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玷玉龙》

第17章

作者:司马紫烟

“南下洼”,在“右安门”内,在北京城的西南角,有座名亭,是康熙乙亥郎中江藻所设,采白乐天诗:“更待菊黄家酿熟,与君一醉一陶然”,那就是“陶然亭”。

原地为辽金时代的“慈悲庵”,亭甚高,水木明瑟,与黑窑台相对,亭下数顷,都是沼泽之地,遍植芦苇之属,为都市中人士消夏住所。

亭中有联云:“十朝名士闲中志,一角西山恨有青”,颇有逸气。

在陶然亭附近,有两座名冢,在亭东北,孤坟三尺,杂花丛生者称香冢,分竖小碣曰:“浩浩然,茫茫劫,短歌修,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香魂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因名香冢,有说是乾隆年间,那位香妃的墓,有说是京师名妓茵云,不愿嫁做商人扫而自刎死,怜而葬之,而究竟是何人之墓,推据甚多。

在香冢西又有鹦鹉冢,有碑记云:“年自有客自粤中来,遗鹦鹉殊悲,忽一日不戒于狸奴,一博而绝,听微物也,而亦有命焉,乃裹以朱跌,盛以锟函,来瘦城南香冢之侧,铭曰:文兮祸所伏,慧兮疬所生,呜呼作赋伤正平。”下属桥东居土,亦雅人雅士。

如今,就在这陶然亭东北角,隔丈余,面对面的站着两个人,一个是海威堂主人郭怀,一个是“威武神勇玉贝勒”傅玉翎。

一个是江湖布衣.一个是簪缨贵胄。

一个是一身修为高深莫测,一个是马上马下,万人难敌,威震天下,权倾当朝。

两个人相对凝立,有着片刻的沉寂。

陡然,玉贝勒扬声朗喝:“拿两把剑过来。”

远处,传来一声恭应,掠来一条人影,挨耳括子的那个如飞来到,手捧两把长剑,高举过顶。玉贝勒神色冷峻,伸手拿了一把,道:“送过去,给他一把。”

那汉子两步跨到,挺恭谨,挺客气,双手把剑递给郭怀。

郭怀没接,甚至看都没看,凝望玉贝勒,道:“不敢跟贝勒爷动兵刃,我能不用剑么?”

玉贝勒脸色一变,为之瞠目:“郭怀,你也太过骄狂────”

郭怀道:“贝勒爷误会了,我也想请贝勒爷舍剑不用。”

王贝勒怒气减三分,脸色好看了些:“你是要跟我斗拳脚?”

郭怀道:“可以这么说,也希望点到为止。”

玉贝勒冷然一笑:“你大概精擅拳脚。”

郭怀道:“贝勒爷,大十八般兵器,小十八般利刃,我都凑和拿得起。”

玉贝勒双眉陡扬:“既然这么大的口气,你我斗两阵,先比拳脚,后比兵刃。”

郭怀道:“我恭敬不如从命,”

玉贝勒手一松,长剑落地,道:“把剑搁下,退回去。”

那汉子恭应一声,把长剑往地上一放,转身掠去。

只听玉贝勒道:“郭怀,你可以出手了。”

郭怀道:“江湖草民,不敢簪越,尤其,我没有先出手的习惯。”

玉贝勒扬了眉:“你不先出手,难道让我先出手不成?”

郭怀道:“贝勒爷,似乎,那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玉贝勒冷笑道:“巧了,我一向也没有先出手的习惯。”

郭怀道:“那么这场比武就无从比,也试不起来了,容我告退。”

他一抱拳,转身要走。

只听玉贝勒一声怒笑:“郭怀,站住,没那么便宜。”

他话声方落,人已带着一片凛人的劲风扑到,双掌一上一下,立即罩住郭怀前身要穴。

威武神勇玉贝勒绝不是浪很虚名,就凭这一手,难怪他能统领帝都铁骑,难怪他能威名震慑天下。这不是郭怀头一回见玉贝勒出手,可是那头一次的威力远不如这一次。

姑不论那一上一下罩住他前身重穴的双掌,单带来的那片劲风,已吹得他衣袂狂飘,飒飒作响。不过,郭怀毕竟是郭怀。

那当世红粉班中,蛾眉队里称奇,称第一的姑娘胡凤楼都看出郭怀身怀绝学,却看不出他的修为深浅。郭怀,他只脚下横移,身躯微闪,就轻易避开了玉贝勒这威力绝伦的头一招。

但,玉贝勒的攻势连绵,这头一招也蕴含着无穷变化,他一招落空,二招又发,掌影幻得满大,上下左右飞舞,立又把郭怀罩在他满天掌影之内。

任谁都看得出,玉贝勒一上手就是威力无伦的凌厉绝招。

不知道他是求胜心切,抑或是不敢轻敌。

不管是什么,总之,以他威武神勇玉贝勒,他是绝输不起这一阵,尤其对手是郭怀。

这,关系着多久以来心里的气恨。

不知道郭怀是不是明白这一点,只见他轻笑声中出了手,行云流水般,飘逸潇洒。

谁都知道,如今动手过招的是两个人,但,不管在百丈外,抑或是在眼前,谁都看不出那是两个人,也分不出谁是谁。

事实上,十丈之内劲气四溢,所到之处,沙飞石走,不但声势惊人,而且等闲一点的也绝难立足。既然看不出是两个人,分不出谁是谁,就无法看出招式,分清招数。

不知道过了多少招,也都忘了是过了多久。

突然,只见两条人影闪电乍分,相隔丈余静止,郭怀。玉贝勒相对而立。

两个人站立的方位、地方,一如没动手之前。

郭怀,气定神闲,泰然安详。

玉贝勒,玉面似冰,目射冷煞,威仪慑人。

两个人从头到脚,还跟没动手以前一样,没有一丁点儿,一丝儿的差别。

没人分得出谁胜谁负,至少,百丈外站岗布哨的那些个,他们没一个看得出。

而,就在一刹那的静寂之后,郭怀他开口发话,连话声都是那么平和:“多谢贝勒爷手下留情。”从这句话,似乎,胜负已经分出来了。

至于,胜负是怎么分出来的,那恐怕只有两个当事人自己才明白了。

玉贝勒一张脸倏转煞白,脚一抬,身旁地上那把长剑上飞入手,只听他冰冷道:“把剑拿起来。”郭怀仍是那么平静,道:“贝勒爷,非再比这一阵,非动兵刃不可么?”

玉贝勒道:“你多此一问。”

那是拳脚上让郭怀占了先,他必得在兵刃上扳回来,否则他“威武神勇玉贝勒”还怎么统领帝都铁骑,还怎么立县庙堂,面对天下?

不但要在兵刃这一阵上扳回来,恐怕还必得让郭怀躺下,才能挣回面子,保全声威。

不知道郭怀他是否明白这严重的后果?

只是,他没有去抬地上那把长剑,他抬手后招,一根带叶芦苇倒飞入手,他用另一只手慢条斯理的一片片扯去芦苇上的叶子。

玉贝勒有点疑惑,忍不住道:“郭怀——”

郭怀道:“贝勒爷,跟人对敌过招,我几乎从没有动过兵刃,而且别人的剑我也用不趁手,既是贝勒爷坚持非比兵刃不可,我只好权以这根芦苇代剑。”

玉贝勒脸色大变,两眼威棱暴射,厉声道:“郭怀,你敢——”

郭怀立即截口道:“希望贝勒爷不要误会,我绝无意骄狂,更不敢轻看贝勒爷,贝勒爷不但是位行家,而且是位大家,应该知道,虽然是区区一根芦苇,到了高手手里,无殊一把炼练精钢。”

这倒是千真万确的实情。

玉贝勒当然知道,因为他不但确是行家,而且确是大家,自是,以他的性情脾气,以及以往的高傲,却仍不免有被轻辱之感。

他何曾受过这个,又哪里受得了?激怒之余,猛然一扔刚到手的长创,飞身一掠,足不沾地,拔了一根芦苇又掠了回去,三把两把拔去叶子,一扬手中芦苇,冷怒道:“出招!”

郭怀讶然道:“贝勒爷这是——”

玉贝勒道:“傅玉翎不占这个便宜,出招。”

郭怀笑了,笑得很轻微,”道:“贝勒爷难怪威名震寰宇,不傀是位磊落英雄,只是,我还是那句话,贝勒爷如果坚持非让我先出招不可,这场比试恐怕又要比不成。”

玉贝勒在拳脚上的那一阵,已经让了人,这一阵关系他的威名,甚至于关系着他神力候府,他绝不敢大意。加以他在兵刃上有绝对的把握,尤其是用剑,他自信放眼当今绝不作第二人想,也是巴不得出手刷刷几剑马上放倒郭怀,挣回头面,保全声威,所以让郭怀先出招,那是基于他的身份地位,不能不如此。

如今,郭怀既然仍作这么一说,他可就不再多让了,冷笑了一声,道:“那恐怕仍然难如你愿!”话落,振脱,那柔软下垂的芦苇稍儿陡然笔直,然后,他跨步欺身,挺腕就刺。

这位“威武神勇玉贝勒”,难怪他能统领帝都铁骑,难怪他能威震天下,也难怪用剑一途,他自信放眼当今不作第二人想,在剑术上,他的确有高绝无沦的造诣,举世无匹的修为。

只这么一根芦苇,如今到了他手里,就能带起隐隐能令人窒息的劲气异啸,而且那截芦苇梢儿,幻起碗口大的花儿朵朵,立即罩住了郭怀的前身。

这要是用剑,那就该是朵朵的剑花了。

就这么威力无伦的一“剑”。

不知道郭怀是不敢轻攫锐锋,还是怎么,他却一旋身躯躲了开去。

不过,他躲得倒是从容而潇洒,似行云,如流水,不温不火。

“哪里走!”

玉贝勒冷喝声中,人如影随形,第二“剑”振腕挥出。

郭怀,他竟又躲了,而且就这么一连躲了三“剑”。

这一连三“剑”躲得王贝勒火儿了,沉腕收“剑”,目闪威棱:“郭怀——”

郭怀淡然道:“贝勒爷熟读兵法,胸蕴略韬,应知,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玉贝勒冷笑道:“如今你是不是已经知己知彼了!”

郭怀道:“是的。”

“只这么三“剑’?”

“已经很够了。”

王贝勒一声冷笑:“那么你再看看!”

冷笑声中,第四“剑”出手,招式突变,跟前三“剑”大不相同,不但慢,而且是在空中先划半弧,然后才向前飘飘挥出。

百丈外,那些个当然看不出玄奥,觉不出威力,但是要是个行家,他就准能看出,这一“剑”,威力倍增于前三“剑”,而且十丈方圆之内,都在威力笼罩之下。

按理,郭怀该躲的应该是这一“剑”。

而,理虽如此,事却不然,这一“剑”,郭怀没躲,不但没躲,他反而出了手,挺“剑”直递,“剑”出半尺,然后手腕微沉,“剑”头上撩。

太平淡无奇的一“剑”。

而就这平淡无奇的一“剑”,立即把倍增于前三“剑”,这第四“剑”的威力化解得无影无踪。玉贝勒他清晰的感觉出,郭怀这一“剑”已经封住了他的攻势,尽管他这一“剑”威力笼罩十丈方圆,但是不管是哪个方位,哪个角度,都逃不出部怀那一“剑”的封架,郭怀看似平淡无奇的那一“剑”,简直滴水难进。玉贝勒心头震动,沉腕收“剑”:“没想到你用起剑来也不错!”

郭怀道:“贝勒爷夸奖,只敢说还差强人意,要不然怎么敢跟贝勒爷这当世顶尖儿的高手谈比论剑?”玉贝勒脸色陡一变,目射威棱,煞气逼人,一声:“好了!”

五度振腕出“剑”。

这五度出手发招,情形跟前四“剑”又自不同;前四“剑”,尽管威力无匹,毕竟多少带点试探性质,如果郭怀真在躲了三刻之后知己知彼,那么他也在四“剑”之后试出了郭怀的剑术造诣深浅,他绝不敢有一点大意,他知道,不尽全力,或者是有任何一点大意,不但不能挣回颜面,保全声威,甚至很可能败上加败,一个跟头栽到了底,这,绝不是他能够受得了的。

尽管如此,但是,他多少还是有点不信这个邪。

第五度振腕出“剑”,格式快捷如电,剑势矫若游龙,而且是连绵不断的威猛攻势。

郭怀没再笑,他收敛了笑容,神情一肃,挺“剑”迎了上去。

立即,又是劲气疾风四溢,又难分出谁是谁了。

只知道高手过招,迅捷如电,却难知两个人已经互换了多少“剑”,过了多少招。

突然,一声震天长啸划空响起,一条人影一飞冲天,拔上半空,半空中突然一顿,藉这一顿之势看出,那是玉贝勒傅玉翎。他藉这一顿之势,半空里折腰拧身,头下脚上,掌中一根芦苇幻起一片影网,疾泻而下,凌空下击。另一条人影也跟着冲天飞起,掌中芦苇抖出“剑”花十朵,由下而上,疾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玷玉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