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刀王》

第 七 章 幽谷红楼

作者:司马紫烟

南宫俊自从跟红粉姐妹接近以来,就是有这种感觉,她们虽然行事不违道义,以行侠惩恶自任,但她们本身的行径,多都带点邪气,难怪红粉姐妹虽然行道江湖已有一段日子了,确也做了不少颇为轰动的大事,但是在一般人心中,仍是无法建立起信任与尊敬。

看到她们居住成长的地方,倒是不难明白她们怪异性格的形成了。在一个没有爱护关切的环境中,除了严厉的督促与竞争之下,几乎没有别的了,这种环境下长成的人,怎么会有好的性情呢!

慕容婉已开始拾级登山了,南宫俊跟在后面,一直到达石级的尽头,看似路尽,才看见石壁上是一道石屏,旁边还有一个很窄的通路。

所谓通路,只是一条横在两道悬崖上的石脊而已,上顶部分浑圆如柱,溜滑光润,下面则是一削如平的石壁,就好像是两崖之间起了一道上端磨成圆形的石壁,盘曲蔓延有数十丈长。

南宫俊看了不禁吁了一声道:“这地形实在太神奇了,这一道石壁是怎么样凿成的?”

慕容婉笑道:“自然是天工自成,人工哪里能完成这种杰作,这道石脊是早就有的,刚好连通两山,我姑姑选中此地后,又加了一番凿磨,才有这个样子。”

“难怪这儿不必设人看守,就是这一道石梁,寻常人已难以通过,假如同时有两个人在两端以暗器守候,武功再高的人也无法潜入了!”

“南宫兄可说对了,石梁的这一端只有一位婆婆守着,我不知道她的暗器功夫如何,但的确是没有人能够偷渡过去。”

“这儿有人守着,我怎么看不见呢?”

慕容婉笑了一下,走到石梁的头上,用她的刀柄击叩石梁,很有规则,先击一下,又击九下,再击三下,击完后,她就静伫而立,忽见崖下云雾翻滚处,窜上一条人影,是个黑衣白发的老妇人,手里也是持着一柄大刀。

她看了慕容婉一眼,道:“婉姑娘怎么回来了,这次你们出去,还没有到回来的时候呀。这是谁?”

慕容婉忙道:“这次我们出去跟横江一窝蜂顶上了,发生了很多事,不过一件事我要急向姑姑报告,就是这位南宫少主,他是江南武林第一世家的少主。”

“我们跟南宫世家素无瓜葛。”

梁婆婆的语气冷冰冰的,一对三角眼,不住地打量着南宫俊,使得南宫俊很火,强忍住没发作,可是那老太婆又拉拉嘴角道:“南宫世家又怎么样,也管不到我们红粉山庄来,止水谷更不容许男人进入。”

慕容婉感到大不是滋味道:“梁婆婆,我带来的客人,自然有我的道理!”

梁婆婆冷笑一声道:“婉姑娘,在前面红粉山庄你是大姐,可是在这止水谷,你只是个小丫头,还容不得你做主,更轮不到你发横,趁早给我把人带出去!”

慕容婉沉声道:“梁婆婆,你有没有问明白我是为了什么理由带客人前来?”

“不管什么理由,这止水谷绝不准任何男人踏入一步,我老婆子奉了谷主之命把守通道,对前来的男人是格杀勿论,这是给你面子,才叫你把人带走。如你再不听命,老婆子就出手把他料理下来了。”

慕容婉的脸上泛上了怒色,道:“梁婆婆,你只是姑姑的佣仆,平时我敬你年纪大,才称你一声婆婆,你居然倚老卖老,这么没上没下的,你以为我不敢治你!”

梁婆婆哈哈一阵怪笑道:“小丫头,别以为你领着红粉金刚那批鬼丫头就是主了,在老婆子面前,你可摆不起架子来,老婆婆随时都有权废了你!”

“很好!你试着废我看看,假如你废不了我,我就要执行我的职权了,惩你犯上之罪了!”

梁婆婆头上根根的白发都竖了起来,显见她心中愤怒到极点,大刀一挥就砍了上来,刀劲势急。

慕容婉却很从容,等到她的刀势用足,不可能再有变化时,才将身子一侧避过,随着左手骈指如刀,对准她握刀的腕上截去,用式精美。

南宫俊忍不住喊了一声:“好!”

梁婆婆的刀势用老而扑空,看来难避她那一截,可是不知怎么的,她的手腕一翻,居然将刀口反迎而上,砍向了慕容婉的手指,变化更是妙绝,双方势子都快,慕容婉收势变招已是不及,只有把劲刀提聚在手指上,迎向刀口。

指刃接触,双方都停手,慕容婉的手指也没断,梁婆婆的刀也没再往前推进,双方就僵持在那儿不动,但是慕容婉的神色已转凝重,而梁婆婆的白发却像无数根钢刺般地散张开来,蓬在头上,狰狞有如恶鬼。

可见她们双方都没有在手下容情,而是各以内劲对上了,如果慕容婉的功力不好,则她的两根手指一定会断在刀下,甚至连性命都有危险,假如是梁婆婆输了,则慕容婉的手指戳下去,也可以把她握刀的双手掌废掉。

双方坚持不下,梁婆婆冷笑道:“小丫头,难怪你不把老婆子放在眼里,原来还真有两下子,可是就凭这点本事,想在老婆子面前端架子,那还差得远,我念你这一身功夫练成不易,对你特别破例一次,立刻收劲退后,带着那野小子滚蛋,慨往不咎,如你再不知进退,老婆子的劲力发足,你就不止是断两只手指了。”

慕容婉没有开口说话,全神贯注指上,因为她一开口,劲力分散就挡不住刀口上的巨大压力了。

但是慕容婉也没有收劲退后的意思,仍是咬牙苦撑。

梁婆婆怒道:“婉丫头,你当真执迷不悟!”

南宫俊在旁冷笑道:“老婆子,你想在趁人收劲的时候,再突发劲力伤人,这些鬼主意以为别人想不到!”

梁婆婆恶狠狠地盯了南宫俊一眼,道:“臭小子,你给我记住,老奶奶收拾了这个丫头后,就会有你好受的。”

南宫俊倏然道:“老婆子,你别说狠话了,你的内力最多比慕容大姐深一点,但是也不过就胜那么一点而已,所以你才想用诡计取胜,如果你真的比人高出很多的话,就用不着使出那种让人笑掉牙的鬼主意了。”

梁婆婆怒道:“笑话,老奶奶还能从容说话,这鬼丫头已经连屁都不敢放了,老奶奶高出她又何止一点点。”

南宫俊微笑道:“这种硬充场面的大话不必说了,高低深浅,明眼人一望即知,你就是能拼倒慕容大姐,自己也要耗去九成真力,累得不能动了,还想来对付我,那时我只要一个指头,就能要了你的老命。”

梁婆婆气得腮帮子不住地抖动,虚声怪叫道:“臭小子,你给老奶奶听好,老奶奶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宰了你这畜牲,叫你尸骨无存,皮消骨溶。”

“你只剩一成功力,宰得了我吗?”

“笑话,老奶奶只要有一口气,也能吹死你臭小子。”

“这我倒不怀疑,你确实有那个本事,因为你练过铁尸功,那一口尸居余气的确很厉害!”

“臭小子,你怎么知道的?”

“你在问我怎么知道的,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等你力拼过慕容大姐,再用尸居余气来对付我,纵然赔了你的老命,却也要了我们两条小命,你也许已经活够了,我们却还不想死,犯不着跟你拼命!”

他的话似乎刻薄一点,尤其是对一个老女人,的确是有伤忠厚,不像他的为人,更不应该是出自南宫世家少主,以忠孝友义传家的传统继承者口中。

可是这老太婆实在太讨厌,太可恶,形象也狰狞恐怖如同恶鬼,使得每个见她的人都想骂她两句。

听了南宫俊的话后,梁婆婆居然又是一阵咯咯的厉笑道:“臭小子,你尽管口头上神气好了,再等一下,看老奶奶怎样来消遣你,老奶奶要活剥了你!”

一面说,一面也加强了劲力,使得刀锋又压向了慕容婉几分,慕容婉拼命地咬牙撑住,使得刀锋不能再进前,但是她却无力再把推进的几分距离扳回,刀锋离她的身子更近了,森森的刀光已映亮了她的脸。

南宫俊冷笑道:“老婆子!你这么一个恶毒法,我更不想跟你拼命了,而且我有更好的办法,可以不跟你拼命!”

“什么办法子”

明知这一句是多余的,梁婆婆竟然问了出口,可见她确是相当紧张,无法整理思绪。

但是南宫俊竟然回答她了,笑笑道:“那是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趁你现在无法分身的时候制住你。!”

“臭小子!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这是既省事,又有利的办法。”

说着话的时候,手中的折扇跟着朝外戳出去,梁婆婆脸色大变,连忙放开大刀,去闪避那一戳,却没有防到南宫俊扇前已有一股暗劲透过了她腰下的大穴,只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已经被制住了,动弹不得了。

慕容婉喘息不止,频频用衣衫擦着脸上的汗水道:“多谢南宫兄援手,真没想到这老婆子竟如此不讲理。”

她转脸又对梁婆婆道:“刚才你根本没容我开口,现在我不妨告诉你,南宫少主是姑姑指定要见的人,现在你总该明白,我不是随便带人前来的。”

南宫俊淡淡地笑道:“大姐不必向她多费口舌了,你说了她也听不见,我已经封了她的穴道?”

慕容婉一怔道:“你封了她的穴道?”

“是的!从现在开始,她已经形同一个死人,完全失去了知觉,十个时辰之后,穴道自解,可是再也不能够发横了,我同时也废了她一身武功!”

“南宫兄,这似乎……”

“我知道,你是怕你姑姑见怪。”

“那倒不是,姑姑已经当她的面说过,我是红粉山庄的主人,要她听我的话,对我恭敬,她这种态度,我杀了她不为过,只是姑姑的止水谷要个人看守,除了她之外,一时还找不到适当的人,请南宫兄念她年老昏庸无知,饶恕她吧!”

“大姐有没有听到我跟她的说话?”

“听见了,只是小妹无法开口说话而已!”

“你只要听见了就行,她已练就了铁尸神功,那是一种最恶毒的魔功,犯了武林的大忌……”

“铁尸神功是怎么样的一种功夫?”

“大姐你不知道?”

“不知道,小妹从未听过这个名称。”

“那就难怪了,这是一种极为歹毒的邪功,饱吸腐尸之毒,贮于丹田之中,伤人时,鼓气吹出,当者必死……”

“那也是杀人而已,不会比兵器更厉害!”

“不然!兵器杀人是明的,而且给人打不过有逃的机会,这种毒功,则喷人就死,此其一也,再者,练成此功,则必须四十九个初成形的婴儿胚胎炼制成葯丸服下,以养成元毒,练成后,每十天需进死人脑一副,以续充毒素,又需每三个月,生食活人脑一副,以抗其毒质而免损及本身,此举太伤天和,故为正道所不容!”

慕容婉变色道:“真的有这歹毒的事吗?”

“小弟是根据前人遗训,自己可没有练过这种毒功,但想来不会假,但是小弟接受的遗训则是看到练成此功的人,必须立加废除。”

“这也是东佛传下来的功夫吗?”

“是的!所以小弟敢斗胆率然而行,也不怕谷主的责怪,你姑姑不是东佛的传人,也一定跟东佛的武学有极深的渊源,所以我认为她也应该接受那层约束的!”

“姑姑跟东佛的关系如何我不知道,但她吩咐过,在外看见施展东佛功夫的人,必须立刻带来见她,而且本门武功源自东佛也不会错,只是姑姑为人正直,嫉恶如仇,我想她一定不知道那老婆子练有这种歹毒的功夫,否则一定会加以制止的!”

“希望是如此!否则她也不可原谅了,容许身边人练铁尸神功,跟自己练没多少差别,而且……”

他慾言又止。

“南宫兄有话尽管说好了。”

“那老婆子既是终日守这道石梁,就很难出去了,她每个月要一具死人,每三个月要杀一个活人,啜脑养毒,从哪里来呢?”

慕容婉身子一震,脸色也变了,却没有回答。

南宫俊注意着她的神情变化,道:“大姐想必是知道的!”

“我……只是猜想而已,也不敢确定,谷中的姐妹有时会逃亡,也有犯了过错的,那些姐妹就交给她去处置!”

“什么!你也不过问吗?”

“她说遣送回家了,而我们所有姐妹的身世,只有她知道,小妹也没有想到其他去。”

“大姐在外行道已几年了,可曾见过一个被遣回的姐妹吗?而且红粉姐妹极少与外界联系往来,才使大家对你们高深莫测,又怎会平白地放人离开的呢?”

慕容婉不禁语塞。

南宫俊愤然道:“那些人恐怕都成她的口粮了,这件事你姑姑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幽谷红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刀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