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雷神》

第10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时,久米子又开口了。

她道:“唐样!只要你能有这个把握,我可以负责替你找到货主。”

金克泉急了道:“久米子!你别搅局行不。”

久米子冷笑道:“我不是搅局,你们的生意我也有点关系。在日本我们稻田组的人也插了一手,那些货主我也认识一些,他们并不一定要跟谁订合约,谁有办法保证货物的安全脱手才是最重要的,万四既然不行,就应该换人。”

金克泉没有办法,摊着双手道:“小唐!这是一件大事,我不能作决定,要跟几个人商量一下。”

唐烈冷笑道:“万四是接替屠镇东的,拚掉屠镇东的时候,你怎么没找人商量,立时就作了决定呢?”

“唉!小唐,你是不知道,屠镇东目中无人,狂妄自大,拚掉他换上万四,是早经决定的。”

唐烈笑了一下道:“原来是这么回事,这恐怕是三先生单方面的决定吧,曹雪芬全然不知情。”

“她是负责买方,我是负责卖方,所以不必要她知道。”

“他只能负责一家,我则可以作成两家的交易,三先生向你的朋友建议一下,相信他们会同意的。”

“我会把话讲明白的,小唐!给我三天的时间答覆你。”

唐烈道:“等不及三天,现在龙虎帮的内部已像一枚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会爆炸的,我只能等一天。”

“一天恐怕来不及,有些人不容易找到。”

“三先生!等一天是尊重你,老实讲,我就是放开手做了,你的那些朋友也没话讲,除了找我之外,他们别无选择。除非他们放弃了这个市场、这个顾客,何况货主并不限于日本人,只要有钱,不怕买不到货色,德国人、瑞士人、英国人、法国人,都很有兴趣的。”

“好!一天就一天,我明天就答覆你。”

金克泉急急忙忙地走了,走得十分的狼狈。

美子笑道:“唐样!这家伙出了名的狡猾,却被你逼得走投无路。”

久米子道:“唐样!这家伙恐怕靠不住,他跟万四的关系很密切,绝不会同意除掉万四的。”

唐烈笑道:“我知道!他根本就可以作主的,无需跟人商量,他只是在施缓兵之计,好去通知万四准备对付我。”

“那怎么办呢?你可要小心呀!”

“我不会给他机会的,我今天就采取行动。”

久米子鼓励地道:“唐样!你尽管放开手去做好了,只要你能控制全局,找到买主,货源方面不成问题,我们姐妹可以负责为你接洽,要多少有多少,而且在计算回扣方面,比以前还可以优惠一点。”

唐烈显得十分兴奋地道:“真的吗?那太好了,老实讲,在人手方面,我早就有把握控制了,只是为了货源问题,不得不委曲求全,听他们的摆布,有了贤姐妹的保证,我就放开手干了,相信我们以后会合作得很愉快的。”

久米子和美子也都举杯向他共贺合作成功,双方都很愉快,而唐烈的心中尤其感到兴奋,因为他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情报,他知道久米子姐妹是属于黑龙会的,而金克泉则是日本陆军部的。

虽然他们两方面的重点都是在侵蚀中国,想在中国扩充他们的势力。

但显然地,他们之间是矛盾的,而且在暗中别苗头,互相倾轧,为敌人制造矛盾,使他们自相残杀是策略的最佳运用。

唐烈决心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

他已经是稻田姐妹最欢迎的客人了,但他没有久留,因为他要立即发动龙虎帮中的夺权行动。

讲夺权,其实是很公平的。

唐烈更是胆大,他只带了两个人,徐荣发和小山东,一迳来到了愚园路,四爷叔的私邸那是万四新置的别墅,很气派,西式的花园洋房,门口有五六个心腹弟兄保镖,别墅中还有十来名娘姨、司机和听差的。

四爷叔弄了两个姨太太,虽然已经是黄昏了,他却刚起床没多久,因为四爷叔的生活是从薄暮才开始的,除非必要,他白天是不见任何客人的。

唐烈要抢在这个时候来,是知道金克泉还没有过来知会。

唐烈向金克泉要重组龙虎帮要求时,他答应第二天答覆,唐烈知道他不会立刻去通知四爷叔的,他一定要跟他的上级去请示,或是跟他的智囊幕僚们商量考虑,等有了结果才作决定。

唐烈却等不及他的决定,他要争取时效,赶在金克泉发出通知前行动,只不过他只带了两个人去赴会,胆子不是大了一点么,更何况那两个人原先都是四爷叔的弟兄,他等于是单刀赴会。

在豪华而舒适的客厅中,四爷叔客气地跟唐烈握过了手,然后道:“小唐!你是个大忙人,今天怎么会有空过来的,还有阿发、小山东,你们两个人一起来了,莫非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唐烈笑道:“事情是有一点,不过都过去了,我们是特地来向四爷叔请安,同时还有一点小事情要请示。”

四爷叔哈哈大笑道:“小唐!你太客气了,有什么事情请快讲吧,你们三个人联袂来,事情一定不小。”

唐烈顿了顿,才道:“四爷叔!我发现我们帮中有一个大危机,有人正在想悄悄地挤掉我们,然后用一批他的私人来代替。”

四爷叔的脸色微微一动道:“那有这种事?”

唐烈道:“事情是有的,我是从三先生那儿已经得到了证实,那个人早已有心想把本会一脚踢开了,所以暗中蓄了一批人,组成了很多小帮派,看起来每一家都只有二三十个小脚色,毫不起眼,但整个加起来,却相当惊人。”

徐荣发忍不住道:“而且这个人还利用他的地位,压住自己的弟兄,对那些小帮会的嚣张百般容忍,使他们一天比一天大,终于大到要吃掉我们了。”

四爷叔的脸色很不自然地道:“阿发,以前我有几次压住你,不叫你跟人家冲突,你讲的这个人,分明是我了。”

“不错!就是你四爷叔,唐先生已经从三先生那里得到了证明,那些小帮派都是你在背后撑腰建立起来的,目的就在代替我们。”

小山东更是火大,一拍桌子道:“四爷叔!你不便明着把我们挤出那些赚大钱的买卖,才故意接下一些风险大的生意,又不肯预先讲明,叫我们忙着送死,好叫我们慢慢地淘汰,你的手段太狠。”

四爷叔没想到他们把事情调查得那么清楚,而且还这么开门见山直接斥问,一时弄得手忙脚乱,不知如何应付了。

他恼羞成怒之下,也只有一拍桌子大吼道:“混帐的东西,这是你们对我讲话的态度,别忘了我是。”

小山东的性子最急,上前一把揪住了四爷叔的胸衣道:“你是个卵,他奶奶的,我们拚死拚活,把你养肥了,你还想计算我们。万老四!我告诉你,你有仁有义,我们才承认你是龙头大哥,你不仁,那就休怪我们的不义。”

四爷叔涨红了脸,什么话都讲不出来了,也挣不脱小山东的纠缠,他虽有一身功夫,但多年的养尊处优、高高在上,早已忘了如何与人动手了。

以前,他手中还玩看一对铁胆,最近做了龙头帮主,为了点缀身份,要去掉那股流气,连铁胆都放下了。

现在,他只能手足无措地喝道:“放手!放手!小山东!你要死了,你这种行为该三刀六眼,该千刀万剐,该。”

小山东火不打一处,另一只蒲扇大的巴掌,早已在他脸上劈劈拍拍地一顿狠揍。

而且,他口中还骂道:“奶奶的,你还神气,我们今天来,就是告诉你,不再认你这个龙头老大了,你他奶奶的还在发威。”

这时已经有五六名保镖冲了进来,他们都是带看枪的却不敢掏出来打,因为来的这三个人毕竟都是在帮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的,造次不得。

倒是四爷叔看见来了人,更觉塌不起台,厉声喝道:“给我毙了吧,三个入全毙了,一个都不准放过。”

有了他的吩咐,那些保镖们自然不会再犹疑了,连忙伸手掏枪,砰!砰!两声枪响了。

动作最快的两个人首先中枪倒地,开枪的却是徐荣发,这位专门领导行动的大头目,表现了他的快枪和神射。

两个保镖都是额心中枪,倒地不起了。

徐荣发冷冷地举着枪,镇住四名保镖道:“各位弟兄,大家留份交情,以后还是兄弟,否则就别怪我不讲交情了,慢慢地取出枪来,丢在地上,站到一边去,不准玩花样。”

砰!砰!又是两声枪响。

这次徐荣发只开了一枪,另一枪是保镖开的,他在取枪后,企图试试运气,手指一堆保险栓就朝徐荣发开了一枪,由于太过心慌,这一枪开得太急,只打进脚前的地毯,而徐荣发的一枪却在他的肩心上开了个洞,又倒下了一个。

剩下三个保镖吓破了胆,乖乖地丢下了枪。

四爷叔趁乱在小山东的身没掏走了枪,比着小山东道:“放开手,退开去,还有你,阿发,你也把枪丢下来。”

局面顿时改观了。

徐荣发不禁略顿了一顿。

小山东却叫道:“阿发哥!别理这个老杂碎,叫他开枪好了,他杀我你就宰了他,一个换一个,两不吃亏。”

徐荣发没有丢枪,他知道只要一丢枪,立刻失去了优势。

四爷叔一看情形不对,把枪口对准了唐烈道:“小唐!叫他把枪丢掉,否则我就先打死你。”

唐烈没开口,徐荣发却没有辙了。

因为他不能叫唐烈受到伤害,悻悻然丢掉手中的枪道:“小山东,好好的局面叫你给弄糟了!”

小山东道:“怕他个卵,今天反正是跟这老杂碎摊牌了,他有种叫他开枪好了,就算杀得了我们,也逃不过我们全帮的弟兄。”

四爷叔不去理会他们两个人。对唐烈狞笑道:“小唐!凭他们两人,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一切都是你挑起来的,宰了你,天下就太平了。”

唐烈却笑吟吟地道:“四爷叔!阿发和小山东原是你的弟兄,要不是你对他们太绝情绝义,他们怎么会如此对你,你杀了我是没用的,帮中弟兄的心却再也挽不回了。”

四爷叔尖利地道:“我才不在乎呢,这批人是从屠老大手上带起来的,桀骜不驯,对屠老大都不太听话,对我自然更差一截了,我要换掉他们也不为过,我已经准备多年,现在时机差不多了。”

唐烈道:“四爷叔,这片江山是龙虎帮的弟兄们流血拼命挣下来的,不属于你一个人,你没权利换掉他们。”

四爷叔哈哈笑道:“我没权利谁有权利?只要我手上有人,你看我行不行。不过,你们却看不到了,我本来还有点顾忌,怕你们三个人领头捣蛋,现在好了。你们三个人自己送上门来。”

唐烈笑道:“四爷叔!我们送上门来没错,可是你未必吃得了我们,别看你手上有枪枝。”

四爷叔知道唐烈身手不凡、狡计百出,不敢跟他多讲话,举枪对看他扣击下去。

但只听见克克克的空击声,小山东及时配合,当胸一拳击出,把四爷叔打得退后两步,跟看上前一脚,踢在他的胯下,四爷叔整个人弓起像颗大虾米,只动了几动,就翻起了白眼,鲜红的血从他雪白的纺绸裤裆往外涌出,可见是活不成了。

小山东从他手中取回了枪,哈哈笑道:“要是有子弹,我还会叫你摸了去,我是专门干这一行的,还会出这种大漏子?你真是一脑子的豆腐,死了都不冤。”

徐荣发究竟是四爷叔多年的弟兄,心有不忍,还想上前扶他,但是已经没有用了,四爷叔被扶了起来,又像只死虾米似的倒了下去。

小山东道:“阿发哥!这可不能怪我心狠手辣,你也听见他讲的话了,他早想把我们除掉了,今天又拉开了脸,假如今天他不死,我们日后麻烦可大了。”

徐荣发默默无言,他也知道今天若是不除掉四爷叔,日后必将有一场火拼,死的人就不知有多少了。

因此,他只向唐烈道:“唐先生!现在该怎么办?”

唐烈道:“把四爷叔送进医院,宣告他得了急病,至于跟在他身边的旧日弟兄。还继续叫他们在帮里留下。四爷叔自己所组的那些小帮会,你带着人去通知一声,愿意加入本帮的,我们加以收并,否则着令他们解散,对了,四爷叔有没有家人?”

徐荣发道:“他的原配结发在松江乡下,有个儿子在乡下种田,是一个老老实实的庄稼人。”

“好!只要龙虎帮存在一天,每年由堂口上拨五千元给他的家人。不管怎么讲,四爷叔总是帮中的元老,应该享受屠老大同样的待遇。”

“谢谢唐先生。”

“怎么谢我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