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玷玉龙》

第11章

作者:司马紫烟

大姑娘欧阳霜道:“贝勒爷,郭怀他姓郭,不姓欧阳,也不在民女这欧阳一家三口里。”

玉贝勒双眉微剔,道:“也总是你欧阳家群义镖局的人。”

欧阳霜道:“贝勒爷明鉴,告密的人,告的是姓欧阳的一家三口,没他那个姓郭的。”

大姑娘的话,软里带硬,也够犀利,句句都是理,简直就让人找不出破绽来。

奈何,像玉贝勒这样的身份地位,他要是不愿意讲理,他要是硬说太阳在夜晚出来,他的话就是理。只因为是对郭怀,只因为那一念嫉恨,一个“情”字。

玉贝勒他忍不住了,凤目一瞪,威棱闪射,沉声道:“姓郭的他有没有牵连,自有官家的明判,我问你他人呢?”显然,这么半天了,他没见郭怀现身出面,为之沉不住气。

只郭怀现了身,出了面,不论他管不管,都可以整治他,何况,他绝不会不管。

可惜,王贝勒他的如意算盘,跟着要落空,他要失望了。

只听大姑娘欧阳霜道:“回贝勒爷,您来得不凑巧,郭怀他已经不在群义镖局了。”

玉贝勒哪里育信,冷冷一笑,道:“你说我来得不凑巧,我却认为是太巧了,我带着人来拿叛逆的时候,他就不在你群义镖局了。”

欧阳霜道:“民女大胆也不敢欺瞒贝勒爷,您要是不信,可以亲自,或者派哪位上海威堂问问。”“海威堂?”玉贝勒道:“群义镖局的事,我上海威堂问什么?”

“因为郭怀他另谋高就,已经是海威堂的人了。”

玉贝勒不由为之猛一怔,这可大出他意料之外了,前后才多少时日?那个郭怀,他已经由群义镖局进了海威堂了。欧阳霜敢让他亲自,或者派人去查证,这应该假不了,谅她也不敢,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爬,对这个郭怀攀高技的功夫,不由他不佩服,海威堂有那么个“活财神”总管,别说是他,就是当朝也不能不有所顾忌。可是,在两位姑娘两双美目盯视之下,他不能,更不愿示这个弱,甚至在脸上流露出一点儿。很快的他定过了神,定过神来就是一声冷笑:“海威堂怎么样?姓郭的他没有牵连便罢,只有牵连,他就是已经进了大内,我也照样要把他揪出来——”

一顿,冷喝:“姚子明,先把这一家三口带走。”

姚子明一躬身,轰雷似的一声恭应。

欧阳雪一急要动,欧阳霜忙拦住了她。

二姑娘涉世不深,只知道灾祸上身惊急,可是大姑娘她明白,眼下的情势绝不能反抗,也容不得她反抗。只因为眼前带领来抓人的,是这位威震京铁,慑服天下的威武神勇玉贝勒。

玉贝勒一行,押着群义镖局欧阳家的三口,从天桥口,经前门大街进人“正阳门”,一路上浩浩荡荡,谁不知道?不知道的是瞎子、是聋子,再不就是傻子。

前门大街整条街为之騒动,騒动归騒动,可是不是站得远远的看,就是避得远远的。

玉贝勒亲自拿人,岂同小可,这种事谁愿惹,谁又敢往前凑?

不用往前凑,就这档子事,片刻工夫就已经传遍外城了。

已经传遍了外城,守在群义镖局附近的弟兄,也早飞报回去了。

可是,怪的是海威堂始终没有一点儿动静,就像压根儿没这回事儿似的。

别人没纳闷儿,纳闷儿的只玉贝勒一个,连经过海威堂门前的时候,他就希望郭怀能从海威堂里冲出来拦路,可是没见郭怀的影儿。

不但没见郭怀的人影儿,他经过的时候还特意拿眼角余光往海威堂里扫了一下,海威堂门是开着,可却连一个伙计也没有,空荡荡的。

是故,他一路纳闷儿的回到了传卫营。

进了大门,他这么想,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郭怀不敢现身露面,不敢管这档子事儿,他没那个胆,要不就是他当初对付天津船帮,为的不是群义镖局欧阳家,而是为他自己,显能耐,博名气,作为他进海威堂的晋身之阶。此二者,不论是哪一样,一经传扬,郭怀这个人就够味儿了,不相信眼高于顶,视天下须眉如草芥的姑娘胡凤楼,那颗心,还会对他有偏有向。

就因为这一念,玉贝勒顿时为之心情轻松,顿时有了几分得意。

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的进了签押房,往那儿一坐,马上下了令:“带告密人。”

统带文富唯恐稍慢的重覆了一句。

转眼工夫,姚子明带两个人领着田光进来了。

大姑娘、二姑娘,欧阳家一家三口都很平静,因为已经想到,除了他,没别人,这种人也不屑跟他生气。倒是田光,反而有些不安,不安归不安,也只是那么一刹那工夫,一刹那工夫之后,他就不在乎了,当着玉贝勒的面,指认了欧阳家三口。

玉贝勒自认已经整了郭怀,得意之余,也就没多向田光问郭怀,当即命文富把欧阳家一家三口收押了。押走了欧阳家一家三口;玉贝勒一双目光落在田光身上,田光连忙哈腰低头。

只听玉贝勒道:“文富,看着给赏。”

统带文富刚一声恭应,田光喜得猛抬头,头是抬起来了,膝却曲了下去:“贝勒爷的思典,只是请贝勒爷恕罪,小的不愿受什么赏,只请贝勒爷加思,在哪个营里给小的挂个名字。”

玉贝勒轻“哦”一声道:“怎么着,你想当差?”

田光一脸的乞求色:“贝勒爷明鉴,经过这件事后,小的还怎么在江湖上容身。”

“只要这些人不说,谁会知道是你。”

“贝勒爷明鉴,只小的跟他们家走得最近,她们一家三口被捕,独小的一个人没事儿,叛逆耳目众多,消息灵通,只一琢磨,还能不知道是谁,求贝勒爷加思,小的定当粉身碎骨,肝脑涂地报答贝勒爷的大思。”玉贝勒沉吟了一下,抬眼望文富:“你知会‘巡捕营’一声,就说是我的交待,在‘巡捕营’给他安插一下。”文富恭应。

田光大喜,一个响头磕了下去:“谢贝勒的恩典。”

玉贝勒没回府,他上了威远镖局,带着几分得意,倒不是要显几分颜色给姑娘胡凤楼看,他还不敢。只是要姑娘凤楼知道郭怀是个怎么样的人,也听听姑娘凤楼怎么说。

他来对了,老镖头韩振天跟子媳韩克威、赵玉茹夫妇刚把他迎进厅里,厅里就来了紫鹃,她先向老镖头请个安,然后就转望玉贝勒,站得直直的,连个浅礼都没有:“我们姑娘请见贝勒爷。”

玉贝勒人聪明,当然知道是为什么事,他“呃”了一声,刚站起来,打算马上上小楼去。

紫鹃接着又是一句:“姑娘说,就在厅里相见!”

敢情,姑娘凤楼不让他往后去,不让他上小楼。

玉贝勒这里一怔。

那里已来了姑娘胡凤楼,带着蓝玲,带着香风,也带着几分冷意进了厅。

老镖头韩振天含笑站起相迎,姑娘凤楼先给老镖头请安,继而招呼兄嫂,却是正眼没看玉贝勒一下。玉贝勒一颗心沉了下去,心里多少也有点不是味儿,不过脸上还没敢带出来,一落座,脸上硬装作没事人儿似的强笑,也装得泰然从容,却问得忙不迭:“凤楼,你要见我?”

姑娘凤楼娇靥上仍是那么几分冷意:“听说你亲自带着侍卫营的人,把人家群义镖局欧阳家三日抓走了?”玉贝勒装几分糊涂,目光从老镖头脸上扫过:“怎么,镖局里已经知道了?”

姑娘凤楼道:“好威风,好神气,已经传遍了九城,镖局这些人不聋不瞎,怎么会不知道!”老镖头接着道:“还没来得及跟贝勒爷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玷玉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