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刀王》

第二十九章 风尘三友

作者:司马紫烟

南宫俊没想到会是这么一幅场面,但是仍然踏了进去,由那个女的衣衫不整的情形看,那位浪子应该还是赤条条地躺在床上才对,可是他一进屋子,却发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衣履整齐地坐在一张小矮桌前面,对着四味小菜,引壶独酌,一副自得其乐之状。只是屋中还洋溢着一股气味,说不上是什么。

那是一间卧室,一张床上的被子铺得很整齐,可见并没有人睡过,只是床前一口木盆,盆中有半盆热水,盆边是一张矮凳以及一副散得乱乱的女人裹小脚的布。

那股子异味,就是从裹脚布上散出来的!

那个饮酒的男子长得颇为潇洒,只是眉宇间飘溢着一种懒洋洋的神态,却更增他的男性魅力。

辛本善进门后就抢着打开了窗子道:“浪子,我真不知道你的鼻子是怎么长的,这种气味居然也受得了。”

那个叫浪子的男人轻叹了一口气道:“人之初,你是天下最俗气的人,所以才不懂得欣赏……”

辛本善道:“好了,省下你的那一套吧!告诉你一件事,今天我叫人揍了两拳,都揍在鼻子上!”

浪子看看他的鼻子,忽而笑道:“我说你今天怎么忽然会挑剔起我的鼻子来了,敢情是鼻子叫人打歪了,瞧你这大花脸的样子,还不赶快去洗一下,那盆水还热着,阿宝才洗了一半,水也还干净!”

辛本善不耐烦地道:“浪子,你再胡说八道,老子就把那盆水对你的狗嘴里灌下去了。”

浪子哈哈笑道:“三寸金莲初出水,露出一枝牡丹开。女人洗脚固定是人间美景,这洗脚水嘛,却是千万喝不得的,看样子人之初是生气了,阿宝!端两壶酒上来给老辛压压惊,顺便带个手巾把子上来。对了!你先洗洗手,老辛今天火气大,受不了你手上的气味。”

辛本善气得一拳捣过去,浪子缩脖子让开了,辛本善倒也没真心想揍他。只是抢过了他面前的酒壶,引壶向口,哪知壶中是空的,倒了半天,只得两三滴残酒,他一生气,把酒壶从窗子里丢了下去。

先前那个女的已经端了两壶酒上来,见状忙道:“辛大爷,那锡壶要三两银子一把呢,你可别拿银子生气!”

辛本善抢过一壶酒来,满满地灌了一大口,然后又掏出一大把的碎银子道:“金宝,你别小气,赔你就是。”

金宝对他手中的银子只看了一眼,笑笑道:“辛大爷,你在我这儿连吃带喝,几时给你算过账的,我敢收你一分银子,我们的这位爷还不活活地要我的命。”

浪子懒洋洋地笑道:“金宝,说话要凭良心,我可是连汗毛都没碰坏你一根。”

金宝有点幽怨地道:“爷!你真要肯打我骂我也就罢了,那表示你还把我当个身边人,就是你这种客气叫我担心,三天两头的,高兴时才来坐一下,叫人整天盼穿了眼睛,哪知道你屁股还没坐热,拔身就又走了。”

辛本善笑道:“金宝,要留住浪子,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脚洗得勤一点,由三天一次,改为一天三次,这个死流子的毛病,就是最喜欢看小脚女人洗脚。”

金宝忙问道:“真的?爷!那我以后天天洗……”

浪子笑道:“骗你的。你要是天天洗,我就绝足不来了,好好的一双脚,偏要裹成那个粽子样,肉挤骨卷,说多难看有多难看。你洗脚的时候,我往你脚上看过一眼没有?”

辛本善一怔道:“浪子,是你自己说的,小脚女人洗脚时是天下最美的景象,难道是诳我的不成?”

浪子笑道:“那倒也不是,小脚女人洗脚时的韵味的确是天下最美的情韵,因为女人缠过的莲足,是她身上最大的秘密,连她的丈夫都不能看见的,每家女人在洗脚时都是门户紧闭,惟恐被人看见……”

金宝有点凄然地道:“那是因为我们知道这双脚不好看,不敢给人家看见,我的那个死鬼就是在我洗脚时闯了进来,他见了我的脚,以后就不再理我了,一直到他去世,都是冷冷淡淡的。浪子,你第一次要我当着你的面洗脚,我不是磨了好半天,就是怕把你给吓跑了,一直到现在,我都是掩掩藏藏的!”

浪子哈哈大笑道:“真要给我看见了那双脚,我也非跑不可,我就是欣赏你那掩掩藏藏的神态,以及把脚伸进了热水中一烫时,那种眉舒眼展的神态,好在你是三天洗一次,真要是天天洗,就不会有那么舒服,我若是天天看,你也许以为我不在乎,也不再掩掩藏藏了,就会变得毫无韵味,我可就真的会绝足不来了。”

金宝哦了一声道:“浪子,你可得有良心,我是个寡妇,不怕别人的闲言是非,不避嫌疑的跟你在一起。半年来,不但管你,还要管你的朋友吃喝,没跟你伸手要过一分银子,你要是把我丢下了,我可只有上吊了。”

浪子皱皱眉道:“金宝,如果你想要找个男人,就不该选上我这个浪子,一开始我就告诉你,我是个浪子,不会守在一个女人身边的。”

金宝抹了抹泪珠道:“我可没奢望想要嫁给你,守着你一辈子,只要你三五天能够在我这儿住上一夜就行了。”

浪子笑道:“那你放心,你只要把我当作个朋友,不想改嫁给我,我始终会把你当作最可爱的女人,最好的朋友,怎么也不会忘记你的。”

金宝忽又破涕为笑道:“真的,你可不能骗我。”

浪子笑道:“我浪子的好处,就是说话算话。”

金宝叹口气道:“其实我这句话是多说的,你浪子从没在一个女人身边耽得久过,最多三五个月,你就腻味了,把人丢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浪子神色一正道:“金宝,你说这话不公平,我从没有丢掉过谁,倒是被别人丢了不知多少回,我很识相,绝不做使人为难的事,当对方找到另一个男人时,我就悄悄地隐退,可从没有主动地丢掉哪一个女人过。”

金宝道:“胡说!那么多的女人都说你负心。”

浪子笑道:“那些都是有了丈夫的女人吧,我浪子从不跟人争女人,也不愿意跟人共女人,你也是一样,如果你要嫁人了,我一定悄然地退走,走在路上碰到了,我也会装成不认识你,免得妨碍你的家庭……”

金宝咬咬牙齿道:“我……永远不嫁人。”

?盱笑道:“很多女人都说过这句话,可是她们都嫁人了,不过对她们说这句话,我仍然很感谢,至少她们在对我说话时,是诚心诚意的。”

金宝刚要开口,忽然想起还有两个男人在旁,脸上一红,闭口不说退了下去。

辛本善向南宫俊道:“这就是浪子,他做人就是这个样子,他的两下子比我略为高明一点!”

南宫俊拱手笑道:“佩服,阁下虽然广结红粉知己,却并不以虚情去骗她们,不近有夫之妇而保人名节,只此两点,已可称为情中之圣矣。”

辛本善哈哈大笑道:“浪子可以称得上情圣?朋友,你是否脑筋有问题,金陵城里,秦淮的楼船舞榭间,你去打听一下,他是有名的采花蜂,来者不拒……”

南宫俊笑道:“这正是尚兄的可贵处。”

浪子也笑道:“我倒是第一次听人说我可贵。”

南宫俊道:“尚兄是最懂得情之真谛的解人,所以才能在风尘中获取那么多的红粉知己,因为他尊重她们,对她们每一个人都是真情真意,从不以欢场女人视之,而且他也从不拒绝一个女人爱他,这一点尤其难得。”

辛本善道:“有大姑娘爱她,他当然不拒绝,这种好事,落到哪一个人身上,都不会拒绝的。”

南宫俊笑道:“不然,一般男人涉足欢场,只是逢场做戏而已,他们只付出钱来买欢笑,而尚兄却以感情去安慰她们,这种胸襟行径,是很少有人能做得到的。”

浪子为南宫俊斟满了一杯酒道:“好朋友!来!干一杯,我活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能看到我心里去。”

南宫俊引杯就口,一饮而尽。

辛本善道:“完了!完了!我本来还指望你能代我打他一顿出口气的,现在看样子你是不会为我而打他了。”

浪子哦了一声道:“你这鼻子是他打的?”

辛本善道:“不错,先后两拳,第一拳我没注意,第二拳我没躲掉。”

浪子哈哈大笑,又为南宫俊倒了一杯酒道:“好朋友,为这件事就值再喝一杯,我一直就瞧着老辛的鼻子不顺眼,想揍他两拳而一直没有机会,你替我做到了,我非敬你一杯不可,咱们这个朋友交定了。”

辛本善道:“浪子,你已经认定他是你的朋友了,也不问问他的姓名、底细,以及找你的来意?”

浪子笑道:“他能一眼看到我的心里,也能在你的鼻子上连挥两拳,仅此两点,就足够为我友矣!别的都可以不问,不过你既然说了,我不妨问问,他叫什么?”

辛本善翻翻眼睛道:“我……不知道,我没问他!”

浪子笑了,道:“这倒妙了,你连姓名根底也没问清楚,就往我这儿带,他要我们干什么?”

辛本善道:“我不知道,他没说!”

浪子笑道:“你究竟知道什么?”

辛本善还没开口,门口已有人道:“他知道他的赌场被人搅了局,赢了一大把银子去,居然不让他们抽头,他的鼻子被人揍了两拳,而对方把那赢来的银子连同几千两的本钱,一起送给了他。”

说话的是个老叫化子,其实年纪并不太老,只不过他蓬着头发,乱着胡子,就显得苍老了,他身上的衣服打了几十个补钉,红一块,绿一块,五花十彩,可是很干净,不带一点灰尖,手脚颜面的皮肤很黑,那是太阳晒黑的,却不是脏,因为他黑得油光水亮。

不用问也知道是风尘三友的化三千到了。

辛本善忍不住道:“臭要饭的,你都知道了?”

化三千道:“叫化子的消息最灵通,何况我就在你赌场不远的巷子口里打瞌睡,人家大把开始输钱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而且也晓得你们那几家场子非糟不可,这下子可遇上大郎中了。”

南宫俊笑道:“在下可不是郎中,赌得规规矩矩的。”

化三千道:“朋友,你有那一手本事,根本不用耍什么手法,只要以内力控稳那两颗骰子,掷出自己所要的点子就可以了,而且一开始就放足了线,等候着大鱼上钩,钓上那么一条就够了,一个人再倒霉,也不可能连掷十把幺二三的,我叫化子虽然赌不起,却能想得透,我听说有人连掷十把幺二三时,就知道小辛要倒霉了。”

辛本善道:“你就看着我倒霉,也不来帮一手。”

化三千大笑道:“你在那几家赌场抱台脚,不知道坑了多少人,我早就想捣了它,现在有人冒出头来代劳,我自然是求之不得,还会帮你吗?我要来也是帮着拆局。”

辛本善苦笑道:“我这是走了什么运,交上你们这两个朋友,我受了人家欺负,你们不但不帮忙,反而还帮着人家去,我们这几十年的交情算是白搭了。”

化三千道:“交情归交情,道理归道理,人家占住了理,那可没法子,别说只揍你两拳,就是宰了你,我们也只替你收尸,因为你原本该死。”

辛本善道:“我该死?我是踩了你的尾巴了,你要跟我这么过不去?”

化三千道:“我问你,人家连输了十几把,每一把该赔的银子,有没有少过一钱?”

辛本善道:“没有,在我把场的地方,谁也不能赖。”

“好!那人家才赢了一把,你们就想耍赖皮了,这不是输不起吗?”

“没有啊!他赢的银子全赔给他了。”

“可是你们不再让他赌下去。”

“他出老千手法,以内力控制骰子。”

化三干冷笑道:“老辛,说这句话你就该打嘴,只有使用假的赌具才叫出老千,如果能用内力控制骰子的点数,那是人家的本事,因为这是硬碰硬的真功夫。”

辛本善道:“赌场里赌的可是运气,不是本事。”

“人家连掷十把幺二三,也是用的真功夫,你怎么不说那句话呢?”

“那是他自己银子多,爱往外送,我管他干吗?”

“输了不管,赢钱耍赖,难道你们这些开赌场只能赢钱而输不起的?如果全是客人对赌,你出头干涉倒也有个道理,可是你们自己帮场人也都一个个下注了,你再插手就是耍赖了。”

“要饭的,你是存心帮人家来训我的!”

“要饭的谁也不帮,只是讲理,这件事明明是你没理,因此你叫人揍了也是白挨,如果他没揍你,我跟浪子两个人也要好好揍你一顿,我们这三块料当年插香头的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风尘三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刀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