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玷玉龙》

第13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三格格道:“为什么你不能天天去?”

郭怀道:“格格,我有我的事。”

“你就不能先答应,让我听着心里也高兴。”

“格格对我恩义两重,我不愿意欺骗格格。”

三格格目光一凝,深深两眼:“我怎么碰见了你,认识了你?你每一样都合我的意,也都让我那么喜欢——”她伸出了皓腕,露出了一段粉臂,那粉臂,本该是藕棒儿似的,但是,现在瘦得皮包了骨,也崩现了一条条的青筋。

非关病酒,不是悲秋,只是为了一个“情”字折磨。

望之令人心酸。

只听她道:“扶我起来!”

两个旗装少女忙要上前。

三格格道:“我叫你们了么?”

两个旗装少女忙缩手退后,三格格她又把一双失神的目光投向了郭怀,一刹时间,那双目光变得好柔,好柔。郭怀毅然上前,伸手轻搀皓腕。

三格格那瘦弱的身躯倏然轻颤,苍白的娇靥上也泛起了一抹酡红,在那只强而有力的手扶持下,她站了起来,但却弱难禁风,站起来就靠近了郭怀的怀里,刹时,身躯颤抖得更厉害了,她头一低,轻声道:“走吧!”郭怀脸上一片平静,平静得近乎肃穆,他扶着三格格,缓缓走了出去。

姑娘凤楼回到了威远,带着红菱进了大厅,大厅里四个人都在等着,玉贝勒傅玉翎、韩振天、韩如兰,还有韩克威。

一见姑娘进厅,韩如兰头一个飞扑过来:“凤楼姐,康亲王府那位三格格——”

姑娘道:“我见着了,临走的时候见着了!”

韩如兰还要再说,但却忽地慾言又止。

姑娘看在眼里,胸中雪亮,心底里突然泛起了一种异样感受,伸柔美握了握韩如兰的玉手:“有什么话咱们待会儿再说。”

只听韩振天道:“丫头,你凤楼姐跑这一趟够累的,让她先坐下。”

姑娘拉着韩如兰过去落了座,玉贝勒一双目光紧盯着姑娘,有点异样,但他就是没开口问。对这位玉贝勒,韩振天永远愿做个有心人,永远愿邀得好感,只听他道:“凤楼,怎么样,见着郭怀了么?”姑娘淡然道:“人家正主儿都不急,您急什么?”

玉贝勒他赔了笑,谁都看得出,笑得勉强:“你刚坐下,我没敢马上问。”

姑娘淡然而笑:“堂堂威震天下,权倾当朝的威武神勇玉贝勒,你不该这么胆儿小——”

一顿接道:“我见着郭怀了,人家算是相当给我面子玉贝勒脸上没表情,事实上他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嫉恨。

韩振天脸上可见了喜意:“成了?”

姑娘道:“人家只有一个条件。”

韩振天道:“放欧阳家一家三口?”

姑娘道:“不错。”

玉贝勒没说话,可是脸上的神色却掩不住的有些不对。

姑娘看都没看他,但却清清楚楚,冷然道:“别不痛快,你原就答应过放那一家三口,真要说起来,那一家三口只有叛逆之罪名,却无叛逆之罪行,你为什么非抓她们不可,你自己明白。郭怀就是这么一个条件,你要是认为有失朝廷威信,或者是认为郭怀藐视王法,你也可以不放人,我替你跑到了,做主的还是你,我不愿,也无权过问。”玉贝勒突然站了起来,脸上仍是那么强笑:“你别误会,我这就去让他们放人!”

他二话没说,谁也没招呼,扭头就走。

韩振天忙站了起来,可却没迈出步去,忙道:“克威,代我送送贝勒爷。”

韩克威忙跟了出去。

韩振天坐下来转望姑娘:“凤楼,不是义父说你,你怎么好老对他这样,这样不是更加深他的误会么?”姑娘冷然道:“他没有误会,我推崇郭怀是实情,甚至,越来我越觉得他远不如郭怀,他或许是个了不起的英雄,可是郭怀才是个男子汉、大丈夫,他最好也别老对我这样。”

姑娘韩如兰的娇靥上、美目中间漾起异样的光彩。

韩振天没留意爱女,只留意他这位义女了:“凤楼,这样不是越招致他对郭怀—一”

姑娘冷冷截口道:“他最好也别越来越嫉恨人家,否则到头来吃亏的是他。”

韩振天还待再说。

姑娘道:“义父,别净说他了,郭怀还有一个条件。”

韩振天一怔,忙道:“还有一个条件,你怎么没告诉玉贝勒。”

“这个条件跟他无关!”

“跟玉贝勒无关?那是——”

“义父,郭怀要单独跟您见个面。”

韩如兰一怔,娇靥上飞闪惊喜,接着又是一抹羞红。

韩振天更为之猛一怔:“怎么说,他要跟我——”

“您放心,他保证绝对不是不利于威远跟您,我信得过他。”

韩振天有点惊愕:“他这是——”

“我正要问您,您知道不知道,是不是想得出是为什么?”

韩振天摇头道:“我不知道,也想不出,你是知道的,我跟他才见过一面。”

“那就不必费神多想了——”

“你没有问问他?”

“我问过他,可是他说等日后让您告诉我较为妥当。”

韩振天诧声道:“他这是——”

姑娘道:“等跟他见过之后就知道了。”

韩振天又猛一怔:“怎么,你答应他了?”

“是的,我做主代您答应了。”

“这”

“您放心,他保证过,我也信得过他,而且我告诉了他,不论谁,只有意侵害威远跟您,我都不会坐视。”韩如兰突然道:“爹,他不会的——”

韩振天转脸叫道:“少插嘴,小孩子家懂什么?”

韩如兰还待再说,可是自己又忍住了。

只听姑娘道:“现在就是您打算什么时候、在哪儿——”

韩振天忙道:“不能不防,让他上咱们这儿来。”

姑娘道:“那就明儿个。”

韩振天迟疑了一下,他还是点了头:“好。”

韩如兰跟着姑娘上了小楼,进了那精雅的小客厅,姑娘拉着她坐下,然后含笑望着她:“如兰,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

韩如兰未语眉宇光泛轻愁,也有一丝儿娇羞:“凤楼姐,那个三格格对他好像——”

“我临走的时候,三格格才去的,她对他怎么了,你看出什么来了?”

韩加兰把三格格抱病找来威远的事说了一遍,她说的跟三格格告诉郭怀的一样。

静听之余,姑娘娇靥上的神色,也有着轻微的变化,等韩如兰把话说完,她却一转平静而且笑了,不过笑得很轻微:“我懂你的意思了,照你这么说,三格格对他,同情不能说不够深,不过,如兰,‘情’之一事,不是一厢情愿,也无法勉强——”

韩如兰忙道:“凤楼姐,你是说他不会——”

“他应该不会,三格格虽为贵族,出身富贵,不适合他,而且也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

“傻妹妹,你是当局者迷了,满汉之间都不许通婚,三,格格是个皇族亲贵的和硕格格,他们的家法更不容许了。”韩如兰笑了,笑得像突然绽放的花朵,娇靥上红红的,那模样儿,爱煞人。

紧接着,她猛然兴奋的紧握姑娘柔美:“凤楼姐,你看,他要见爹,会不会是为了我——”姑娘心里一阵难受,也一阵刺痛,韩如兰这么一位姑娘,一旦暗动情愫,竟会天真到如此地步!忍不住的,姑娘对她也多了一份怜借,就因为这份怜惜,使原本压在姑娘心底的那块大石,也更重了几分。姑娘她想笑不忍,想哭又不敢,她忍了忍心里的感受,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可是他要见爹,不会有旁的事啊?”

不只是韩如兰这么想,任何人都猜不透郭怀要见韩振天是为什么,只因为两个人不过才见过一面。姑娘看了看她,伸柔美轻抚着肩,爱怜的柔声道:“如兰,等老人家见过他之后,不就知道了么?”韩如兰抬眼望姑娘,慾言又止,终于还是没说话,只柔顺的点了点头,一双玉手拧动着小花手绢儿,拧得紧紧的,都快拧破了。

手绢儿有知,该能体谅主人的心情。

姑娘又拍了拍她:“安下心,歇会儿去吧!”

韩如兰又柔顺的点了点头,站起来走了。

她本是刁蛮、任性、行事不让须眉一位姑娘,可是一经沾上这个“情”字,竟变得如此柔顺,令人不能不慨叹“情”字魔力之大。

望着韩如兰低头走出去的背影,姑娘的娇靥浮现一片浓浓阴夜。

她是担心义妹是一厢情愿,到头来必尝苦果,会经不起打击,还是——这,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站起来走到窗前,临窗呆望了一会儿,她走回书桌坐下,抽屉里取出薄薄一叠素笺,然后她提笔濡墨……

把三格格送回了康亲王府,三格格又命她的香车把郭怀送回海威堂。

人在车里,幽香微送,脑际不由的浮现起刚才的情景。

把三格格送到康亲王府门口,他没进去,三格格依依难舍,好说歹说把三格格劝了进去,三格格还千叮咛、万叮嘱,无论如何,要来看她。临进门,频频回顾,三格格她竟泪珠儿成串的往下掉。

缘只一面,也不过那么一段工夫的相处,三格格的情,竟表现得那么浓,那么重。

也许是人在病中,压抑在心底里很久的,终于爆发了出来,何况满旗女儿,对自己,根本就不设防,尤其是三格格这位由来敢作敢为,敢爱敢恨的姑娘。

不管怎么说,三格格的情深义重,将来怎么答报,怎么善后——郭怀他面上皱了眉锋,心里多了一块石头——就在这时候,马车倏然停住。

他知道,海威堂到了,掀帘跳下马车,谢了一声,康亲王府那个赶车的,车辕上欠身,一声“不敢”,赶着马车绕圈转头,又驰向了“正阳门”。

回过身要进海威堂,诸明快步迎了出来,近前一躬身,低声道:“禀少主,有贵客在。”

郭怀道:“哪儿的贵客?”

“雍王府的那位年双峰。”

年羹尧!

郭怀“呃”了一声。

诸明又道:“直郡王跟撰贝勒轻骑简从也来过,雍王府的这位回避了一下,直郡王跟撰贝勒听说您不在,没多等就走了,只有雍王府的这位非等您不可,现在正由宫老陪着,您见不见?”

郭怀道:“躲不掉的,年双峰何许人,听见马车声,还能不知道我回来了,何况,这是位人物,我不忍让他空跑。”“是!”

恭应声中,诸明立即躬身倒退让路。

进了门,诸明留在店面,郭怀一个人往后去了。

年羹尧的一身修为的确好,刚进后院,大厅里就传出了他爽朗的豪笑:“主人回来了,终于让我等着了!”郭怀不好不加快步履行过去,大厅门口,已双双出现了挺拔英武的年羹尧跟宫弼。

相见抱拳,年羹尧头一句话便道:“阁下卖年羹尧大面子,就冲这一点,我先致谢。”

郭怀道:“年爷这话——”

年羹尧道:“听见马车声,我就知道阁下回来了,贵属迎于门外,必然是禀报年羹尧在座,阁下还愿意进来相见,这不是卖年羹尧大面子是什么?”

郭怀心头微震,道:“只能说是因为年爷拿我当投缘的朋友。”

“说得好!”年羹尧纵声大笑,声震屋宇:“我又何止只拿你当投缘的朋友,但是——”

笑声忽落,神情一肃:“我宁愿你仍是群义镖局的我那位兄弟。”

“年爷这话——”

“海威堂称主,我怕你我之间凭添一道无形鸿沟,更怕这道鸿沟越来越宽。”

“年爷,您太高看海威堂,太轻看郭怀了。”

“那么你是说——”

“只年爷不弃,愿年爷永远叫郭怀一声兄弟。”

年羹尧一阵激动,探虎掌拉住郭怀:“兄弟,就凭你这一句,年羹尧舍命也要交你这个朋友,走,咱们里头坐。”拉着郭怀,并肩迈步,双双走了进去。

宫弼随后跟进。

进了厅,落了座,年羹尧凝目道:“兄弟,打从海威堂酒席筵上的头一眼,我就看出你是一条龙,只微有风云,便会立即乘云直上九霄。但是,我怎么也没想到,前后没多久,你居然成了海威堂主人,瞒得我们好苦,你跟宫老也演的一出好戏。”

郭怀笑了笑,没说话。

年羹尧接着又道:“兄弟,体或许是刚出道,但你一定大有来头,要不然通记跟天津船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玷玉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