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刀王》

第十四章 同仇敌忾

作者:司马紫烟

那是许多枝长杆的火箭,箭杆上缚了浸过桐油的棉花,点上了火,遥空飞射过来。

方向是从西北角上来的,而火箭所指的目标,正是他们要前去的那栋宅子。

刘恭正惊道:“这是什么人,怎么在这儿胡乱发火箭,此地正是火德之宫,藏有很多引火发火之物,还有很多炸葯,如果燃烧起来,可怎么办?”

南宫俊也惊道:“刘老丈,你说这儿有炸葯?”

刘恭正急了道:“是的,像前面的夹墙引道中,都埋设有炸葯及引线等物,如果不慎点着了,连我们也要被炸得粉身碎骨!”

南宫俊愕然道:“老丈怎么在住宅中埋设此等凶险之物,这太危险了!”

刘恭正道:“此地虽是私宅的名义,实际上却是百花宫的分宫,而且为主要贮积财货之地,自然要防范得周密点,南宫公子,请你快去制止他们射火箭过来。”

南宫俊道:“对方是些什么人我都不知道,又如何制止呢?再说,人家也未必肯听我的。”

日童道:“会不会是宇文雷他们施的手脚,想把我们毁在这个地方?”

刘恭正忙道:“不会,埋设炸葯的事十分秘密,连他都不知道。”

马成也道:“这一点倒不错,若论百花宫与宇文雷的关系,还不如我密切呢,连我都不知道,他们更不会知道了,再说宇文雷他们都在后进院宅中,这火箭却是由外面射进来的,一旦火发,他们自己的危险较我们更大,宇文雷不至愚笨若此。”

日童道:“公子,会不会家里支应你的人来了?”

南宫俊道:“更不可能,别说我前来没有通知家中的人,就算他们知道了,也不会做那种事,南宫世家又不是横江一窝蜂,怎么做出纵火之举。”

这时宅中也乱了,纷纷有人出来抢救火势,扑灭火苗,可是火箭仍然不断地射进来。

刘恭正急得满头大汗道:“南宫公子,请你叫她们立即恢复我的行动吧,只有老夫才知道哪些地方藏有火葯的引线,要是有一处燃着了,那可不得了。”

南宫俊还没开口,海女却说道:“公子,这可没办法,我们用的制穴针上,有一种使人行动缓慢无力的葯物,进入血管后生效,无葯可解,只有等时间到了后,葯性自解。”

刘恭正顿足道:“你们可害死老夫了,多年心血眼看着被毁于一旦,而且还要赔上老夫的一条命,不好!那枝火箭所中的位置,正是火葯引线安放之处,现在去扑灭也迟了,大家逃生吧!”

于是一行人在刘恭正的指点下,折向了另一处院落,而且还遣小红去通知那边的人赶紧撤退。

才到达该处,已经听出了轰轰的爆炸之声,接着是烈焰冲天,那一片院落,已在烈火熊熊之中。

刘恭正顿足长叹,南宫俊看着也觉得心惊道:“要是我们深入宅中后,你再放起火来,火势向四面包围,再加上地底的火葯,焉有命在!”

刘恭正道:“炸葯之设,是为了对付入侵的敌人,老夫被你们拉在一起,怎会做这种损人又损己的事呢?”

南宫俊道:“假如我们不拉着你在一起,你就会考虑到纵火引发火葯了,否则你这些火葯之设,就没有另外的用处了,你总不会用来对付自己人吧!”

刘恭正道:“老夫对这件事秘而不宣,自然也包括了自己人在内,老夫此地虽然只是分宫之一,但是有时的权责是很重要的,百花宫下的徒众,若有叛离等事情,老夫尚负有清理门户、肃除叛徒之责。”

南宫俊笑道:“所以你练了一身好武功,也不肯让人知道,大概就是为了此故吧!”

刘恭正居然坦白承认了,说道:“不错,如是一两个人,本宫就自行处理了,如若来的人数过多,就用那些火葯去对付,那些人以为分宫的人不懂武功好欺侮,他们就打错主意了。”

马成道:“以前有几个人,私自逃出百花宫,结果大概都是在你这儿被处决了的吧?”

刘恭正傲然笑道:“不错,你们都知道本分宫为藏金要库,而且防守力最薄,老夫又不擅武功,以为最好欺侮,所以都要在临走前,想从这儿捞走一票,老夫哪有那么好欺侮的……”

正说之间,宇文雷带了一批人,缚着小红,匆匆地赶了来,怒容满面地叫道:“南宫俊,你怎地如此卑鄙,一面明言拜山闯关,一面却着人纵火。”

南宫俊笑道:“这个我可不认账,因为在地下埋设火器的人不是我。”

字文雷转向刘恭正道:“刘老,你对这点最好做个解释,我们都在那儿……”

刘恭正傲然道:“本座既然身为分宫总管,对如何安排分宫防范事务,自然有权决定……”

“那至少也要告诉我们一声!”

“一件事有两个人知道就不算是秘密了,像这种设施,更是不可人第二者之耳……”

“那你打算连我们也计算在内的了?”

“必要时确无不可,因为你们工蜂群的责任就是要保护分宫安全而与敌偕亡,你别忘了,蜂螫虽有毒,但只能用一次,每一头工蜂在用尾针刺伤对方后,自己也要死亡,今天是因为南宫俊等人未曾进入那个地方,所以我才要小红去通知你们撤离,否则的话,我很可能就让你们那儿一起爆了。”

宇文雷不禁默然,刘恭正又道:“你自己是工蜂群领队,对百花宫规矩,知道得比谁都清楚,这些话本不该问的,现在你的事还没有完,你看着办吧!”

刘恭天说着用手指指南宫俊,宇文雷道:“这怎么是我的事,难道你就没有责任?”

刘恭正道:“本分宫的职司是对内不对外的,你需要尽全责加以消除,否则你就必须负起暴露本分宫机密的责任。”

宇文雷满脸愤色,但居然忍住道:“刘老儿,这个时候,你居然敢扯我的后腿,你等着瞧吧!”

刘恭正冷笑道:“没什么好瞧的,你这次劫夺镖车的事件,做得实在太过于不聪明,引起武林的众怒不说,而且还惹下了强敌,把百花宫不公开行事的规条整个的破坏了,就这一项罪名,你就很难向总宫交代了。”

宇文雷怒声道:“本座自己做的事自己负责,无须做什么交代。”

“你只是一个蜂群的领队而已,宇文雷,在横江一窝蜂你是龙头老大,在百花宫,你的地位与老夫一样,只是个二流的人物,你能负责多少!”

宇文雷脸上的肌肉一阵搐动,但是他居然忍了下去,笑笑道:“至少我自己做的事我可以负责,我要向谁动手,尽有自主之权,无须向谁请示。”

“可是你却违反规矩,惹上了南宫世家。”

宇文雷笑道:“这个……南宫少主在此可以证明,是他自己找上我,我可没去惹他……”

“弄到兵刃相见,正面冲突,可是你的错。”

“我也不认错,南宫世家要我交回镖银,而部分镖银已解缴总宫,我根本就无法交回,横江一窝蜂行事不得落空,得手的收入,必须按照成数解缴,这两点是最重要的规定,我已经做到了,其余的规定纵有冲突,也无法责成在我身上。”

“你忘了一点,总宫给你无限止的支援人手,叫你自己去解决麻烦,你却把我这儿牵涉进来,而且还毁了我的庄院……”

“刘总管,你错了,我只是依照规定前来解缴银两。”

“但是敌人却是你引来的。”

“这个我不否认,如果南宫俊登门指名索人,我当然会跟他换个解决的地方,可是他来的时候并没有即刻找我,却是由你先接待了,所以我管不了!至于庄院被毁,那更怪不得我,火不是我放的,火葯是你自己埋的,任何责任我都不该负。”

刘恭正语为之塞,半响才道:“好!宇文雷,有关责任问题,自有总宫发落,现在你已面对着南宫世家的人,你把问题解决吧!”

宇文雷笑道:“没什么好解决的,南宫俊!你在一边也听得很清楚,那笔失镖已经分成了几下了,连马成都分到了一部分。”

马成道:“我那一部分已经还给少主了。”

宇文雷笑道:“那是你的事,我也管不了,我只是表明,交还全部失镖是不可能的事,我自己也做不了主。”

南宫俊道:“那你凭什么跟我订十日之约。”

宇文雷笑笑道:“十日之约只是再跟你见面,可没说过要退还失镖,而且事情已经摆明在这儿,你想追回失镖,光找我一个人也没用。”

南宫俊刚要开口,日童忽然说道:“公子,没关系,我们找回多少是多少,马先生那儿已收回失镖的一成,宇文雷那儿留下的不知有几成。”

宇文雷笑道:“四成,那是二百万两。”

日童道:“那就把你的四成吐出来好了。”

字文雷道:“可没这么容易,那是属于我横江弟兄全体的,除非经过他们全体的同意,我也无法做得了主。”

日童道:“你究竟能作多少主?”

宇文雷道:“说句实话,我只能做五百两银子的主,那是我身上现有的,还得要杀了我才拿得走!”

日童道:“二百万两银子,你只分得五百两?”

宇文雷笑道:“是的,因为横江弟兄很多,而且是见者有份,所以我们入库虽多,每人的收入却可怜得很,也因此我们才要不断地做案子来养活自己。”

南宫俊转向马成道:“马先生,这话你能信多少?”

马成道:“我一成也不信。”

字文雷道:“毒蜂子,你虽不是横江一窝蜂的一伙儿,但你却是很特别,每次的收入,你都要占上一成。”

马成笑道:“这个我承认,不过这一成我不是白拿的,我要供应你们所需的各种毒葯,有些毒葯不仅制炼费时费力,而且代价极为昂贵。”

宇文雷道:“我不跟你算账,只是告诉你,我们没有你这么好的命。”

马成微笑道:“宇文雷,我倒要替你算算账,你手下的横江弟兄,总数没超过两百个,大家平均来分吧,每人所得也不会少于一万两,你身上只得五百两银子,那不是骗鬼吗?而且我知道你一向最为跋扈专横,任何事都要占个大份,我不信你在这件事情上会慷慨起来。”

宇文雷道:“信不信由你,我用不着对你说。”

马成道:“你不说我倒可代你说,你现在身上只带五百两是可信的。你们这次每人分得五百两也没错,只是其他的银两,你们都积存起来,在各地设下了四十三家大银楼宝号或银庄,以待日后退出江湖时,好安享太平福,这四十三处加起来的总值,不下亿万之数,因此,你一个人名下所得,也足够赔出这次的镖银了。”

宇文雷脸色大变道:“放屁,你是听谁说的?”

马成笑道:“就算我是放屁好了,要不要再放两声把那些店号给放出来。”

宇文雷大急:“你敢!只要你敢说一个字,老子就活活地劈了你!”

马成笑道:“劈了我也没有用,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已经不是一个秘密了,知道的人多得很哩!”

宇文雷正待扑向前去,南宫俊却横挡住他,道:“宇文大当家的,闯江湖为非作歹的人,必无善果,你能够为日后打算,准备金盆洗手的退路,这证明你多少还有点悟意,知道这种日子不可以久长,我对你的做法虽不赞同,却也无可厚非,只是这一次你做得太过分了,居然劫取了赈灾的银两,你们几个人的享受却是几千几百条生命,这就说不过去了,望你善自三思……”

宇文雷道:“我……我不是一个人独有的,那笔银子早就分散了。”

南宫俊道:“我知道,你们自己留下了四成,因此希望你把这四成吐出来。”

马成道:“少主,叫他全部吐出来还不够,应该还要他悉数赔出来,因为这次行动,是他并未先给总宫请示,而且还违反了总宫的规定,擅自行事所引起来的,在下倒不是帮总宫说话,至少百花宫不会做出人神共怒、为江湖武林所共弃的事,所以总宫给他的指令是一应事故,既由自了,不给予任何援助。”

宇文雷怒道:“总宫不管我的事,为什么却要扣我的成数?”

马成道:“这次只取你五成,你应该明白了,平常你们能分得这么多吗?”

宇文雷怒道:“我们出去厮杀拼命,到手的只是小份子,总宫坐享其成……”

马成笑了笑,道:“宇文雷,你忘记自己的身份了,也忘记你这些人,这些本事从哪儿来的,也忘记你们为什么要起名为横江一窝蜂了。”

字文雷竟一怔,道:“我是不知。”

马成似乎也是一怔,道:“你不知?”

宇文雷道:“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同仇敌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刀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