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玷玉龙》

第07章

作者:司马紫烟

只听直郡王道:“原来是这位人物,那么说再等等,也好让咱们看看,这位从不露面的人物,究竟是不是长着三头六臂!”

雍郡王居然不吭声了。

让这么多位皇子,还有这么多的皇族亲贵、王公大员等这么一个领袖天津船帮的草莽人物,的确是过份,的确是大不敬。

可是众家阿哥居然一听之后都愿意等,这就足以显示出天津船帮在他们各人心目中的份量了。没别的,只要谁能拉拢住天津船帮,那就等于掌握了河北、山东两省的水陆命脉,京线一带就在手掌之下,那个储位,也就跟拉拢神力候府一样,是唾手可得的了。

无巧不成书,也就在这时候,厅外传来了个响亮话声:“禀东家,天津部帮贵客到!”

在座的,除姑娘胡凤楼外,全都霍地站起。

宫弼转脸沉喝:“吩咐开席!”

“是!”厅外一声恭应。

海威堂的酒席,宴开百桌,全部摆在广大的庭院里。

人多好办事,没一会儿工夫,百张圆桌,摆得整整齐齐,大红桌巾,一色银器,够排场够气派。通明的灯光照耀下,一桌桌的宾客坐满了,上菜的全是通记的伙计,一个个年轻小伙子,穿着整齐,手脚矫捷。另外每桌两个,管斟酒侍候,算算总有近三百,据说全是从附近分支调来的。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主座上站起了通记的东家,有活财神之称的宫弼,他先感谢贵宾们的光临,老镖头韩振天的具名发帖,接着介绍海威堂。

这,是众宾客都想知道的,无不屏息凝神的听,广大的前院鸦雀无声,一片静寂。

就在这鸦雀无声,一片静寂的当儿,宫弼做重大宣布,语出惊人。

他说,海威堂是个生意字号,水陆两路的买卖,无不经营,通记钱在只是海威堂经营项目下的一项。由是,自今夜此时此刻起,通记钱庄归属于海威堂,主持海威堂的,另有其人,他官弼只是海威堂的一名总管,而海威堂的主人却因故不能出面——何止语出惊人,简直满院为之沸腾,一旦传扬出去,恐怕也立刻震动天下。

怎么不?举世闻名,富甲天下的活财神,居然居于人下,只是一名总管,而分支遍及南七北六的通记钱庄,也只是成了海威堂所经营众多项目下的一项。

海威堂势力之庞大,不想可知!

那位海威堂的主人是个怎么样一位人物,自然也是不想可知。

有熟的,有好事的,纷纷站起问宫弼,海威堂主人究竟是当世之中的哪位人物?此时此地,因何故不能出面?一呼百应,全部问起来了,不但海威堂屋宇为之震动,恐怕整座北京城都听得见。

只有一位,除了目闪异采外,仍然是那么平静的坐着,这位是姑娘胡凤楼。

宫弼他连摆双手,好不容易把震天的声浪压了下去,接着,他致万分歉意,然后是三个字——不能说。不过,最后他保证,稍假时日,海威堂主人一定会在京露面,亲自主持海威堂。

这答复,这说词,满座宾客当然不满意,就要再度追问。

不远的一桌上,站起了一个人,是郭怀,他扬声发话,震天慑人,立即镇住全场:“请问,哪一位是天津船帮的来人?”

宫弼那一桌上,立即有人应声发话。

那个人,是个四十来岁,身材魁伟,豹头坏眼,一脸络腮胡的黑袍壮汉:“我就是。”

郭怀道:“容我再请教,阁下是天津船帮里的哪一位?”

那黑袍壮汉道:“我是天津船帮里的头一位。”

头一位?不用说,那是帮主。

此言一出,惊呼四起,所有的目光立即投射过来,无不争睹这位神秘帮主的庐山真面目。

郭怀道:“好极,我叫郭怀,不知道帮主听说了没有?”

.黑袍壮汉轻装笑:“原来你就是群义镖局那个郭怀显然,他已经接获了禀报。

京城、天津卫两地相距两百四十里地,那个李朋是上午到群义镖局去的,而且在今晚来海威堂致贺之前,这位天津船帮的帮主,就已经接获了禀报,天津船帮传递消息,不能说不够快。

郭怀道:“既然帮主知道郭怀,那是更好,也省得我多做解说,耽误大家喝酒了,贵帮那位李朋李九爷禀报帮主的事;本来我是打算三天之后到天津卫去做个了断的,既然讯主今晚驾临海威堂做客,我就借这海威堂酒宴之上,跟帮上做个解决,不知道帮主的责下如何?”

黑袍壮汉冷笑道:“对天津船帮来说,在哪儿了断都一样,天津船帮本就不愿在地盘里落个仗势欺人,只是我今晚在海威堂是客,你要借酒宴之上了断,不知道做主人的肯不肯答应?”

郭怀转向宫弼遥遥抱拳:“宫老,郭怀保证只谈理,不讲武,还请示下尊意。”

宫弼忙拱手答礼,道:“海威堂是个生意买卖,不愿介入江湖事,只要阁下保证说理而不讲武,不扰我宾客,宫弼不敢多说什么!”

郭怀又一抱拳道:“多谢宫老——”

一顿转望那黑袍壮汉:“帮主应该听见了,主人已然答应——”

黑袍壮汉哪把个名不见经传的部怀放在眼里,不要说地位居帮主之尊,就是天津船帮的任何一个,除了那个李朋,谁也不会在意这个部怀。

他哈哈一笑道:“唯一不如我意的是你保证在先,只说理不讲武,不过今夜在海威堂是客,看在主人份上,也只好认了,那么怎么个了断法,你说吧!”

郭怀道:“容易,今晚海威堂贵客满座,每一位都是眼下各方面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物,一言九鼎,言重如山,我请他们诸位主持个公道评评理——”

黑袍壮汉道:“要借今晚这酒宴之上做了断的是你,那你就说吧厂一郭怀道:“恭敬不如从命,那就请帮主恕郭怀放肆直言了——”

接着,他把群义镖局失镖,负债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最后道:“群义镖局在京城里虽然微不足道,若是经营不善,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也就怨不得人,但若是遭人蓄意陷害,恃强勒索,那就该另当别论,敢请诸位主持公道评评理,这是不是蓄意陷害,群义镖局还该不该偿还这笔千两黄金的债务!”

话说到这儿,有人暗暗佩服这个名不见经传年轻人的胆识,却也有人认为郭怀太自不量力。而,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一时之间却都没有人说话,上百桌酒席之间,刹时间好静、好静。

黑饱壮汉那长满络腮胡,毛茸茸的嘴角刚浮起一丝得意笑意。

突然,一个近乎尖叫的女子话声,划破了这份寂静:“怎么没人说话?”不远处一桌上站起了那位康亲王府,杏限挑腮的三格格。

她一双杏眼圆睁,冷冷道:“你们这算什么有身份、有地位——”

玉贝勒傅玉翎两边眉锋一皱。

她身边的那位贝子爷,忙伸手拉她,要说话。

三格格她回眸一瞪:“你少管我,亏你还是个男子汉呢!你怕事我可不怕——”

玉贝勒站了起来,扬声道:“小蓉,这是江湖事,咱们不好置呼,尤其你是一个女儿家——”三格格霍地转过来道:“我不管什么江湖事不江湖事,这个郭怀是要在座的宾客主持公道评评理,我是海威堂的客人,我就要站起来说句话。女儿家怎么了?你别瞧不起女儿家,女儿家可不比你们这些男子汉胆小怕事——”姑娘胡凤楼隔着桌子深望那位三格格,一双美目之中闪现异采。

傅玉翎听了扬了一双长眉道:“小蓉——”

三格格看也不再看他,转过脸去大声道:“我认为这里头有毛病,怎么就那么巧,那批货的货主是他天津船帮,货既然是天津船帮的,为什么会让别人找上群义镖局托保,直到失了镖才出面露头?这根本是设好了圈套害人,不必还这笔债。”

三格格语惊四座,立时议论纷起,嗡嗡之声大作。

傅玉翎自觉太没面于,打以前到刚才,天大的事,只要他站出来说句话,没有拦不了的事儿。而如今,这个康亲王府的三格格,就不买他这个帐,不吃他这一套,他不由勃然变色,就待叱喝。只听姑娘胡凤楼低低道:“这位三格格是胆大了点儿,但满旗女儿不是一向这样么?我倒觉得她直率得可爱,胆大得可敬。”

这话,不见得是跟玉贝勒说的,但是傅玉翎他听见了,而且是字字清晰,连姑娘胡凤楼都说那位三格格直率得可爱,胆大得可敬,玉贝勒他还能说什么,又还敢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白着一张满带怒容的脸也坐了下去。黑袍壮汉很感意外,他绝没想到有人会说话,有人敢替群义镖局说话,更是做梦也没想到,站起来的会是个姑娘家,是这位康亲王府的三格格。

他脸色微变,一双炯炯环目转向韩振天,道:“总镖头德高望重,是不是也说句话。”

韩振天无论在今天这个场合,或是在任何地方,声威之隆,名望之重,那是当之无愧,只要他说一句,任何人都会听他这一句,认他这一句。

他略一迟疑,站了起来,一脸的肃穆神色:“韩某开的也是镖局,无论如何站在同行的立场,只应该避嫌,不应该说话。但是,既然帮主让我站起来说几句,我也只好勉为其难,相信诸位还信得过韩荣的为人,就事论事,不偏袒任何一方——”

话刚说到这儿,叫嚷之声四起:“我们信得过,我们当然信得过。”

“要是连总镖头都信不过,那我们就没有信得过的人了。”

“总镖头清说就是——”

韩振天道:“多谢诸位厚爱——”

话锋一帐,话声微扬,他接着说道:“这件事,我如今听到的是这位郭老弟的说法,事实上,早在年余之前,这件事就已震动京级,相信在座的诸位之中有不少人还记得,真相究竟如何?没人知道,连韩某我到如今也一无所知。不过这件事如果真如这位郭老弟所说,那当然是曲在天津部帮,群义不但可以不还这笔债,还可以报官诉法,或者是请江湖同道主持公道。但是,在情也好,在理也好,在法也好,凡事都讲究证据,不知道这位郭老弟是不是拿得出证据?”这番话听得议论又起,嗡嗡之声远比刚才要大,都能震人耳鼓。

姑娘胡凤楼很平静,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玉贝勒脸上的怒容不见了,微微点头。

韩总镖头说的是理,听起来不偏不向,丝毫不辱没他的身份与地位,郭怀他还有什么好说的?满座宾客,目光都投向郭怀。

三格格更是紧盯着郭怀。

郭怀淡然一笑说了话:“韩总镖头令人佩服,也令人肃然起敬,我要是有证据,也就不必借这机会请诸位主持公道评评理了,普天之下的冤事,有几个拿得出证据的。”

此言一出,哄然之声猛起,当然,都是指群义没理。

本来嘛!空口说白话谁都会,拿不出证据怎算有理?谁要硬说有理,那无非太糊涂,太不通情理。三格格一怔,娇靥上立现失望之色。

玉贝勒双眉扬起,嘴角微观笑意。

黑袍壮汉更是哈哈大笑,声震夜空。

只听韩振天道:“那么,郭老弟,你要原谅,拿不出真凭实据,就算韩某明知道群义受害,也不敢指天津船帮没理。”

黑袍壮汉大笑声中抱拳,站都没站起来:“多谢总镖头!多谢总镖头!”

韩振天正色道:“帮主千万别这么说,韩某不敢当,韩某只是就事论事,不偏不向——”

他就要坐下去。

三格格突然叫道:“要证据,好哇!谁又有证据证明他天津船帮不是蓄意设圈套害人?”

姑娘胡凤楼一怔。

玉贝勒脸色又变,怒容之中还带几分厌恶。

只听韩振天淡然的说道:“三格格要是这么说的话,韩振天就不敢再多说什么了,请满座宾客公断。”他坐了下去。

这个软钉子碰得三格格为之一怔,一时没能说出话来。

刹时,议论之声又起,当然,都指群义没理,并指那位三格格胡搅蛮缠,强词夺理。

三格格哪受过这个,火儿了,就要三不管的发火儿。

郭怀那里适时欠了身:“无论如何,三格格的仗义执言,群义感激,请坐!”

怪了!三格格那么个脾气,眼看就要三不管的发火,两眼一看郭怀,她居然没脾气了,火儿也熄了。道:“郭怀,不要怕,也不要管那么多,我认为你们有理,你们就是有理,到哪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玷玉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