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玷玉龙》

第08章

作者:司马紫烟

郭怀道:“我没有别的话说,也没有太多的理由,话就说到这儿了,至于三位是不是还拿我当弃宗忘祖,卖身投靠的败类,全凭三位,我无法,也不愿相强。”

欧阳雪望乃姐欧阳霜。

大姑娘一双水汪汪冷如霜刃般的目光则紧盯着郭怀。

欧阳雪立又转望瘦汉子,叫道:“田叔叔——”

瘦汉子脸上的冷怒之色已经不见了,道:“这么说,是我误会了你,错怪了你?”

郭怀道:“我不愿作答,怎么看我,那还在三位。”

瘦汉子道:“我愿意向你致歉,但是,虽然我误会了你,你也不是我辈,群义镖局不能留你——”郭怀道:“我明白阁下的意思,事关重大,我不敢怪阁下,但是,我离开了群义镖局,阁下就能放心了么?”瘦汉子为之一怔道:“这——至少以后的事,你不可能再知道了!”

郭怀道:“怨我直言一句,还请阁下不要见怪,凭阁下,参与匡复大业,我实在不敢恭维。要是能让阁下放心,不必怕我知道以后什么事,要是不能让阁下放心,我只知道这么一点,也就足够了,是不是?”瘦汉子为之一怔,一时没能答上话来。

大姑娘欧阳霜突然道:“田叔叔,我决定让他留下——”

欧阳雪喜道:“姐——欧阳霜道:“先前要他的是我,如今留下他的也是我,是福是祸,自有我一肩承担,绝不会连累到群义镖局之外。”郭怀道:“多谢大姑娘。”

欧阳雪道:“我原就不信他会是——”

欧阳霜道:“我说过,两次留他的是我,是福是祸,自有我一肩承担,你就不要再说什么了!”欧阳雪闭口不言,还真没再说什么。

郭怀道:“无论如何,蒙二姑娘始终见信,我永远感激!”

欧阳雪娇靥上突然一红,香chún启动,慾言又止,低下了头。

欧阳霜看见了乃妹的异样表情,她美目中为之异来一问,道:“你可以回到前院去歇息了!”郭怀道:“大姑娘,真不需要我看看老镖头?”

欧阳霜道:“我田叔叔已经来了!”

郭怀道:“那么我告退。”

他微一欠身,放下手中匕首,行了出去。

听得步履声远去,瘦汉子上前一步道:“霜丫头,此人────”

欧阳霜道:“田叔叔,此人高深莫测,给我爹吃过葯后,再容我详禀。”

瘦汉子道:“也好,走,带我看你爹去。”

欧阳霜微微一礼:“容我给田叔叔带路。”

她往书房外行去。

出书房,转上北上房画廊,此刻的北上房,暗无灯光,欧阳霜推开门带头走过去,东耳房旁边竟有一条窄窄的走道。

进入这条走道,后头一线微弱灯光射了过来,那又是一小间房,紧挨着东耳房后,微弱灯光,就是从那间房里垂帘缝里透射出来的。

到了那间房前,欧阳霜伸皓腕掀起重帘,一阵葯味扑面涌出。

瘦汉子一点也没在意,低头迈步先进去了。

小小一间卧房,布置雅致,摆设朴素,靠里一张床,纱帐两边钩起,床上躺着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人。老人看上去年纪在五十上下,但须发已然灰白,不但瘦得皮包骨,而且脸色白里泛黄,闭着一双老眼,一动不动。看样子病得不轻,病不轻归不轻,但是满头灰发梳得整整齐齐,混身上下也干干净净,显见得两位姑娘付出了多少辛劳。

轻轻来到床前,瘦汉子轻声呼唤:“老哥哥,老哥哥!”

老人状似酣睡,不但一动不动,而且没一点反应。

瘦汉子眉锋微皱,转脸望向大姑娘:“还是没醒过?”

欧阳霜微点头:“从您上回走,到如今了。”

瘦汉子探手人怀,摸出了一个小白瓷瓶,递出了手:“捏开他的牙关,用水冲下,但愿这瓶葯能收点效用。”欧阳霜接了过去道:“田叔叔,这是——”

瘦汉子道:“‘百灵万应丹’,据说是用整只何首乌炼的,求一粒都难。我整瓶给带来了。”“能治我爹的病?”

“既称‘百灵万应’,当然是什么病都治。”

欧阳霜没有多问,其实,她自己知道,乃父的病群医束手,只要是治病的葯,如今也只是求得一样试一样了。她这里刚一声:“小雪,倒水。”

那里二姑娘欧阳雪已然捧着一碗水到了跟前。

欧阳霜技开瓶塞,从小白瓷瓶倒出了几股其色乌黑的葯丸,侧身坐在床上,一手伸过去捏开了老人的牙关,另一手就要把葯丸放进去。

基地,一声轻喝震人耳鼓:“大姑娘,等一等。”

一阵轻风,一条人影,一只手伸来,恰好托住了大姑娘欧阳霜拿着葯丸的那只手时。

床前,多了个人,是郭怀。

欧阳雪、瘦汉子一惊。

欧阳霜惊里还带着气:“你——谁让你进来的,你这是干什么?”

郭怀道:“大姑娘,我临时想起了一件事,这位,他是什么时候告诉大姑娘,他要为老镖头求葯的?”欧阳霜还没说话,欧阳雪已然开了口:“三天之前,怎么?”

郭怀道:“那么三天之前也应该来过,也应该知道老镖头病重到什么地步,救人如救火,更何况这种渊源,这种关系,他还有什么心情跑去喝好茶、说故事?”

两位姑娘还没有什么反应。

瘦汉子已然变色道:“郭怀,你这什么意思?”

郭林道:“我的意思是应该先弄清楚,你阁下送来的是什么葯?”

使汉子道:“什么葯?我两个侄女儿也知道,这是能治百病的‘百灵万应丹’。”

郭怀道:“我不必问你,这葯是从哪儿求来的,但是我敢断言,这葯绝不是什么‘百灵万应丹’,即使它叫‘百灵万应丹’,我也怀疑它是否如你所说,能治百病。”

瘦汉子急转望大姑娘、二姑娘:“霜丫头、雪丫头,你们清楚咱们的渊源,你们清楚咱们的关系,难道我还会害你们的爹,害我的老哥哥,分明他不是想报我误会他的一箭之仇,就是别具用心,别有阴谋。”二姑娘圆睁美目,半张樱口,一脸惊容,似乎呆住了,仍没反应。

大姑娘则冷怒霍然转脸:“郭怀——”

郭怀截口道:“大姑娘,这件事的是非曲直太容易分辨,只试一试这葯的真正功效就知道了。”瘦汉子道:“这葯能治百病,何等珍贵,别人求一粒都难,岂容你任意糟蹋?”

郭怀冷冷一笑道:“不会糟蹋的,既然你确认定能治百病,就请你先试尝一粒,给两位姑娘看看。”瘦汉子沉喝道:“胡说,我又没病,怎么能随便吃葯,没病的人就算吃了它,也显不出功效来。”郭怀道:“不能说没道理,也不能说有道理,我不勉强依,这样,这儿现成有水,咱们拿一粒溶在水里,然后把水倒在地上试试看,要是这葯是穿肠毒葯,你知道倒在地上会怎么样?”

一顿,接着又道:“二姑娘,请把水碗给我。”

他伸手要去拿碗。

大姑娘就要说话。

而,瘦汉子一声没再吭,闪身就往外扑。

只听郭怀一声:“我早防着你了!”

去接水碗的手倏地横移,疾快如电,一把抓住了瘦汉子的左肩,中食二指正扣在“肩并”要穴上。瘦汉子不跑了,他跑不掉了,不但跑不掉,而且闷哼一声,身躯矮下半截。

郭怀转望欧阳霜、欧阳雪道:“两位姑娘,相信如今已不需要我再说什么了。”

二姑娘欧阳雪她仍是一付惊容,仍然说不上话来。

大姑娘欧阳霜脸色惨变,娇躯倏泛剧颤,她额声悲呼:“田叔叔……”

瘦汉子没说话,因为他咬紧牙关,满头是汗,显然,他是在极力忍受着痛苦。

郭林道:“说吧!这是谁的主意?”

瘦汉子仍没说话,仍是紧咬牙关,任凭满头的汗水凝为汗珠,一颗颗往下滴。

郭怀道:“你是个练家子,不应该没听说过‘一指搜魂’。”

瘦汉子脸色大变,机伶一颤,但是刹那间他又恢复了适才的神色与表情。

郭怀微一笑,道:“我明白了,你大概不相信我会这种失传已久的绝学,那么,咱们试试。”话落,右手突出一指,就要点向瘦汉子。

欧阳霜突然冰冷道:“放了他。”

郭怀微征停手,转头回望。

欧阳霜娇靥颜色煞白,没有一点表情:“放了他!”

郭怀回过头去:“你听见了,欧阳家宽怀大度,以德报怨,你作何感想?”

基地,二姑娘悲叫出声:“田叔叔,你,你——”

二姑娘,她倏地双手捂脸,失声痛哭。

瘦汉子,他除了咬牙流汗之外,没有别的表情。

郭林道:“明知道,放你必成祸害,但是欧阳家一念不忍,群义镖局也无所惧,带话给天津船帮,这是他们欠欧阳家的,到时候我会一并算,要是你还有良知,往后该怎么做,你自己明白,去吧!”

他五指一松,振腕做抖,瘦汉子立足不稳,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砰然一声,似乎撞上了走道馆上,然后,走道里一阵急促奔跑声由近而远。

二姑娘仍在哭。

大姑娘木然道:“大思不敢言谢。”

郭怀道:“大姑娘,我不敢当,既是群义镖局的人,就应该为老镖头尽一份心力,现在容我再为老镖头尽点心力。”他跨步到了床前,伸手搭上床上老人的腕脉。

这回,大姑娘欧阳霜没再阻拦。

郭怀只把了一下脉,便收手道:“难怪群医束手,都看不好老镖头的病,老镖头的病在于练功不慎,真气走岔,早有内伤,再加上胸中郁结太重,导致两病并发,如同雪上加霜,一发不可收拾,葯物不好治,也不必葯物。”话落,国手,双掌并出,运指如飞,连点床上老人胸前八处重穴,最后以右掌掌心贴在老人心口上。这时候,二姑娘欧阳雪已然住声收泪不哭了,她抬起头,娇靥上犹满布泪痕,屏息凝神望着郭怀跟床上老人。大姑娘欧阳霜虽然仍是一脸木然神色,可也屏息凝神望着。

毕竟,重病在床的,是她的生身之父,这一刻,关系着乃父的福祸安危,心里就是再悲痛,也应该暂时搁在一旁了。

约英盏茶工夫,郭怀轻吁一口气,收回了手道:“请让老镖头多歇息,明早就会醒过来了。三天之后就可以下床。”他没再多说什么,微一欠身,转身行了出去。

两位姑娘,没一个动,也没一个说话。

可是郭怀刚到堂屋,后头传来了大姑娘欧阳霜的话声:“请等一等。

郭怀停步回身,后头射来的微弱灯光下,大姑娘欧阳露,二姑娘欧阳雪都来了。

两位姑娘一句话没说,矮身就要拜下。

郭怀忙伸双手,拦住了两个:“两位姑娘,不过是举手之劳,我当不起。”

两位姑娘拜不下去,只得作罢,大姑娘欧阳霜道:“我羞煞愧煞,想再次致歉,却无颜启齿。”郭怀道:“大姑娘怎好这么说,只信得过郭怀没有恶意,不是别具用心,这也就够了。”

二姑娘欧阳雪道:“真没想到田叔叔去──-真的,做梦也没想到,太让人伤心,也太让人寒心了!”欧阳霜道:“一念之误,险些害了自己的父亲,跟亲手弑父又有什么两样,真要是那样,欧阳霜就万死莫赎了。”郭怀道:“这也怪不得大姑娘,以彼此间的渊源跟关系,任谁也会深信不疑。”

欧阳雪道:“郭……郭大哥,你怎么知道他是受了天津船帮的指使?”

郭怀道:“不敢当,大兴县的捕快曾经追捕过他,他对弃宗忘祖,卖身投靠之辈也深恶痛绝,足证这件事情跟他们官家没有关系,那么,谋害群义镖局的,也就只有天津船帮了。”

欧阳雪咬碎玉齿恨声道:“好阴毒卑鄙的东西。”

郭怀道:“不过我不明白,两位姑娘争这口气,强支撑至今,至少也应该是为老镖头,我想不通他们谋害了老镖头,对他们会有什么好处。”

欧阳霜失色的香chún启动了一下,道:“这件事,连小雪都不知道,当初他们来要群义镖局的时候,话说得很清楚,要是群义镖局赔不出那趟镖银来,只有一个办法,欧阳霜把人交给他们帮主。”

郭怀微一怔。

欧阳雪美目一睁,惊伍叫道:“姐,你为什么一直没让我知道?”

欧阳霜道:“让你知道有什么用,又能怎么样?我是长女,爹卧病在床,群义理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玷玉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