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刀王》

第 三 章 chún枪舌剑

作者:司马紫烟

宇文雷笑了笑,傲然转身,大步向楼上行去,柳叶青反倒落在后面,柳叶青想赶上去,似乎又失礼,听任对方自行上去,也不太妥当,正在手足无措之际,慕容婉却自动出来了。

她带着另外三姐妹,在楼梯口迎上了宇文雷,浅浅一礼道:“宇文大当家宠莅指教,慕容婉等幸何如之。”

宇文雷不禁为之一震,那是震于慕容婉所表现的那股柔和之气。

宇文雷身上带着一股锐气,这股锐气使得每一个靠近他的人,都会受到影响,不自而然地为他的锐气所慑。

可是他在慕容婉面前,才发现到自己的锐气对慕容婉不仅毫无影响,反而有被对方那股柔和之气消化于无形的感觉。

这只是他本身的感受,别人是不会知道的,但无可否认,他一向在气势上所占的优势,现在已转为劣势了。

就是这第一度接触,已经使字文雷感到他把对方估得太弱了,三十六红粉金刚并不是他想象中那么易与。

甚至他有点后悔来赴这个约会了,横江一窝蜂纵横江湖至今,固然是仗着他们雄厚的实力为底子,但是令人不可捉摸也是原因之一。

直到最近,他觉得江湖上已经没有任何能动摇他们的力量了,也可以站出来了,只有这三十六红粉金刚,这股新崛起于江湖的异军,实力似乎稍可抗衡,而且行事往往又可能会冲突,所以才答应这一次约会,想作一个决定性的了断,能合则合,不能合则诉于武力解决,他也有绝对把握。

但今天碰面之后,虽然也占了一点上风,但是主要人物尚未露面,也吃了几个小哑巴亏,算起来并没有占到便宜。

早知道这种情形,他就不来了,只是现在打退堂鼓已太迟了,是好是歹,只有见了真章再说。

于是打了个哈哈,双手一拱道:“宇文雷来得冒昧,多有失礼!”

慕容婉浅浅一笑道:“大当家的客气,请!请!”

把两位客人邀入花厅,相互介绍了自己这边的人,宇文雷发现一件泄气的事,平时能说善道,一张油嘴能骗死人的老三卜天灵,到这个场合居然也是噤若寒蝉,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且说起话来都是吞吞吐吐,完全不像从前的样子。

不说话倒也罢,似乎连头都不敢抬了,眼睛不敢正视对方,宇文雷暗自焦急下,暗踢卜天灵一脚。

这一脚使得卜天灵身子一震,强自打起精神,可是他一接触到慕容婉那对含若春花,和若晨煦的眸子与满脸的安详时,却又不自然地低下了头。

宇文雷见状又是一惊,以为对方用了什么邪术,才使得老三一下子变得如此差劲。

可是看看慕容婉言笑从容舒坦,不像是在施什么邪术,再说对方如果施术,受影响的该不止是卜天灵一人,自己也应该有所知觉的,何以会毫无感觉呢?

仔细一看深思究竟,他忽地明白了。

慕容婉并没有施什么邪术,她这股感化的力量是发乎自然的,尤其是她眼中的那一股神光,是发自本身的一股力量,没有任何故意的做作。

所谓:“胸中正,则眸子亮焉。”就是这个说法,卜天灵之所以不敢逼视,主要是由于心术不正,邪不胜正,这是百跌不破的真理。

可是为什么宇文雷自己不受影响呢?

那只有两个解释,一个是字文雷本身也居心无邪,不怕这种真理的逼视。

字文雷自问不是这个原因,他不信什么邪,但也有自知之明,横江一窝蜂所作所为,绝对无法在世道人心上站稳脚步,他们大部分做的都是众所不容的坏事,偶而也对付了几个恶徒,那也是为了利之所趋,绝不是为了行侠。

再就是第二个理由了,他宇文雷是个天生的巨姦大恶之徒,慕容婉持正的修为不够,不足以动摇他。火能克冰,冰炭不相容,这是人人都知道的道理,可是在穷边极北之地,常年封冰,那儿的人,都是叠冰为屋而居,在屋中生火而取暖,火却化不掉冰盖的房子,这就是一个程度深浅的问题,也是事无实态的道理。

这个理由比较接近事实,却不是宇文雷所愿接受的,所以他希望快点打破这个僵局,免得卜天灵的窘相在人前落个笑柄。

酒菜上来了,大家饮过门杯,道过寒暄之后,宇文雷迫不及待地道:“慕容女侠,多少年来,你我各行其事,从来也没有碰过头,今日见面,不知有何见教?”

慕容婉笑笑道:“大当家的既然见问,小妹也直说了,这次是想请当家的赏脸,求一个人情的。”

字文雷又是一怔,道:“慕容女侠这话怎么说,敝弟兄在江湖上行事,虽说是百无禁忌,但在下记得还没有开罪过慕容女侠姐妹。”

慕容婉笑笑道:“大当家的言重了,愚姐妹一向多承关照,小妹十分领情,只是听说贵弟兄最近拟向金陵镖局下手,故而小妹才有此不情之请。”

字文雷更是一愕,道:“慕容女侠此言是从哪儿听来的?”

“这个小妹倒是不便奉告,大当家的想必也知道一个武林门户,都有本身的消息来源,这种来源是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泄露的,现在小妹想请教的是这个消息是否确实?”

宇文雷沉吟了片刻,道:“慕容女侠,兄弟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希望知道这件事与贵姐妹有什么相关?”

慕容婉笑笑道:“我跟金陵镖局的总镖头‘一剑擎天’方世俊素不相识,没有什么关系。”

“那就是跟事主有渊源了?”

“更谈不上了,事主刘凤鸣刘老大人,是卸职退休的盐道,官宦之家,也不可能跟江湖人有所关连来往。”

宇文雷笑笑道:“既是两方面跟女侠都没有瓜葛,敝兄弟就是对他们下手,也碍不着贵姐妹呀!”

慕容婉笑笑道:“看起来似乎是毫无关连,可是据小妹所知,这位刘大人在盐道任上,仁民爱物,极有政声。”

宇文雷笑笑道:“慕容女侠别为流言所蒙,做盐官的没有一个是清廉的,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肥缺。”

慕容婉道:“小妹可不是轻易许人的,没有证据的话,小妹绝不随便出口,盐官虽是肥缺,但是刘大人家道殷实,他是为了做事才去做官的,而不是为了发财才去做官的,他在盐道任上这十年,家产不但没有增,反而把祖上的良田赔出了几百顷。”

宇文雷笑道:“刘老儿江南首富,拥有良田万顷,那一点田算得了什么?”

“但是做了三十年的官,占的又是个极肥的缺,居然会赔老本,这件事就值得尊敬,再说这次他托交给金陵镖局护送的百万两纹银,是发自私囊,捐给两淮赈济灾民的。”

宇文雷道:“刘老头儿有的是钱,他拿得出。”

“大当家的!这话并不是这么说,金陵镖局这次也是尽义务护镖,分文报酬不取!”

宇文雷淡然一笑道:“方世俊这些年来名成业就,从来没碰过钉子,也该受些挫折,磨磨他的锐气,何况这一趟既是尽义务的,丢了也不要他赔。”

慕容婉忍不住道:“大当家,这是一笔赈银,是救济遭受水患的灾民的!”

宇文雷道:“刘老头儿在江南发了财,却跑到江北去做好事,分明是有心沽名钓誉。江南一样也有穷人,他要做好事,大可以就近布施。”

慕容婉道:“可是两淮受水灾的人已是嗷嗷待哺,急待救济。”

宇文雷一笑道:“黄河抢修,两淮泛滥,这又不是新奇的事,每隔上几年,总要来上二次,可是两淮的人也没有死光,就算真死光了也是活该,明知道危地不可居,为什么偏要到那儿去住,他们自己都不怕死,又用得着别人去操心吗?我认为他们都是多此一举。”

慕容婉发现这个家伙简直是不可理喻,忍不住道:“宇文大当家,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宇文雷笑了一下,道:“我们就没有,而且我也不相信这四个字,我手下的弟兄们当年都受过苦,挨过饿,在路上奄奄一息,也没有看到谁发恻隐之心救济一下。”

“可是贵属下们并没有饿死,一个个都好好地活下来了!”,

“那是我把他们收容下来的,每年我都要在街道沟渠或是破庙中,救回来几个人,可是最后活着的不到一成,有的还没有抬到我家就死了,有的抬到我家后,拖上几天,还是没能活过来,眼前就有那么多待救的人,他刘大善人又何必老远地把银子送到河北去?”

慕容婉哦了一声,道:“这么说来,横江一窝蜂历年所得,都是用来救济贫困了?”

字文雷笑道:“这个在下没有必要向芳驾交代清楚吧!反正在下认为那位刘大善人的银子太多,没处花销,我们正缺钱使,向他借一点也不为过。”

慕容婉道:“大当家的是非下手不可了?”

宇文雷道:“我可没这么说,但我也没说不下手,横江一窝蜂行事一向独来独往,无须向谁交代!”

慕容婉道:“假如小妹向大当家讨个人情,请贵属放过这一票,大当家的是否肯赏个脸呢?”

宇文雷笑笑道:“慕容女侠,在下也有个不情之请,如果在下请求贵姐妹置身事外,别插这档子事呢?”

慕容婉不禁一怔,觉得这个家伙实在难缠,词锋之利,使人无法理顺,他若是不讲理,倒也罢了,偏偏他又能提出一套歪理。顿了一顿后,她决心摊开来谈了,神色一正,道:“大当家的,红粉姐妹行道江湖,义理当先,义所当为,死而不辞,因此小妹不能不理!”

宇文雷哈哈大笑道:“可不是,横江兄弟也有自己行事的一套,我不强人所难,可也不受人管,横江一窝蜂之所以有今日,并不是靠着讲人情托面子挣下来的,我们是凭着真本事打出来的天下,不管人,也不受人管,我们的谈话到这儿为止,再谈下去,就太伤和气了。”

话讲到这儿似乎已经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必要了,宇文雷一拱手,淡淡地道:“慕容女侠,今日多蒙盛待,他日有机会再碰头时,在下再回报,告辞了。”

卜天灵一听宇文雷这么说,如释重负地站起来,连声地道:“是!是!今天多有打扰,下次由敝兄弟作东,更好好地回请各位姑娘一顿。”

慕容婉一笑道:“大当家!三当家!何必如此匆匆,既来之,则安之,等终席再走也不迟。”

宇文雷笑道:“那大可不必了,今天敝兄弟前来,也不是为了扰席的,该谈的话谈完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再谈下去反而无味,告辞!”

他不待主人答复,已经转身要朝门口走去。

从来没有开口的东方倩却抢先一步,挡在门口道:“请二位留步,小妹还有一句话请教。”

宇文雷淡淡地道:“东方女侠有何指教?”

东方倩道:“大当家的应该知道,赈灾济困的善款捐项是不能动的,否则必遭江湖之唾弃。”

字文雷一笑道:“这个毋劳女侠提醒,在下知道得很清楚,可是横江兄弟在江湖上多年,从没跟谁交过朋友,有过交情,倒是想动我们的大有人在,因此横江兄弟等于是仇踪满天下,遭到大家的共弃,但我们兄弟一个个都活得很好。”

“那是因为找不到你们,今天就不同了!”

宇文雷哈哈大笑道:“在下看不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虽然我们露了相,可是只要走出酒楼门口,准保一个也找不到我们,”

东方倩笑道:“不见得吧!大当家的别忘记,我们可不是进了酒楼才认出各位的,贵属下的弟兄们在未进酒楼前,我们就一个个的点清楚了。”

宇文雷神色微变道:“东方女侠意下如何呢?”

东方倩道:“红粉姐妹从不提过分的要求,可是提了出来,必然是无伤于义的正当要求,从不容人拒绝的。”

宇文雷冷声道:“在下就是拒绝了,女侠又打算如何?是不是要留下我们?”

东方倩道:“不错,除非大当家的能作个明白的交代,否则就请在这酒楼里多坐一会儿。”

宇文雷笑道:“在下就是坐到明天,也不会改变主意的,东方女侠如是还想对在下说词,大可不必费神了。”

东方倩道:“宇文大当家的如果能够留到后天,你改不改主意都无所谓了!”

“这话怎么说呢?”

“宇文大当家的不是明知故问吗?你们这次追踪而来,就是要动金陵镖局的脑筋,不会连对方的行踪都弄不清楚吧!”

“在下当然清楚,金陵镖局的镖车在十天前就起程,约计明天过此,在下就等他们一天,谅他们也跑不了多远去,横江一窝蜂是吃定了这票货色,哪怕他躲到天边去,我们也能把他追回来。”

东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chún枪舌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刀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