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刀王》

第二十七章 魔女艳窟

作者:司马紫烟

在没有证实之前,还不宜显露声色,表现过切。

马成淡淡地说道:“只是一些髫龄歌舞伎啊,翁老儿,那就省了吧,别让虞娘子笑掉大牙了。”

翁长健却极有信心地道:“这一批女子却与一般舞娘们不同,老夫才不过略为看了一节,就已感到不克自持而大为失态,因为她们所演的乃是昔年摩登迦诱惑袢尊佛的艳舞,尘世间无人能抗拒,不但男人着迷,女子亦然,她们在起舞时,老夫府中的那些侍女们一个个都骨酥筋疲,倒在地上,半天起不得身子来。”

虞莫愁道:“真的呀!那倒要见识见识,我不相信世上会有这样子的事儿,翁老,你别是唬人吧!”

翁长健笑道:“老夫这就去叫她们演来,以事实证明老夫所言非虚,当然老夫所说的感受,仍是一般俗人,二位不但是武林高人,又是风月健者,定力自然高得多!请二位小坐,恕老夫失陪片刻。”

他客气地告辞了,厅中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虞莫愁忍不住道:“马兄,真有你的,扮龙像龙,扮虎像虎,居然把这老儿给-吓住了,难为你怎么懂得那么多的。”

马成道:“我可不是唬他,西厂的大档头费楚天是我的结义兄长,几次邀我去同享富贵,我怕受拘束而推托了,他没有办法,才给了我这一方腰牌,硬把我纳入厂卫系统中,因为不要我耽在京中,我才答应了。”

“可是你对京里的情形很熟呀!”

马成笑道:“我在百花宫的职称也是巡回护法督察使,事门巡行各地,视察分宫活动的,哪个地方的行情动静我不清楚?这也算不了什么的。”

“马兄,那你看我如何呢?”

“在你本分这一行上,你很成功,但是混充别的行当,那可糟透了,你要对那个老家伙下功夫时,还是把他当作一个江湖人,说你熟悉的话,别把他当个官儿!”

虞莫愁知道自己先前的言词必有失周之处,不由得脸上一红,讪然地改转话头道:“老马,看来我们的天魔女在此地是不错了,只不过那个老头子似乎还不知道我……”

“他是知道你的,只不知道那些天魔女是从你那儿出来的,这件事透着怪异。”

“是啊!我也想不透,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儿是皇帝偷偷出来找乐子的别寓,虽然不能公开,但是安全的措施并不疏忽,高手也很多。”

“这个我早知道了,只是那批天魔女……”

“那很明显,把他们拐出来的人,存心引起你们跟富贵山庄冲突,利用官方的势力来消灭百花宫。”

“这……太可恶了,老马,南宫世家号称武林第一家,怎么做出这种卑鄙的事。”

“什么!你以为这是南宫世家唆使的!”

“当然了,那个南宫俊貌似忠厚,内藏姦诈,这一定是他指使那两个小鬼干的。”

“虞娘子,你这样怀疑就太多心了,如果这是南宫世家所唆使,我就不必出头做主了,到现在为止,你只是我邀来助拳的朋友,是我在跟翁老儿主动作对。”

“你明知我见到十二天魔女时,一定会开口向他索取,到时候就是我跟他争执了。”

“虞娘子,你忘了一件事,东方倩带了人,追踪那批人上这儿来了,少主也是为了追索那些人,才悄悄地在外面由暗处侦查。如果这是我们的预谋,又何必要让东方倩去追踪呢?再说,富贵山庄之名,是从你口中说出来的,我们事前对此地一无所知,根本不知道那两个小鬼能从你的地下寝宫内脱走,而后我们也没见过面,这预谋又从何而来呢?”

虞莫愁被这句话说服了。就算一切都能伪装,但是她寝宫内的秘道却是无法前知的。

又思索了一下,虞莫愁才道:“那你们的立场如何呢?是否会帮助我夺回那十二名天魔女?”

马成道:“不会,因为这是一个官方暗设的机构,不会是为非作歹的集团,但是我们会要求翁长健对那件事做一个说明,他们如何得到这一批人的,我相信这件事中间必然还有人居间指使,用阴谋而促成的!”

“假如对方提不出一个令人满意的说明呢?”

“我以一个二档头的身份就能把对方唬倒了,南宫世家的声势,就更不是那老儿所能招架的,我想他会低头,至少会有个满意的交代,只不过我们不会帮你讨回这十二名天魔女,因为她们是充满了邪恶的人……”

虞莫愁发狠地道:“不帮忙就算,百花宫并不是非你们不可,你们分明是不敢去惹官方而已!”

马成道:“对!我们是不敢惹官方,因为他们代表法律,循着一定的条例,管理着天下,我们也是在官方的治理之下,自然要遵守官方的约束,这没什么不对的呀!”

“笑话!皇帝老儿管不到江湖上的事,王法也行不到江湖人身上,我们为什么要怕他?”

马成笑道:“江湖人分两种,一种是正正经经,以侠义为胸怀,锄姦惩顽,辅王法之不及,这类人当然要尊重王法;另一类是群桀骜不驯,做姦为恶之徒,倚势横行,恃技凌人,甚至于明火执仗,劫财杀人,这类不畏王法,亦为王法所不容,只能躲到深山大泽中苟且偷生……”

虞莫愁听得刺耳道:“我们不是安安稳稳的在金陵立命安身?并没有躲起来不敢见人。”

马成道:“以前大家不知道你们与横江一窝蜂有关系,所以没人来找你,只要把事情公开了,百花宫就不得安身了,再说百花宫为什么不敢像南宫世家那样,正大光明地立名于武林?可见是你们自知见不得人。”

“马成,你别忘了自己也曾是百花宫的人。”

“不错,可是我已经弃暗投明了。”

虞莫愁下一句没叫出口,因为翁长健又出来了,这次他没敢再摆那些排场,只是带了两个小童而已。

而且挡在厅后的屏风影壁也被搬走了,后面居然是白石为台,雕栏为柱,五彩辉煌的一座舞榭。

两边是乐廊,此刻已经坐着一排天竺蛮女装束的女乐伎,甚至于她们吹奏的乐器,也都是不类中原。

这些女乐伎们的年岁都在十八九间,面目婉然姣好,每人只穿了一件薄纱的无袖马甲,马甲及胸,而且前面又开了一寸半许的襟叉,用两条金链搭住;因此下一半的rǔ房及胸前两rǔ间的壕沟,都躶露在外。

躶露的双臂上,各套了宽约寸许的金钏,下半身则是天足赤脚,脚踝上也各带了一个金钏。编草为裙,裙长也不过尺许,仅仅遮住了股阴而已,腰腹几乎是全躶的,每人的肚脐眼里都嵌着一颗明珠,映着烛光,焕发奇彩,个个玉腿修长,曲线玲珑,而她们吹奏的乐曲也很怪,入耳就有一股魔意,说不出是什么曲调,却能叫人心痒痒地而泛起荡意。

在乐声中,翁长健走到主位上坐下笑道:“现在就献丑,为二位作菩萨蛮舞,这班乐伎也是随同那批舞伎们一起来的,二位听听是否与我们中原不同。”

马成道:“果然不同,入耳有如神仙音。”

虞莫愁冷笑道:“老马,你真有见识,这能称为仙音?”

马成道:“我可没说是仙音,而说是神仙音,天上神仙府,人间帝王家,除这两处,何地能有这种声色之娱?虞娘子,你不能否认你那儿拿不出这个排场吧!”

虞莫愁满心不甘,却又无法不承认,因此冷笑一声道:“就算完全是金人,我也拿得出来,只不过无此必要罢了,那也要看看取悦的对象,我那儿来客人都是像你一样的江湖老粗,用得着这些吗?”

马成道:“黄金不稀奇,美人却难求,就算你能铸出一大堆金人来,也不见得能买到这么一大群的绝色丽姝,你看看她们一个个骨肉亭匀、蜂腰隆rǔ、圆臀、修腿,而且肤色浅褐,一望可知是长期躶露所致,那在我们中原却做不到,中原的女子天性保守,当众躶体,形色间总有别扭之状,何如这些人的自然而有情趣!”

翁长健大笑道:“说得好,说得好,马护卫的确是位妙人解语,否则怎会出如此深刻的见解!”

马成继续又道:“其次,中原女子讲究的是端庄贤淑,束胸缚rǔ,把胸前压得平平的。殊不知女子之美,最美就在胸前双*,你看这些女子的双*,隆而不肥,紧而不垂,曲线玲珑透致,在中原女子中,万千难求其一,更难说这么多了。再说到是身上的肌肉,由于中原女人不太动,所以都是软绵绵的,缺乏弹性,虽然白嫩,但是没有光泽,没有韧性与韵味,虞娘子你服是不服?”

虞莫愁终于笑笑道:“老马,你是头老色狼,我没有想到你对女人的了解竟有如此之深,比我这个做女人的还更为深入,倒真是难为你了。”

马成笑道:“食色性也,饮食男女,人之大慾……”

翁长健则笑道:“不掉文,孔夫子虽然说过那种话,多少总有点迂。虞娘子,老夫站在一个男人的立场上说话,马护卫的言论的确高妙,因为他是以男人的眼光来看女子美,这比你们女人看女人自然又透辟多了。”

虞莫愁道:“这点我知道,可是马成把这些女乐伎夸得举世无双,我就不服。人要美,不论是男人女人,看起来都认为美,那才是真正的美,非比流俗可言了。”

翁长健抚掌大笑道:“对!对!虞夫人此论,则又更进一层了,所好还有一班舞伎未曾出来,少时她们献技后,再听听二位的意见,想必能一致了。”

二人没再争论,只互看一眼,但闻得金锣一响,两个金身的壮男,一路打着筋头飞了出来,他们的脸上带着金色的面具,身上却涂着金粉的油膏,手执金剑,成了一个完全的金人,上身是半躶的,下身包着一块布,很紧的兜住了胯间,包住了后腰,他们的面目则是作妖魔状。

翁长健解释道:“此二人即为传说中的魔王,为阿修罗世界的主宰,法身千万,但真身却为一鹰一虎,就是这两副面具。手中的剑,可发雷电风火。”

虞莫愁道:“敢情这就是魔王的法身,难怪我看见很多地方供着鹰虎神,虎身鹰头,也是供的魔王了。”

翁长健笑道:“不错,西陲地区,供有驱邪的鹰虎神,据说是有此神在,则诸魔不侵,老夫先前也不知其为何神,迨至见到这两具神魔后,才知端的,供着魔王的地方,自然是能使诸魔回避了!”

马成却道:“翁老儿,你后一种说法,咱家不赞成,咱们中原很多地方都建有玉皇庙,供奉着玉皇大帝,那是诸神之王,何以诸神不回避呢?”

翁长健笑道:“西方的魔王是凶残的暴君,连他手下都畏避不遑,而我中原之君,仁慈广被,故诸神亲近。”

虞莫愁笑道:“翁老到底是做官的,开口闭口,都不忘记歌颂圣德,果真是忠心得很,忠心得很!”

翁长健道:“普天之下,四海之内,莫非王臣,率土之滨,莫非王土,这是人臣应有的礼数!”

马成道:“翁老儿,圣驾不在此,你还是把那一套给收起来吧。本来咱家以为先帝驾崩之后,你老儿就垮了,才从尚书任上被撵了下来,现在看看,你老儿还健得很。”

翁长健哈哈大笑道:“好说!好说!老夫岂敢当健字,只是尸居余气,替圣上效犬马之劳尔,风头健的是你们厂卫,手操生杀予夺之权,一二品大员见了你们都得弯腰低头,四五品的京官,见了你们就只有发抖了。”

马成笑道:“可是咱家有一回,在一家县城里酒醉夜行,被巡夜公人撞见了,闹到县城里,那个县官竟然打了咱家四十板子!”

“这个县官好大胆子,马护卫敢情是未曾报明身份!”

“咱家这身份岂能乱报的,所以他打到二十大板时,咱家就只有认了,打到一半,不留心身上的腰牌掉了出来,他看见了,居然又加了二十板,说是咱家身居公职而无行,当街醉卧,有碍官箴,该加倍处分。”

“这个芝麻官儿当真是活得不耐烦啊,现在想必已经锒铛人狱,或是遣退回家了。”

“不!咱家以此回报我们费老大,刚好应天府尹出缺,费老大立刻具奏上去,报荐那个官儿递补了。”

“应天府尹就是京兆尹,是正四品衔,一个七品知县,哪能一下子升得这么快?”

“此人执法公正,不畏权势,正是出掌此职的最佳人选,自从他视事以后,京师各大门府的家仆在京师闹事,大家子弟横行市廛的情形一扫而空,被他抓到后,铁面无私,毫不容情,杖责之外,带枷游街……”

“这样子他的官儿还做得稳吗?”

“不但稳如泰山,而且还又有升迁之望,因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 魔女艳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刀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