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刀王》

第三十三章 迷宫祭坛

作者:司马紫烟

可是南宫俊却没有完全的相信,因为这一切都来得太容易,轻而易举的就让他触到这些矛盾,那三个组合潜伏中原,培养了多年的实力,最近才突然显露出来,可见他们都是不简单的人物。

这一切会不会是一场戏,一场演给他看的戏?

从他来到金陵之后,所见到的一切都太明显,那个魔教的主人很不简单,怎么会如此轻易地就暴露了内部的弱点,给他这个没有正式加入的人知道呢?

南宫俊心里在盘算着,思索着,一时没有行动。

小秋却问道:“总护法,你在想些什么?”

南宫俊道:“我在想纪宝珠把人藏在哪里?”

这原是他随口的一句搪塞,但小秋却信以为真,居然也帮他想了一下道:“最大的可能还是在上面的地道里面,也就是在圣堂里面。”

“我已经大致地转了一下,圣殿四周都是石壁,没有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

小秋道:“这倒不见得,总护法在进来的时候,应该可以看得见,那些通道分布很广。”

南宫俊道:“都通到哪儿呢?”

小秋道:“我不知道,我只负责引路带人从一条正确的路口进入圣堂,别的路我们不准走,而且还有很多迷宫,走进去就永远也走不出来了,百宝斋里有些人不相信,也曾偷偷地想进入圣堂来,结果都死在迷宫里面了!”

南宫俊道:“百宝斋的人也需要偷偷地进来吗?”

小秋道:“圣堂是教中的禁地,除非经大祭司召唤,或是得到允准,由我们引进外,任何时间,任何人都不准进入的,违令的人杀无赦,但是有很多教主的人,仍是偷偷地进来,大概就是为了要探索那块圣碑吧!”

南宫俊道:“我对圣碑倒不感兴趣,但是那四个人是我的同伴,却不能有意外,我一定要找到她们。小秋,你说在地道里面,我们就找找看好了。”

小秋道:“婢子不敢,除了规定的路,误踏一步就有生命的危险。”

南宫俊笑道:“没关系,有我在,而且我也不要你去涉险,只要你为我打着灯笼。”

小秋道:“一盏灯笼照到的地方很有限。”

南宫俊道:“那就多找几盏。”

“没有了,一共只得两盏灯笼,而且里面的蜡烛也有限,仅能够来回之用,我们已经在这儿耽误了很久,现在只够点着很快地回去的。”

南宫俊笑道:“要回去的话,从外面快多了。”

“可是灯笼内的蜡烛不够在里面慢慢地找的。”

南宫俊笑道:“这可难不住我的。”

他找到了两枝大毛竹,把竹节打通了两节,留出两尺来长的空段,又找到了一团棉絮,浸透了油塞进里面,立成两枝大火炬,点上后,火光熊熊,竟比灯笼亮多了。

小秋道:“还是总护法行,婢子竟没有想到这法子。”

南宫俊说道:“你替我拿着在前面开道,我负责保护你的安全,我们再到圣堂去。”

小秋擎着两枝火把,南宫俊则在她身边,两个人又重新由升降座登上了圣台,来到圣堂中,那儿依旧空无一人。

南宫俊道:“纪宝珠恐怕带着人跑了,她如果是埋伏在出口处,这半天见不到人,应该过来了。”

小秋道:“这个婢子可不知道。”

南宫俊笑着道:“走吧。就算她来了,也不打紧,金宝已经去召人了,我的人立刻就会来到,不怕她的人多。”

于是小秋擎着火把在前面引着路,这次因为火光较强,南宫俊可以看清通道的情形了,觉得小秋说这儿充满了迷宫暗道的话的确是不错的。

通道壁上铺着许多大大小小的镜子,反复折照,使得一条路会变成三条,令人看了眼花缭乱。

地下则是铺着各式的方砖,砖上有着各种图案,小秋一面走,一面解说道:“这里有六种图案,叫做六合迷宫,配合阵势而变的指示在前面的门口,今天是上上,走的是万字方砖,下次如果是中下,就走有五幅图案的方砖,一点都不能错!”

南宫俊道:“万一走错了,那会如何呢?”

小秋道:“这可没有人敢试,因为没有按照指示进来的人,都没有活着出去,里面有金木水火土五行生克,据说有七十二种杀人的机关消息。”

南宫俊微微一笑,忽然一脚踏错,往一块杂色的花纹上踏去。

小秋大惊失色地叫道:“总护法,你小心。”

叫得已经迟了,南宫俊的脚已经踏在上面,小秋吓得面如土色,但是说也奇怪,居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南宫俊笑说道:“大概是机关失灵了吧!”

小秋惊魂未定地道:“大概是吧,总护法的运气真好,真是谢天谢地,再可就要小心了。”

说着她忽觉不对道:“总护法,你莫非是事先动过手脚,把机关上的开关停止了?”

南宫俊道:“何以见得呢?”

小秋道:“因为你已经走过一次进来的,那次你手中没有灯,看不见脚下踏的是什么图案的方砖,居然也没有出事,那一定是把机关停止了。”

南宫俊笑道:“地道中的机关是最大的秘密,纪宝珠视同生命,恐怕连她的丈夫都不肯告诉,我又怎么会得知而加以破坏呢?”

“那总护法刚才怎会不触动机关呢?我相信你是故意踏错的,因为这一路行来,你一直很小心,绝不会错的。”

南宫俊笑道:“好吧,我承认是故意的,因为我知道这下面并没有机关。”

小秋惑然地问道:“这下面没有机关吗?”

说着他果然在每一种花式的砖上都点了一脚,依然是什么事都没有。

小秋道:“难道大祭司是骗我们?”

南宫俊一笑道:“她也不会骗你,因为这所地道既是关系如此重大,她又不能整天在此守着,一定要布上机关来加以保护的,只不过这条地道全长里许,如是每一块下面都要安装消息机关,那工夫可费得大了,她最多只是择几处地方安装下去,那已经很可观了。”

小秋哦了一声道:“我说嘛,以前有人进去误中机关而死,我是看见的,尸体移出来,有两个全身发肿,两个体无完肤,分明在机关里中毒水及刀轮。”

南宫俊一笑道:“试想这些埋伏的消息埋藏地下,再加机关去牵动,要占多大的位置,纪宝珠纵使不怕花费,也没有这么多的巧手工匠啊,这种东西可不是随便找一个工匠就能做的。”

小秋道:“就算是只布一段地方,总护法又怎么知道这个地方没有布下机关的呢?”

南宫俊道:“因为我走过一趟。”

小秋不解道:“您走过一趟,意思说您经过那些有埋伏的地方。”

“不错!我的记忆力不错,所以我记得。”

“您经过那些地方也没有得到谁的指点?”

南宫俊笑道:“谁能指点我?”

小秋道:“您是教主请来的,教主应该指点您呀!”

“教主如若能给我指点,他早已派大批人进来了。”

小秋一怔道:“是啊,大祭司限制很严,每次人觐的人不得超过十名,而且还要经过搜身,不得携带兵器,并在重重的监护下,才准教中弟子下来朝觐魔神阿修罗尊者,领受教养,就是怕那些人不守规矩,所以婢子对总护法能通过那些机关,实在感到不解。”

南宫俊道:“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一种武功的修为而已,再加上一种特殊的感觉。”

小秋问道:“武功的修为与特殊的感觉?”

“是的,那种武功没有名目,它的功能是一种灵敏的触觉,我落脚下去,可以轻似鸿毛,一点点地加重,如是脚下有一点点的不对劲,不像是实地,我就立刻收回脚来,改换第二块地方,至于另一种感觉,则是更为神奇了,能够于黑暗中预知危险而加以趋避。”

小秋道:“有这种功夫吗?”

南宫俊笑道:“有的,而且是魔教的心法之一,魔教中人恐怕还没有一个人会呢!”

“我的武学承自东佛,他已经得到魔教的神功秘籍,也就是金宝说的那方神碑上的大部分武学。”

小秋讶然说道:“总护法已经全学会了?”

“东佛所能我已经全会了,但是魔教的神功心法,我还没有学全。”

小秋道:“但总护法已经是本教最高的一个了!”

南宫俊道:“倒也不敢这么说,他们所习的与我不同,有些是我知道的,有些是我不知道的,要等交过手后才会知道高底,不过我相信在魔教中,能胜过我的人不会太多,所以你跟着我可以很放心。”

小秋充满了敬佩之情道:“婢子以后就跟着侍候总护法吧,婢子倒不想得到什么进益,只想能有所蔽护。”

南宫俊笑道:“自然可以,我对身边的人绝对爱护,不让他们受任何委屈,像月女海女二人她们受了拘禁,我不顾危险也要救出她们。只是跟着我之后,必须要对我绝对忠诚,不能再有异心。”

小秋跪了下来道:“婢子可以指天立誓,对总护法矢志忠诚,如果有异心,天诛地灭。”

南宫俊道:“好!小秋,起来吧,我答应你就是。”

小秋恭恭敬敬地叩了个头道:“请总护法把小春也一并收留,婢子可以保证她的忠贞,我们两个人情同一体,十分可怜,在教中既没地位,又没有人照顾。”

南宫俊道:“我也可以答应,现在你好好地照着路,快点前进,不必考虑脚下,到了该注意的地方我会提醒你的。”

小秋高举着火把,高高兴兴地在前引路,南宫俊也宽心多了,他知道这个小女郎已经对他绝对忠心的了,先前,他的确对她存有戒心的,对于这个地道中的机关,他的确是仗着那种特殊的感应而有所了解,所以他才能一路很平安地通过来。

但那些都是呆的,固定的机关,最怕的是一些由人为控制随时任意触发的,才叫人难以预防。

现在可不必担心了。

快走到一个拐弯处,壁上嵌着八面大铜镜,反复映照,使得通路变得十分复杂,像面蛛网似的四下伸展,不知道哪一条是真正的道路,哪一条是镜中的虚影子,而南宫俊知道这些镜子是万万碰不得的。

因此他笑笑道:“小秋,这个地方才是你应该注意的,也是要你来引路的时候了。”

小秋很高兴地在前走着道:“这很简单,照着有万寿字的图案走就行了!”

走出七八步后,她忽然也停住了,南宫俊问道:“小秋,怎么了,你为什么不走了?”

小秋皱着眉头道:“我觉得有点不对劲,这条路我已经走过很多遍,虽然没印象,多少也曾记住了一些,步伐一直都是很顺当的,从来也没有走过交叉的步子。”

南宫俊哦了一声,仔细地看了一下道:“你不会记错吗?也许是你左右脚踏得不对了呢?”

照她目前的情势是左脚踏在一块方砖上,而有一块有万寿字纹的方砖却在更左边,势必要用右脚叉过左脚才能够得着,如果是右脚踩在现在的方砖上,则跨出左脚就行了,所以她才会有此一问。

小秋道:“应该不会,我走了不知多少遍,从未注意到右脚的问题,因为由起步开始就是自然地过来了,从来也不会乱了脚步,就算我左右踏错了一只脚,前面的一步也不对呀,又要交叉了!”

更前的一块寿字方砖,却又排在右斜方了,如果是右脚踏上去,则空出的左脚也一定要交叉着才能踏上去,总而言之,其中有一块乱了顺序,就破坏整个次序,产生了一种不和谐的感觉。

南宫俊仔细地观察了一下笑着道:“小秋,你怀疑的没错,这个阵势被人换过了。”

小秋惑然道:“变换过了?”

南宫俊道:“是的,你想想看,假如照你的习惯,下一步是伸向哪一块的呢?”

小秋想了一下才道:“应该是右上角的那一块有菊花的,可是今天应该走有万寿字的才对!”

南宫俊蹲下身来,很细心地摸到那涂菊花纹的花砖,落手很轻,然后轻轻地用掌贴在上面,掌心吸住了砖面,徐徐地拔了起来,一直提出了地面。

那方块底下是一个小小的石球,顶住了方砖。

南宫俊笑道:“机括就在这里了,你看此地有两个一大一小。大的仅可挤住这个球,如果是上面有人踏在方砖上,重量一定会增加压力,将石球放在较小的洞上时,四周承力够,就不会下沉了,所谓的阵图变化,只要把方砖下的石球搬个位置就行了,这个设计的人确不错,很有心思!”

他把揭起的方砖翻了过来,却是万寿字花纹,乃笑道:“你也没记错,本来应该是走这一步的,只是有人把花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三章 迷宫祭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刀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