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刀王》

第十七章 闯关试技

作者:司马紫烟

这时,一行人已经进入了庄门,但见气派更为壮大,两列的青年剑士排得更密,正堂中间,坐着一位白发的老妇人,相貌慈蔼,脸色红润,雍容华贵。

在老妇人的两侧,坐了两列人,有男有女,只是年纪都在四十开外了。

这就是名震天下的南宫主人南宫云凤与她的二十四士,南宫老夫人原名聂云凤,五十年前,是闻名天下的女剑客,下嫁南宫世家后,艺事更精,却一直用她的本名,直到十年前她接掌南宫世家,才冠上夫姓南宫。

南宫俊下马后,恭恭敬敬地进去,跪下叩头道:“奶奶,俊儿回来了。”

南宫云凤慈祥的脸上堆起一层笑意,满脸慈祥的笑骂道:“混账小子,你野出去惹了很多漏子回来,害得多少叔叔伯伯为你担心着急,你还不赶快谢谢他们。”

南宫俊朝两侧抱拳道:“各位叔叔、伯伯、姑姑,俊儿向各位请安,各位都好。”

刷地一声,两侧的人都站了起来,同时抱拳肃然回礼,“不敢当,恭祝少主安好。”

南宫云凤笑道:“各位快坐下,一个小孩子,大家还对他这么客气!”

她身侧的一个中年人道:“府宗,礼不可废,少主以前是我们的侄儿,受他一礼无妨,可是这一次他在外行侠,公开打出了南宫世家名号,就是本府少主人,属下等理应全体参见的,只是因为手续未行,属下等才僭越一点。”

南宫云凤笑笑道:“俊儿!你听见没有,你这个少主还没成定局呢!”

欧阳敬忙道:“启禀府宗太君,少主的名分是由来已定的,只是先前太君无意让少主继承事业,属下等才未按江湖礼数参见,现在少主既然另有遇合,习得绝艺,且已代表本门对外公开行事,这少主的身份就铁定了的,刚才司马兄说的是少主继掌府宗的事。”

那中年人忙道:“是的!属下就是那个意思,只是言词未周,请府宗原谅。”

南宫云凤笑道:“长风,你这是于吗呀?现在是关上门在家里说话,还用得着那么费心斟酌去,坐下!坐下!咱们还有客人呢!”

于是大家又坐下来。

南宫俊把马成与东方倩向祖母引见了,两人正待下跪行礼,南宫云凤忙伸手拦道:“二位别客气,俊儿是我孙子,才要他磕个头,此外就算是家里一个剑士,也只是常礼相见。”

她只虚虚一拦,相隔还有半丈,可是暗劲已把二人的跪势抬住,可见这位南宫府主的功力确是不凡。

两人在南宫俊的示意下,只得抱拳作揖。

南宫云凤点头说道:“二位应小孙之请,加盟本府,这是不合规定的。”

两人微微一怔。

南宫云凤续笑道:“二位千万别误会,历来只有府宗才够资格延聘武士,那是为示隆重。小孙尚未通过测试,他的邀约自然不作数,因为对二位来说是太委屈了。现在老身向二位正式提出邀请,欢迎二位到本门来协助帮忙。”

二人这才吁了一口气,定下心来,可都憋出了一身冷汗,于是同时双双再度行礼道:“敬谢太君栽培提携。”

南宫俊长长吁了一口气道:“奶奶您真会逗人,刚才可把我吓出一身汗来,您要是不补上后面的这一句,孙儿怎么对得起他们二位。”

南宫云凤笑笑道:“我就是要吓吓你,看你有多大的胆子如此妄为,放着家里现成的武功不学,偏偏去找个假和尚学参野狐禅。”

南宫俊笑道:“奶奶!东佛传给我的那些功夫的确非常邪恶,惟其如此,他才怕这类武功在中原蔓延流行开来了无人能制,才把这项责任托给我。”

南宫云凤道:“世上那么多的人,他为什么偏偏看上了你,难道你比别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南宫俊笑道:“什么也不为,他选中我的原因,是因为我姓南宫,有南宫世家的实力为后盾,日后便于行事,再者,他认为抑恶扬善,维系武林安定与秩序,也是南宫世家推不掉的责任,他一开始就说了未来责任的艰巨,以及将要面临的危险,使人很难接受他的委托。在我之前,他已找过三个人了,人家都推辞了,只有找到我时,我却无法推辞。”

南宫云凤笑着点点头道:“最后一句还像话,现在你总算已接触到对方了,是否觉得老和尚言过其实呢?”

南宫俊道:“不!东佛没有料到事态发展这么严重,比他所想象的严重好几倍!”

南宫云凤道:“你一个人的力量压制得了吗?”

南宫俊摇头道:“不行!东佛的预算不过是几个人的问题,而现在却是几个庞大而紧密的组织,以一人之力,绝难与之抗衡。”

南宫云凤又问道:“没有你的帮忙,光是我们南宫世家的力量,是否能消弭得了这场灾劫呢?”

南宫俊想了一下道:“这个问题孙儿很难答复,因为我对南宫世家的实力如何一点都不清楚。”

南宫云凤叹了口气道:“这才是我今天严格诘问你的原因,说来真是笑话,你对别人的事是如此清楚,对自家的事却一点都不去关心,你既受了东佛的委托,就算你不能分心,至少也应该对家里的事用点心呀!”

南宫俊笑道:“奶奶,如果我太过关心,你就会以为我对武事有兴趣不会听任我那么自由了,所以我只有表现得漠不关心,才能全神一志,去钻研东佛的那些武学,至于家里的情形,我想知道时,可以毫不费事的完全知道。”

”哪有这么容易,虽然你是南宫世家的惟一的后人,可是南宫世家这块招牌却不是一个人撑起来的!更不是一份祖产毫无条件就能交给你的。”

南宫俊道:“孙儿无此妄想,还是要照规矩来寻求的。”

南宫云凤显得神色一庄道:“南宫府主到我接掌,已经是第四传了,除了你爷爷创立门户,是当然的府宗外,连我接掌门户,都是经过严格的考验。”

“是的!孙儿已经问过欧阳叔叔了,孙儿也循例……”

南宫云凤打断他的话道:“你不行!你要比我们的多考验一倍,通过后才能接掌门户。”

不仅南宫俊听得一震,连其他的人也为之一震,历来对府宗的考验,已经算是严格的了,如果再要加强一倍,那简直是强人所难,所以,有五六个人都准备开口。

南宫云风用手一挥道:“你们别说了,我也知道你们要说的是什么,如果他是从他祖父的武功作起,自然不必破例,因为那套剑法与南宫世家的武学是与日俱进的,他现在是另外学的武功,就必须要多加一倍的成就!”

欧阳敬这时才上前一步道:“请示太君,这增加一倍威力的方法如何安排?”

南宫云凤笑道:“其实等于是为他省力,把二十四关节,减半为十二关节,每关的距离由五丈延为十丈,每次出击把关,由一人增加两人。”

举座都哦了一声,发出惊呼。南宫门士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修为何等高超,连他们都把持不住,惊呼出声,可知道这一举措的突然了。

听南宫云凤的说法,似乎是只增加了一倍,其实却又何止一倍,两大高手合击,比一个人的力量多出已不止一倍,何况武学之愈高愈难进。

譬如举重,初学之际,仅能举五十斤,两年后举百斤,这一倍之增并不困难,再苦练两年,或能增加到百二十斤,然后苦练十年,也未必能增加到一百五十斤。

越到后面,进境越少,普通所谓增加了一倍功力,对一个高手而言,最多也不过一成而已。

欧阳敬不安道:“太君,少主年事尚轻……”

南宫云凤笑道:“这个不用你担心了,对于东佛的武学,我也略知一二,俊儿接受他的委托,不过是近十年的事,在十年内,能够造就出一个人来,那些武学必有速成的捷径,因此我才定下这个办法,今天不成,三个月后再来一次,如果三次都通不过,我想这辈子也通不过了,你对我的话同意吗?”

南宫俊欠身道:“奶奶的话怎么会有错!”

“俊儿,不要说敷衍的话,我要你老实地说!”

南宫俊只得道:“奶奶说得不错,孙儿所学,如慾增长功力,有三个月的静修就够了,但只得一次而已,如果三个月后,第二次过不去,大概也就成定论了。”

南宫云凤道:“小子,看来你知道的还不如我呢,增长一次的限制,是指人的体能,却未将人的精神能力算进去,如果意志专一,发愤而苦修,还可以突破限制,更上一层的,这是任何武学皆然,不独是你所学;因此你如果在第二次失败上就认输了,这一辈子也别想再做什么大事了,因为你缺乏一种奋发进取的毅力。”

南宫俊躬身恭声道:“是!奶奶教训的是。”

南宫云凤又道:“我对你的要求,你是否认为过苛?”

南宫俊道:“不!奶奶的安排必具有深意。”

南宫云凤笑道:“你明白就好了,事实上我明白,这个考验虽然难了一倍,但是对你而言,却没有增加多少困难,因为你的武学在于取巧,只是多费你一点心思,并没有费你多少的力。”

南宫俊只得老实地道:“奶奶明鉴,孙儿虽然不否认要运用一点心思,但仍是以实力为上的,武学之巧,有所谓四两拨千斤之说,那只是说说而已,拿两具大天秤,每边各放上一千斤的东西而使之平衡,然后在一边增上四两,仍然无法影响它的平衡,至少要增添到四十斤上下,才稍稍可以看出一点移动。”

南宫云凤道:“这话不对,千斤对千斤为平衡,多出一两就是不平衡。”

南宫俊笑道:“奶奶说的是,不过只增加一两所生的不平衡,为肉眼所不能见,孙儿所说的加上四十斤才能看出高低之别,也就是在武学上人为的运用,至少要有十分之一的相对力量,才能产生到巧的效果。”

南宫云凤点点头微笑道:“小子,看样子你果然已经有点道行了,能说出这番道理,难怪你敢一个人大胆地闯了,挑斗横江一窝蜂,看来今天这一关也难不住你,好!你先准备一下,歇口气,半个时辰后,我叫人来通知你。”

南宫俊朝东方倩跟马成打过招呼就退了下去了。

南宫云凤已给两人安排了座位,是紧靠右侧的两个,那是以年资而排序的,自左至右,倒没有什么高下之分,不过此刻座上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由欧阳敬陪着解说,南宫云凤则率着二十四个人所排的方位,绵延半里,每二丈一个转折,用两条白绳划出五尺宽的通道。

过关的人由通道中通过,把关的人在线外出手,也可以入线攻击,里面的人却不准踏线。

东方倩看了这种阵势,不禁吐了吐舌头,道:“我先前还以为通道是直线的,如果利用极快的身法,还可以冲滑过去,少过几关,现在看来,却是一点巧都不能取!”

马成道:“南宫家主,就是武林盟主,这是何等重要的职务,又是何等崇高的地位,岂可草草而就,当然更不是取巧可致的。”

东方倩轻叹道:“不知道南宫兄是否能够顺利过关!”

马成道:“少主的武学得自东佛,而东佛以少林正宗参合了西方魔教的诡异武功,自成一家。传到少主手中,多少也把南宫的家传心法运用到一点,所以才会如此高明,应该是过得了关的,就是今天过不了,再有三个月揣摩,也就差不多了。”

这时,日、月、山、海四童慢慢地走了过来,马成道:“你们可以去休息了。”

日童不便说明他们的南宫侍童身份也是南宫俊临时授予,今天同样第一天登门,只得说道:“小的们奉了公子示谕,听候马先生吩咐的。”

马成道:“小兄弟,别客气了,论技艺,我未必能高过你们,而且我这武士身份也还没确定。”

欧阳敬笑道:“马兄,二位既已经老夫人亲自当众邀聘,就是已经确定了,所谓切磋,只是观察一下所学所能,以便于日后借重长才,却不是测试。”

马成苦笑道:“惭愧的是兄弟一无所能。”

欧阳敬笑道:“马兄太客气了,少主不会随便邀约的,老夫人更不会随便开口,二位经南宫门中老少二位主人的邀约,自必有过人之处,而且据兄弟所知,马兄用毒的专长,就无人能及。”

马成道:“南宫世家领袖武林,是堂堂正正的大门户,还用得着兄弟的那些玩意儿吗?”

欧阳敬肃然道:“马兄可别妄自菲薄,正因为南宫世家要兼顾江南武林的一切事务,面对的对象也有各种流派,所以才需要各种的人才,以前我们独缺毒葯与暗器方面的好手,故而门下的剑土在外面经常在这方面吃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闯关试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刀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