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刀王》

第三十章 志同道合

作者:司马紫烟

南宫俊告辞后便走了出来。

那个叫金宝的女人正在柜上招呼客人,见他要走,还赶着出来道:“这位兄弟,你要走了?怎么不多坐一会儿呢?我已经叫厨房里给你们准备菜去了,你再坐一会儿,用了饭再走吧?”

南宫俊拱拱手道:“不了!多谢嫂子,我还有事。”

这一句嫂子叫得金宝开心极了,眉开眼笑地道:“兄弟!你是第一次上门,要不把你招待好了,浪子会骂人的,说我这个做嫂子的怠慢客人呢!”

她移着小脚出来,竟挡住了南宫俊的去路,使得南宫俊啼笑皆非地道:“不!嫂子见谅,我有事,改天吧!”

因为金宝挽着他的衣袖,他只能微微地用了一点劲,才挣脱了开来,一路急急地走了。

马成在暗中是一直跟着他的,飞快地追了上来道:“恭喜少主,又收下三条胳臂,使南宫世家又添新苗。”

南宫俊笑笑道:“不错,风尘三友的武功造诣都出乎我意外的高,我虽然一连击中了辛本善两拳,都是花了点巧思,如果平平实实地动手对搏,恐怕三五十招内,我都无法动他一下呢,这三个人的身手,纵不高过宇文雷,也差不了多少,的确是难得的人才。”

马成道:“他们隐身市井行侠,反而使大家不注意了,才致默默无名,不过有一个人似乎比他们更善于隐身,少主注意了没有?”

南宫俊的确没有注意,忙问道:“是谁?”

马成道:“就是酒柜中那个挡住少主的女人!”

南宫俊不禁一怔道:“她?她的名字叫金宝,是个居孀的寡妇,也是浪子的相知,却不像是会武功的样子。”

马成笑道:“那是少主未曾注意,我在对面却看得很清楚,她从柜台里赶出来,一下子就挡在了少主前面,抓住了少主的衣袖,动作很利落。”

南宫俊道:“我因为她未谙武功,未曾施展功夫。”

马成道:“少主除非在故意做作的情形下,行动比较迟缓,否则不知不觉间,总会流露出一丝练武的形迹,举动总要比常人快速得多。”

“我在家中练武已有多年,却一直没被人发现。”

“那是因为府上每个人都是极高的身手,所以才忽略了这个细小的差失,属下却一直都在注意这个地方,因而才能发现这些隐蔽的高人。”

南宫俊怔了怔,道:“这个……我倒是始终没注意,马先生,你看见那个金宝也是会武的?”

马成道:“是的,不但行动快速,而且出手准,一把就抓住了少主的袖子,少主似乎还使用了一点劲才挣脱开的,少主可知自己使了多大的劲吗?”

南宫俊淡然笑道:“这个倒没有注意,总之我也没有特别用力,只是稍稍地用了一点力气。”

马成道:“属下研究过,施到两成功劲道时,如果不是着意控制而发,本身是不会知觉的,少主觉得略略的使了一点劲,差不多已经是三成的劲道了。”

南宫俊惊道:“有这么大吗?”

马成道:“在下是观察过很多人的反应后而得此结论,因此想来不会错,少主的三成劲道如果施在一个完全不会武功的小脚妇人身上,该把她拖倒了才对,可是那个妇人却连身子都没晃一下。”

南宫俊略一沉思才道:“不错,是有点问题,先前我是急于脱身,未曾注意及此,幸好先生仔细,这个妇人是怎么样的来路呢?”

马成道:“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她这家酒楼也没开几年,她自称居孀,一来时就带了朵白绒花,盘下了这家酒楼,也没有去究问根底,因为一般女人,如果是未嫁,断然不肯冒充寡妇的,已嫁的更不用说了,寡妇是公认为不吉之人,所以没人去注意她。”

南宫俊笑道:“先生倒是调查得很清楚。”

马成笑道:“这是属下的职责,少主进入那家店中,属下不便跟进去,就在外面调查一下,属下至少可以断定她不是百花宫的人,也不是南宫世家的线人。”

南宫俊道:“既是对方身份暖昧不明,为了浪子之故,我们不便造次,马先生,最好你去知会浪子一声。”

马成想了一下,说道:“那样也不好,不如属下告诉老化子一声,问问他的意见了。”

南宫俊笑笑道:“这倒也是个办法,写封便函,立刻着个小化子送进去,他们一定还在谈话商量,我们明白地指出金宝会武的事实,叫他们注意,盘清了底细,再从事晚间行动,如若是百宝斋的,则我们商量的事情,消息已可能外泄,那就要再从长计议了。”

说着两人折进了一间茶馆,马成向柜上借了纸笔来,南宫俊立刻写了一封便签,正待着人送去。

马成忽然道:“少主,如若金宝是百玉斋方面的,或是属于有问题的一方的,则这封便签一定会引起她的注意,恐怕会先落在她的手中,还是我送去吧!”

南宫俊道:“马先生如若自己过去,又何必送信呢?”

马成道:“有一封信才可以进一步测验那娘儿一下,她并不认识我,只道我是个送信的……”

南宫俊想了一下,也深知其意笑道:“先生果然阅历丰富,不仅察事及微,就是思虑也胜人一筹。”

马成笑道:“少主过奖了,属下在百花宫中担任巡阅使,对每处分宫都有巡视抽查权力,作为考核意见禀报总宫,自然在某些方面,要比一般人多知晓一些。”

他说得很谦虚,实际上这种观察力,正是一种很了不起的成就与才能,比他的用毒之技更为可贵。

南宫俊肃然一拱手道:“我能够结识马先生,实在是我的运气,就相烦先生走一趟,我在这里恭候。”

马成也谦逊了两句,告辞而去。

马成的年龄比化三千小,但是比浪子和辛本善都大,南宫俊对化三千称老哥,对马成却一直以先生呼之,这不是客气亲疏之分,而是他对马成的敬意,这份敬意使得马成很是感动。

来到那家酒楼,马成道:“请问娘子贵号是不是有华山川华老哥儿在这儿,我有封信要给他。”

金宝翻着眼睛道:“我们这儿是卖酒菜的,不是卖花的!”

马成耐着性子笑道:“不是赏花的,是个乞花的。”

金宝道:“见你的大头鬼了,街上要饭的多得很,你怎么跑到我店里来了,我这儿可不成了乞儿铺了?”

马成一面赔小心,一面道:“奇怪了,那位公子爷明明告诉我说他在这店里面,跟一个叫什么浪子的在一起。”

金宝笑道:“原来你说的是化三千啊,那是我们当家的拜兄弟,你怎么不早说呢,这位化三千老哥哥呀,只是故意装穷,腰里可真有两个呢,哪位公子爷有信给他?他的脾气很怪,可不认识什么公子爷。”

马成道:“是一个穿着斯文的相公,他指明了要到这儿来找华老英雄,还说他是刚跟他在一起的。”

金宝笑道:“原来是那位相公呀!不错,他刚走没多久,这会儿化三千在跟我家汉子在上面喝酒聊天,他们有个怪毛病,一喝酒,就不让人去打扰的,你有什么信儿,交给我就行了。”

马成道:“那可不行,那位公子指定要面交本人的。”

金宝道:“他也不过刚认识我家汉子,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我知道,你大概是要个跑腿钱,你放心好了,少不了你的!”

她在柜台上随手抓了一把铜钱,约莫有三四百文,递给马成道:“辛苦你了,把信给我吧!”

马成摇摇头道:“娘子,实在很对不起,那位公子说要面交本人的,而且还有两句口信……”

口在说着话,又把铜钱放回了柜台,眼睛却朝里看去,似乎是嫌少的意思。

金宝道:“你这个人也太贪心了,这几个钱还不够,要知道那个化三千可是叫化子,还得向你讨上几文呢!”

马成笑道:“娘子,那位公子说花老英雄只是喜欢开玩笑,穿着破衣裳,腰里可着实有钱,只要我把信送到,绝不会亏待我的。”

金宝瞪了他一眼道:“你倒是真会打算盘,好!我不管了,你自个儿上去吧,瞧你发财去。”

马成又看看那把钱,终于下定决心似的,举步上楼去,金宝却把他叫住了,取出一块银子,约莫有四五两,仍在桌子上道:“这下该够了吧?”

马成先把银子掂了分量,又看看成色,然后才道:“够了!够了!既是如此,就麻烦小娘子了,不过这封信可一定要交给华老英雄,免得我不好回话。”

他取出了一个密封的信封,金宝一手接过道:“还有两句口信说的是什么,告诉我一并好转告。”

马成笑道:“那两句口信是叫他们今天一定要照着信上的交代去做,千万不能耽误,他还在……”

才说到这儿,楼上飞快下来一个人,却是一脸怒色的浪子尚达仁。

金宝嗫嚅地道:“浪子,这个人说要找……”

尚达仁伸手就夺去了那封信,然后道:“我一再吩咐,你别管我的事,你怎么又忘记了?”

金宝惶恐地道:“我只是不让人去打扰你们,你自己说过,你们……你们在一起的时候,绝不让人去的……”

尚达仁哼了一声!

马成连忙说道:“是一位公子要我送这封信来交给华山川华老英雄,还说……”

尚达仁道:“不管他说什么,上来再说……”

他领先上了楼,一掀门帘就进了屋子。

马成故意缓缓地上楼,金宝却飞快地追了上来,马成连忙用手护着袖子道:“小娘子,那银子是你自己给了我的……”

金宝低声道:“我不是向你要回银子,可是上去也别说我给你银子,否则我家汉子会活活把你打死,他的疑心病最大,我怕你自己找死,才通知你一声。”

马成连忙道:“我不说,华老爷子恐怕还会赏我呢!”

他做出一副贪婪之相。

金宝笑道:“你上去如果能够看到信里说的是些什么告诉我,我再谢你五两银子。”

马成连连点头,慢慢地上了楼,掀开门帘进去,金宝却已经回到了柜台里去了,动作之快,令人难以相信。

马成来到屋中,风尘三友已经看过了信。

辛本善道:“老马,你真有两下子,居然给你瞧出来了。”

马成微笑道:“浪子,难道你一无所知?”

尚达仁道:“我的确从她身上瞧不出一丝破绽,只是奇怪她对我好得出奇,你可曾知道她是什么路数?”

马成道:“我今天才见到她,怎知她是什么路数?”

辛本善道:“什么!你今天才见到她,少主说你发现金宝身怀绝技,要我们注意她,我们看了她两三年都不知道她有武功,你一眼就看出来了!”

马成道:“我原先在百花宫是专干这一行的,特别注意些细小的地方,而且她在你们面前,一定特别当心,所以才不容易被人发现,人只有在无意之间以及情急之际,才会显露形迹,就像刚才……”

辛本善笑道:“刚才她飞身追阻老马的身法,迅速利落,浪子!恐怕比你还要高明呢,你能找到这么一个好本事的混家,以后可真是一把好助手。”

尚达仁举起拳头在他的鼻尖一晃道:“人之初,你再给我放个屁,老子就在你的鼻子上揍一拳。”

辛本善一缩脖子道:“那可受不了,我已经挨了两拳,鼻梁现在还酸呢,你若再加上一拳,我就成了个塌鼻子了,我可不像你有混家的人,我惹不起你。”

尚达仁气得卷袖子真要揍人了。

化三千沉声道:“好了,别闹了,我们丢的人还不够吗?”

尚达仁放下了手,愧然道:“虽然我没注意这破娘们,可是我敢担保,绝没有泄露我们什么!”

化三千道:“这个我相信,浪子在女人面前,向来没一句正经话,但是人家粘上了你,可见咱们的行迹早已败露,那是无可置疑的。”

尚达仁想了一下,道:“咱们也没什么败露的,最多上百宝斋摸了几次银子,我想她不会是百宝斋的,否则我们早就给他们逮去了。”

马成摇头道:“这倒未必尽然,兄弟跟少主谈过,知道三位虽然夜人百宝斋十次,但是除了摸走几两银子外,并没有什么其他收获,百宝斋对于这些银两的损失,还不放在心上,又何必开罪三位呢!”

化三千一怔道:“对啊!浪子,咱们每次出动,都是先在你这儿聚会的,如果那婆娘真是百宝斋的密探,百宝斋早已知悉我们将有行动,早作准备,我们自然什么也探听不出来了。”

尚达仁沉吟道:“难道她是百宝斋的人?”

马成笑道:“这当然只是个忖测,不过这位小娘子确实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 志同道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刀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