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刀王》

第二十六章 富贵山庄

作者:司马紫烟

香车美人,是最引人注目的。他们这辆车子就是那么回事,窗帘是撩开的,扶着窗门的四名剑婢已经够动人的了,更何况车中的虞莫愁流目四顾,万种风情呢!

南宫俊像是个携姬游春的世家公子,一派从容,自得其乐,马成则像个清客师爷,夹在里面略显不伦不类。

在车上,南宫俊把富贵山庄的情形问得很仔细,等到车经鸡鸣寺,南宫俊向马成说了几句话,身形突闪,虞莫愁只眨了眨眼,就不见了他的影子。

马成笑笑道:“这位少主真了不起,今天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施展轻功身法。虞娘子,这可不是我吹的,你这辈子见过这么快的身法没有,简直就像阵风,连扶在车门的小丫头们,恐怕也不知道有个人从她们身边出去了。”

四名剑婢的脸是向外面的,她们的确不知道南宫俊从她们身边出去了,即使车子里的马成与虞莫愁,他们只知道南宫俊突然失踪了,却也未能看清楚他是从哪一边离开的。

虞莫愁惊问道:“少主上哪儿去了?”

马成道:“他先要去找一些人,然后会到富贵山庄的。”

虞莫愁本想问找谁的,继而一想,这或者涉及对方门户中的隐秘,故而止口不问了。

但马成却说了出来:“少主是去找东方倩与一位西门姑娘,她们还带着两个侍女,盯住了那两个混小子,一定也到了富贵山庄,却一直没有消息,少主要先去找一下。”

虞莫愁不再问了,马成的脸却现了一层忧色,因为他想起了南宫俊跟他谈的问题,的确是够忧虑人的。

东方倩与西门姣蛟带了月、海二女,据欧阳敬的说法是追踪日、山二童下去了。

假如引走十二天魔女的是百宝斋下的手,日、山二童跟他们合作自然是不成问题,可是东方倩她们追踪就大可不必了,因为月、海二女也是他们的人,自然会告诉她们的。

因此,这四个女孩子居然追踪下去,可见事情另有变化,推翻了南宫俊原来的揣测。他决心先要去看一看究竟了,不过却告诉马成陪着虞莫愁一起察看动静。

马成也想事态的严重性,却不便向虞莫愁解说,两人闷坐相对,幸好没多久,富贵山庄已然到了。

这倒是名副其实的富贵山庄,建造得金碧辉煌,画栋雕梁,楼阁玲珑,气象万千。

山庄依山而起,庄前一片大平地,钉满了一截截的石椿,是给人拴马用的,想见这儿经常是车如流水马如龙,可是这一会儿却荡然无影,就只有他们这一辆车子。

门口耸立着一对巨大的石狮子,有两个人来高,红漆的大门却是紧闭的。

虞莫愁下了车子,打量了一下后,不见半个人影,不免有气道:“他们倒好,想关起门来装成没事儿人了,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打进去!”

马成忙道:“虞娘子,不可造次,事情尚未确定。”

“那还用怀疑,除了他们再无别家,你看门都关了。”

“我们得到的消息只知道人往这边来,却没有看见人进了这一家,所以你可莽撞不得。”

“依你说又如何呢?”

“先好好地问一声,确定是落在这儿,再开口发作也还不迟,你这样一闹,是稳吃亏的。”

“也好!就由你去问问好了,随便你怎么样说,总以套出实情为要。”

马成笑了笑,然后才示意一名剑婢上前敲门,然后才低声问道:“此间主人的姓名叫什么?”

虞莫愁道:“姓翁,叫翁长健。”

“这个名字听起来倒很不错。”

“可不是,他能坐上户部尚书的位子,就是靠了他名字好,因为前皇上了年纪,一见他这名字就喜欢,扶摇直上,风光了有十年之久。先皇驾崩,新王即位,年纪还不太大,他才不受知,以致退了下来。”

“他今年多大岁数?有没有家眷?”

“大概是六十多吧,家眷可多着呢。”

“我问的是他原配夫人,以及儿女有几个。”

“老婆早已死了,续弦的太太一大堆。没儿子,女儿却有十来个,谁也弄不清是干的亲的,因为他向人介绍起来,都说是他的女儿,谁好意思去追根问底呢!”

马成点点头,在虞莫愁耳边低语了几句。

虞莫愁立刻神色一亮,道:“行吗?这可不能露马脚。”

马成笑道:“当然成,而且也不算太冒充,我有个朋友已经进了那儿,硬要接我进去,给我了个身份,必要时要我帮帮他的忙,号牌还在身上。”

“毒蜂子,看不出你还是身居要职呢!”

“说来惭愧,江湖人谁愿意混进那个圈子里去,既拘束又不自在,要不是只挂名不点卯,说什么我也不肯干,而且也不是光彩事,所以我从来也不提。”

这时门已开了,来应门的是一个老头和一名年轻的汉子,开了门后,那老门人就道:“这位先生有何贵干?”

马成身上穿的是一般的文士打份,所以他才如此称呼,不过态度很倨傲。

马成道:“咱们由京里来,到此公干,顺便来看看翁老儿,你快去告诉他一声……”

那老门人一怔,道:“请问老爷是……是……”

马成一翻眼,说道:“咱家姓什么你不用问,就告诉他是由厂里出来的就行了。翁老儿简直混球,他在任的时候,见了咱家像龟孙子似的,这一退下来,反倒抖起来了。”

由厂里来的,这几个字的确吓住了老门子。

因为朝廷为了便于控制臣属,以内监为首而设置了厂卫,那是一种密探组织,原来的性质是跟御前的侍卫——锦衣卫差不多,后来慢慢地演变,厂卫的势力日大,一个厂不够,乃有东西厂之分。

不管怎么说,只要沾上一个厂字,就足够叫人头痛了,因为他们不仅是势力大,权力大,更兼其中全是些奇技异能之士,任何秘密都逃不过他们严密的搜索。

所以马成一报这个身份,同时也把那块腰牌一亮,老门子立刻把大门开大了,弯腰鞠躬,把他们迎了进去。

这所山庄的确是够气派的,进门就是一片园林,垂杨夹径,柳枝拂面,然后推展出去,秋桃艳李,各式各样的花草树木,无一不全,乍然一看,似乎是杂乱无章,随便种植下去的,可是仔细一看,才发现大有学问。

因为那些桃李梅杏、秋菊春棠,看上去虽是东一堆,西一簇,但实际上却构成了一幅幅的图案,而这些小图案,又构成一幅大图案,予人有花团锦簇之感。

再者,尽管这些花草各因季节开放时令有异,春花秋凋,各具其性,但妙的是在园中,但见其荣,不见其敝,开花的那一种,总是能把衰敝之象遮掩住。

这是一般外行人的看法,真正内行的人,看了就更为惊奇了,这花树之中,更具五行生克,门户阵势的变化,包藏着无穷的凶险杀机,一步走错,可以导致人粉身碎骨。

马成瞧了一下才低声道:“虞娘子,你来过一次?”

虞莫愁道:“是的,那次只是草草地逛了一遍!”

马成道:“你至少应该看出这个园子的不简单而加以特别注意,报告总宫的,否则何至有今日之失!”

虞莫愁道:“我是报告了一下,总宫叫我就近监视,不过我没提到这园子,这儿有什么古怪?”

马成道:“此地不仅有奥妙的阵图之设,而且俨然地摆出一副君临天下的意味,证明出这儿的人不简单。”

虞莫愁道:“我不懂什么阵图之学!”

马成道:“我已经不是百花宫中的人,无权申斥你,但是你却不能以不懂为借口,你不懂,就该派个懂的人来看看,这是你该注意的地方,岂可因不懂而略过。”

“正因我不懂,我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马成笑道:“这句话可以跟我说,却不能对宫主说的,她对任何一个分宫的主持人,要求都是兼通百技的。”

虞莫愁低头不语。

马成又道:“幸好,这次你是跟我一起来,如果你是一个人蛮闯,这片园林就能把你活活地陷住了,你如果不服气,可以试试看。”

虞莫愁可怜兮兮地道:“老马,你我虽不是一家人了,究竟还是有点香火情吧,以前你到金陵我可没亏待过你,现在我已经这么惨了,你又何必说风凉话呀!”

马成轻轻一叹,想要说什么,但结果还是忍了下去,他们因为谈话,脚下略慢,那个引路的门子几次都是停下来等他们,马成笑笑道:“你倒是很不错,就怕我们走错了路,一直都在带着路,没存心想坑我们一下。”

老门子一惊,知道马成已看出机关,忙赔笑道:“小的怎么敢?老爷是京中来的贵客,小的理应侍候,不敢让贵客受惊,不想老爷如此高明。”

马成哼道:“你以为这个园子是容易进去的?翁长健老儿好逍遥,居然躲在这儿享福了。”

老门子又是一震道:“老爷!家主人来到这儿之后,种种花,看看书,跟朋友喝喝酒,谈谈天而已,什么事都没有做,不知是哪儿开罪了老爷?”

马成冷笑道:“开罪了咱家没关系,开罪了一个人却是大大地不聪明,这个人是谁都惹不起。”

老门子试探着道:“老爷,您说的是谁?”

马成沉声道:“能把咱家千里迢迢,远从京里派出来的还会有谁?告诉翁老儿一声,他这条老命全捏在咱家手里,叫他回头放聪明点,大家还可以商量,否则哼哼……”

他不再说下去,老门子吓得不敢问了,倒是虞莫愁听马成煞有介事,越吹嘘越起劲,心里好笑,口中忍不住地问道:“否则会怎样?你说话老是喜欢说一半!”

马成笑道:“否则这富贵山庄就要变成贫贱山庄了,老翁头儿岂仅是一命难保,还会祸延九族,鸡犬不留!”

老门子忙赔笑道:“老爷,您在开玩笑。”

马成哼道:“咱家吃饱了撑的,跑到这儿来逗你乐子,跟你开玩笑,你要是认为开玩笑,你就等着好了,反正这儿抄家砍头的时候,你也有一份的。”

老门子道:“老爷,小的只是一名下人……”

马成道:“凡是这个门儿里的人都有份,你懂不懂得诛灭九族的意思,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都一个不漏……”

老门子脸色变了,失声道:“老爷,这除非是叛逆造反才会有这么大的罪,家主人难道会蒙上造反的嫌疑吗?”

马成哼道:“岂止是嫌疑而已!”

老门子神色更为仓惶,急急地把他们引进一所富丽堂皇的大厅落座后,一面命人送上了茶,一面就急急地走了。

虞莫愁低声道:“老马,你吹牛可别豁了边!”

马成却暗中留了心,对这厅中的一切陈设,以及各种的用具款式都十分注意,然后才叹口气道:“虞娘子,我没吹牛,也没豁边,只是这次却捣了个马蜂窝,撞进了大是非窝里来了,你那十二名天魔女也认了账吧!”

虞莫愁道:“那怎么行,老马你也不是不知总宫对这些天魔女的重视,这十二名拨给我还没几天,就从我的手中弄丢了,那还得了,天王老子我也得要回来。”

“不是天王老子,只是天王老子的儿子。”

虞莫愁莫名其妙地道:“老马,你说的是什么鬼话?”

“希望我说的只是鬼话,我担心的事情别真叫我给蒙上了,否则的话,这场祸事真的就闯大了。”

“老马,你到底要说些什么?”

马成来不及解说,因为已经有一名彩衣丽人挑起了后堂门的珠帘,然后有四名手执长宫扇的女郎,引着一个便装的老人走了出来,马成道:“你还是按照原来计划,先做一下我的浑家吧!还有,这人是不是翁老儿?”

还幸亏他的心细,多问了这一句,才没有穿了帮。

因为虞莫愁低声道:“不是!”

马成先为那个答案微微一愕,继而才想起了对方的用意,于是含怒一拍桌子喝道:“翁老儿真不想活了,居然还给咱家端架子,不快快地滚出来。”

那个老人从容含笑过来,一拱手道:“这位兄台,翁某来迟,尚乞恕罪,不知兄台有何见教?”

马成瞪了他一眼,道:“你趁早滚过一边去,咱家又不是没见过那老混球,你来蒙哪门子?”

然后他放开了喉咙吼道:“翁长健,你这老混球,咱家是给你一个面子才跟你来文的,你他xx的,别打错了主意,跟咱家来这手儿,弄火了咱家可有你瞧的。”

给他这一叫,从厅里又出来一名花白胡子的老人,相貌清癯中又带着干练,目光炯炯,身上却也穿着便服,手中盘着两颗亮的核桃,含笑道:“兄台,对不起,因为老朽已经退致,跟宫中人素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富贵山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刀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