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玷玉龙》

第18章

作者:司马紫烟

大内的御医,京城的名医毕竟还是不错的,错一点儿的,进不了内廷,也没法让北京城的人当成华佗再世,扁鹊重生的活神仙,尽管没有心葯谁也治不了心病,可是到底让三格格醒过来了。

望着八宝软榻上身子虚弱,脸色苍白的爱女,康亲王禁不住有点怯怯的,这时候劳动爱女,他难免不忍。奈何,那十几万两银子白花花的光辉,很快的就遮住了他的眼,连三格格把脸转向里,不看他了,他都没看见。“都是你,把女儿害成这个样儿。”坐在床沿儿上的福晋埋怨上了。

“你知道什么?”康亲王道:“这怎么能怪我,我生他的气,要不是冲着小蓉,我早就叫人把他抓起来了。”福晋道:“你生人家什么气,好好的凭什么抓人家,就为人家来看你女儿?”

康亲王道:“说你不知道,你就是不知道,他哪是来看小蓉的,他是来想害死我的。”

三格格霍地转过了脸,想说话,可是福晋替她说了:“你怎么能这么样说话,人家怎么能害死你?人家也跟你没冤没仇?”

康亲王道:“如今也只好告诉你们了,我在通记钱庄存了十几万两银子,那个郭怀,他硬想把我那笔银子吞了,你们想想,他大胆不大胆,是不是想害死我?”

“我不信。”

连三格格猛可里坐了起来,都没人留意。

福晋目瞪口呆:“什么?你,…你哪儿来的十几万两银子?”

康亲王道:“这你就不用管了——”

三格格冷怒道:“您别听阿玛的,郭怀不是那种人,绝不是。”

康亲王道:“我说的都是实话,不信你们可以去问他。”

“您当我不能去?我这就去。”

三格格一掀锦被就要下床,福晋跟康亲王都忙拦住了她,福晋道:“你这时候怎么能去呢?”康亲王则道:“小蓉,去我是会让你去的,我也正是想让你去跑一趟,可是我不是让你去兴师问罪的,只要他能打消那个念头,把银子还给我,冲着你,我不跟他计较。”

福晋忙道:“你疯了,这时候让女儿去——”

三格格伸手拉住了福晋,玉手瘦得露了骨,也现了青筋,让人看着心疼也心酸:“您别说话——”她转脸望康亲王:“这么说,您真有十几万两银子存在通记?”

康亲王低下了头:“小蓉,这我还会无中生有么,我也实在是不能再瞒你们了——”

“您哪儿来的十几万两银子,您怎么能这样,您就不怕宫里——”

康亲王道:“小蓉,如今说这个,不是已经迟了么?”

三格格吸了一口气:“这么说,郭怀他也真要想吞这十几万两银子?”

“刚我下说了么,不信你可以去当面问问他!”

福晋忙道:“不行,小蓉不能去,说什么我也不会让她去,你还要不要你女儿的命了?”

康亲王道:“你就知道拦,难道我不知道心疼自己的女儿?你想到没有,银子要是不赶紧拿回来,没了事小,一旦传扬出去,我会落个什么下场!”

福晋吓住了,一时没能说出话来。

三格格颤声道:“我得去,说什么我也得跑一趟。”

福晋没再说话。

康亲王忙道:“我这就让他们给你备车——”

转脸向外,喝道:“备车!”

外头有人恭应了一声,是荣奇。

郭怀刚回到海威堂,外头车马声响动,诸明进来禀报说康亲王府的三格格来了。

宫弼一旁道:“少主,恐怕是为——”

郭怀没让他说下去:“我知道,他已经技穷了,这是他最后一着,宫老请回避一下吧!”

一顿,向诸明:“有请!”

宫弼、诸明应一声,双双走了。

郭怀站在院子里等着。

转眼工夫,三格格进来了,诸明在旁陪着,两个丫头搀扶着,三格格她脸色苍白,步履艰难。郭怀没想到三格格会病得这么重,他真没想到,呆了一呆,道:“三格格!”

忙迎了上去。

刚到近前,三格格望着他就道:“不伸把手扶扶我?”

郭怀连犹豫都没犹豫,伸手过去扶住了三格格,两个丫头退开了,他扶着她进了厅里。

诸明没跟进去,他知道不该进去。

两个丫头当然跟了进去,可是又被三格格支了出来。

扶着三格格刚坐下,三格格就说:“我来求你!”

郭怀没落座,沉默了一下道:“三格格想必是为王爷那十几万两银子?”

足证,确有其事,够了。

三格格瘦弱的娇躯猛然站起了,一阵颤抖:“你真想吞没那笔银子?”

郭怀道:“格格既然知道了王爷在通记存有这笔银子,想必也已经知道王爷这笔银子是怎么来的?”“我没想到你会这样,更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尤其是在你认识我之后!”三格格话锋微顿,接着又道:“我阿玛没告诉我,不用他告诉我,我想也知道,可是,朝廷自有王法,管皇族的还有个‘宗人府’。”郭怀道:“我懂三格格的意思,怎么也轮不到我管,可是,三格格,我有我的理由。”

“你有什么理由?”

“王爷既然没告诉三格格,我也不愿意说。”

“你不愿意说,我也可以不问,我只希望你能看我的面子——”

郭怀道:“三格格——”

三格格道:“别管我是不是抱病来求你,别管我有多伤心,多难过,也别管我曾经对你怎么样,只求你把我当个朋友,当个为父亲求情的女儿,把银子还给我阿玛.你海威堂不缺这个,我会永辈子感激,也保证我阿玛绝不计较。”郭怀入目三格格的病容病躯,再入耳这番话,他不但不忍,而且心如针刺刀割,但是,他吸了一口气,这么说:“三格格,你要知道,我既然要这么做,我就不怕王爷计较,而且我这么做,已经是我所能采取的手法里,最温和的一种”他没有多做解释,因为一念仁厚,他不能,也因为他知道,只他不点头,不答应,所有的解释都是多余,都是白费。

三格格没太留意那后一句,反之,他对那后一句还起了误会。

她以为,郭怀只为谋她阿玛这笔见不得人,也说不出去的财,她病躯再泛颤抖,道:“你也不用说得太多,不管怎么说,我只求你——”

郭怀道:“三格格,我不敢让你求我,更不忍,其实你不必求我,王爷知道该怎么保全他这十几万两银子。”三格格神色一肃,失色的嘴chún边闪过抽搐:“我也知道,我这就可以把自己交给你,虽然我原本就喜欢你,尽管我不愿意这样,可是现在我愿意,也不必等病好。”

郭怀为之心头震动,道:“三格格,你误会了,郭怀只感激你的仗义,感激你的关爱,从来不敢做非份之想,也从来没有这种卑鄙、肮脏的念头。”

三格格脸色一变。道:“怎么说,你对我只是…从来就没有对我动过一点点情意?”

郭怀道:“三格格,郭怀不敢,也不愿自欺欺人。”

三格格病躯一阵颤抖,清瘦的娇靥颜色更见苍白:“其实这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原就该想到,根本也原就知道,我这是单思,我这是一厢情愿——”

郭怀道:“三格格——”

“真的,我不怪你。”三格格道:“痴也好,病也好,我活该,我自找,这,现在已经都本要紧了,只是,我求你──-”郭怀他不忍,极度的不忍,可是他不得不咬牙,真的,这确是他所能采取的手法里最温和的。假如他换个别的手法,只怕康亲王受到的伤害更大,这,跟他对韩振天一样,他道:“三格格原谅,我不能答应三格格什么,我只能说,王爷知道怎么保住他这笔银子。”

“好,郭怀,好——”

三格格没再多说,她站了起来,站不稳,郭怀伸手要扶,就在这时候,三格格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正喷了郭怀一身,接着她人昏了过去。

郭怀震惊,郭怀悲痛,可是他没做什么,他知道,做什么都是多余,都是白费,他只点了三格格几处穴道,叫人进来,把三格格送回去。

那两个丫头,一进来就吓哭了。

“查缉营”的人员能办事,不过一个多时辰,就找到姑娘韩如兰。

回报后由玉贝勒告诉了姑娘胡凤楼,胡凤楼没让任何人跟,一个人出西直门,赶到了“高粱桥”。这座名桥,当玉河下游,玉泉山之水经此,相传宋太祖伐幽州,与辽将耶律体哥大战于高粱河,就是这个地方。桥底下,河边上,坐着位姑娘,不是韩如兰是谁?

韩如兰是韩如兰,姑娘她原本已经平静了,可是一见着义姐胡凤楼,立即又一头扑进胡凤楼怀里放声痛哭。胡凤楼何等一位姑娘,不用问,已经知道了八分。

韩如兰也没等问,一古脑儿把去海威堂的经过,把心事全倾诉了出来。

也难怪,镖局上下,还有哪一个是她诉说女儿家心事,倾诉委屈的对象。

屈指算算,也只有这位义姐了。

胡凤楼静静的听,什么都没说,她的感受,她心里想的,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也没劝韩如兰什么,只劝韩如兰回去。

韩如兰由来听她的,这回自也不例外,义妹对她这样,却不知道她正是情敌,这,叫胡凤楼怎么想,什么感受?还是那句话,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胡凤楼把韩如兰接回了家,韩如兰在海威堂伤了心,断了肠,受尽了委屈的事儿,胡凤楼不说,谁也不知道。当然,韩克威夫妇知道韩如兰去了海威堂,他们俩应该会问结果,可是威远镖局的另一件事儿,把这件事儿暂时岔开了。

什么事儿?威远镖局来了位贵宾,是那位贵宾?韩克威夫妇告诉了胡凤楼,姑娘先是一怔,然后就拉着韩如兰急急忙忙往后跑。

堂屋里,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是老镖头韩振天,女的是位雍容慈祥的老妇人,胡凤楼的三个侍婢红菱、紫鹃、蓝玲,就侍立在老妇人身后。

连老镖头韩振天都从小院子出来亲自接待了,可见这位老妇人来头不小。

果然,胡凤楼进屋一声:“娘!”

带着一阵香风,就到了老妇人跟前。

原来是姑娘胡凤楼的高堂,胡老夫人。

韩如兰心再碎,肠再断,也赶忙过来见礼。

胡老夫人伸手拉过韩如兰来,从怀里摸出了个红绫小包来,就塞进了韩如兰手里。

老夫人当然深通人情世故,这是见面礼。

她拉着韩如兰一阵问长问短之后,姑娘胡凤楼说了话:“娘,您怎么上京里来了,事先也没个信儿,我好接您去呀!”

老夫人道:“你不在家,我一个人闷得发慌,想出来走走,也好久没上京里来了,既然出来了,怎么能不来看看你义父。”

敢情,胡老夫人是只为闷得慌,出来走走的。

姑娘胡凤楼似乎不信,可是老夫人既这么说,她也就没再多问。

这门儿亲,不比寻常,堂屋里的这几位,聊得跟一家人似的。

老镖头暂时忘却了忧烦,谈笑风生,只有韩如兰脸上还看不见什么笑容,好在除了胡凤楼之外,谁也没留意。老镖头不但坚留老夫人多住些日子,还要胡凤楼、韩如兰姐妹俩陪老夫人到处多走走。

正聊着,韩克威进来禀报,玉贝勒来了。

胡凤楼听得刚一怔,韩振天马上说是他派人知会玉贝勒的。

胡凤楼微皱了眉锋:“您也真是,知会他干什么?瞧往后这些日子他跑得勤吧!”

老镖头还没说话,胡老夫人已然接了口:“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儿说话,你义父是好意,人家是什么身份,总不能让人家上咱们家去让我看,我既然上京里来了,还能不趁这个机会看看他。”

姑娘懂老夫人是什么意思,她不怎么爱听,可是姑娘她天性至孝,从小到大,不管老夫人说什么,她从没有回过嘴,所以,尽管老夫人是这么说,这么个意思,她也没敢再表示什么。

话就说到这儿,玉贝勒进来了,不但穿戴整齐,一身的新行头,还滞来了几样厚礼,全是出自深宫大内的贡品。官儿还不打送礼的呢!这头一样就讨了老夫人欢心。

这是老夫人头一回见玉贝勒,照玉贝勒到哪儿都站得出去的人品,再加上他的礼数、谈吐,老夫人既不便,也没让施礼,满脸堆笑,不住的打量玉贝勒,一双老眼就没闲。

玉贝勒趁这机会跟老夫人说:“家父母让玉翎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玷玉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