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玷玉龙》

第05章

作者:司马紫烟

说完话,大姑娘她走了,带着一阵香风,也带着一阵冷意。

二姑娘欧阳雪看了看地上的行囊,快步走了出去。

打扫门口,是郭怀进群义镖局的头一件活儿,他做得挺好.当欧阳雪往外走的时候,他已打扫完毕,提着扫把、簸箕讲来了。

欧阳雪微一怔:“扫好了?”

郭怀道:“是的,二姑娘要不要出去看看?”

欧阳雪道:“不用了,扫个地还用看什么,我只是看见你讲来.随口问一句,刚来就让你扫地.真不好意思。”郭怀微一笑道宿:“二姑娘怎么这么说,镖局管吃管住.养我干什么用的?要是为养大爷街上到处是,闭着眼就拉一个.那轮不到我。”

欧阳雪道:“你也别这么说.我心里明白是委屈你——”

郭怀道:“怎么能叫委屈.镖局花钱雇用人.我为的是栖身糊口.这是周瑜打黄盖的事儿——”欧阳雪道:“我姐姐就是这么个人儿,外冷内热,自老镖头卧病以后.里外都得她,烦人的事儿太多,这一阵子她心情也不怎么好,其实她是个顶和善、顶好说话个人儿,往后你就知道了。”

郭怀还待再说。

欧阳雪已然拦住了他,道:“别说了,把手里的东西给我,去厅里拿你的行囊,我给你安排住处。”郭怀也就没再说什么,一声:“那就麻烦二姑娘了。”把手里的扫把、簸箕往地上一搁迈步往厅里去了。等从厅里提出了行囊,欧阳雪已不知道把扫把、簸箕收到哪儿去了,正站在院子里等着他。她把郭怀的住处,安排在离客厅不远的一间屋里,这间屋,离后院近,离大门远。

开了锁推开屋门,不算大的一间,有床、有桌椅,虽然没人住,但收拾得挺干净,不管谁住,只要搬进来就行了,连桌椅都郡不用擦。

这位二姑娘欧阳雪,是位既善良又随和的姑娘。

她不在意,也不避嫌的眼着进这间屋,看见郭怀把行李往床上一放,她走过去道:“我来帮你——”郭怀忙道:“谢谢二姑娘,不用,我也不敢当。”

欧阳雪道:“恐怕你不会。”

郭怀笑笑道:“一个人外头跑惯了,什么能不会,不会就得受罪。”

欧阳雪目光一凝道:“一个人外头跑惯了?你不是刚离开家呀?”

郭怀微一笑:“二姑娘,我没有家,也从不知道什么叫家,我是在一座庙里长大的,自小就是个孤儿,虽然有两位收养我的,最亲近的老人家,可是他们两位都是大男人,所以自小什么都得自己做,就因为这,廿年后的今天,我也就什么都会。”

欧阳雪那吹弹慾破的娇靥上,泛起了几分歉疚,还有几分怜悯.道:“我没想到,我可不是有意——”郭怀笑笑截口:“二姑娘不用这样,我从不觉得自己可怜.也从没难受过.真的.虽然是个孤儿,或许自小不懂,我是在两位老人家的关爱下长大的,日子充满了欢乐,长大后.懂了,我还是没难受过,不觉得自己可怜,反之,我觉得自己学了很多,别人没经历过的我经历过,也很充实,那种日子磨练得我能忍人所不能忍,受人所不能受,对一个男人来说.还反是幸运。”

欧阳雪静静听毕,眨动了一下美目,两排长长的睫毛也微微翕动,“你真这么想?”

郭怀道:“我自己的身受,是幸或是不幸,我自己清楚,为什么要虚假?”

欧阳雪美目凝注.点了点头:“头一眼看见你,我就觉得你跟一般人不一样,可是我又说不出来在哪儿,是什么!现在,我知道了。”

没等郭怀说话.她接着又道:“你自己收拾收拾吧!这儿虽然简陋了点儿,可是却什么都有,镖局自己有井,不受卖水的的气,就在房后,有辘轳,水好打,我得去做饭了,饭好了我叫你。”

也没等郭怀说话,她就出屋去了。

郭怀没说什么,也没动,堂堂镖局总镖头的爱女,还能洒扫、烧饭,可见群义镖局已经到了什么地步。不过,对这位二姑娘,郭怀倒是又多认识了一层,也多了一份好感。

那位大姑娘欧阳霜呢?但愿她像乃妹说的,只是外表如霜。

其实,她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姑娘,真要说起来,郭怀并不太在意。

就在郭怀他站在屋子里,望着散间的屋门心念转动的时候,外头突然传来一个话声,一个男人话声:“雪姑娘.等一等。”

没听见敲门怎么进来的?

郭怀猛想起,刚才扫完地进来,忘了关门了。

其实,开的是镖局,门里门外,经常有局里的人在,哪用关门?干这一行,大白天也不能关上两扇大门。只听欧阳雪道:“呃!是九爷。”

那男人话声带着笑,笑里又带着邪:“不敢,二姑娘你抬举,刚出去回来呀?是不是知道我今儿个要来,出去张罗利钱了?”

欧阳雪似乎不敢跟那人多说话,只听她怯怯的道:“九爷请到厅里坐一会儿,我去请我姐姐去。”话既这么说,当然她就要往后去。

郭怀一步跨了出去,道:“二姑娘,请等一等。”

果然,欧阳雪在院子里正要往后去,闻声她停了步。

当然,这一声也引来了那个人的注目。

郭怀着见了那个人,也看清楚了。

那个人,是个卅出头的汉子,一身黑绸裤褂儿,挺讲究,也很有几分派头儿,人长得也长眉细目挺白净,挺秀气,只可惜脸上带着邪笑,一双目光也邪而不正。

这当儿,他一怔,旋即又笑了:“哟!这屋里还藏着这么一个,吓我一跳,怎么出来也不先招呼一声,我可是天生的胆儿小啊!雪姑娘,这位爷儿是——”

郭怀没答,想先问欧阳雪这个人是谁,哪儿来的。

没想到二姑娘欧阳雪竟先说话了,而且似乎是抢着说的,只听她道:“我们镖局新聘的镖头,郭镖头。”“哎呀!失敬。”白净汉子仰天一个哈哈,道:“没想到你们群义还能聘到流汗卖力的人手,不知道这位他看中的是你们群义哪一样——”

郭怀听出这话的意思了,也看见了欧阳雪脸色一变,他这里双眉刚扬.那里白净汉子接着又道:“不过也好,除了欧阳老镖头之外.总算在你们群义又看见了男人,既然聘得起镖师嘛,每个月的利钱就更跑不掉了。”郭怀转脸望欧阳雪:“二姑娘,这人是谁?哪里来的?”

欧阳雪还没来得及开口.白净汉子两眼精芒一闪.可没说话.他先阴阴一笑道:“听.果然不愧是位刀口砥血的人物,说起话来都比别人气粗些.郭大镖头,在下‘天津船帮’李朋,在外五堂里行九,你郭镖头是位大人物,谅必没听说过。”

大人物,再大的人物也没有不知道“天津船帮”的。

天津卫离京城两百四十里地,是个水旱码头,当直隶河北、京畿一带水陆要冲,一条北运河东往“塘沽”出海,西北到“通州”入京,“北运河”再从“天津”南走,一直入山东境“临清”、“聊城”接上黄河。芦沟桥下的永定河也经天津人海.“储龙河”、“子牙河’”更是支流遍河北境,交会于天津。所以,天津卫在有清一代的漕运上,占有举足轻重,极其重要地位。

而“漕运”.在有清一代,又占有相当重要的一页,众所周知,“漕运”是朝廷的水路命脉,同样的,也众所周知,一提到“漕运”,定就代表着一部在水路上讨生活的入的血泪史。

其黑暗、险恶、暴戾,绝不下于茫茫的江湖路。

“天津船帮”拥有大小船只上百艘,徒众好几千;势力庞大,不但由河流控制着整个河北、山东两省,出海口更北自大辽,东至青岛,控制着整个“渤海”、“黄海”的广大海域,内外共十堂,个个一身水陆好本领,性残暴,能斗狠,表面承运各地粮仓货物,实际上就是一帮水寇海盗。

普天下江湖道上,绿林之中水路的各帮各派,根本难望其项背,不但水师不敢跟他们抗衡,就是当朝,对他们也是一眼睁一眼闭。

这么一个“天津船帮”,谁能说不知道,谁又敢说不知道?

而,偏偏郭怀他这么说:“我还是真没听说过,不过这无关紧要,要紧的是,我要知道所谓每个月的利钱,是怎么回事儿?”

白净汉子李朋脸色变了变,然后哼哼冷笑道:“居然真有人不知道我们‘天津船帮’,不碍事,这一件,待会儿我会教你知道,叫你明白,至于那每个月的利钱,有正主儿在,你可以问雪姑娘她,她说的该比我说的可信。”欧阳雪娇靥上泛起惊容,望着李朋要说话。

郭怀那里说了话:“二姑娘不必担心别的,不来的不必躲,要来的躲也躲不掉,请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儿?”欧阳雪口齿启动了一下,头微低,然后才道:“一年前,群义保了一趟镖,结果半路上失了镖,没想到货主是他们‘天津船帮’,群义该赔镖,但是把房产卖了都不够,后来还是他们高抬贵手,限期三年还清这笔债,但是每个月利钱照听到这儿,李朋笑吟吟的问,是阴笑:“郭大镖头,明白了么?”

郭怀不但没理他,甚至看都没看他,道:“二姑娘,原来托保这趟镖的,是什么人?”

欧阳雪道:“是个葯材商,姓金,关外人。”

郭怀道:“群义赔的这趟镖,价值多少?”

欧阳雪道:“黄金千两。”

郭怀一怔道:“什么东西价值这么高?”

欧阳雪道:“整副的老山参三大箱,还有一支上了百年的何首乌。”

任何人都知道,就凭这,价是值千两黄金。

郭怀眉锋一皱:“那么每个月的利钱是——”

欧阳雪道:“黄金十两。”

郭怀脸色一变:“这是什么利,未免太高了。”

“是高了点儿!”李朋阴笑着插嘴道:“不过只要把这笔债一下子清了,也就用不着再付一文了。”郭怀仍然没理他,没看他,道:“二姑娘,老镖头的病,恐怕也是因为这件事——”

欧阳雪低垂着头,微微点了一下。

郭怀转脸望李朋:“这个月,群义没攒到钱,所以付不出那十两黄金。”

欧阳雪猛一怔,急道:“郭——”

李朋一笑道:“恐怕不行。”

郭怀道:“没有不行那一说,群义不打算背这么重的利钱了,三天之后,我带着千两黄金,到‘天津船帮’去清这笔债。”

欧阳雪大惊道:“郭怀,你——”

李朋道:“你叫郭怀?”

郭怀道:“不错。”

李朋道:“群义拿得出千两黄金?”

欧阳雪道:“不……”

郭怀道:“到时候还不了,你唯我郭怀是问就是。”

李朋摇头阴笑:“你是谁?我不认识你这个姓郭的,叫她欧阳家的人说句话。还必得那个能当家主事的霜姑娘。”欧阳雪叫道:“不,我没有——”

郭怀道:“我现在是群义镖局的人,话是我说的,照样算数,群义拿不出,我拿得出,群义不给我给,你最好是相信,回天津去等我三天,否则,从现在起,你‘天津船帮’再也拿不到一文。”

欧阳雪惊白了一张娇靥,杏眼圆睁,樱口半张,只是说不出话来。

李朋仰天狂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姓郭的,别的不说,冲你这颗胆,李九爷我要说一声佩服,刚我不是说要教你知道,叫你明白的么?现在咱们一块儿算啦!”

他是身随话动,快得像一阵风,一步跨到,扬掌当胸就劈。

二姑娘欧阳雪就在旁边看着,她认为郭怀会两下子,可却绝不会是“天津船帮”这些凶残斗狠惯了的人的对手。她想惊叫,但却叫不出声来。

就在这一刹那间,闷哼之声倏起,一个人断线风筝似的摔了出去,砰然一声,结结实实摔了个四仰八交。摔出去的不是郭怀,而是李朋。

从李朋说完话,闪身欺近,到他扬掌劈出,再到他离地飞起摔出去,欧阳雪一直看得很清楚。可是,她就是没看见李朋是怎么摔出去的,当然她也不明白,为什么摔出去的是李朋,而不是郭怀,因为她没看见郭怀动一下。

其实,别说是她,问问李朋,恐怕连李朋自己都不明白他究竟是怎么摔出去的。

如果非勉强他想一想的话,他或许会记得,就在他一扬右掌要劈向郭怀胸口的当儿,他的右手腕上像突然上了一道铁箍,既疼又烫,然后他机伶一颤,浑身上下就没了力,也就在他浑身上下都没了力的一刹那间,他的身躯突的离地腾起,耳边带着风声,往后直飞了出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玷玉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