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刀王》

第二十二章 秘坛花宫

作者:司马紫烟

一行人虽多,而且都是步行,但是去势之速,却难以想象,瞬间已走得干干净净,倒把西门姣蛟看呆了。

她不禁讶然道:“他们的武功真高啊,怎么跟我们打起来就不起劲了呢!”

东方倩也道:“是啊!那个使三节棍的汉子,看去貌不惊人,也没有动过手,可是一出手就是妙着,他那一棍,如果换上了我,恐怕也难逃得过。”

南宫俊道:“乍然一见面,那一式神龙摆尾的确是凌厉无匹,但是只要有戒心,也就没什么了!”

东方倩道:“那当然,可是我们以前也不知道呀,他为什么不对我们使这一招呢?”

南宫俊道:“因为他们只受雇杀人,所以不肯拿出真功夫来,那是他们救命的本钱,不是用来赚钱的。”

东方倩一愕道:“救命的本钱,这是怎么个意思?”

“这些做杀手的人,干的是搏命的买卖,尤其是他们专门接受江湖人的委托,搏杀的对象,也多半是江湖高手,自然需要一身很不错的武功为本钱。”

东方倩道:“岂止是很不错,简直就是很高明了,我认为他们比横江一窝蜂还要强呢!”

“他们既是以搏杀江湖人为对象,有时可能遇上了绝顶高手,对付不了,所以他们每个人,一定需要有一两手最拿手的绝招妙式,平时绝不使用,在万分无奈,本身性命受到威胁时,才拿来做救命之用,我们一直没有把他们逼到那个程度,所以他们也没机会施展。”

“刚才他施展那一招杀手,也非一定要呀!”

“那两手是使给我们看的,他们急于脱身,却怕我们不肯放松,紧迫不舍,所以才借机会露了一手,意在吓阻我们追赶,同时也是向我们卖个交情。”

“卖交情?这又有什么交情可卖呢?”

“他们这一次狙杀失败,以后是怕南宫世家追杀,所以他们特地亮出这一手,向我们示意,要我们知道,他们并没有拿最狠的杀着出来。”

西门姣蛟叹道:“如果他们真施展了那些招式,我恐怕还招架不住呢!”

南宫俊道:“西门姑娘,你不是也有一两手绝活没有施展吗?你不会吃亏的,最多落个两败俱伤。”

西门姣蛟说道:“南宫俊,你怎么知道的?”

南宫俊道:“这是姑娘自己告诉我的,有关于江湖杀手的内幕,我都是在车上听姑娘说的。”

西门姣蛟笑道:“我竟忘了自己跟他们是同行了,只不过我觉奇怪,为什么会有人要买凶手杀我跟巧娘呢?”

西门巧道:“那个叫计老大的家伙,就是雇我们来暗算的事主,大概是怕我们泄露机密……”

西门姣蛟道:“不对,那个人跟我见过几次面,我认得,绝不是他们的样子,他们弟兄俩一个太矮,一个太瘦,而跟我接洽的人,是个身材适中的男人,长得还不错,只是有点女人气,身上还擦香香的,鼻梁上有三颗红痣……”

东方倩一怔道:“鼻梁上有三颗红痣,那是十九妹甘凤姑,她是个女的,怎么会是男的呢!”

西门姣蛟道:“我说的那个男人有点女人腔,很可能是女人改扮的,东方姑娘认识这个人?”

“是的,这种长相的人不多,我想很可能就是甘凤姑,那是红粉姐妹中的一个,武功很高,刀法也很精,她应该可以爬得更高的,但是她似乎无意进取。”

南宫俊道:“她是后来才进止水谷的吗?”

“是的,不过进来也有五六年了,她是已婚妇人中的领班,跟姑姑身边的梁婆婆最为接近,做人很阴沉,我不太喜欢她,有次跟我顶嘴,被我掴了两耳光,她拿刀跟我拼命,居然跟我不相上下,还是大姐来了,才把她喊住了,着令她跪下跟我磕头赔罪,我想她一定是挟恨报复……”

南宫俊笑道:“倩妹,你也想得太好了,别说红粉金钢不准私自行动,就算准许,她也不可能有那么多钱来!”

西门姣蛟道:“是的!她出的代价是五百两黄金。”

南宫俊道:“五百两黄金固然不算多,但是叫一个江湖中的二流人物拿出来是不可能的事,除非是受到了门户中的命令,或是受到别人的授意才有可能!”

东方倩道:“要说大姐要杀死我,我绝不会相信!”

南宫俊道:“当然不会是慕容姑娘,否则她也不会叫你离开红粉姐妹的行列了,可是慕容姑娘之上还有人。”

“那就是姑姑了,她会杀死我吗?”

“她应该是最有理由的人,既不愿意你出来泄露红粉金钢刀法之秘,又不直接下令杀死你而使其他姐妹寒心,便只有买动职业凶手来行事了!”

东方倩低下了头,她从马成的口中知道了自己姑姑是出于西方魔教之后,对姑姑的盲目敬仰已经大为改变,南宫俊的话使她无从辩解,但她的心情总是沉重的。

西门姣蛟道:“现在小妹也想提出一个问题,就是什么人会在琅砑十八魔那儿出钱买我们的人头?”

南宫俊道:“你不是已经看见吗?”

西门姣蛟道:“那两个人只是来接触的,却不是主使人!”

“他们在徐州落脚,必然是百花宫徐州分宫的人,主事者也必然是百花宫的人。”

“百花宫对南宫俊不利还可以说法,对我跟巧娘,却没有理由出重金买人头!”

“西门姑娘,你的事情最为单纯,因为你没有跟别人接近过,也没有跟别的人有什么利害冲突,惟一能从你的死亡得到好处的就是你的姨娘西门千千。”

“我当然也想到她,杀了我,她就可以独占千蛇谷了,可是怎么又会是百花宫中的人出面呢?”

南宫俊道:“那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西门千千她已经跟百花宫连成了一气,或者她根本就是百花宫中的人……”

西门巧道:“这倒是很可能,因为西门千千做了谷主后,千蛇谷慢慢就变了个样子,她引进了一些人,渐渐把谷中的人都先后的更换了,而那些人对故主都是十分忠心的。她如果不是重用那些老人的驯蛇技术,恐怕早就把他们全部芟除,对少主也是一样,如果不是因为谷中三位长老的支持,她也不会让少主活下去了!”

西门姣蛟道:“我姨娘会对我如此吗?”

西门巧道:“她虽然做得不太明白,但是我多少总有点知觉的,所以我只跟三位长老商量,把一些厉害的毒蛇驯役之法秘而不宣,这样才能保全少主。”

“你以前怎么不告诉我知道呢?”

“如果少主知道了,一定沉不住气,恐怕就难逃她的毒手,我们大家容忍着,只希望等到少主满二十五岁,那时她必须将暂摄的谷主蛇杖交出,由少主任谷主,再说也就没有关系了!”

南宫俊道:“你真傻,你想她到时候会把谷主蛇杖乖乖地交出来吗?”

西门巧道:“她不交也不行,千蛇谷分内外两谷,谷内才是毒蛇的栖留区,也是千蛇谷的真正实力所在,除了我与少主外,她的人根本不敢进入半步!”

南宫俊道:“那她这个谷主呢?”

西门巧道:“西门千千自是可以的,因为她是摄理的谷主,不过她也只能进来看看,三位长老所驱役的毒蛇,她仍无法控制,因为三位长老对少主忠心耿耿,将不会将役蛇之法传给她的,要等少主满二十五岁后,传给少主的,除非在一个情形下,才能轮到她!”

南宫俊道:“那就是西门姑娘在二十五岁以前死去!”

西门巧一怔道:“南宫大侠怎么知道的?”

南宫俊道:“我不是说过嘛,西门姑娘的生身父母生前与我南宫世家极为莫逆,已经答应作为我家的武士了,只是后来未曾来践约而已,对千蛇谷的事,我多少也知道一点,那三位长老在谷中终身不出,每人驯养一种天下歹毒的奇蛇,然后再交给谷主驱使役用!”

西门巧道:“是的!是这么回事,主母因为那三种蛇太过歹毒,不肯轻易使用,所以也没有做那种要求,主母跟主人死后,少主应该是第一个继承人,因为年纪太小,由西门千千所摄,俟少主成人后,还要交回的,所以三位长老不肯把驱蛇法教给她,只有在少主死亡的情形下,千蛇谷再没有继承人了,才可以由她接任!”

“这么说来,她应该早就下手除掉西门姑娘了,怎么以前没有采取行动呢?”

“少主幼年时,一直都在内谷,她无从下手,等到少主长成,武功已有基础,而且身边有好几种蛇儿护卫,寻常人很难能伤害她,连暗算都很难……”

南宫俊想到在古庙中,四处都是蛇儿的情形,也觉得的确是很不容易,如果不是自己身边有着那一块千载雄黄精,制得住那些蛇儿,要接近西门姣蛟确是很难。

西门巧又道:“还有一项规定是谷主或少主被害时,继任者必须为死者尽力追凶,一直等到复仇后,才具有继承资格,她如果伤害了少主,就得杀了自己为少主报仇,自然更没有继承资格了,所以她不会那么做的!”

南宫俊哦了一声,忽然道:“这次生意是你们接的!”

西门巧道:“以前我们不管这种事的,这次因为谷主有事情外出不在谷中,少主才为了好玩,接下了一笔生意,却没想到加害的人是东方女侠!”

西门姣蛟道:“我就是知道东方姑娘,也会接下这次生意的,因为我以前对江湖上的事,毫不知悉,而姨娘告诉我,要维持千蛇谷是多么不易,要养活那么多的蛇,每个月要花很多钱,我以后接任谷主,就得学会赚钱。”

南宫俊道:“这次你却上当了,假使你成功了,我就会杀你,而西门千千雇了琅砑十八魔杀我,算是替你报仇。你没有成功,而且在我的劝告下,跟我反敌为友,她才叫琅砑十八魔把你们也算计在内,然后再把琅砑十八魔也除去几个好交差,目的都在要夺去你的基业,我想连这笔生意都是她策划的。”

西门巧道:“婢子先前还感到惑然不解,听大侠如此一说,倒是全都明白了,一定是这么回事的。”

西门姣蛟道:“姨娘这又是何苦呢,我根本就不想跟她争这个谷主,那片基业我已经打算放弃了。”

西门巧一怔道:“少主打算放弃千蛇谷了?”

西门姣蛟道:“是的!以前我是不懂事,自从听南宫兄为我晓谕之后,我就准备放弃了,本来也是,一个女孩子整天跟些虫蛇混在一起,失去了自己的生活,有什么意思,以前我是以为离开了那些蛇就无法生活了,可是南宫兄杀死我身上那些蛇之后,我发现没有它们,我可以活得很好,我是个人,人应该跟人一起生活,不能跟蛇过一辈子的。”

西门巧道:“少主,你不能这样,那会使很多人伤心的,他们把一切的希望都寄在少主身上……”

“没有多少人了,就不过是内谷的三位长老,跟一些蛇奴。”

“他们为了千蛇谷,牺牲了一生,牺牲了双目,为了使耳朵听觉特别灵敏,便于听见蛇的嘶叫声,他们自幼就刺瞎了双目,就像婢子一样……”

“巧娘!你是眼睛瞎了,才不知道我过的是什么生活,不穿衣服,身上爬满了蛇,别人见了我就吓得发抖,除了有限的几个人之外,我无法跟别人说话……”

“有些毒蛇是必须要跟它们声息相通,才能跟它们合成一体,指挥役使它们的!”

“巧娘!你应该从小就把我的眼睛刺瞎掉,如果我能看得见,就不能再忍受那种生活,以前我很少见到外人,以为人的生活都是那个样子的,直到这次出来,我见到许多真正的人,才知道自己是多么丑恶的一个大怪物,现在我想到谷中的生活就感到害怕。”

西门巧低头不语了。

南宫俊道:“巧娘,西门姑娘的话也不错,一个人脱离了正常生活而去与虫蛇为伍,那就是走火人魔了,你虽然从小就过那种生活,但是你已经嫁人生子,该过正常人的生活了。”

西门巧悲切地道:“是的,我虽然嫁过人,生过儿子,可是我的丈夫见了我就害怕,因为我们的屋子里,随时都会冒出一条毒蛇来,他最受不了那种生活,才逃出千蛇谷去了,我的儿子则是在十个月时,因为我不在身边,他抓起一条毒蛇,以为是吃的东西,放到口中去咬,结果反被蛇咬死了。”

南宫俊不禁恻然道:“是的,这种生活就是一种错误,过去西门前辈就是想到这种生活的不正常,她准备回去结束千蛇谷的,哪知道一去就没有再回来。”

“主人与主母回到谷中没有三天就被人杀死了,一直就没有查出凶手是谁。”

南宫俊道:“西门千千是在什么时候来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秘坛花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刀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