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刀王》

第十五章 四象刀阵

作者:司马紫烟

万人迷嗫嗫chún道:“老大,我们是奉命躲藏起来埋伏作突击的,听见了老大的召唤,不敢不来。”

宇文雷道:“你们来了也罢,事情有了转变,毒蜂子临阵变节,刘老儿心存二志,差点没把我们也坑在前面那所院子里,原先的计划行不通了,你们不必去埋伏了,正好跟着大家一起突围出去,只是我的本意不是召唤你们,而是召唤先前退出的人。”

万人迷道:“老大,那些人恐怕不会来了,要突围,就是我们四个人吧!”

“怎么,难道他们已经走远了?”

万人迷顿了顿才道:“没有,最远的也不过能跑出一里去,其余的都在半里附近。”

“什么?才这么点远近,他们何以不听召回头。”

“他们都遭到了围截阻拦,这座庄院四周都叫人给围住了,恐怕一个都无法脱身而去,据小妹所知,已经有九个人倒下了,六个人还在浴血拼命苦战,但也凶多吉少,这次咱们是栽惨了。”

宇文雷更为吃惊道:“你说什么?”

万人迷恶狠狠地望着南宫俊道:“咱们都叫这小子给算计了,他明着闯关,却将三十六红粉金刚埋伏在外面,分成五路,把我们的人分别截杀了!”

宇文雷的眼中冒着火,厉声道:“南宫俊,想不到你们武林第一世家行事如此狠毒卑鄙。”

南宫俊道:“宇文雷!你没有听明白,截阻你手下的是红粉金刚,她们可不是南宫世家的人。”

“你们总是一路的!”

“这句话我也否认,在彭城,我跟她们素不相识,只是凑巧遇上,以后我倒是跟她们大姐慕容婉同行过一阵,但是在离开桐柏山庄就分手,我会合了家里派来的这四个人直接来找你,红粉金刚却是自己来找到你的。”

“你胡说,你分明知道她们已经来到了。”

“我进入庄院之前,还不知她们在哪儿。不过在你把手下人遣散的时候,我知道她们已经来了,所以我听任你们的人离去而不加阻拦,因为我知道他们逃不掉红粉金刚姐妹的包围,但是我可以保证,我们事先毫无联系。”

“鬼话连篇,你如果跟她们毫无联系,怎么会这么凑巧?”

“我在找你讨回失镖,她们同样也为这件事找你,碰在一起是很自然的事。”

“即是你们事先未曾有过联系,你怎么会知道她们已经来到了外面呢?”

“因为刚才那一阵火箭,使我想起是她们来了,因为这一阵火箭是存心要你们命的,目前找上你们的只有两批人,不是我,自然是她们了!”

“难道不会是你们南宫世家的人吗?”

“不会!第一,我们南宫世家的人不会使用放火的手段;第二,这批火箭的目的在引发埋在地底的火葯,爆炸起来,连我也陷在里面了……”

这个解释很合理,字文雷倒是接受了,可是他想了想后,忽又冷笑道:“南宫俊,如那一批火箭志在引发地底的炸葯,则红粉金刚恐怕连你也不肯放过呢!”

南宫俊也是微微一怔,但随即笑道:“我跟她们并没有仇怨,而且彼此同仇敌忾,都在为一件事而尽力,因此,我想她们不会对我如此,正因为我们事先没有联络,她们也不知道我在里面,所以才会如此。”

这个理由,也为宇文雷接受了,因为的确也认为南宫俊与红粉金刚之间不可能会有仇恨,而且到了要致对方于死地的程度。

南宫俊本人已经是莫测高深了,何况他身后还有一个武林世家的庞大人力,是个谁也惹不起的对象。

寻思片刻后,他忽又想到了一件事,调头向刘恭正道:“刘总管,你说你在西院四周埋设炸葯的事没有别人知道?”

刘恭正道:“不错!除了老夫之外,无人得知!”

宇文雷冷笑道:“不见得吧,如果无人得知,红粉金刚怎么懂得用火箭来引发炸葯呢?”

刘恭正微怔道:“她们不可能知道,只是想利用火攻把你们逼出去而已!”

字文雷冷笑道:“西院的屋子分左右三进,分得开开的,而我们更不是省油的灯,假如不是地底有炸葯,就凭一阵火箭就能把我们逼出去?这种笨事三岁小孩子都不会做的!”

这倒也是实情,西院屋宇散落,互不相连,一定要放火烧屋的话,得用上几十个人,拿了火把跟桐油往上浇,点火也不见得起来,因为那儿是藏金的库房所在,垒石为墙,铸铁为柱,以求其坚固避火,大部分都是烧不起来的材料。

因此刘恭正不禁诧然道:“奇怪了,难道她们知道了屋外埋藏火葯的秘密吗?这是不可能的,除了老夫之外,连总宫都不知道这件事。”

“在你这所宅子里的人呢?”

“也没有人知道,这是何等秘密的事……”

宇文雷笑道:“天下没有绝对秘密的事,就算你在埋下火葯时无人得知吧,可是你总得不时去省视每个引线,看看有无泛潮的情形,落入别人眼中……”

刘恭正凝思道:“这倒是可能的,为了要保持那些火葯效能,老夫每逢雨后,总得去看看,只是老夫在检验时,都是十分秘密,摒退一切从人……”

宇文雷哈哈大笑道:“这就叫慾盖弥彰,你若是装作不经心的样子,随意看看,或许还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你偏又要摒退从人,这反而会引人注意。”

“就算是为宅中一两个有心人注意到了,也不可能传到红粉金刚她们耳中去啊,除非她们早就在这儿安插了人,但那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百花宫为了刺探武林动静,不是在每一门派内都安插了细作耳目嘛,安知人家不如此来对付我们?”

“百花宫自建立以来,迄今未对外公开活动过,而且百花宫的人员,除了你们横江一窝蜂之外,也没有在武林中显过形迹,人家怎么会想到这有个组织而安插细作呢?”

“别的人不知道,红粉金刚是知道的,因为我们是属于同一渊源,由总宫追溯到分宫,并不是不可能的事。”

刘恭正回顾小红跟小绿,道:“假如宇文雷的话可信,问题就出在你们两人身上。”

小红、小绿都一震,道:“总管,这怎么与我们扯上关系呢?”

刘恭正冷冷地道:“我在地下埋藏炸葯的事,连总宫都瞒着,而我每回巡视检查时,都由我自己的心腹分别监视着每一处出口,绝不可能让人随后跟踪偷窥,何况那西跨院又为藏金库房重地,平素就列为禁地,只有你们两人由总宫派来保护老夫,跟在老夫身后寸步不离,才有机会去发现那些机密。”

小红道:“但是总管在最近并没有作过单独巡察呀,我们又何由而得知呢?”

刘恭正道:“可是你们却能在西跨院自由行动,只要你们也懂得阵图之学,自然会知道那些地方是内藏凶机,当然也就有机会去从事搜索。”

小红道:“总管,我们既受总宫之命,分派到你这儿来担任保护之责,自然也是总宫认为最可靠的人,怎么会把这儿的机密外泄呢?”

刘恭正道:“这个嘛,老夫却不得而知了,反正对今日之事,老夫只有向总宫据实以报,如何清查你们的底细,也是总宫的事。”

才说到这儿,他的身子突然一颤,用手指着身后的小绿,却已经说不出话来,跟着双腿一屈,跪倒下来,再侧倒在地,一动都不动。

小绿淡然的从他的侧腰上抽回一枝细长的弯形圆针,插回头发上去,原来那是一枝凤头钗,只是谁也没想到还能兼作杀人的凶器,看刘恭正被刺后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即告死亡,即可知这枝银针的厉害了。

南宫俊微怔道:“姑娘何以要如此,难道真是与红粉金刚有所关连?”

“没有,我们在总宫深居简出,谁都不认识。”

“那姑娘何必要杀死刘恭正呢?”

“他自己行事不小心,却把责任推到我们身上,如果由着他胡说一通,总宫信以为真,我们就会受罪,那不是太冤枉了。”

“可是你杀了他,又如何做交代呢?”

“宇文雷、马成、你,以及攻来的红粉金刚,谁都可能杀他,怎见得就是我呢!”

宇文雷笑道:“不错!你杀了人,账可以随便挂在谁的头上,只是我们这些人为什么又得替你背起这口黑锅呢?”

小绿笑道:“你不愿意担负杀人的责任,我就不说在你身上就是了。”

“你分明是红粉金刚的细作,为了灭口,才下手杀人的,别想推得干净!”

“就算是吧,那跟你有什么关系呢,看样子你也不打算再回百花宫,难道还想告密不成?”

宇文雷道:“那倒不一定,如果你们做得太绝,逼得我无路可走,我就会把你们给抖出来,大家都不痛快。”

小绿道:“你的意思是要我们如何做才不算太绝?”

宇文雷道:“立刻发出通知,把我的人都放回来!”

“你没听说嘛,已经剩不到五六个了。”

“那不管,哪怕只剩一个也行。”

“这倒可以商量,可是你折损了这么多人,心里肯甘休吗?”

宇文雷的脸色动了动,然后才叹道:“这次是我的疏忽,没把事情计划妥善,更没想到百花宫中,出了这些漏洞,红粉金刚派你们在此卧底,等于是稳稳地吃定了我们,不认又怎么办?”

“你还有没有其他的条件?”

“有!就是让我们好好地离去,不得再阻拦,只要我们再受到一点损失,我就把你们的事抖出去。”

“这个要求太奢了吧,而且我们也做不了主,南宫少主第一个就不会答应。”

“他跟你们的老大慕容婉交情不错,只要慕容婉开口说句话,他就会卖个交情的。”

“宇文雷!你倒是打得好主意,问题是我为什么要替你讲情呢?”

这是从另外一个角落飘来的声音,出现了手握雁翎刀的慕容婉,而且紧接着四周的人影飘忽,出现了一串的人。三十六红粉金刚几乎到齐了。

宇文雷脸色一变道:“我的人呢?”

慕容婉道:“我们来了,他们自然是不来了。”

宇文雷脸色一阵急变,但随即忍了下来道:“好!好!干净利落,好在我这次只带了十停里一停的弟兄来此,就算我们一起死光了,也动不了根本,这笔账我们记上了,哪儿碰上哪儿算。”

“横江一窝蜂行事向来讲究干净,不留一个活口,因此你至少也得具有这种雅量。”

说完她又转向了南宫俊,略有愧色道:“南宫兄,很对不起,由于事起仓猝,小妹不告而行……”

南宫俊笑道:“大姐客气,小弟与家人联络上了,而且也找到了这儿。”

慕容婉道:“南宫世家果然不同凡响,小妹是接到内应的消息,才匆匆地赶来,哪知竟还比南宫兄慢了一步!”

南宫俊笑道:“小弟虽早了一步,却还没有动手,不若大姐在外大有收获!”

这时东方倩也过来道:“南宫兄,我们只是接到消息说宇文雷带有不少人在此,也知道此地地下埋有火葯,可以用火攻,却不知你也在里面。”

南宫俊道:“东方姑娘不必为此不安,我们挟持了此地的分宫总管,他自己埋的炸葯,自然不会把自己陷在里面的,所以我们早就来到安全之处了,倒是你闪在外面包围截阻,灭了不少的蜂群。”

慕容婉道:“我们三十六红粉姐妹悉数出动,自己也赔上了好几位姐妹的性命,才不过少有收获,不若南宫兄威风八面,一个人只带了四个助手,就把他们吓得狼狈逃窜,我们的那些成绩,还是拜受南宫兄之赐,实在没什么可称道的!”

语气冷淡,态度也显得有点负气的样子,南宫俊只是笑笑,东方倩却不以为然地道:“大姐!我们跟南宫兄是同仇敌忾。大冢都在为争回失镖而尽力,还分什么彼此呢?”

慕容婉看了她一眼,道:“老四!是我们最先接受了金陵镖局的请求护镖,结果镖却被劫了,虽然南宫俊中途插手,帮了我们的忙,但是却反客为主,把事情揽过去了,我们反而变成了无所事事了。”

东方倩道:“这是为正义而尽心,又不是争名……”

慕容婉道:“老四……红粉姐妹自出道以来,虽没有什么赫赫盛举,但毕竟也算是创下了一点声名,几曾求过人的!这件事与我们的荣誉多少也有点关系,我身为大姐,当然要重视,再说南宫世家在江南武林中已是泰山北斗的地位,用不着再锦上添花了,我想南宫兄多少也应该留点事情给别人做了。”

这话是明显的对南宫俊表示不满了。

东方倩见大姐的脸色不悦,倒是不敢多说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四象刀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刀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