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刀王》

第 五 章 红粉之约

作者:司马紫烟

南宫俊听慕容婉这么一说,也不便再坚持了,只得把杨公直招呼过来道:“老杨!你先回去跟奶奶禀告一声,就说我有事,要晚两天回去。”

杨公直苦着脸道:“少爷!你这不是坑苦了老汉嘛!老夫人再三关照,要老汉跟少爷寸步不离……”

南宫俊笑笑道:“她老人家只是说说而已,不会太认真的,而且我只是去个两三天,还是要回到这儿的,宇文雷劫走了镖,我想孟叔叔他们不会闲着,你回去说了,我们再在这儿会合。”

杨公直已见过南宫俊所表现的功力,也听说他的武功与东佛有渊源,想来跟慕容婉她们前去,不会有问题的,再者这位少爷是说一是一,拗不过他,只有答应。

南宫俊又朝方世俊道:“方总镖头请宽心好了,在这儿休息两三天,我会回来帮你找回失镖的。”

方世俊自是满口称谢。

东方倩忽然说道:“大姐!小妹也想在这儿追索失镖。”

慕容婉一怔,说道:“怎么!你不回去?”

东方倩道:“其实小妹根本没有回去的必要,金陵镖局的事我们既然答应下来,就该全力负责,趁着此刻出事不久,全力追索,或许还有点希望,要是真等别人替我们把镖找回来,红粉姐妹的脸往哪儿放。”

方世俊连忙道:“这是大家的事,怎么敢要贵姐妹负责,再说,方某还没有进入贵姐妹的保护圈,就把镖丢了,这是方某无能。”

东方倩冷冷地道:“方总镖头,当红粉姐妹答应接下这份工作时,就开始负责了,镖银之失,我们的责任比你重,要是追不回这笔失镖,我们负责赔出来。”

方世俊一惊道:“这个……东方姑娘这话太重了,这笔镖方某也是尽义务,因为数目大,真的要找谁承保的话,谁也不敢担当,所以事先声明过,镖银纵有失闪也不必赔,刘大人对江湖中情形尚称熟悉,他知道劫了这笔镖的人,将为武林所不容,所以……”

东方倩道:“我不管你们怎么说,反正我们红粉姐妹行事有个准则,就是答应的事,一定要办好,以全始终,一件事情没有办妥,我们姐妹会不眠不休、永无止境地追索下去,除非我们死得一个不剩为止。”

慕容婉道:“四妹!你怎么这样子说话呢?”

东方倩道:“小妹说的并无不对,大姐每次在出发之前,也都是这样告诉我们姐妹的。”

慕容婉道:“话是不错,但是……”

东方倩冷声道:“我们并没有跟人订什么十日之期,所以应该着手才是,这趟任务,是大姐交给小妹负责的,出了问题,小妹难辞其咎,所以一定要追究下去。”

慕容婉感到很难为情,因为东方倩此刻所说的全在理上,她不能说东方倩不对。

祁芳适时开口道:“大姐!老四的话也不错,任务未成,我们也没有理由就此回去……”

慕容婉道:“可是姑姑交代过……”。

字唠道:“如果姑姑交代的事只是邀请南宫少主一叙,则我们并无随行的必要,就算我们回去了,也是无法进入山庄,倒不如留此侦查。”

慕容婉想了一下道:“也好,那我就一个人伴随南宫兄回山一行,最多不会超过三天,在这三天中你跟三妹要多留心一点。”

字唠道:“那是自然,约束姐妹们的行动,是我跟三妹的专职,对外的事,有四妹、五妹负责,绝不会有问题的。”

慕容婉这才转头朝南宫俊道:“南宫兄,你真的不能骑马?假如不能,小妹只有自己为你驾车了。”

南宫俊道:“小弟只是不惯骑马而已,却不是不会骑,既是只有两个人,绝无要大姐驾车之理。”

东方倩又冷冷地说道:“你哪里是不会骑马;只是不屑跟我们一起走路而已。”

南宫俊道:“东方女侠的话是没错,只不过用的词不对,在下不是不屑,而是不敢,在红粉金刚的浩荡行列中,夹上我这一个男人,本来也不像话。”

东方倩正要开口,慕容婉却说道:“四妹!你怎么好像是故意跟南宫兄过不去,这是为什么?”

东方倩怔住了!的确,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慕容婉又道:“在姐妹群中,你本来是最有须眉气概的一个,豁达大度,从来不跟人计较,可是你今天表现得也最差,处处使性子,斗闲气,完全走了样,我们以红粉金刚为名号,就是要向世人证明一下,红粉女儿,一样有金刚气概、霹雳手段,可是你的表现,只会惹人笑话……”

这几句话说得太重了,使得东方倩低下了头,强忍住一眶眼泪,不敢开口,祁芳跟四妹最接近,也知道她是为什么,但又不便说出来,笑笑道:“大姐,四妹对南宫少主并没有不敬之处,只是……”

她正在踌躇不知如何措词,南宫俊已自道:“我知道,她是怪我先前态度太过轻浮,故意跟各位开玩笑,这的确是我不对,现在我向各位郑重致歉……”

他肯道歉,东方倩反倒更不好意思了,其实她闹别扭的原因也不是为了这个,只不过这个理由却是最容易使她下台的,因此红着脸道:“南吕兄,小妹也有不是之处,要请你多多原谅……”

大家这么一客气,总算把僵持敌对的气氛冲散了,每个人都舒了口气。

慕容婉道:“这才对,大家和和气气的多好,四妹,只有你那匹胭脂火的脚程,才可以追得上我的石榴红,为了赶路,把你的那匹马借给南宫兄吧!”

南宫俊道:“这如何使得呢?我随便找匹马就行了。”

东方倩的态度一下子开朗了起来,笑着道:“南宫兄,这可不能随便的,不是我自吹,大姐的那一匹石榴红是万中选一的名驹,也只有我的胭脂火能够走个并排,要是你随便找一匹马,不出五十里就会被它拖垮了。”

慕容婉道:“四妹!你又来了,我们的马匹虽然不错,但是你怎么知道南宫兄没有好马!”

东方倩道:“有好马也在他凤阳的家里,在彭胖子的店里,实在找不出一头像样的。”

她笑笑又说道:“而且不光是脚程快慢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大姐那头马脾气太坏了,除了我的胭脂火,不让任何马走近它,否则就又踢又咬,你们也别赶路了,光是侍候那头畜牲,三天也不够来回的!”

说得大家都笑了!

慕容婉笑着道:“你那头宝贝难道是好脾气的,淘的气比哪一头马都要多。”

东方倩忙道:“这倒是,南宫兄,我的胭脂火性子也不好,只是还肯听话,你要骑它,还得我先去跟它告诫一番,你什么时候动身?”

南宫俊道:“说走就走,我跟宇文雷订下了十日之期,刻不容缓,也得赶紧回来……”

东方倩道:“南宫兄,我只是说说,你可别认真,失礼的事,大家都有份,谁追回来都一样。”

南宫俊道:“我不是跟你争辩,而是担心你们或会吃亏,宇文雷武功不凡。”

东方倩道:“这个我知道,我也不会莽撞行事的,真的查到了下落,我也要等你跟大姐来了以后,再行定夺。”

她又变得非常谦和了,应了一句俗话,女孩子的心理像黄梅天气,晴雨难以捉摸,一天能变个几次。

慕容婉道:“四妹!那你就陪南宫兄到马厩里,把你的那头宝贝向南宫兄交代一下,我这儿也有几句话要跟二妹她们说,半个时辰后,我们就要上路。”

东方倩笑嘻嘻地邀南宫俊到店后的马厩中去了。

这边慕容婉向杨公直道:“杨大侠,请你原谅我未能邀你同行,实在是我姑姑的脾气很怪,红粉山庄中从不准外人登临,不过你可告诉南宫老夫人放心……’”

杨公直连忙道:“老夫人也不知道少爷另有所承,而且是百年来武林中一代奇人,俊少爷能够得到他的传授,老夫人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只是他的江湖经历太少,有时候还会耍公子哥儿脾气,请女侠多海涵。”

慕容婉道:“南宫兄一身造诣已臻不着皮相的境界,连宇文雷那种凶悍的人,都不敢惹他,我想不会有人再去自找晦气了。至于东佛武学,似乎有着很大的秘密,跟宇文雷,跟红粉山庄都有关系,我也不清楚,也许南宫兄跟姑姑见面之后,可以揭晓这个谜题,这事情很重要,也关系着今后武林的安危动静,所以我才坚请南宫兄一行,看他的意思,似乎也急着要跟我姑姑见面……”

杨公直一叹道:“这位少爷是老汉看着他长大的,却不知道他会练成一身好功夫,也藏着一肚子的秘密,看来南宫世家的担子,又有人接着挑下去了。”

这个老人虽说已绝足江湖,可是雄心未已,讲这件事,显得十分的兴奋,他也急着要把这消息回去告诉老夫人,所以没等南宫俊动身,他就驾车先走了。

慕容婉把一切交代好时,来到后面,只见南宫俊牵着胭脂火,东方倩牵了她的石榴红,有说有笑地走出来,见了她,东方倩忙道:“大姐,你来了,我们算算时间,也正想去通知你呢!”

慕容婉笑道:“南宫兄跟这畜牲混熟了没有?”

东方倩笑道:“说了奇怪,我的胭脂火和南宫兄好像特别投缘似的,平时它是谁都不让走近的,更别说是骑它了,可是南宫兄一直到跨上都没挣一下。”

慕容婉哦了一声道:“真的,看来它倒是比人聪明,一眼就识高低。”

南宫俊笑笑道:“慕容大姐这话虽是玩笑,但是却不为无理,小弟试过很多次,发现不仅是马,其他的一些畜牲亦然,它们似乎都有一种奇妙的感受力,知道一个要接近它的人心中所怀的意念,只要一个人怀着友善的态度去接近它们,很少是会受到拒绝的。”

慕容婉道:“这个小妹倒有点不信,南宫兄,你不妨试试小妹的马匹看,是否能接近它……”

东方倩立刻笑着道:“大姐,不必试了,小妹可以证明绝对一样,刚才从槽里牵过来,给它上鞍、刷毛、喂料,都是南宫兄一手包办的,你的石榴红跟他亲热的程度,简直叫人难以相信,又挨又靠的,比跟你还亲呢!”

慕容婉一怔,道:“真的?会有这种事?”

东方倩道:“绝对不假,你没看见他在南宫兄手中多乖,以前它有这么乖过吗?”

那匹英俊的红色马的确跟南宫俊十分的亲昵,当南宫俊把僵绳交给慕容婉的时候,它居然还微微地抗拒了一下,舍不得离开似的。

那情形就像在门口跟同伴们玩得正高兴的儿童,突然被大人叫回来的样子,显得很不情愿。

东方倩看了大笑道:“大姐!你看如何,它好像不太高兴跟你呢,一颗心已经移到南宫兄身上去了!跟我一样。”

慕容婉看了她一眼,说道:“老四,你说清楚好不好,怎么就跟你一样呢?”

东方倩这才发现自己说错话,红着脸道:“我是说跟我的情形一样,我的胭脂火跟南宫兄混得好热,还没等我吩咐就向着他去了,倒像原先是他养的一般,刚才我还在开玩笑说南宫兄如果偷我的马,倒是轻松得很,他只要过来轻轻拍它两下,马儿就乖乖地跟他走了。”

慕容婉目中掠过一丝异彩,微微笑道:“南宫兄,我想你一定是有着什么特殊的秘诀,才能使他们如此驯顺的,据我所知,它们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对一陌生人发生好感的,尤其是我们这两匹马……”

南宫俊笑笑道:“什么秘诀都没有,只要一片真心诚意就行了,我向它们接近时,心中充满了友善的意念,口中低声说赞美的言词,它们虽然听不懂,但是却能感受到我的这种意念,自然也会向我表示友好。”

“真有这回事情吗?”

“一点不假,我在家的时候,家里养的牲口好像都跟我特别投缘的,连鸡鸭等家禽,看见我时,都会一拥而至来欢迎我,所以有人开玩笑,叫我是六畜神!”

慕容婉笑道:“我想南宫兄定有特异之处,才会得到这些牲畜的欢迎,这不会是一种武功吧?”

南宫俊微微一震,道:“慕容大姐怎么会想到这是武功呢?小弟从来也没听过有这种功夫的。”

慕容婉道:“小妹倒是听过,那是一种精神功夫,能使人不知不觉间心意受制,与施术者的心意相通,接受施术者的指使,比小妹所习的无相化育神功更为厉害十倍。”

南宫俊庄容道:“不过这种功夫太过于歹毒,若是施术者心术不正,仗着这种功夫惑人作恶,为害就太烈了……”

东方倩道:“那我大姐的无相化育神功不也是一样吗?”

南宫俊道:“略有不同,无相化育神功乃是以胸中一股正气为体,以祥和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红粉之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刀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