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玷玉龙》

第06章

作者:司马紫烟

对敌过招,不会有任何一个不紧盯着对方的反应、动作,包括一眨眼,一晃肩,而李朋他也没看见郭怀出手,天地良心,真没看见。

由于全身脱力,无法转动,甚至连提气都不能,李朋这一下摔得不轻,半天站不起来。

欧阳雪杏眼瞪得更圆,檀口张得更大,再一次的想惊叫,却仍然叫不出声来,哪怕是极轻微的一声。李朋又何尝不是这样,他简直不敢相信,像是做了一场梦。

所以总不敢相信,有三分是不相信这个姓郭的有这种身手,另七分则是不相信,明知道他来自“天津船帮”,在这块地面上,居然还有人敢跟他动手。

这时候,郭怀说了话:“李九爷,群义没打算赖债,但是就冲你这重手法的一掌,从现在起,‘天津船帮’别想再从群义拿到一文钱,我知道你做不了主,不要紧,带话回去,三天以后,郭怀到天津去,找你们做得了主的,当面做个了断,现在,你可以走了。”

李朋支撑着慢慢站起来,望着眼前这个郭怀,羞怒之火跟上冲的杀机交织,腰里有一条钢丝软鞭,裤腿里也藏着一把匕首,可是他就是没力气去动它们,呈现眼前的只有一条路,咬牙忍住,走。

他没吭声,转身外行,还好,虽然举步艰难,但到底勉强还可以走。

望着李朋已经到了门口的背影,二姑娘欧阳雪这时候倏然走过了神。

也就在这时候,一条无限美好的身影,带着醉人的香风,从后院方向掠到。

是大姑娘欧阳霜,她刚巧看见了李朋即将拐出大门的背影,一怔:“听见笑声,我就猜是他,果真是他,他怎么走了?”

欧阳雪带着震惊,急急忙忙的把刚才的经过说了一遍。

静听之余,欧阳霜脸色连变,等到欧阳雪把话说完,她霍地转望郭怀,声色俱厉,望之怕人:“郭怀,你好,你真好,谁叫你多管闲事,你说!”

郭怀似乎在意料之中,平静泰然,不慌不忙的道:“大姑娘,承蒙录用,我既已是群义的人,就该——”欧阳霜怒笑:“你既已是群义的人,你把你自己当成了群义镖局的什么人?你不过是个杂工,连做个趟子手都还不配,你凭什么管?”

欧阳雪没想到乃姐话说得那么重,急道:“姐姐——”

欧阳霜怒叫道:“我的事你少管。群义镖局还轮不到你当家。”

欧阳雪脸色一变,低下了头,居然没再吭一声。

郭怀仍是那么平静:“大姑娘,难道我管错了?”

欧阳霜冰冷的怒声道:“你本来就管错了,要是能这样,我欧阳家也不会咬着牙忍到如今了。”“大姑娘难道想不到,丢镖嫖,赔镖,到头来债主是‘天津船帮’,这分明是设计好的一着毒计。”“用你告诉我?‘天津船帮’找上门来的头一天我就明白了,可是已经迟了,你知道不知道,已经迟了?”“大姑娘既然明白,难道就甘心受他们欺诈勒索?”

“不受又怎么样,河北、山东两省,受他们欺诈勒索的又何止我群义镖局一家,连朝廷都让他们三分。”“那么,这每月十两黄金的利钱,大姑娘是怎么个筹法?三年期到,还不了千两黄金,又该怎么办厂“那是我欧阳家的事,用不着你管。”

“大姑娘,你或许坚强,或许有担当,但,某些事,对某些人,忍,不是办法,咬牙强撑,也只有越陷越深,到最后仍过不了那一关。”

“你以为你现在伸了这把手,我欧阳家就能过得了这一关?你只是害了我欧阳家,毁了我群义镖局,你知道吗?”郭怀要说话。

突然,欧阳霜变得虚弱异常,不但说话有气无力,而且充满了悲痛、凄凉:“自从有了威远,京里这么多家镖局,一家一家的关门歇了业,不怪,威远韩振天有七个好儿子,一个神仙似的干闺女,一帮皇族权贵,可是我欧阳家就是不甘示这个弱,认这个输,我咬牙撑,就是流尽最后一滴血,赔上一条命,我也要撑,可是怎么也没想到,我的苦心全毁在你这个刚进群义还不到半天的人手里,这是命,是运,也是数,或许你是好意,我宁愿当你是一番好意,不怪你了.怪你又有什么用呢?你走吧!马上走,马上离开群义镖局,我不想再看到你——”

二姑娘猛抬头,一脸惊容,尽管口齿启动,但却没说出话来。

郭怀还是那么平静,他望着眼前这位不让须眉,甚至愧煞须眉的大姑娘欧阳霜,两眼之中流露着几许赞佩,几许怜惜,道:“大姑娘的用心我明白了,但是我不能走——”

欧阳霜脸色一冷道:“你怎么说?”

郭怀道:“大姑娘,事是我惹起来的,理应由我一肩承当,好歹我要办出个结果来。”

欧阳霜娇靥上泛起了冷笑,掠过抽搐:“后果已经明摆在眼前了,你还要什么结果?你要是好意,我不愿意连累你,你要是歹意,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也应该知足了,难道非留在这儿看我群义镖局被夷为平地,欧阳家一家三口出尽丑,丢尽脸,然后血溅尸横不成?”

郭怀道:“大姑娘,请放心,不至于那样,就算至于出丑丢脸,血溅尸横的是郭怀一个人,保证——”欧阳霜悲惨笑道:“你用不着再说什么了,为欧阳家的事,让你赔上一条命,我也于心不忍,何况,就算你赔上一条命,我欧阳家仍过不了这一关。”

郭怀道:“大姑娘的好意我感激,可是我还是不能走,方命之处,只有请大姑娘谅者。”

欧阳霜脸色又一寒:“郭怀,你——”

郭怀道:“大姑娘,祸已经惹了,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天津船帮’的势力要真是那么庞大,手段真那么可怕,我就是离开群义,也是逃不出他们的掌握,既然大姑娘也认为横竖过不了这一关,为什么不让我试试,也许,不但能就此做个了断,甚至可以重振群义声威,直追威远镖局。”

欧阳霜冷笑摇头,就待说话。

郭怀又道:“大姑娘既有当初之忍,甚至不惜流尽最后一滴血,那么任何一线希望都不该放过,大姑娘不让须眉,甚至愧煞须眉,更不该连这试一试的勇气都没有。”

欧阳雪犹豫着叫了声:“姐姐——”

她虽然没说什么,没多说一个字,但是这一声所包含的,谁都懂,谁都明白,也已经很够了。欧阳霜转眼望乃妹,目光在二姑娘的脸上停留了一下,然后又望郭怀,一句话没话,头一低,转身往后去了。美好的身影透着悲凄,步履之间,也显得那么沉重——郭怀、欧阳雪两个人望着那渐去渐远的身影,都没动,也没说话。

倏地,二姑娘她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闪身追了过去。

郭怀站在那儿仍没动,脸上的神色,永远是那么平静。

二姑娘欧阳雪在后院门追上了欧阳霜,这地方,被客厅挡住,看不见前院,至少看不见郭怀站立的地方,当然,郭怀也看不见这个地方。

欧阳雪追上欧阳霜便道:“姐姐,你怎么忘了?”

就这么一段路工夫,欧阳霜已经变得相当平静,停下来,淡然道:“什么?”

欧阳雪道:“我刚才说的时候,你没在意听啊?他有一身好功夫。”

欧阳霜淡淡的道:“我听见了,当然,要不然李朋不会败在他手下,可是那也只不过是败了李朋而已。”“不,你没看见,我刚才也没来得及细说,他身手好得不得了,李朋只出了一招,我都没看见他出手,李朋就摔了出去。’”

欧阳雪带着惊喜,话说得激动。

哪知欧阳霜仍是那么平静,平静得就像一泓连波纹都不起的池水,她看了看欧阳雪:“怎么样?”“我是说可以让他试试,说不定他能——”

“我不是让他试了么?”

欧阳雪还待再说。

欧阳霜突然说了这么。句:“小雪,自从镖局陷入困境,爹卧病之后,我觉得你还小,我也是个做姐姐的,所以对外的任何一件事,我都没让你分担,现在看来,我错了,我应该让你知道,出了咱们镖局大门,外面是个什么样的世界。”二姑娘她听得一怔。

就在这一怔神的当儿,大姑娘转身进了后院门儿,踏着青石小径,直往后去,连头也没有回。欧阳雪她还站在那儿发怔——三顿饭,本来是欧阳家三个人一块儿吃的,老镖头卧病在床,得人喂,一向由大姑娘欧阳霜亲手服侍,等老镖头吃过之后,姐妹俩才吃。

如今,镖局里多了一个郭怀,但是今儿个这顿午饭.只有郭怀跟二姑娘欧阳雪一块儿吃。

大姑娘欧阳霜人在后头,根本没出来,也就是说,她没吃饭,当然,老镖头她还是照样服侍。这顿饭,吃得很沉闷。

二姑娘一直没说话,也像有着重重心事似的。

直到快吃完了,她才突然开了口:“你是不是真有把握?”

郭怀还没说话,欧阳雪接着又说道:“我见过你的身手,也认为你武功很好,可是我很少到外头去,对外头高手的武功,虽然听说过不少,却从没亲眼见过,你对付‘天津船帮’他们——”

郭怀道:“二姑娘突然问起这——”

“我告诉大姑娘说你的武功很好,是想让她放心,可是她好像不信,还说我没见过世面没经历过事。”郭怀一笑道:“那么我这么说,我只是试试,也愿意尽心尽力,不管结果如何,我能担保不牵连老镖头跟两位!”娘。”

“那怎么可能,大姑娘说得对,就算是你赔上了一条命,我们一家三口也绝过不了这一关的。”“应该不至于。”

“我要你说实话。”

“二姑娘,以眼下的情形来说,听实话不如看实情。”

欧阳雪忙凝目道:“这么说,你是——”

郭怀有意避开话题道:“二姑娘,吃过午饭,我能不能见见大姑娘?”

“你要见她干什么?”

“有件事,我要请示一下。”

“什么事?”

“恐怕二姑娘做不了主。”

“我可以给你转达。”

“见见大姑娘都不行吗?”

“这时候恐怕她不愿见你。”

“也好。”郭怀点点头:“有家海威堂,今儿开张——”

“你怎么知道?”

“海威堂开张,已经震动远近了,谁不知道。”

“你提这,是——”

“咱们群义镖局是不是该有个人去贺一贺?”

“该是该,可是人家没给咱们帖子,根本就是瞧不起咱们群义——”

“瞧得起,瞧不起,在别人,可是怎么样能让别人瞧得起,却在自己,英雄也有落魄的时候,怎么能以成败论定?群义虽然没落,虽然陷入困境,但却并不比谁低下——”

“话是不错,可是人家没给下帖子。”

“为什么非要他们下帖子?官不打送礼的,我不信海威堂这么不通情理,咱们去个人给他贺一贺,他们会把咱们的人屏诸门外?”

“可是为什么非要去个人给他祝贺呢?”

“二姑娘,那为要人知道,群义镖局仍在,群义镖局有人,别看群义处在困境里,照样挺直了腰,昂首阔步,周旋在京城地面上。”

欧阳雪突然放下碗站了起来:“我这就踉大姐说一声去。”

话落,她飞也似的走了。

郭怀脸上浮现了轻微的笑意。

欧阳雪去得快,回来得也快。

郭怀只不过刚来回踱了一趟,她就带着香风跑了进来,跑得是快,可是脸上并没有什么喜意:“大姑娘说随你了.谁叫群义镖局用了你这么个人。”

话,当然不是好话,连涉世不深的二姑娘都懂。

郭怀他又怎么会不懂?他没在意,微一笑道:“既然大姑娘这么说,那么对‘天津船帮’的事,跟这件事,全由我一个人办了。”

海威堂坐落的地儿,可不是普通地儿。

坐落在“正阳门”外大街,紧挨着“正阳门”外。

临街五大间,画栋雕梁,美轮美奂,气派异常。

但,怪的是只五大间店面,别的什么都没有。

不,有,那是正中的一间门头上挂着一块匾,黑底金字,笔力千钧:“海威堂”。

谁也不知道,海威堂是个什么样的字号,干什么的,真的,谁也不知道。

如今,华灯初上。

“正阳门”外大街的这一段清了街,站街的居然是九门提督辖下的步军,还有“查缉”“巡捕”两个营的便服好手。这,一方面固然因为海威堂大有来头,另一方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玷玉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