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刀王》

第 九 章 鬼蜮伎俩

作者:司马紫烟

南宫俊一听,这伙计简直把自己当作了拐带少女的拆白骗子,心中又好气,又好笑,他也怪不得人,而且人家也是一片好心,怕两个女孩子吃亏,因此也发作不得,干脆站在一边,看看这伙计要怎么样。

那伙计见南宫俊一直不作声,以为他是心虚了,就更为神气了,一拍胸膛,逼到南宫俊面前,恶狠狠地道:“小子,你的来路,老子可清楚得很,叫我遇上了,你就别再想害人,识相的,趁早乖乖地滚蛋,否则老子就把你送到官里去……”

翩翩忙道:“那怎么行,你叫他走了,撇下我们姐妹俩怎么办呀?”

伙计道:“姑娘,你别担心,一切有我呢,我虽然在这儿当伙计,那是为了学学生计,这家客栈的掌柜是我舅舅,他没儿子,等我学熟了,将来店也会交给我的,跟着我,准保不叫你们吃亏……”

才说到这儿,啪地一声,脸上已经挨了一个大嘴巴,那是双双出手掴过去的。

这一掌打得很重,伙计足足被摔出丈多远,满口流血,而且这时又聚了很多人过来,大家都好奇地望着她们。

那伙计挨了打,吃力地爬了起来,他大概是昏了头,没有想到一个女孩子何以会有这么大的力气,能把他的人打得飞了起来,看见围观的人多了,胆气更壮,大声叫道:“好!好!请各位客人们评评理,这小子是个骗子,骗了两个大姑娘,私自离家出走,我好意点醒她们,她们不但不领情,反而伸手打人,各位看看这不是没天理了吗?”

双双沉下了脸,踏前两步,一把提着那伙计胸前的衣服,她的脸上虽是一脸稚气未脱,但个子却已不小,居然把那伙计提起双脚腾空离去,吓得哇哇直叫,旁边的人也都吓得哗然出声,远远地躲开了。

双双一只手提着伙计,另一只手指着他鼻子骂道:“不长眼的东西,无凭无据,居然就敢诬指我们公子是骗子,而且还存心不良,敢在我们姐妹身上打主意,你也不照照镜子,就凭你这副长相,就算我们公子是骗子,我们情愿叫他骗了,也不会看上你这头癞蛤蟆……”

她不但口齿伶俐,而且更懂得说话的技巧,只几句话,就把事情解说得清清楚楚。

因此,旁边围观的那些人,立刻也明白是怎么回事,把本来盯在南宫俊身上不屑的眼光,转移到那伙计身上,更有人刁钻地批评道:“廖大顺这小子是油糊了心,今天可受到教训了,这小子平时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色眉色眼的,客人上门,他老是推三阻四的,支使别的人去侍候,只要有堂客跟姑娘家上门,他就像遇见了亲娘似的,赶着来侍候,嬉皮笑脸,满脸的不正经,我就说他总有一天会倒霉的,今天果然遇上了,姑娘可别饶了他……”

双双道:“好,原来你这么混账,那倒是饶你不得,你仗着这儿店东是你舅舅,就敢对客人如此的无礼,实在该杀,要知道你们开的是店,登门的客人就是你们的衣食父母。连你舅舅都得像孙子一般的侍候着,你就是曾孙子,孙子,该更好侍候才是,你居然敢如此大胆,本姑娘不给你一点厉害还行吗?”

说着把那伙计往上一丢,足足抛起三四丈高,伙计吓得大叫救命,手舞脚伸地直掉下来,双双伸手去接,不知怎地一个没接好,脱手往地下掉去,围观的人哗然惊呼!

但是双双用脚轻轻一勾一伸,居然把伙计的身子接住,往外一拨,那伙计滚了出去,虽然连翻了几个身,却没摔着。

可是,他早已经吓破了胆,软瘫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那些围观的人这才知道这个小姑娘不但劲儿大,而且还身怀绝技。

胆子小的已经悄悄地溜了,免得惹事非上身,胆大好事的则大声叫好凑热闹。

双双更得意了,上前踢着那伙计道:“本姑娘就成全你,干脆一刀宰了你!”

伙计哪里还记得起来,只会哼哼,可是双双抽出背上的大刀,哐琅琅一抖,他吓得一跳而起,跑得比兔子还快,双双大叫道:“你敢跑,你要是跑得了,姑娘就服了你!”

正要追上去,店中出来一个老者拦住她。

双手一拱,满脸惶然地道:“姑娘,大人不见小人怪,这都是小老儿疏于管教之罪,请姑娘原谅他这一次吧!”

双双双眉一挑道:“你就是这个店家的店掌柜,那个混球是你的外甥?”

“是的!是的!小老儿正是店东,请姑娘原谅,我那不长进的外甥自幼没了父母,疏于管教,所以才如此不堪,小老儿今后一定要好好地管教他。”

双双道:“你是不是没儿子,将来这家店子都要交给他的?”

店掌柜的苦笑道:“小老儿虽然无儿女,可是,还有几个本家子侄,这家董家老店是祖产,小老儿纵有权分,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这都是那个畜牲胡吹乱讲的。”

双双娇笑道:“那倒没有什么,连年纪大的说话都未必靠得住,何况是年轻人呢!”

她俨然是一派教训人的口吻,显得老气横秋起来,店掌柜的也只有哈着腰听着,口中直道:“姑娘海涵!姑娘海涵!”

双双道:“可是有一点你们店里的规矩实在是该打,我们还没有住下来,就伸手要银子。”

那个店伙躲在远处,苦着脸争辩道:“我可没有伸手向你们要,是他自己先开口说叫拿二十两银子给我的,结果却拿不出银子来。”

双双冷笑道:“拿不出银子,你就可以开口骂人是骗子,天下有你们这样子开店的?我们拿不出银子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谁出门在外,背着那种累赘的重玩意儿,没有银子,可有金子、珍珠、宝石,随便拿一样也能换成大块银子的,再说,我们就是身无分文,也不会白住你们的店,凭我们公子骑的这匹马,拆了你们这家破店子也还赔得起。”

这时那老者才看见那头胭脂火,当时吓得脸色大变,忙躬身道:“姑娘指责的是,小老儿实在该死,就请姑娘跟这位公子爷进去先歇下,小老儿当亲自前来侍候。”

他忙着吆喝其余的伙计去收拾整理后院,然后再亲自引导他们走向后面去,态度十分恭敬,到了院子里,他又亲自招呼手下,把一边敞房门打开了,捧了许多干草铺在堂屋里,以供胭脂火歇宿之用,一面吩咐调配上好的饲料来喂马,然后在另一端的上房中,设下了一桌丰盛的酒席。

南宫俊看得心头发毛,但是没有做声,等到他们坐定,掌柜的退走后,双双才笑道:“公子,您看婢子安排得如何,不费一分银子,也能得到这么隆重的招待,而且明天走的时候,还可以叫他们给我们准备一些银子带着。”

南宫俊冷冷地道:“双双,你说你没出过门。”

双双道:“是啊!来到山庄以后,就没再出去过,所以不知道出门要带银子,害得公子受窘。”

南宫俊道:“我倒是无所谓,因为我原该有所准备的,只是我自己疏忽忘了,不过我有办法可想的。”

双双道:“公子的办法可没有我的办法好。”

“双双,你的说话,可不像没出过门的。”

“那可是我听来的,有回我在谷中侍候姑姑跟两个年轻人喝酒,其中有个叫十四郎的也是住店没带银子,结账时正难以脱身,忽然看到那个掌柜的衣服上插的标记。”

南宫俊微微一怔,道:“衣服上插有标记?”

“是的,就是在衣襟上佩一个红色玛瑙的金刚神像,那是红粉金刚外围线人的特有标记,是姑姑告诉他们的,原是叫他们有事情时,可以利用那些地方传到止水谷来禀告姑姑,那个十四郎说他看见了店掌柜的戴着那种标记,记起了姑姑的话,于是就亮出红粉姐妹的底子,果然吓得那个掌柜的不但不敢再要银子,而且还送了一个大块过去,刚才我看见那个掌柜的,也是戴了那么一个标记,所以也照样来了一次。”

南宫俊很在意地听着,这时才问道:“红粉姐妹的底子又是什么呢?”

双双道:“这就不知道了,大概是列名榜上的姐妹,对外面的眼线联络时的一种切口吧,我们还没有资格上榜列名,是不会知道的,可是我想四姐的胭脂火是一头名驹,他们总该会认识的,所以特别指了出来,果然生了效。”

翩翩却责怪她道:“你这小鬼头真坏,这么有趣的事情也不告诉我一声……”

双双笑道:“以前我早就忘了那回事,你不记得姑姑告诉我们的话,就是在谷中听见的话,和看见的事,都不准说给第二个人听见,我是看见那个掌柜的身上戴的标记,才想起那回事的。”

她们两个侍候着南宫俊先用酒菜,南宫俊却一直在想着心思,怕她们从中打扰,指指旁边的座位,说道:“你们也坐下来吃吧!”

双双道:“那怎么行呢,不是乱了规矩吗?”

南宫俊道:“这是你们红粉山庄的规矩,跟着我,却没有这个规矩,吃吧,只是不准喝酒。”

翩翩的手才摸到酒壶上,被南宫俊一说,只得放开道:“在山庄里,大姐就是不准我们喝酒,害得我们整天都想,酒究竟是什么滋味,想不到还是落了空。”

南宫俊笑道:“你这么想喝酒?”

“这倒不是,因为大姐规定的,只有列名榜上的姐妹,才准少喝一点,其余的姐妹,则是滴酒不沾,使我们感到特别好奇。”

“不必好奇,你们从来没喝过,喝醉了容易误事,而且女孩子家,在外面举杯牛饮也不成个体统,你想喝,等回到我南宫世家后,给你们喝个饱就是。”

翩翩倒不是真的想喝,听南宫俊这么一说,就开始装上饭来吃,可是她对那些菜肴却大加批评,不是说太淡,就是说火候太过,无一是处。

南宫俊道:“将就点吧,这是出门在外,能够有这么好的东西已经很不错了,有时候赶不巧,露宿荒郊山野,说不定只能采两个野果充饥……”

翩翩笑道:“那也比这个强,如果在野外,只要有野果可摘,婢子就能弄出可口美味的东西来,在止水谷中,限于材料,有时什么都没有,婢子就挖几枚嫩笋,池里抓两尾鱼,石头缝里抓老鼠、长虫,树上捕几只小鸟,就能弄出一桌佳肴来……”

南宫俊道:“老鼠跟蛇也能吃……”

双双道:“怎么不能,这个妮子的本事可大了,甚至于田里的水蛙,草里的蚱蜢,到她手里都是东西,这次她什么都没带,却把她那套法宝都带齐了,所以公子不必怕饿肚子。”

南宫俊笑问道:“什么法宝?”

双双道:“她有百宝囊,里面有一口扁锅,一些瓶瓶罐罐的调料,随时都可以架起炉灶来生火弄炊。”

说时,指指放在屋角的那个包袱。

南宫俊啼笑皆非地说道:“你把这些带着干吗?”

翩翩道:“这是我随时要用的东西。”

南宫俊叹口气:“我们出来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弄东西来吃!你带着这些不嫌累赘吗?”

翩翩很委屈地道:“不累赘,公子!我只有会这些,如果您用不到我这点手艺,那我跟着你才成了累赘。”

看她泫然慾泣之状,南宫俊又颇为不忍,于是又安慰她道:“也不是累赘,我这个人天生好吃,而且嘴巴很刁,吃得很挑剔,来到红粉山庄前,我一路上也是在东挑西捡的,所以大姐才会把你们姐妹俩托交给我,自然也是因为你们对我有很大的帮助,而我也真需要你们。”

这一说,翩翩才高兴起来,笑着道:“公子,您要吃什么,怎么个吃法,我宁可想办法变着出来让您满意,可是别把我们往家里一关,想我们时,才叫我们弄点什么吃吃,那我们跟在红粉山庄有什么分别呢?”

南宫俊道:“这个你们放心,我家可没有那些门禁,你们也不会被关起来,随时都可以出来逛逛、玩玩,只要不闯祸,不招摇,不仗势凌人,谁都不会来干涉你们,绝对自由,南宫家门规就是那三条,那不仅是对你们,连我也要遵守的。”

双双也跟着问道:“什么叫不闯祸,不招摇,不仗势凌人呢,请公子说明白了,也免得我们给您丢人呀!”

南宫俊道:“不闯祸就是不去惹事生非,违禁犯法,不招摇是不准打着南宫世家的名义,在外向人夸示,不仗势凌人就是不得倚仗声势,欺负一般百姓。”

双双道:“说了半天,这三点,根本就是一回事。”

“大致上说来是互相有关连的,但是分得细一点,却有很多不同,这个我一时也说不清楚,以后随时有机会,我就告诉你们,现在快点吃吧,吃了早点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就要渡江赶路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鬼蜮伎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刀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