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刀王》

第二十五章 意外之变

作者:司马紫烟

那应该是座茶厅才对,四壁都是敞开的,视野很广,看出去青天白日,远山翠谷,花枝摇曳。

厅中铺着厚厚的地毯,侧面有一口白石砌成的池子,水深约四五尺,清澈见底,水面上飘着一些零落的花瓣,水中可能是洒了一种香料,氤氲着一种醉人的甜香。

而且水面上还轻散着一丝淡雾,池虽不大,却也有三丈见方,作长方形,池边有白石砌起了尺来高,两尺宽的边栏,南宫俊用手试了一下水道:“这水是温的,奇怪了,莫愁湖这儿还有温泉吗?”

虞莫愁笑道:“少主,只要会动脑筋,哪儿都有温泉,这也没什么难的,让地底的水泉,通过一条竹管,经过一口长年不断火的大锅,然后再用竹管引到这儿来就是了。”

南宫俊道:“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是见到水源来自那雕龙的口中,还以为是引地泉喷出来的,却原来是用人工加热的,夫人倒是好心思,不过这水烧得温温的,就无法养鱼了,不是很可惜吗?”

马成笑道:“少主,这水池可不是养普通的鱼,而是养美人鱼的,那是从白乐天的长恨歌中得来的灵感——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只可惜此刻没人了,否则该是何等旖旎风光!”

南宫俊这才知道原来这是一座浴池,倒是有点讪然,觉得自己太孟浪了,问出这种幼稚的问题,应该想也想得到的!

虞莫愁道:“那两个小杀坯的刚来时很倔强,我把他们点了穴道抱进了水池,叫十二天魔女一起下去,陪着他们嬉水一番,才把他们的心嬉动起来。”

马成道:“那怎么得了,十二天魔女,光是那一场摩登伽艳舞,已经够人消受了,何况还在水里掩掩现现,挨挨擦擦,就是一个死人,也会活过来。”

虞莫愁笑道:“马成,对付这两个小孩子,还用得着什么天魔艳舞,只不过是老娘小演了一出贵妃出浴,然后叫那些女孩儿们在他们身边走动一下而已!”

马成道:“这我倒不信了,那两个孩子年纪虽然正在发育的时际,但是平素的定力还很不错,假如你没有用特殊的方法,很难引他们动心的。”

虞莫愁道:“笑话!毒蜂子,百花宫把我这金陵分宫定名为玫瑰宫,又岂是叫着好听的,老娘若是没有两手,宫主肯把二十四名天魔女分给我一半吗?你若不信,老娘就立刻拿你做个试验,如果老娘跳下去洗个澡,你们两个人能维持住不动心的话,老娘就认输。”

南宫俊忙道:“不必!不必!我们不在这方面分胜负!”

马成却道:“虞娘子亲施法身,演一次出水芙蓉,这倒是难得的机会,少主,我们可不能放过这场眼福。”

南宫俊道:“马先生,这是很无聊的事!”

马成道:“少主,如果我们还要跟百花宫作对下去,这就不是很无聊了。百花宫中,一些风月阵仗,尤甚于此,少主不妨先用她来一试自己的定力,如果连她这一关都躲不过,那就趁早别上总宫去。”

虞莫愁笑道:“对呀!少主,这也是对我的一番考验,如果我这一手无法打动你,只有请宫主出马了。”

南宫俊道:“如果要跟百花宫作对,不是在这种方式下进行吧!”

虞莫愁咯咯一阵娇笑道:“南宫少主,看样子马成还没有把百花宫的情形对你说得很清楚,如果你要找上百花宫,较量的方式可不是由你挑选的!”

南宫俊笑道:“笑话,至少对某些很不合理的方式,我可以拒绝接受吧,难道她们还能强迫我不成?”

虞莫愁笑道:“小伙子,说这话表示你对百花宫太不了解了,别的不说,我现在只是一个人,看你是否能够拒绝我的那些挑战方式,对不起,我去换件衣服。”

她飘身向一间偏屋行去,南宫俊忙拦道:“等一下!”

可是虞莫愁的动作很快,已经滑进了门,南宫俊正要追进去,却见虞莫愁已脱掉了外衣,躶出了后背,这种情形下,他自然不能再进去,只得顺手替她把挂起的珠帘放了下来。

虞莫愁笑道:“谢谢你了,其实你放不放帘子也是没关系的,我换衣服可不怕人偷看!”

给她那样一说,南宫俊更加不好意思,忙走到离远一点的地方,连帘间隐约的身形都不见。

马成过来道:“少主,人乡要随俗,我们既然要跟这一批魔女作对,就必须准备接受她们的一切。”

南宫俊道:“可是这个不是太没意思了!”

马成道:“虞娘子只是宫主身边的侍女,道行尚浅,正好拿她一试自己的定力,通得过她这一关,才可以谈到总宫去。再者,我们还要对付另一个地方,就是训练那四个小鬼的百宝斋,他们把一个人的天性强自压制,属下也想研究一下,要如何才能化去他们的魔性。”

南宫俊道:“马先生这话是怎么说的呢?”

马成道:“所谓魔者,就是佛家所说的六慾,是人的心意中种种与生俱来的慾念而已,百宝斋则反其道而行之,属下想了解他们着魔的程度,想法子破除其魔性!”

南宫俊道:“我们总不能也用这个方法吧?”

马成道:“那倒不必,南宫世家,自然不能用这种方法,不过属下可以用葯物来达成同样的效果。”

南宫俊皱皱眉道:“用葯物,那些葯是犯忌的!”

马成道:“少主,葯是用来治病的,任何一种葯,都有它治病的效能,只不过有些葯被用错了地方,才使得那种葯变得邪恶了,就以助兴的*葯而言,对一个先天亏弱不足的病人说来,的确是良葯,但是如果用错了对象,给一个没有病的人服用了,才有邪恶的效果!”

南宫俊道:“话虽这样说,可是我们对付的人……”

马成道:“属下已经研究过日、月、山、海那四个孩子,发现他们的魔性,都是为了那种反常的抑制而引起的,只要解除那种抑制,他们就会缓缓的渐趋正常,所以属下才主张让虞娘子把他们掳了去,以毒攻毒去解除他们的魔性,现在已知见了效,属下就可以对症下葯了。”

南宫俊道:“他们的魔性真能解除吗?”

马成笑道:“慢慢来,一定可以的,这个属下可以保证,当然工作并不简单,但只要方法用得对,绝没有问题,属下想领略一下虞娘子的销魂妙术,也是一种研究的方法,借以了解一下要怎样的程度,才能见效!”

南宫俊吐了一口气道:“只要先生认为有用,我倒并不在乎试一试什么风月阵仗,而且我也相信自己的定力,东佛对她们那一套知之颇详,练功首以养气澄虑为主。”

马成道:“少主,东佛对魔教的一些邪功了解,都是二十年前的,经过这些年来,妖孽们养精蓄锐,都成了气候,自然功夫也非同往昔可比了。”

南宫俊笑道:“万变不离其宗,东佛指示的都是魔教中一些武学的最高境界,至少尚无人能达到过,这方面倒是不必担心他们能玩什么花样来,只是他们在别的地方捣鬼,比较讨厌,我相信那两个小鬼是把她们的人带走了,因为我想到那两个侍女中,必然有一个是有问题的,否则日童和山童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制住十二名已失本性的天魔女,找出机关秘道,这必定是百宝斋的勾当,也是一种手段,令人防不胜防!”

马成道:“属下也是想到这个情形,好像百宝斋那边已开始要有所行动了,少主倒是不可不慎重!”

南宫俊点点头道:“我知道,我正在动脑筋,想个什么办法,把百花宫跟百宝斋先挑出来,借用百花宫的力量,使得百宝斋的内情公开出来。”

马成道:“对呀!目前可不就是一个好机会,虞莫愁对十二名天魔女的失踪很不甘心,只要把百宝斋透露出去,她自然会找了去,这不就成了吗?”

南宫俊道:“问题就是在这儿,我们只是忖测,没有实在的证据,总不能空口说白话就栽在他们身上去!”

“这倒也是,慢慢再想办法好了,反正我们总会知道结果的,到时候看是怎么处置好了。”

说到这儿,他忽又咦了一声道:“虞娘子是怎么了?换身衣服要这么久。虞娘子,’你快点好不好,你的花容月貌我们已经领略了,再怎么打扮也变不出第二个样子来。”

室中居然寂无回音。

马成神色一变,飞身过去,到了门帘前面道:“虞娘子,你再不回答,我就要进去了。”

屋中依然没有回应,马成用他那只钢手探前一钩,把珠帘整个钩了下来,屋中居然空无一人,四壁肃然,竟是空空的,敢情这是另一座升降的屋子,她已经乘上去了,向上一看,又深又黑,不知顶在何处。

南宫俊也过来问道:“是怎么一回事?”

马成恨恨地道:“这个贼婆娘,居然溜掉了。”

南宫俊把屋中的情形看了一遍道:“恐怕不是溜,而是把我们关在这个下面了,这个女人倒是很厉害的!”

门口传来虞莫愁的声音道:“南宫少主、毒蜂子,你们给我听着,我已经上来了,这是惟一的一条路,除非我来放你们,否则谁也无法把你们救上来了。”

两人又抢出门外,发现声音是从一座小的玉雕美人口中吐出的,那必然是用只管子连通下来的通音装置。

马成怒叫道:“虞婆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们捉了我十四个人,我只能把你们两个扣下作抵押,向南宫世家交涉去,把我的人还给我,就放你们出来。”

马成叫道:“鬼婆子,你讲不讲理,怎见得你的人是我们劫走的,我们也没有看见那两个小鬼。”

虞莫愁道:“是他们下来后,我的人才失踪的,自然是他们嫌疑最大,我找上南宫世家的人,不怕他们不交人。”

南宫俊道:“夫人,南宫世家的人也不知道他们上哪儿去了,只有我自己出来,才能找到他们。”

马成跟着说道:“是啊!虞娘子,你别胡闹,让我们少主上去好找人,我留下来给你作抵押好了!”

虞莫愁笑道:“毒蜂子,你以为自己的分量重得很呢!老娘看你却不怎么样,因此,老娘也不上这个当!”

南宫俊道:“怎么会是上当呢?我们既然答应你的事,从无反悔,要不然我留下来让马先生上去。”

虞莫愁笑道:“为什么要你们上来呢?该办些什么事,你们写张字条,我替你们办得好好的,假如我不方便,就由你们指定交给谁都行,放人的事就免开尊口了。”

说完声音已渐渐远去,马成再在底下叫,上面已没有回音了,马成不禁恨恨地道:“这个臭婆娘真不是个人。”

然后又对南宫俊道:“少主,对不起,这都是属下多事,才惹来这场祸事,属下真不知要怎么说才好!”

南宫俊笑道:“不怪先生,是我自己也要下来的,虞莫愁既然存心要把我们陷在底下,总有办法的!”

马成苦笑道:“我们难道就这样被困住了不成?”

南宫俊道:“目前似是如此,但是也不尽然,我们没有试过,看看自己是否能攻出脱困的路呢!”

马成道:“大概不容易,这座地下室我是闻名已久矣,除了她允许放下来的人,别的人如果想进来,无异登天,换句话说:底下的人,如果不得其允许,上去也是不可能的!”

南宫俊笑道:“那倒未尽然,连日童和山童都能找到一条秘道出去,我们难道就不如他们了!”

马成苦笑道:“少主,是有原因的,而且可能有人帮助他们,再说,仅此一条秘道已经被他们破坏了。”

南宫俊道:“也许还有另外一条路呢!”

马成道:“这所地下室是虞莫愁鸠工兴建的,她如另外还有秘道,就不敢再把我们关起来了。”

“虞莫愁接掌莫愁分宫有几年了?”

“五年了,以前是由一位退仕的老翰林所有,虞莫愁施展了狐媚的手段,嫁给那个老头儿为小妾,不上两年,就把那位老翰林摆布得一命归西,她才顺理成章地成为遗孀,承受了这份产业,才开始着手修建。”

“马先生看了这地下寝宫的规模,可是五年之内能完成的?不说别的,光是挖这么大的一个坑,也得好几年工夫,更何况要雕玉为柱,刻花为壁,每样都是要费时费力的,这五年来,她不会是一直在动工吧!”

“那倒没有,好像只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这个地方竣工已经三年多了,属下三年前就来过一次。”

“这绝不可能是新建的,很可能是原来已有规模,她只加以修建改造一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意外之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刀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