾染,一种是染在兵刃上,见血而封喉,一种是烟雾之类经由人的呼吸而伤内腑,一种就是经由饮食而人腹,我这一副手套就足以摒除百毒。”

“那只能隔除肌肤的沾染。”

“已经足够了,我可以不吃你们的东西,只要肌肤不沾染,我还怕什么毒?”

“还有兵刃淬练那一种!”

“这是最笨的一种,也只有下五门的江湖人才用的,我的气功多少已有点根本,寻常刀剑暗器,根本就伤不了我,如若对方的内力深厚,能够以兵刃使我流血,凭武功也能杀得了我,何必用毒!”

马成怔了半晌,才道:“好小子,我毒蜂子闯一辈子江湖,以毒技害了不知多少人,今天还是第一次栽了……”

日童笑道:“你别难过,你是栽在自己的毒上,用毒之能,我是自叹不如。”

马成道:“不,我是栽在你手上,而且栽得口服心服!你的话很对,天下最烈的毒葯是人的智慧,所以我是输了,把这个拿去吧!”

他取出一张纸条,丢过来道:“这是你们闯过了一关的收获。”

日童接在手中,却是一纸收执,写着一个地址,以及一些文字……

“凭条交付来人,白银五十万两。”

日童道:“这么简单就行了?”

“不错!你们拿了这张纸条,到上述地点去起出所失镖银就行,这只是一部分,但绝不会赖账。”

南宫俊道:“你不通过宇文雷就可以做主了吗?”

马成道:“是的,我不属于宇文雷,在我的这一部分内,我有权作定夺。”

南宫俊不禁摇头叹息道:“你们真是一个奇怪的组合,我越往里深究,越觉得迷惑了。”

马成道:“南宫少主,也许我可以解答这个迷惑,告诉你百花宫中更多的事,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你必须先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你先问问看,如果我能回答,我自当尽量回答。”

“我的问题很简单,不会超过三个,但是却与我要告诉你的事情有关,所以你能回答多少,我也透露多少,这倒不是我有意要挟,更不是我想刺探什么秘密,而是你如果对我的问题不能答复,就无法知道我要说的那些事情来龙去脉。”

南宫俊想了一下,道:“好吧,你问好了……”

马成道:“你需不需要叫这些人回避一下?”

南宫俊道:“不必,我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有些是对人的承诺而已,既要说出来,就毫无顾忌地说……”

马成想了一下,才问道:“听说你的武学是师承东佛的全部绝学?”

南宫俊笑道:“不是全部,东佛的武学共分二十一项,我只学了其中的十七项,其余过于邪恶,我只了解一个大概,根本没有去涉及,而且那也不是东佛的绝学,后来又因故西行,跟西方的魔教发生了关系,得到了魔教十三种秘技的经篆,然后有三项武功,是他晚年参照东西两方的武学而加以融会自创的。”

他说的时候,每个人都竖起了耳朵在听,因为这是武林中的一个绝大秘密,而且跟他们每一个人都有关系,所以听后的表情也绝不相同。

马成显得十分满意,笑笑道:“多谢少主坦诚相告,那么我也可以叙述第一部分了。东佛西渡时,跟西方魔教的教主忽而迷星起了冲突,被擒人魔宫,那时他正当中年,长得很英俊,被魔教忽而迷星的三个宠姬看中了,他经不起她们的色身相诱,落人了她们的脂粉陷阱,不过他毕竟是有根基的佛门中高人,虽然破了色戒,却因而感化了魔宫中的三个婬娃,居然为他而篡弑了忽而迷星,取出了魔宫中的秘藏功籍,跟他一起参研!百花宫的高手,有两个孪生姐妹,叫纪宝玉,纪宝珠。他伴着她们三人在西方足足过了二十年。”

南宫俊点点头道:“这些细节我大部分是已经知道了,只是略有出入而已,不过我相信你所说的较为正确,目前这魔宫二姬都在中原吗?”

马成道:“在,纪宝玉受到东佛的感化较深,已经弃恶就善,她将自己所学,教授了一批女弟子,就是崛起江湖不久的红粉金刚,南丽娃则在中原暗植势力,以图创开一番事业,她就成立了

百花宫,一方面广事培植人手,一方面则聚积财富,横江一窝蜂就是她训练出来的杀手与心腹成员。”

“还有一个纪宝珠呢?”

“这个女人半正半邪,没有一定的性型,所以她有时到姐姐那儿,帮纪宝玉训练一下那些女孩子,有时候又到百花宫来,帮南丽娃训练蜂群杀手,她在百花宫的地位是副官主,在止水谷的身份却不知道,有关于百花宫跟东佛的渊源大抵如此,现在我要问第二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想必一定是要问东佛是否尚在人世?”

“是的,南丽娃等三人与东佛在西方厮守二十年,借东佛之助,把魔教的武功秘技都学齐了之后,就静极思动,不肯安分了。她们曾经密谋暗算东佛,想拔去这一根眼中钉,先给他服下了剧毒后,又联手合攻,结果把东佛逼下天竺的恒河。照理说,东佛应该必死无疑,但她们在恒河上下五十里大举搜寻,却没有找到尸体,由此推断东佛可能没有死。”

南宫俊道:“的确没有死,纪宝玉在动手时,忽又于心不忍,在交手之间,暗中塞给他一份解葯。不过由于中毒太深,解葯服得太迟,东佛在坠河之后,为躲避她们的追杀,以龟息法隐身河底三天三夜,结果虽然留得一命在,却把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给消失了,仅留了半成的功力,他知道那三个女的必将会到中原来谋发展,所以回到中原,隐姓换名,寄身在小庙中做个火工道人,同时也把所参研的东西武学,觅取一个人研练,以俾她们肆虐中原时,好有人去阻止她们。”

“少主就是他觅得的传人?”

“是的,不过我不是他的传人,我们没有师徒的名分,因为我原来无意习武的,是他再三央求,以中原武林安危重任见托,我才勉强答应下来,所以严格说起来我只是他的代理人。”

“这都没有关系,反正我知道他把武功交下来就成了,他现

在人还在吗?”

“两年以前就寂然而逝。”

“那我对他的一番歉疚,就永远无法弥补了,只有在少主身上略尽绵薄……”

“你欠他的恩情?”

“是的,二十年前我也因为在中原结仇太多,无法立足,逃到西方去,在那儿被魔宫中的人掳去,充作面首,几将精枯髓干而死,幸而他念我同是中原一脉,传授我元培本固之术,使我在那一群如狼似虎的女人中留下性命,而且我还有一个最对不起他的事,他服下的剧毒,就是我制炼的。”

“你怎么恩将仇报呢?”

“我起初根本不知道是对付他,后来知道了,才把解葯给纪宝玉,托她代为送给东佛。”

日童道:“你这个人心术太坏,既然知道我家公于是东佛的传人,就该报恩才是,怎么还又把那种毒葯,拿来害我们公子。”

马成道:“我只是听宇文雷说而已,却不能确定,不过我也做了最好的测试,南宫少主果真是东佛的传人,就不会被我这杯酒毒死。”

日童道:“这话怎么说,东佛都着了你的道儿,我家公子虽然得到他的传授,却不见得有他那么深的功力,难道会不受你的毒葯影响?”

马成笑道:“我当年把解葯暗传给东佛时,同时也附上了解法,我这穿肠剧毒的确是神仙难逃,但是解葯方法却最为简单,而且随处可得……”

日童道:“既是随处可得,东佛为什么当年未能逃过?”

“那是他不知道,我的解葯只能减轻毒性,压住毒性渐缓发作而已,并不能解毒,真正解毒的方法简单之极,少主想必知道的。”

南宫俊摇头道:“我不知道。”

马成道:“难道东佛没有告诉你?”

南宫俊道:“没有!他对自己的过去极少谈到,想必是十分悔恨,而且他对魔宫三姬的看法也跟你不同。”

“他有什么看法?”

“他并没认为她们不对,只是恨自己太过执着,未能用恰当的方法去感化她们,因此留下武功,希望阻止她们为恶,却不想杀害她们。”

马成一怔道:“这个老和尚究竟是打什么主意呢?难道当年的教训还不够?”

南宫俊笑笑道:“是非善恶的看法各有不同,他交给我的责任只是阻止她们为恶,却没有一定要我如何,而且他也无权要求我如何,因为我并不是他的弟子,我学了他的武功,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临阵倒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刀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