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刀王》

第十六章 南宫门客

作者:司马紫烟

南宫俊在暗中看了一阵后,较为放心了,她知道慕容婉等人只要采取这种战法去对一个人,至少可以立于不败之境,东方倩对万人迷,那更不用担心了,倒是不必再留在此地,以增加误会或困扰。于是他就悄悄地离去,才走了几十丈远,忽听后面一阵喧闹,夹着女子的尖叫声,然后又看见一条人影如飞般掠过,赫然竟是字文雷,倒使他吃了一惊。

宇文雷所去的方向,正是马成带着四童埋伏拦截的那条路,倒是不必太担心,不如回去看看是谁受了伤。

他才把身子折回去,却又几乎跟一个人撞个满怀,他缩得快,他才堪堪撞了那人的身子一下,立刻躲开了,对方却比他还性急,一片寒风带着银光洒到,同时喝道:“混账东西,你敢挡本姑娘的路!”

听声音与这莽撞的性子,除了东方倩之外,也不会有第二个人,可是她这刀还真凶,南宫俊连忙急退闪开,她的下一刀又劈了过来,急得南宫俊忙叫道:“东方姑娘,是在下南宫俊。”

东方倩的第一刀被对方闪开,那也是少有的事,第二刀劲势更厉,但出手已较从容慎重,也看清了是南宫俊,中途将刀收住,显得很不好意思地道:“对不起,南宫兄,我不知道是你,伤着了没有?”

南宫俊笑道:“没什么,还好闪得快,叫得快,否则这第二刀是很难闪过的了!”

东方倩显得很兴奋,也很得意道:“我这破月三刀是不太好躲……”

她忽又觉得在南宫俊面前夸耀这些不太适合,遂又改变语气道:“不过在南宫兄来说,还不算是回事。南宫兄,你才赶来呀?”

“在下来有片刻,看到各位跟宇文雷动手,似乎已可稳操胜券,为怕慕容姑娘误会才想先行离开。”

“哦!你已经来过了,那想必已经知道……”

“在下已经知道姑娘离开了红粉姐妹,慕容女侠是位很好的姑娘,她之要姑娘离开门户,必有深意,姑娘倒不必为此耿耿。”

“我知道大姐把我赶出去,一定是有缘故的,否则她跟我感情最好,平时也最疼我,绝不会对我如此的,可是究竟为什么呢?”

“这个在下一时不太清楚!”

“你怎么会不清楚,叫我问谁去?”

“姑娘,你这话是怎么说呢?”

“我问大姐,她说叫我来问你,还说她虽然没有告诉你实情,但是你在翩翩跟双双的口中,也可以问出一个三四分,再加上你的聪明猜测不难全部明白的。”

“哦!慕容女侠是这么说的?”

“是的!她受伤后,我去扶她,她催我快走,同时只告诉我这两句话。”

“慕容女侠受伤了?伤得怎么样?”

“不重,她是故意受伤的,因为姑姑来了。姑姑如果出手,宇文雷是一定会遭殃的,她故意让宇文雷在手臂上刺了一剑,放走了他。”

南宫俊愕然道:“这是为了什么呢?”

东方倩道:“我想她是不想叫宇文雷落在姑姑的手里,把他放出来交给你吧,因为我告诉她说你在十里外等候,所以她纵走了宇文雷,悄声对我说,叫我借着追宇文雷的借口,赶快跟你会合……”

南宫俊点点头,然后道:“还有一个原因,她是不愿意你离开的事被你姑姑知道,否则很可能就走不掉了,她实在是个很值得敬佩的人,用心良苦,我先前的确是有点误会她了。”

“南宫兄,你怎么误会她?”

“我看见她叫手下的姐妹去围攻宇文雷时,心中颇不以为然,因为她明知那些人绝对不是宇文雷的敌手,上去只是白白送死!”

“是呀!我也是为这件事跟大姐顶起来的,我觉得她突然变了,直到现在我还是不明白。”

“你的确是不容易明白的,因为你对红粉姐妹的本身都不够了解。”

“我是在止水谷长大的,怎么会不了解?”

南宫俊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你就是生活其中,所以才不容易明白,我问你,红粉姐妹已婚与未婚的各居其半,你们是从小入谷,那些已婚妇人则都是婚后才进来的,对吗?”

“是的,她们是在外受了遗弃,或为翁姑所不容,来到谷中求栖,因为她们开始的迟,所以武功进境不快,成就也不高,前面五名,始终轮不到。”

“可是她们也不是最低的,三十六红粉姐妹以技艺排名,二十五名以后也没有已婚妇人。”

“那是因为她们开始练功时,根骨已凝,有些功夫较易速成,所以才会如此,但是等到更上一层,她们就很艰难了。”

“这也说得过去,因为我看她们的出手凶狠毒辣,刀出魂断,不给人留半点余地,只有满怀怨恨的妇人才有这种狠心,像你们:这些未经人世的孩子,心地善良,怎么施都施不出那些狠招的。”

“对极了,南宫兄!在五姐妹中,本来以我的心肠最硬,出手最狠,可是遇到一些真正过于凶狠的招式,我老是使不好,因为我胸中没有杀机,无法把那些刀招的精华尽情发挥出来……不过这与大姐的行动无关。”

“有关系,在止水谷,我听说已婚妇人与未婚姐妹们是分开来的?”

“是的,那是姑姑的意思,认为她们是已经接触过外面的世界再进来的,恐怕会分了姐妹们的心,所以才分开住,分开练功,甚至于连平时谈话都很少,只有出来行动时,才混在一起,不过已经列名姐妹榜的人都是经过千百次锤练,生性沉稳,不会多话瞎道是非。她们想要学有所成爬上来,却比我们难得多。”

“主要的是那些人的真正底细你清不清楚?”

“这……不太清楚,除了姑姑之外,连大姐都不太清楚,南宫兄!你问这干吗?”

南宫俊道:“我问的目的只是要告诉你,我知道她们的底细,她们绝不是什么弃妇,更不是什么受到翁姑虐待而逃离家门的怨妇,那只是骗你们的理由,她们实际上是你姑姑在外面另植的一批徒众。”

“姑姑在外另植的徒众?南宫兄,你别开玩笑了,姑姑多少年来,就没有出过止水谷。”

南宫俊叹口气,说道:“那是你们认为如此而已,实际上她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外面,止水谷只是她偶而一至的栖息地,这一切有个人很清楚,就是叛出百花宫,跟我在一起的马成,详细的情形你问他好了。”

东方倩的确是难以相信的,但是她也知道南宫俊不会骗她,至少不会在她面前造这种谣的,因此她顿了顿才道:“大姐知不知道呢?”

“以前是不知道,但是我上次跟她回去得很突然,使得你姑姑来不及掩饰,我们发现了止水谷中许多的秘密,虽然你姑姑把梁婆婆杀死了,隐藏了一部分秘密,但是慕容女侠已经有所察觉了。”

“那又如何呢?”

“你姑姑是以前魔教教主的宠姬,她的性情半正半邪,一方面培植了你们来伸张正义,另一方面,她也培植了一批邪恶的势力。”

“就是那些已婚的妇人?”

“那些都是妇人不错,却未必已婚,那是魔教中邪恶传统下造成的一批祸水。”

“姑姑为什么要把那些人放在跟我们一起呢?”

“这个我想是为了帮助你们吧,她虽然有心使你们代表正义的一方面,但是你们的知识、思想、经验太单纯,不适宜在江湖上成立一个门户,必须要有人来帮助你们,所以她选了一批人,到你们中间来,这批人也许是邪恶程度较为浅的一批,但是先天的底子上,她们仍是邪恶的,所以你们红粉姐妹行事,多少仍然带着点邪气。”

东方倩不再说话,她在记忆中搜取事实来印证这些话,最后点点头道:“不错,红粉姐妹中,那些年纪大的是有点邪气,她们杀性很重,跟人打斗时,有股不要命的拼劲,而且很桀骜不驯,要不是规矩严,束缚住她们,很可能会成为一批杀星的。”

南宫俊道:“所以慕容女侠才借宇文雷的手,把你们红粉姐妹加以整顿一番,除去那些人。”

“可是她为什么要把我赶走呢?”

南宫俊也无法回答了,虽然他知道答案的,但是没法子告诉她,慕容婉对她特别关心,把她交给自己照顾,想了半天才道:“她有意整顿,却不想跟你姑姑正面冲突,在几个姐妹中,只有你性子最烈,如果知道真相后,很可能会跟你姑姑闹起来,所以才把你遣走。”

东方倩接受了这个理由,却又感到有点伤感地道:“以后我跟那些姐妹要永远分开了。”

“我想那倒不至于,大家还要在江湖上闯,迟早总会见面的,在慕容女侠的率领下,我想红粉姐妹不至于沦人邪恶,而跟我们成为敌人的。”

“万一她们跟你冲突起来呢?”

“只要她们的行为不违正道,我会尽量地容忍的,但如果她们做出违背正道的事,站在我们世家的责任上,我也不能袖手旁观。”

东方倩的是非观念是很明确,所以对南宫俊的话,倒没有太多的反对,沉默了片刻后,才说道:“南宫兄,你看见宇文雷了?”

“看见了,他从我身边滑过去的。”

“你为什么不拦住他呢?”

“我听见后面有女人的叫声,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所以急着前来看看。”

“那是大姐故意叫出来的,她只受了点轻伤,你不该放过宇文雷的,那不是白白辜负了大姐的一片心意吗?”

南宫俊笑笑道:“那时我觉得你们比宇文雷重要,所以才没有去理会他,现在知道没什么,再去追他好了!”

“还能追得上吗?”

“应该没问题,我把马成跟四个侍童留在十里外的镇上,那是必经之地,字文雷一定无法逃过他们的拦截!”

“你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了,宇文雷的武功的确惊人,我们五姐妹联手也无法硬留下他。”

南宫俊笑笑道:“我身边那四个小孩子论武功修为或许不如你们,但对付宇文雷这样的人,却比你们行,因为你们是凭武功:硬拼,他们却会用各种的手段。”

“我听说了一些,他们的确是有两下子,心狠手辣,诡计多端,那是你们家里训练出来的?”

南宫俊不否认,只得含糊道:“我以前对家里的事从不过问,因此这四个孩子是如何训练的我不清楚,他们说是专对付横江一窝蜂而训练的,我也姑且信了,详细情形要等我回去问了才知道。”

东方倩也不便追问南宫世家的详情,只得道:“我们快追上去吧,已经耽误很久了。”

两个人并肩平步,向着镇上追去,行至半途,看见了翩翩与双双两人牵着东方倩的胭脂火过来,上前道:“四姐,我们是替公子送马来的,而且公子确实是行到十里外再回头的,我们可以对天发誓。”

南宫俊笑道:“不必发誓了,东方姑娘已经离开了红粉姐妹,你们以后就跟着她吧!”

翩翩道:“那我们称呼你什么呢?”

“随便你们好了,马匹交给我,你们也不必再去了,你们看见宇文雷没有?”

翩翩道:“我们看见有条人影滑过,却没认清是谁,因为他的动作实在太快了。”

“就算没看清脸,那么高大的身材也认得出吧?”

翩翩道:“他从我们面前掠过,只见一道灰影,一直到他走远了,才约略地看出是个人,但已经看不出高矮了!”

“你们真是笨蛋,他往哪个方向去该看见了吧?”

“往西北方向去的。”

东方倩愕然道:“西北方是江岸,既非渡口,也没有船只能靠岸,他到那儿去干吗?”

南宫俊道:“那也许是个障眼法,故意绕个圈子,以便甩掉后面的追踪者,他这次脱身已不易,可不想再把人引到他的老巢去。”

东方倩道:“如果在镇上可以截住他,又何必费神地盯在后面呢?”

南宫俊道:“他当然不知道镇上是出入必经之地,或是他知道,他以为别的人不知道,再不然就是找个地方化装一下,使人看不出他来。”

东方倩仍然反对道:“这儿的情形他比我们熟得多,不会不知镇上出入的情形的,而且匆促突围时,他看见了你,知道你在他之后,别的人又拦不了他,当然是尽快脱身,又何必绕这个圈子。”

南宫俊听了一震,他发觉东方倩的话的确有道理,可见这个女孩子的心思慎密,并不像她外表所表现的毫无心机,不禁点头道:“还是你设想周到,那我们就往西北角上追去看看。”

东方倩道:“这时候追去,恐怕已经晚了。”

南宫俊道:“晚了也要去看看,如果他在江边有所安排,多少也有点形迹可循,我想他总不会长了翅膀上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南宫门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刀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