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雷神》

第12章

作者:司马紫烟

唐烈为了表示帮雷大鹏成立一股地下势力的诚意,居然替雷大鹏在银行里存进了十万元的款子。

“做事情总要钱的,虽然立即有大批钱财收入,但是安顿人手、接洽路线,都少不了要打发一下,我只能在这个地方为雷主任尽力,人员却要主任自己带来了。”

唐烈交出了一份存摺,雷大鹏很高兴,拍拍他的肩膀道:“老弟!我就不客气了,你如此上路,我不会亏待你的。”

其实,唐烈只是慷他人之慨。

这笔钱是四爷叔的私房钱,摺子和印章都到了唐烈的手中,以他目前的地位,银行里也不敢不卖帐,乖乖地让他转户。

现在曹雪芬摆出了这句话,他的布置已成功了。

但他仍显得犹豫道:“雪芬!这个人很不简单,你有权作主吗?”

“我当然能作主,伯父那边我负责。”

“不光是总理一个人,他跟各方面都有关。”

“没问题,事后我伯父知会他们一声就行了,能够有点证据自然更好,否则也无所谓,三对电报召他回去,他都置之不理,这一条抗命罪就够了。”

唐烈没有答应得太快,只是道:“我还要慎重地考虑一下,老实讲!我实在惹不起这个家伙。”

“小唐!你是不是想摔掉我去靠向他那边。”

“怎么会呢?我真要是有这个意思,就不会把他目前的情况都告诉了你,他吩咐过不能对你讲的。”

“他对你怎么讲的?”

“他讲在公事方面,他不在归你负责,他来了,你就不必再管了,女人家办不好事情的,老早由你经手,就搞得一团糟,从屠镇东到万老四,还有金克泉,你一个都没把握好,还是要靠他给你擦屁股。”

“这个杀千刀的,居然敢讲出这种话!”

“雪芬!这不能怪他,凭良心讲,你以前是没有搞好,龙虎帮的事,你很多都不知道,像万老四跟金克泉私下勾结,准备另找一批人把你们挤掉,你就不知道。”

“我是个女的,龙虎帮的事我根本插不进手,所以你到上海来,我拼命争取你进来,你要知道,若不是我坚持,屠老大极力主张除掉你。”

“我可没这么好吃,屠老大也不是没试过。”

唐烈适时地表现了他的桀傲,有点意气,那是一种最好的掩护,若是他太没脾气,反倒会使人不放心了。

曹雪芬娇嗔地打了他一下道:“我知道你行,交了一批过命朋友,可是龙虎帮真要倾全力对付你,你有再多的帮手也不够的,何况你还是个闯祸胚,到处结怨,连日本人都不肯放过你,你该想想是谁压住那些人的。”

唐烈把她又搂住了笑道:“我知道是你,尤其是我们有了进一步关系后,人家更要对我客气几分了。”

曹雪芬没有再挣扎,她似乎正在用柔情来镇住这条不羁的野马。

她悠悠地叹了口气:“你总算知道,我虽然没有嫁给你,可是不少人已经知道我们的关系,我还能够跟别人吗?我把一辈子都托给了你,你却这么没良心。”

唐烈忙道:“我怎么没良心呢?我不是为了你才拼命维持这个烂摊子的,否则我大可以垃走一半的人,另外起炉灶了,也免得背后再受这些老祖宗的钳制了。”

“小唐!我可从来没管过你。”“可是那边派个阿猫阿狗来,都可以在我的头上撤尿,像这个雷大鹏,根本不知道是从那个洞里冒出来的。”

曹雪芬噗嗤一声笑了:“所以我才要你去除掉他,上海滩上应该是我负责,他要硬插进来,可不能怪我。”

“雪芬!雷大鹏的手底下实在太硬了,你也记得,那天在灵堂上,他只有十几个人,就把五六十条大汉放倒,现在他的人又来了十几二十个,这股势力谁惹得起。”

“整个龙虎帮在你手中,你还怕人手不够。”

“当然!我调足全部人手去硬吃,是吃得下来的,但是这样一来,一定元气大伤,以后就别想在上海滩上混了,再者,我赶这么多弟兄去拼命送死,事后如何对他们的家人交代呢?”

“交代什么?这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好处。”

“雪芬!这话你我可以讲,对他们不能这么讲,姓雷的赖在上海,跟他们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他会吃掉龙虎帮。”

“不!只能讲把你挤掉而已,无论谁来接龙虎帮,都要靠这些人的,雷大鹏用的也不是龙虎帮的主意。”

“哼!你跟我分得这么清楚。”

唐烈道:“我可以跟你不分,但是龙虎帮的弟兄跟你必须分清楚,他们究竟不是你伯父私养的部队。可以无条件去拼命。”

“你只要下一个命令,根本不必解释。”

“这样做下去,我跟屠老大、万老四没有什么分别,很快就会没有人要听我的了。雪芬!这不是龙虎帮的事,我的确不能要他们冒险的,但是我可以交出我自己,由着你指挥,叫我干什么都行。”

他表现得很坚决,几乎是无可挽回。

曹雪芬知道再讲什么也没用了,怒哼一声道:“你还是不肯管?”

“是我不该管,雪芬!你为什么不打个电报给你伯父,交给他去解决呢?这也不是你我管得了的事。”

“我伯父已经授我全权处理了,他老人家最后一对是密电,他讲,雷大鹏似乎有不稳之状,只要我把握住证据,不妨进行处决。”

唐烈冷笑道:“你伯父又在开玩笑了,雷大鹏手中有多少人,叫你一个女流之辈去处决他。”

“当然他是要我运用龙虎帮的人手。”

“雪芬!你别扯淡了,龙虎帮的人又不握在你手中,照以前的情势看,龙虎帮的人还是搭上他的关系拉过来的,屠钗东和万四都是他早年的朋友。”

唐烈算得很清楚。

曹雪芬逼得没有办法了,只好道:“好吧!我手头上有几个人,那是我伯父拨给我秘密武力,用来保证我跟紧急应变的。”

“这还差不多,有多少人?”

“二十来名,都是好手,他们是归陶大姐指挥,直接听我命令,我把这批人交给你,可以行动了吗?”

唐烈认真地盘算了一下,又问道:“你用过这批人没有?”

“没有。我尽量不用他们,也还无此必要。”

“有没有跟他们接触过呢?”

“那倒经常接触,他们都住在附近,每天清早就在北边的空地打太极拳,我则和陶大姐借着溜狗的机会,去巡视一遍,算是点个卯,却没有正式接触。”

“这个办法倒不错,有二十几个人,事情尚可一为,我要好好筹划一下。”

“小唐!记住一点,必须要有证据,我才能交代。”

“证据多的是,他向我私下借了十万元,存进了他自己私人的户头,而且还秘密地把他的人召来,在上海觅定落脚处,这不是证据是什么,而且他还跟那个姓方的悄悄联络。”

“真的!你能确定?”

“当然能了,方子超还找我另外有事,他向我询问雷大鹏的为人以及可靠程度。”

“你跟那个姓方的也有来往?”

“不错!姓方的由于我上次的表现,很令他放心,所以跟我订下了交情,托我代办一些秘密事务,大部份是关于银钱的来往。”

“你跟他有什么银钱的来往?”

“我没钱,他也没钱,我们两个是奶妈喝鱼汤,为着别人的孩子忙,他在那边很兜得转,有很多要人的私款都是托他存放活动。”

“你又帮他代理银行存款?”

“这可是一笔大进帐,我怎么能放弃,我把钱先存进去,让他拿了存摺交帐,然后我可以再提出来,贷放出去,银行是一分一的利,我可以放到三分,中间足足赚了一分九。”

曹雪芬也不禁心动了。

她知道这是一笔相当庞大的收入,于是了一声道:“银行准你提吗?”

“我跟方超子讲好了,他答应把印章交给我,而且我这儿有一份存摺副本,可以提用存款。”

“你就知道死要钱,要是你的钱放倒了怎么办?”

“不是我吹牛,还没有人敢赖我的债,所以我不耽心这一点。”

“你就是死要钱,你现在的钱还不够?”

“我自己根本不用钱,凭我唐烈两个字,走到那儿都不必花钱,有些地方甚至还会出重金请我去光顾呢!我拼命地在赚钱,只是为壮实身价,等到我腰缠百万的时候,才能骑鹤下扬州,上你家求亲去。”

“稀罕!我家才不把钱看在眼中呢!”

“那当然!你伯父是堂堂的国务院总理,手掌天下三分之一的金钱,自然不在乎钱了,可是我若身无分文而向你求亲,对你的面子也不好看。”

“好了!少耍贫嘴,雷大鹏的事,你要尽点心去办,他跟姓方的有来往,就是最明确的证据了。”

“那没问题,可是你得把人交给我。”

“人是陶大姐负责联络的,你跟她讲一声就行了。”

“雪芬!带人不能这个样子的,你该把陶大姐叫进来,当面跟她交代一声,这表示你尊重她,她自然也会对你死心塌地。”

曹雪芬点点头。

唐烈王准备出去叫人,曹雪芬又道:“你稍微等一下再叫她进来。”

“为什么?快点交代下去,我要立刻进行。”

“都是你,还好意思讲,把我的头发也弄乱了,衣服也弄皱了,我这样子能见人吗?”

唐烈笑笑道:“那你就快点换件衣服,整理一下头发,反正又不见客人,家常打扮就好了。”

他转身出去,找陶大姐聊天去了。

在聊天中,他可能跟陶大姐取得了相当的了解,所以曹雪芬讲要把那批人交给唐烈指挥,进行一桩重要的任务时,陶大姐没问什么,立刻表示同意了。

那批人在第二天清晨,全部在小公园处集合了。

唐烈却在附近的一家茶馆中接见了每一个人,亲自负责测试每个人的技能与反应,不禁暗自惊心。

这手驱虎吞狼之计,错打错着用对了。

本来,在唐烈的计划中,雷大鹏必须除去,却没想到要用这批人,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有这批人的存在。

没想到挤了曹雪芬一下,她竟然自己讲了出来。

这批人为数不多,大概只有二十来个,平时不起眼,而且都有良好的掩护,做着各种小生意,有人还带了家眷。

实际上个个都是绝顶的高手,枪发如神、身手矫健,丈来高的墙,他们一跃而过,可以不沾墙头。

这一批打手藏在暗中,该是最厉害的武力,他们想要谁的命,相信任何人都躲不过的。

一切都安排计划好了,他决定开始行事了。

这一天也是唐烈居中介绍,由方子超和雷大鹏订约,完成第一批军火托运的买卖。

卖方的代表是稻田组的稻田久米子和稻田美子两姐妹,启运由雷大鹏负全责,而唐烈是中人。

方子超付了一成的购货定洋,也预付了一半的托运费用,两张都是汇通银行的支票,唐烈刚办好方子超在银行中大笔存款户头,保证可以兑现。

这一天雷大鹏也带了十名亲信部下来赴会,因为他听久米子讲,从日本聘来了两名柔道教练和五名空手道武师,以充实万芳园的阵容。

他听了心中很是不服气,所以带了人来切磋较量,同时也显示一下他的实力,这也是向方子超提供的一项保证。

因为方子超听人讲上次雷大鹏黑吃黑弄去的那批军火,又被第三者弄去了,心里很是不放心。

虽有唐烈拍了胸膛保证,但他仍然采取保留的态度,只答应了一笔不大不小的交易。

雷大鹏却很急,他的人不能长时期羁留在上海,必须尽快地做完几票大生意,所以才想炫示一下。

酒喝得很愉快,大家都没有过量,随即到道场里。

所谓道场,是兼用做大厅的,遇有大规模的宴会,这儿上细致的榻榻米,换过彩色绘纸窗门,就是宴客的大厅了。

现在则上了粗席市面的草垫,以备作较技之用。

雷大鹏带人坐在西面,稻田久米子带人坐在东面、北方是仲裁席,坐看唐烈、稻田美子和方子超三人。

南面空看,则是一幅大草书武字的中堂,十分庄严。

较技开始,仲裁人唐烈先讲了句话,大意是这次纯以武会友,点到为止,不伤和气。

比武开始了。

第一场双方各派出一个人。

雷大鹏派出的是一个体形较小的汉子,自报姓名侯六官,也报了门户,是大圣门下弟子,精擅猴拳。

而稻田久米子却遣出了一名柔道教练长合川,黑带六段,曾经两度膺任徒手相扑全国业馀冠军。

长合川体形上就比侯六官大一倍,这是一场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